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番人的作坊里用这个的不少,在南洋那边有几个,弄得很是机密,生怕别人偷学了去,小的混熟了偷着进去看看,一下就笑了,这不就是咱们磨坊水磨的结构吗?只不过咱们大明的水磨是借着水力横着转,他们那个是加了个齿轮竖着转。 ,”朱行书笑着回答,跟赵进的对答让朱行书觉得很轻松,没想到这样的少年英杰居然懂得匠造的法门,能彼此理解,这让朱行书兴奋不已。

    赵进拍了下桌子,赞赏的说道:“见过水力磨坊的人不知道多少,可能像你这么融会贯通的又有几个,真是大才!”

    这句赞扬的话让朱行书身体震了下,脸色先是涨的通红,随即却尴尬起来,这世上的“大才”二字,是送给有文韬武略之人的,和一个匠人有什么关系。

    赵进的赞赏没有结束,他在那里轻拍桌面,又是说道:“你可以多琢磨琢磨其他的水力机械,能造锻锤,想必也能造别的,咱们的人是不够用的,造出更多的机械来,让咱们的人去做别的事,这可是皆大欢喜的好事。”

    王兆靖和如惠那边都是觉得奇怪,但也仅仅是好奇赵进为何高兴,记得上一次还是于山拿出改进后的炮架炮车,赵进总是对匠造上的出新兴奋,和其他时候的沉稳完全不同。

    而徐厚生则是一直皱眉沉思,王兆靖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心说这位舅少爷可得知轻重,如果因为姐夫夸奖别人舅嫉妒恼怒的话,将来恐怕会有不少麻烦,但这等事现在没必要明说。

    “姐夫,这水力驱动的机械,咱们徐州这边怕是没有这样的水流,要是挖土堆起水库的话,耗工未免太大。”徐厚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听到这话,王兆靖和如惠交换了下眼神,水力驱动机械如何他们不懂,但新建一个水库需要花费人工多少,他们却心里有数,这水库无论大小,花费的人工都会巨大。

    赵进点点头,徐厚生说得很有道理,徐州和周围的地势都平坦无比,所以就算黄河的水流都很平缓,那些小一点的河流就更谈不上什么水力,这样的话,也只能考虑人工蓄水造成比较有力的水流,这样才能带动水力机械。

    “各位爷,这个不妨事,没有可用的水流,咱们可以用牛马,牲口足够也带的动,小的来到徐州,倒是看到不少牛马大牲口,这个在南边可算是头一份了!”朱行书早有备案。

    屋中所有人脸上都有笑容浮现,有烧酒向草原贩卖这条商路,在黄河以南就相对缺少的牛马牲口,徐州可不会少,其他人不太懂,不过赵进和徐厚生已经能想到畜力如何带动机械了。

    “好,好,朱师傅你不光懂得手艺,还知道创新改造,还能因地制宜,这个了不起,你刚来不久,但我可以夸口说句,整个天下,从大明到倭国到南洋,甚至西去那白人所在的欧洲,都找不到比我这边更重视工匠的地方,只要你好好做,就能有温饱,只要你有自己的手艺,那就能富贵,你要是能创新改造,我可以说前途不可限量,以后你需要什么钱财物资的支持,尽管和厚生这边讲,我们这里会全力的支持!”赵进朗声说道,这番话惹得同坐诸人又都是看过来,心想这话未免太重了。

    大家又是看向朱行书,在赵字营内的擢升讲究个功劳资历,循序渐进,被快提拔一定是有大功在身,这位倒好,来到这边只不过做了几个玩意送上,而且不少还是洋人那边的法子,居然就被夸奖到这个程度。

    本以为那朱行书会受宠若惊的跪下,或者大受震撼的手足无措,可朱行书却站在那边用手挠头,满脸迷惑不解,甚至有些失礼的看了看赵进,这个表情大家熟悉的很,大体就是“这人这么年轻,靠谱吗”的意思。

    到最后朱行书拱手为礼,很是恭敬的说道:“进爷,句冒昧失礼的话,小的这些事不过是小道,值得进爷这么看重吗?”

    “值得,你做出的东西会让战场决胜,你做出的东西能节省下来无数人力,能带来黄金万两,这些难道不值得看重吗?能取得这些,都是因为你明改进了这么多东西,你是源头,因为你才有这些,怎么不值得!”赵进正式无比的说道。

    王兆靖和如惠对视了一眼,都知道赵进对匠造相关看重,却没想到看重到这样的地步,这让他们有些不理解,毕竟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里,还是耕战为先,不过赵进的看重也给赵字营带来了种种好处,大家自然支持。

    他们二人没有太多感触,可坐在下的徐厚生却满脸激动,而站在那边的朱行书先是愕然,然后震惊,脸上有复杂的情绪浮现,沉默了会才抱拳说道:“进爷,各位爷,我从小穷苦,也就不记着什么祖宗,不想着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可学手艺养活自己之后,却总觉得这个丢人,在人前抬不起头,说出去也不怎么光彩,为这个连家都不敢成,听进爷这么一说,才知道这手艺人也可以这么体面,也可以传家立业的,我不记着祖宗,却可以让我后人以我为荣。。”

    这边语无伦次的说了几句,朱行书又是郑重抱拳作揖,深深为礼,肃然说道:“本来还怪那李老海,强压着我来徐州做事,现在看,那李老海送我来到一个福地,以后要为进爷忠心做事了!”

    只有身为工匠,才会被赵进的重视触动,才会有“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君”的念头,连走上匠造这条路的徐厚生都被说得激动,想法上想必和朱行书有些许相近的地方。

    说透了这一层,屋中气氛就变得轻松了不少,赵进直接给那朱行书安排了座位,这个举动让大伙知道赵进的看重了,接下来本来是说闲话,不过徐厚生却顺着朱行书的话头说下去。

    在其位谋其政,徐厚生的性子很是温和柔弱,可管着匠造厅就要给自己的场面争取资源和支持,这个不做,管不住下面,上面也不会看好,不管愿意不愿意,都要被推着向前做事。

    “大哥,这炒炼的法子对煤铁耗费极大,打造兵器铠甲还好说,可这火铳必须要用熟铁,二十几斤生铁能打出二斤熟铁就已经算是不错,而且还要大量的人工,徐家铁料那边还要做农具相关的生意,铁料供应上一直在争,这边学徒也不够,现在不安排人去学,紧靠着学堂里那些人,再过十年二十年,恐怕就不够了。”

    听徐厚生说完,赵进就忍不住笑了,开口说道:“这是和农垦上争铁和争人啊!”

    农具需求、劳力学徒,这些自然都是农垦厅下属农庄需要的,而且各个田庄初建,对于农具的需求也是大量,人力更是如此,别看赵字营手下几万几十万人,但每个人都有安排,三府一州的地面上平摊下来,也不怎么人多。

    如惠跟着笑,语气也颇为温和:“徐公子这边也是有难处,不过咱们赵字营新建田庄农具还是不足,不尽快配齐,明年春耕就要被耽误了,至于这人上,我觉得徐公子可以去各处招募,咱们田庄内的庄户其实没那么多。”

    话里内容却是丝毫不让,自家下面的资源本就紧张凭什么要让,而且这徐厚生没有仗着妻弟的身份压人,而是公事公办的态度,那大家就按照公事上的规矩来。

    “徐家这边目前最好是全力打造农具,至于这学徒工匠的人数,我觉得曹先生的提议不错,咱们可以去山东、河南还有南直隶其他各府招募,不管是这看重优待,还是这工钱和待遇,谁家能比得了。”王兆靖皱着眉头说道。

    徐厚生转到匠造厅之后,基本上脱离了徐家的铁器经营,而且火器工场已经把徐家熟手主力都吸收过来,没道理再断了徐家其他的匠造力量,尽管徐珍珍一直建议赵进把徐家彻底吞下来,把能用的资源全部拿下,不过赵进目前还不想做的那么绝,徐家那边还有各房各支,还有偌大的煤铁生意,而且帮助赵字营算得上不遗余力,这么一口吞了,名声很不好听。

    而且赵进这边还有别的考虑,在赵字营的制造体系之外,保持另外一家的存在,这个不是坏事,从某种意义上,眼下的境山徐家其实就是赵进手里另外一支制造力量,两处合并一处,固然会有好的效果,但同样会有弊病,目前来看,合在一处的弊病更多。

    当然,徐厚生手下有自己的局面之后,就必然希望这个局面越来越壮大,吞并竞争者,增强自己,这是他自己的考虑了。

    “三哥,曹先生,称呼我小徐就好,在二位面前当不得这徐公子的称呼。。”徐厚生起身先客气了一句,就要争执的时候,却被赵进打断。

    特别白书友群:6o754o57,入群前请注明起点和创世的用户名

    。book。qq。t6647211。htm1书评区我置顶了一个连接,是关于我的访谈,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感谢“戚三问、用户回眸红尘、暮鸣”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