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 。京师多少大老爷都在这条河上有入息,京师那边多少吃这条河的,真要是派兵过来,一旦生乱,运河又要截断,漕运上的入息也跟着断了,谁做主谁就要担责,那就是众怒所向,谁也不愿意。。”

    眼下朝中最要紧的事情,不管是司礼监提督太监魏忠贤一方,还是魏公公对面那一方,就是在天启皇帝的乳母客氏是否出宫的争执上,次一等要紧的是,辽东那边对建州女真的战事,再往下说,则是大明西南四川、贵州那边的变乱,徐州这边算是什么,一直不是太太平平的,何苦多事?

    “。。这大明活该要完。。”不管愿意不愿意,除了这怨气牢骚之外,大家也没什么别的做法,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

    家丁威风凛凛,农垦管辖一方局面,贸易金山银海,巡丁则是操持地方,内卫那可就是类比于东厂和锦衣卫的地位,赵字营势力范围内的士绅百姓,对这些位置都无比关注,议论纷纷,相对于这几处,匠造厅就显得冷门许多了。

    工匠做活学手艺的地方算个什么,自家孩子没出路过去学学,将来有手艺傍身,也就仅此而已,眼下赵字营地面这么红火,这么多机会,想要上进的话多少地方可以去,何苦去这边埋没了。

    大家倒是有个算计,匠造厅肯定肥缺多,听人传说,徐州那些大酒坊都被归在匠造厅之内,那做烧酒的地方就是个金山,在金山上还能少了财的机会吗?大家私下里都说,进爷这么刚正公平的性子,也还是有人情在的,为了照顾自己妻弟,单独设置了这么一个匠造厅,把不起眼的徐厚生提拔到和身边兄弟平等的位置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进爷的妻弟,身份何等贵重,本来就该是平等的,也有人为王兆靖抱不平,说进爷一帮兄弟伙伴,有的独当一面,有的执掌一方,可这最有才的,文武双全的王三爷,却每个着落,整日里就和幕僚师爷一样跟着进爷,都说进爷不喜欢读书人,看来真是不假。

    外人看是如此,只有赵字营的核心层面,还有真正亲近赵进的人才知道,赵进对这个匠造厅是何等的重视。

    赵进每日活动都单调的很,早起练武,然后早饭,饭后书房和王兆靖汇合,查看各处送来的文书和急件,以及京师和各处打探来的消息,处理完这些就会骑马去往各个营盘,骑马半个时辰能到的各个营盘都要去看过点检,还要亲自督导训练,偶尔回去徐州盐市和集市看看,午饭都是在外面吃,往往就在营中和家丁们一起吃大锅饭菜。

    在这期间,各处新送来的文书信笺,需要赵进决断的事务,都要追着赵进过去,让赵进和王兆靖现场办公,等从外面回到议事厅之后,往往是在何家庄周围有资格来到这边的人汇聚一堂,大家汇报交流,每到这个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赵进往往还要突检附近的某一处营地,最后才回家吃饭,开始时候徐珍珍和木淑兰还等着赵进回来一起吃,可日子久了,也就吩咐厨房给赵进热着,或者回来现做。

    赵进在徐州的时候如此,去往邳州和清江浦那边也是如此,繁忙无比,可就在这繁忙日程里,赵进还要尽量抽出时间去匠造厅的工厂,开始大家以为赵进关心兵甲武备,后来以为赵进热衷火器,再后来以为赵进要照顾提点自家妻弟,到了最后,大家终于明白了,赵进就是把这个匠造看得很重,甚至等同于家丁、农垦、贸易这种。

    既然赵进如此看重,那么大家也把调整自己的态度,跟着一起看重起来,可暗地里怎么也想不明白,铁器火器这个对赵字营至关重要,这个不必说了,可其他的何必这么重视。

    赵字营如今的火器工场每月可以出火铳四百杆,每一杆的质量都有保证,上面刻着工匠、监工还有检查火铳好坏的匠人名字,一旦有什么问题,就可以顺着这些人名层层追究,责任到人,这个规矩一出,打造火铳的工匠们都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这个规矩出来的时候,不光是王兆靖和如惠这边,连徐珍珍和徐厚生都是惊讶不已,这规矩的确好用,可徐家那边却从来没有想出来过,只有个大概的规矩,问起赵进这规矩到底怎么来的,赵进却推给了二叔赵振兴,说二叔赵振兴当年在外游历,曾听陕西那边的人讲古时候故事,说大秦那时候,工匠打造兵器就用这个规矩约束,如果出了纰漏,被追查到的人就要受重罚。

    听到这个,大家都是感叹不已,赵进说的时候神色平静,心里却在琢磨,这规矩倒是秦时的规矩,可现在有没有人知道还真不好说。。

    火器工场每月能够稳定的生产几百杆火铳,这才保证了这次扩编改制的火器供应,不然的话,架子搭起来,却没有足够的器械供应,那会很耽误战力的形成和日常训练,不过火铳足够,火药供应上却一直有瓶颈,火药需要的几样原材料,徐州都提供不了足够的数量,加上徐州对火药还要进行蒸晒细晒,这过程又有消耗,所以怎么筹集一向是云山行最头疼的。

    对大明各处,这火药同样是官府专卖,给经管的官吏好处可以弄出一些,不过官库自己的缺口就很大,能拿到的也是有限,好在松江余致远那边帮了大忙,余二公子在徐州相关的事情上一向舍得,直接单拿出三条大沙船,装运西洋南洋上的紧俏货物,用来和洋商海主以物易物,一船货物换一船火药。

    无论是大明的海主,还是南洋殖民地上的洋人们,对火药都有需求,不过需求的量都很少,而且这火药可以从印度那边大宗输入,大明本地也能制造,所以卖不上什么价钱,甚至算不上货物一种,而余致远拿出来这三船货物,不管去往倭国还是南洋,只要能顺风顺水的到目的地,那就能换回整船的银子。

    所以余二公子一开出这个条件,就有无数人找上门来,他这个条件,哪怕做个二道贩子都大有油水,现在蛤蜊港那边每月差不多有两到三次的火药上岸,大大缓解了赵字营的需求,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蛤蜊湾那边放一个大队守备,也是理所应当。

    至于火炮方面,路易现在更多的是以匠造主管的身份出现,他的老仆则是经常作为徐州武馆的教头,醉鬼麦肯还有从澳门炮厂绑架来的两个佛郎机工匠,起到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哥哥本托。布尔格斯和弟弟佩德罗。布尔格斯被绑架到徐州之后,担惊受怕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月,直接就是联想到那些被奥斯曼土耳其以及北非海盗们的海上劫掠,欧洲人如果被他们掳掠,一般有三个下场,一个是被杀,一个是家人用赎金赎回,最常见的一个则是永世为奴,黑奴们什么样子,布尔格斯兄弟可是看到太多惨状了。

    兄弟两个自然不指望会有赎金赎回,要有这个条件,他们也不会漂泊万里,从欧洲来到澳门讨生活,逃跑是不要想的,且不说这边守卫森严,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在布尔格斯兄弟的概念里,大明就该是澳门的那个样子,可眼前所见到的风土人情和澳门完全不同,在澳门时候,兄弟两个听人说大明幅员辽阔,一个省就有西班牙整个国家大,当时只觉得匪夷所思,现在却不得不信了,毕竟从被绑架开始,一路向北走了一个多月。

    唯一让人安心的就是绑架他们的人很有纪律,没有什么虐待殴打,对女人和孩子也很客气,甚至还给了优待,不过布尔格斯兄弟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自己这边不听话,对方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

    和他们打交道的是个法国人,这法国人明显受过教育,按说在欧洲或者殖民地都能找到不错的工作,不知道为什么,却在这边为大明的领主效忠,兄弟两个私下里议论,都觉得自己来到了类似北非或者奥斯曼帝国这样的地方,这边的领主并不“东方”,而且手下有欧洲人效力。

    “尽你们所能改进火炮,造出更好的火炮,对你和你们的家人,对你们的将来都有好处。”路易知道怎么和欧洲人打交道,他说得很直接。

    “我们和家人能得到自由吗?”

    “到时候如果你们想要自由,也会给你们自由,不过我觉得,你们来到这里,已经是天父的庇佑,如果你们好好做,应该会得到比自由更好的。”

    路易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布尔格斯兄弟多少安心下来,知道对方需要他们的手艺,而且是讲道理的。

    赵字营的工匠原本九成出自徐家,但一直不停的收拢流民,几次大战打下来又有大规模的俘虏,流民之中有手艺的工匠学徒都被挑选出来,逐渐累积,也有了五分之二的数目。

    感谢“暮鸣”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