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刚才所说的那个炉子是反射炉,赵进翻阅小时候的记录,时常看到这个,却没什么太深刻的记忆,如果不是今天和懂行的徐厚生以及朱行书两人聊的深入,只怕还想不起这个点。,

    在当时主要读的主要是军事方面的东西,之所以提到这反射炉,是说欧洲那边因为战争繁多,对武器、铠甲的需求增大,特别是需要熟铁打造的火器需求量极大增多,为了满足这个需求,西欧和中欧各国开始对冶炼铸造技术进行改进,这反射炉就是其中一项,因为减少了铁水和炭的接触,同时又在生产过程中时刻保持高温,所以在生铁转化为熟铁的过程中,减少了损耗,大大增加了产量,所谓战争推动技术展的实例之一。

    赵进也不确定这个技术现在出现没有,刚才徐厚生提到了“铁生沟”这个地名,徐家因为财雄势大,所以一直在用心的收罗天下间煤铁技艺,并且整理成书册传世,徐厚生即便没有出过什么门,靠这个也能做到见多识广,这么好的法子为什么没有推广,不过细想想倒也正常,这等秘法都要父子相传,搞不好儿媳妇和女儿都不能传的,自然流传不广,不过按照朱行书的话说,现在白人用的什么精炼法子,和大明的炒炼法是一个意思。

    “这水力机械在欧洲那边已经用的很多,不光是节约人力,而且还可以加工更大的物件,匠造之术上,咱们落后番人太多了。”赵进感慨说道。

    对赵进的感慨,王兆靖和如惠都是点头附和,但脸上还是不小心流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在他们看来,那有什么落后,不过是一些机巧法子大明自己没有想到,现在这不就追上了吗?

    徐厚生和朱行书甚至没有继续聊下去,急忙的就是离开过去准备,王兆靖这边也跟着忙碌起来,这法子如果真有大伙说得那么重要,那就必须要遵守秘密,连参与的人都要盯紧,不能出一点疏漏。

    为了这个新造的铁炉,专门安排人建造了一座大院子,围墙高起,戒备森严,垒砌铁炉的工匠师傅都是选用徐家最可靠的人,做完这个活计之后就被变相的软禁在火器工场之中。

    不过凡是参与过垒砌修建这炉子的徐家师傅,对烧煤炼铁这个行当懂一些的,自然知道这铁炉的意义所在,也能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软禁,无论是谁来做这件事,都没办法彻底放心。

    王兆靖和如惠自然看到徐厚生和朱行书,以及于山、路易,那些大明出身和外洋过来的那些工匠的激动,可在他们看来,这个只是细枝末节,赵进现在主持全局,应该把心思放在更大的事务上,甚至该胸怀天下了。

    但让他们惊讶无奈的是,赵进对匠造厅的关注还不止铁匠这一块,火器工场的主力是铁匠和学徒帮工,但火铳、兵甲和各种器具也需要大量的木材和其他材料,所以赵字营匠造厅内的木匠和其他工匠也是不少。

    赵进关注了铁匠这边很久之后,又把注意力转向了木匠这边。

    “大哥,天启皇帝整日里沉迷木匠玩意,不理政务,结果朝政被魏忠贤等人把持,和东林党人攻讦不休,天下纷乱,这可是前车之鉴,大哥千万要警醒些。”对赵进的这个做法,王兆靖忧心忡忡,这番话可以说是很重。

    “他不管事,别人替他管的很好,你别急,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要做这些是有我的理由,你们觉得匠造之术是小道,我却觉得这是根基之一,和咱们田庄上的耕种一样,把这个做好了,咱们的家丁团练才能百战百胜。”赵进笑着解释说道,不过王兆靖却冷了脸,而且直接挑明了说,如果赵进再这么下去,那就会请赵振堂和王友山等几位长辈过来。

    对这样的耿直劝谏,赵进也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要表明自己所有的正事都没有耽误,赵字营也在照常运转。

    “大哥见多识广,一定听过纣王用象牙筷子的典故吧!”王兆靖把话说得更重。

    这话让赵进很恼火,不过也是无可奈何,只是说道:“这些事情和玩乐没有一丝干系,我必须要做完,现在你或许不知道我为何这么关注,一年后,两年后,你就明白了,咱们兄弟这么多年,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赵进从没想到兄弟之间的谈话还能到这样窘迫的地步,就差赌咒誓了,王兆靖依旧不肯放松,最后可也有些无奈,只是说道:“大哥是什么样的人,小弟很清楚,不过小弟也觉得大哥太过稳重,锐意进取的心思差了些,这个稳重不是坏事,可在这样的富贵局面下,很容易生出懈怠来,大哥莫要忘了,咱们现在是走在悬崖边上,稍不小心就要粉身碎骨啊!”

    “你且看着,你且看着。”赵进解释到最后也是有些气急败坏了。

    劝谏归劝谏,赵进的日程还是由自己决定的,王兆靖冷着脸跟随,大家都不怎么舒服。

    相比于火器工场那些繁忙无比的铁匠们,作坊工场内的木匠们同样忙得不可开交,火铳、长矛、刀斧的手柄、握柄还有各项器具上的木件,都需要他们生产,因为境山徐家那边有大量的铁匠,赵字营一直是在流民筛选出工匠和学徒来补充,而木匠这一块,除了流民俘虏里的工匠,云山行最远跑到山西和湖广那边招募,只要是带着手艺的木匠,一律安家落户,报酬优厚,而且还鼓励学木匠活的学徒,对这些学徒也有这样那样的优惠,就这样,才勉强维持了一支够用的木匠力量。

    赵字营的木匠们现在又有了新的活计,那就是为纺纱织布制造器械,松江余家早就送来了式样,压棉、纺纱、织布的各种器械,木匠们要照这个制造,赵字营各处田庄的种棉已经小规模的开始了,来年要大规模的铺开,这些器械也是必须的。

    除了式样之外,赵字营还从松江和流民那边请来了熟悉纺纱织布的匠人,让他们和木匠们一起造器械,对这个木匠们觉得不怎么舒服,心说那些器械都简单的很,大家认真制作,怎么也不会出漏子,为什么还要让这些不懂木匠活的人来盯着,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对这些怨言,赵进心里有数,不过这些纺纱织布的器械就是给那些织工们用的,自然要听取他们的意见,这样才能合用好用。

    赵进来到之后,木匠作坊上下都是抖擞精神,要在自家恩主面前好好表现,有几个心眼活的还特意把自己巧手做出的玩意陈设在身边,不过他们却没想到,王兆靖看到这些玩意之后脸色都要黑了。

    出乎大家意外的是,赵进却在制造纺车的地方停留最久,而且还做出了很多很孩子气的举动,比如说那纺车是竖着转的,可赵进却不断的把他推倒放平,这就让人很糊涂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这一个纺车只能带一个纺锤,你们想想,如果推倒放平了,能不能一个纺车多带动几个纺锤,你们不用担心费工费料,做不出也没关系,可只要你们能琢磨出来,我这边就会有重赏,子弟也会有好待遇,我赵进说话可是算话的..”

    赵进给出了这个承诺,木匠们自然跃跃欲试,实际上在这纺车放倒之后,赵进提出了要求,很多人就已经能想出如何做了,接下来无非是和那些织工们研究,怎么把这个东西造的合适合用,到时候拿下这个彩头。

    “..。奇巧好玩的东西我不要,能造出来让人省力,让做事做得更快的东西,有多少要多少,一定会有重赏,你们可以打听下,铁匠们因为创新得了多少..”在临走的时候,赵进对这些木匠们做出了承诺,也提出了需求。

    让王兆靖松了口气的是,赵进在做完这些之后,叮嘱徐厚生及时汇报进度,然后就不怎么去那边了,王兆靖倒是有些明白,赵进从一开始就为了这几个目的过去,现在已经完成,自然不用在那边浪费时间。

    第二旅的授旗校阅,第三旅的授旗校阅都要赵进亲自前往,在淮安北区那边还好,但是对第三旅的授旗校阅就不同了,家丁第三旅本身没什么,清江浦地方上却是轰动不已,赵进又来清江浦,想要沟通奉承的可都是要抓紧了,连扬州那边都有人赶过来。

    原来在徐州举行的比武大会,会在清江浦这边举行,由云山行和清江浦商会合办,收益按照比例分成,这个是赵进在这边做出的安排,这个安排让清江浦的豪商们颇为振奋。

    比武大会上那些人武技较量很精彩,可清江浦商人们关注的不是这个,他们都能敏锐的看到这比武大会带来的各种商机,客栈、饭庄酒楼和各处院子青楼的生意会火爆,也会有别处的商人来这边,大家贸易往来,方方面面都是收益,会让这清江浦更加兴旺。

    历史上反射炉是在更晚的时间出现,不过反射炉的建造和运行所需的各项技术,在这个时代都是完全可以实现的,所差的无非是个理念

    加读者群请看书页,那边有说明,加群注明起点和创世用户名

    感谢“戚三问、用户寒夜,用户东方,暮鸣、书友14656914o5、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