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还有消息,说清江浦豪商和扬州盐商已经别上了苗头,一边从少林寺请来了高手,另一边则是去南京贵人家里请来家将,准备比个高下,双方除了这个还要争风斗气,举办赛宝会,比美会,比各家的珍玩和美姬,这些到时候就是这比武大会赌注的彩头,据说清江浦那边还要借此举办赛马大会,各家要是有名马良驹的都可以去比个高下,这上面也可以下注开彩,外人也可以拿着银子博个输赢。

    这五花八门的消息放出去,莫说是各地的豪门子弟,富豪人物,就连南直隶各处的闲人们都想要过去凑个热闹,反正这时候已经快要到年底,清闲就不说了,手里还都有几个余钱,去看看这个热闹总是好的。

    身在清江浦的各色人等更是能感觉到这准备过程的热火朝天,比如说比武场地和擂台都已经搭建好了,周围的座位包间什么的也快完成,在清江浦外围还在平整土地,说是为了那赛马场什么预备的,现在清江浦这边的各家客栈越来越紧俏,比武大会举行那些天的房间无论贵贱都被一扫而空,很多有空闲房子的已经做短租生意。

    在清江浦街面上和运河码头上,是不是就能看到彩船画舫,运气好的,走在街头也能从过路的轿子和马车上看到美人的惊鸿一瞥,扬州和南京的风月中人可不敢到时候大摇大摆的北上,而是要提前带着女人过来拜山,要让本地大佬允许,还要提前造势,让各家捧场,免得到时候无人支应丢脸。

    不过这些人倒是没有遇到常见的勒索财色,那本地龙头黎大津只是让他们守规矩,该缴纳的规费不要拖欠,不要惹是生非,遇到事情及时上报,也没有要他们的好处,更没有享受伺候之类的,万全是公事公办,没和这边打过交道的都有些惶恐,以为对方不待见,后来才知道这边就是这个风气,一时间都是惊叹赞赏。

    十月中的时候,山东的河流都已经封冻,往年这个时候,经过隅头镇的船只会大量的减少,可今年不同了,船只人流都是比往年多很多,河南那边不少人都是乘船走黄河水路南下,至于清江浦那边,更是不见丝毫的冷清,每天码头上都是热闹如同集市,许多清江浦本地的大人物都是出现,因为很多贵客来到,他们也要亲身接待。

    这样的热闹和应酬没有人觉得烦躁,喜欢玩乐的不必说,那些只想着赚钱的也从这热闹上看到了无数的商机,这么多富贵人等来到,只要有一少部分有心看看生意,那大家的机会可就来了。

    在这样的热闹中,京师也有消息传了过来,说是闻香教反乱的罪魁祸徐鸿儒和王好贤两人被明正典刑,在刑场被千刀万剐,可这个消息根本就没有人在意,是死是活谁去理会,这两个人又是谁”

    也因为这比武大会带来的热闹,许多人都知道了赵进的名字,能有这样的手面,举办这样一个盛会,不是顶级的大豪,没有通天的关系,肯定做不到这一点,这样的人物一定要记住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打交道。

    在这个时候,外面想起徐州,想起赵进,第一时间会先和比武大会联系起来,在外面人眼里,此时的徐州上下一定都在忙碌比武大会的事务,更有“有识之士”慨叹,说赵进等人终究有灵性但无大志,只知道弄这些声色犬马的勾当,格局实在太小,根本成不了大事。

    但赵进和伙伴们对比武大会根本不关心,除了在定期的呈报上体现之外,压根就没有人提起,眼下赵字营最重要的事就是登州府的辽东难民,海上还在筹备,现在也过不去,因为一到冬天,辽东沿海和山东府沿海都要结冰,而且风大浪大,船只通航很不方便,只能等待来年初夏才能开始。

    李子游送过来的八十几名辽民,在明里暗里的观察考核之后,选了十一个最让人放心的作为向导,又把李家兄弟安排进去三个,这些人已经跟着云山行的商队一起去往登州府,去招揽那边的辽东百姓,云山行在山东的关系已经开始活动,或者是金银开路,或者是人情往来,总之是打好了招呼,到时肯定要行个方便。

    被选出的十一个人里,那逃兵老彭和矿工老熊都在其中,而那位侯秀才则没有被选入,按照眼线回报,那侯秀才明面上很有怨言,私下里却颇为高兴,这侯秀才已经打算在徐州长住了,还询问能不能移籍在本地参加科举,说了什么“我若考中,一定知恩图报”之类的话,根本没有人理睬。

    负责现身说法的十几名辽民先到达的济宁,在那边,赵字营家丁、巡丁和云山行商队以及徐州义勇组成的队伍已经准备完毕,双方汇合后,再一同向北行进,为了这次的行动,马冲昊还委托身在沂州的田龙联系上了青州府江湖大豪,让他照应一二,这位大豪在本地是跺跺脚乱颤的龙头人物,可听说徐州赵进有所请托,那真是惶恐无比,连忙应承了。

    去往登州府的队伍一共二百三十余人,轻便的马车一共二十辆,马匹近百,携带银两则是将近两万,按说第一次正式过去,不该带这么大笔银子,可赵进对这件事的重视大家都能感觉到,事先又去登州府摸过几次底,自然要朝着大了张罗。

    从济宁出之后,沿着运河北上,在兖州府境内云山行赵字营已经是一块响当当的牌子了,谁也不敢怠慢,进入东昌府之后走一段再向东入济南府,在东昌府和济南府这两处,临清李巡检的面子很管用,上下也都能照应着,不过事先也特意叮嘱,济南府府城那边是省治所在,巡抚、巡按和布政使这样的大佬都在城内,那边可不在乎什么地方上的豪强,所以尽可能小心些,不要生冲突什么的。

    这一点倒是多余的担心,赵字营行事向来是守规矩而且低调,仗势欺人的糟烂事情从来不做,从济南府向东北方向走进入青州府之后,青州就有十几骑过来接应,进入青州府境内之后,情况就和前面不一样了。

    山东的地形实际上被山脉丘陵分为两个大的部分,西三府的济南、东昌和兖州,大多是平地,而东三府的青州、莱州和登州,则是山地居多,除了几条官道相连之外,往来很不方便,赵字营的手也伸不过来,而且在这东三府地方,是登莱总兵大军屯驻之地,所以进入青州府之后就要事事小心了。

    青州府去往莱州府和登州府沿海一线的官道离海不远,冬日里海风带着湿气吹来,让这边寒冷多雪,走起来很不方便,不过赵字营这一队的准备很充分,而且道路在冬天被冻得铁硬,马车马匹走起来很方便,只是人马补给不那么容易,东三府的村寨戒备更加森严,按照向导的说法,这些土围砦堡一方面是防贼,另一方面则是防兵,稍不小心很容易被洗掠一空。

    不过有那位青州大豪派来的向导,沿途各处也都给几分面子,真金白银拿出来之后,粮食草料甚至民夫都愿意供给,赵字营的队伍并不斤斤计较,出手很大方,向导都有些看不下去,如果这么浪费,事后岂不是青州人丢脸,可私下里提醒,徐州来的队伍却说得很明白,我们还有回程,这次结个善缘,下次好打交道。

    这话说得青州向导颇为信服,他们十几个人带路走了几天也都是咋舌,江湖上对徐州人马的传说不少,可对他们来说这是第一次亲见,真是人强马壮,装备精良,而且出手也大方,看得大伙羡慕嫉妒,也不知道徐州这队伍是挑出来的,还是平常的场面就如此。

    而且赵字营这队伍的作风也让他们敬畏,白日行走,夜晚扎营,都是严谨无比,滴水不漏,不会让人钻到空子,有几次夜里不太对,这十几个自诩老江湖把式的带路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赵字营的队伍却已经各自戒备,准备战斗,就算那些掌柜账房之类的文弱角色也慌而不乱,知道该干什么。

    “除了那十几个北边的蛮子憨傻,这些徐州人真了不得,这二百人怕是能顶千把人来用,不是大杆子们合股,轻易吃不下来。”私下里都是这么议论。

    “咱们大爷整日里琢磨着去巴结赵天王,这次赵天王的人找上门来,大爷都高兴疯了,不然也不会派咱们兄弟出来伺候。”

    猜测羡慕之外,却也有些不明白的,赵字营这队伍也不隐瞒自己的目的,就是要去登州府那边招募辽东难民,在山东本地百姓看来,这些人穷苦凶横,整体里偷抢犯案,有什么可招募的,乱花那些银子干什么。

    大伙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啊,眼看就月底了

    感谢“吴六狼、元亨利贞、光天使的祝福”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