下一章          上一章

 

    听赵字营的管事在墙头这么不客气的说话,那楼公子勃然大怒,抬手就要令,刚刚动作却被身边的人拽住,一个看着老成些的亲卫在那边低声嘀咕了几句,楼公子又是瞪眼看向墙头,赵字营的管事在那里又说了句:“把你抢走的人和汤药银子一起送来,不然的话,这件事不算完,就你这些鸡毛狗碎的人马,再多加一倍过来,我们徐州爷们都不怕!”

    说完后,那管事自顾自的下了墙头,拿着朴刀的家丁则是替上,冷冷扫视四周,现在里外真的安静了,只有那个大腿中箭的官兵惨嚎,客栈院子里面的掌柜和伙计们有几个已经瘫坐在地上了,本以为接到大生意,谁想到是个劫难。

    外面就这么安静一会,却听到那楼公子恶狠狠的喊道:“你这些话最好不是唬人的,要不然千刀万剐了你们喂狗!”

    说完之后就听到马蹄声响,墙头值守的人说有人骑马离开,但其他的兵丁还是围在外面没有走,客栈掌柜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带着哭腔说道:“皇天啊,客官爷,你报这个名号好用不好用,那楼家可是魏公公安排过来的,怪我糊涂了,怎么就不记得这个事情,怪不得那楼副将一来,就接了杨大帅一半的兵权去..”

    “可能好用。”赵字营的管事闷声回答,这回答让客栈掌柜一屁股又是坐在地上,赵字营的管事看着他笑了笑,又是说道:“如果咱们真死在这边,那这楼家人和动手的官军都得偿命,也不亏的。”

    “怎么不亏..”掌柜哀嚎一句,这时候那老熊被一名同伴搀扶着过来,咬牙说道:“总爷,有多余的兵器给小的们,小的们也不是白吃饭的,能和他们拼!”

    赵字营的那位管事淡淡扫了他们一眼,笑着说道:“你们肚子还没吃饱,能打什么,还没到那步,你们也放心,他们真要动手攻打,第一波冲不进来,有那个工夫,再不迟!”

    老熊和身边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退下,早晨刚刚热烈起来的气氛又是沉闷了下去,只有孩子们不知道外事,在那里继续奔跑打闹却被大人呵斥,没多久也都是安静下来,赵字营的几个管事和队正凑在一起低声商议,管着家丁和义勇的人不住的安排,整个客栈的各处高点要点都安排人守住,同时大家也说得很明白,官军要真是撕破脸打过来,这伙刚收拢一天的辽民还不一定站在那边,到时候不如先放他们出去,大家都觉得很恼火,眼见着招募辽民有了起色,却闹出这么档子事,平白招惹麻烦,而且大家在徐州以及周围顺利惯了,在这登州府的地盘上觉得束手束脚,各种不方便。

    “兖州府都已经拿下来了,还留着其他几个地方干什么?”有人忍不住念叨了句。

    就这么好似煎熬的等待了大半个时辰,外面圈住这边的兵丁已经增加到四百多,可也不敢妄动,客栈里面光是露头的就有十几张弓了,要动手不知道多少死伤,何况这客栈背后还有登莱道的背景,即便不是登莱道本人,相关的人也是大麻烦,先等上面消息下来吧!

    听到急促马蹄声响的时候,墙头示警,客栈里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准备,无关人等都打到客房里面呆着。

    “那个楼千总没回来,远看着还有辆马车。“听到这个观察汇报之后,下面人就松了口气,接下来就能听到外面有人怒骂:“你们不去当值做事,来这边干什么?还嫌惹得麻烦不够吗?都快滚回去,回去有人找你们算账!”

    “他们都散了,真走远了!”“误会,全都是误会!”这一里一外的话语响起,客栈里面已经有哭声传出来,刚才抱着拼死拼命的心态,现在却无事了,想必有人放松后控制不住情绪,不过在客栈内的赵字营众人没急着开门,一直等到房顶的弓手确认,说官军确实走远了之后,这才把大门打开一条缝。

    此时的大门外可没有凶神恶煞的官军,而是一名管家打扮的中年人,尽管这中年人脸上也没什么和气,不过一条街上也就是这马车和这中年人了,一看到赵字营的管事露面,那中年人淡淡的拱手示意,开口说道:“我们楼家初到登州府,对很多事情都不怎么熟,和贵方有了冲突,实在是过意不去,我家公子接那位姑娘进府里,原本也是一番好意,既然贵处不愿意,那也不能强求,贵处小姐清白仍在,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说完这句后,却把手边的一个小包袱拎起递过来,开口说道:“白银一百两,请贵处伤员抓药看病,自此之后再无相干。”

    虽说这中年人满脸不情愿的样子让人很不舒服,可事情到这里就算是了结了,身在异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赵字营的管事接过银子,看了眼马车说道:“一切好说。”

    那楼家的中年人拱拱手,自顾自的扬长而去,倒是那马车车夫掀开帘子,那位被掳去的姑娘哭着飞奔下车,可还有些不知所措,倒是一位跟着出来的辽民招呼了声,将那姑娘喊进客栈里面去。

    等马车离开之后,客栈这边才变得热闹起来,不少刚才躲起来的街坊邻居纷纷过来打听询问,想要知道生了什么,客栈掌柜和伙计们则是一副死里逃生的喜笑颜开,有人招呼客人,有人出去报信,相比于他们的轻松高兴,赵字营上下则是很慎重,立刻让客栈掌柜去打听那楼家的细节,然后几个人闭门商议。

    “先把这些人送走,免得多生是非。”

    “不要留下太多人,这几百辽民也要有护送的队伍,留下来的人找个有身份的人家借宿,不要怕花银子。”

    “这府城内外太乱了,如果对方想要动手偷袭,恐怕连凶手都找不到。”

    “要把这个消息尽快告知进爷那边,这次和楼家怕是交恶了,咱们招募辽民的事情肯定要被找麻烦!”

    你一言我一语就议定了章程,马上就有人拿钱出去采买给养雇佣车马,内卫队几个人则是乔装打扮离开客栈这边,客栈周围也被安排了明暗哨位,家丁们则是结队在客栈内待命,兵器就在手边,随时准备战斗或者守御,然后留下来的管事开始把辽东难民一个个叫进来询问谈话,无非是问辽民愿意不愿意跟着徐州那边,同时在询问过程中观察下这个人到底可靠与否。

    辽东这些人都大概知道了刚才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看到赵字营愿意仗义出手,同时又有仗义出手的本钱,而且在这客栈里也舍得给大家花费,这几件事加起来,大家对于去徐州没什么不愿意的,何况还有可靠的乡亲担保,那老熊、老彭算是有威望的,而李家三兄弟原来可是大老爷那一级的,这样的人都过来了,自然没什么不能信的。

    被抓走妹妹的那兄妹俩姓吴,哥哥吴晓,妹妹吴梅,据说是本地秀才帮着取得的名字,在那边也问出消息来了,吴梅被抓进去之后的确没有坏了清白,倒是有人过来强制她洗浴,还有婆子过来大概看看,然后就被软禁,给她送饭的人居然也是辽地女子,说这楼公子喜欢在街上抢来买来有姿色的辽地女子,糟蹋取乐,玩够了就转送给其他人,为这个事情已经自尽死了好些个,可也没有人管。

    吴梅犹豫了一天多,想要在房里上吊的时候,这楼家却有人把她送出来,冷言冷语的说她命好,然后回到了这边,不管别人如何,吴家兄妹对徐州是死心塌地了,那哥哥吴晓虽说有病虚弱,可还是跪地磕头的保证,这条性命都是徐州的。

    对这些赌咒誓,赵字营的人并不关心,他们在等客栈掌柜打听回来的消息,这个也没有花费太久,刚到午饭时候,客栈掌柜脸色难看的回来了,楼家的底细也打听清楚。

    楼大梁和楼先奇父子是济南府章丘人士,在楼大梁父亲那一辈就已经是个破落户人家了,楼大梁的父亲早逝,有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叔父,却是因为什么机缘入宫做了宦官,因为拜的干爹权重,一步步达起来,在楼大梁十几岁的时候,他叔父已经在御马监管点消失了。

    这叔父很记挂着自家侄子,就把这侄子活动到京营里面当兵,平常京营军兵是给贵人们做苦役的劳力,可要有人照顾那就不同了,他叔父在内廷走得还算顺,楼大梁就在北直隶各处军镇里不断的升官调动,等到天启初年的时候,已经是个游击的位置了,而且还成了某某卫所世袭下来的千户。

    楼家的叔祖在御马监四大营一营内做监军,虽说不被称为太监,也是仅次于太监的实缺,而且这楼家叔父是一开始就投向魏忠贤的

    距离加更还有51票,月底手里都有存货,大家可别留着啊

    感谢“自来卷儿、用户沉默证人、元亨利贞、小齐文明奇迹”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