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总督漕运、凤阳守备太监崔公公如此公忠体国,却不耽误一两银子进账,这样公私分明让赵进和伙伴们都很不适应,但崔文升的这次到来也是说明一件事,朝廷和官府一时半会之内不会对徐州赵字营有什么举动,更多的人恐怕都不觉得这边有什么坏处和不对的地方。

    “让马六他们继续打听消息,快马急报这个千万不能耽误。”赵进还是叮嘱了一句,不过多少放下心来,这段日子扩编改制,竭尽心力,同时又要时刻备战,免得朝廷有什么针对的举动,这崔太监的来访和离去,让赵进放松了许多。

    送走之后,这些天来赵进第一次从营内离开回家,尽管第三团和清江浦地方的扩编改制还没有开始,可大局已经确定,接下来就是按照先前的做法顺势而为,没那么多复杂的事情。

    赵进的回家让妻小惊喜非常,也让母亲何翠花高兴的很,特意安排人做了一桌丰盛的宴席,全家人都是一起吃,赵凤、赵龙小儿女兴奋的乱跑乱笑,而木淑兰神情举止上都有些慵懒,怀孕对身体精神的影响都是体现了出来。

    家人有很多话要讲,不过赵进吃完之后就哈欠连天,大家能看出他的疲惫困乏,徐珍珍先哄着纠缠父亲的两个孩子早睡,何翠花和木淑兰也早去休息,赵进和徐珍珍也早早睡下,外人看着是老爷和主母小别胜新婚,可却不知道赵进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在沉睡中,赵进做了一个梦,梦开始的时候,赵进站在一条宽阔的大路上,这条大道看不到尽头,赵进觉得这个场面有些眼熟,却想不起什么时候经历过,让他奇怪的是,这么宽阔的大路上居然没什么人,赵进视野中看不到一个人,四下里安静一片。

    恍惚间觉得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却让赵进大吃一惊,原来身后的道路上全是人,陈昇、王兆靖、石满强、吉香、董冰峰、孙大雷、刘勇,还有雷财、如惠、周学智,每个熟悉的人都在身后站着,每个人都在笑着看他,在这个时候,赵进已经忘了孙大雷早就战死,还笑着招呼了一句:“大雷,你太胖了,要少吃一点!”,兄弟们哄笑,孙大雷不好意思的挠头,却没有答话。

    到这个时候,赵进才有些奇怪,自己兄弟们和自己虽然亲密,可礼数上从没有亏欠,怎么他们跟在自己身边,自己的父母妻儿却在他们身后,不过看着父母妻儿都在笑,显然也不在意,赵进也就只是心里想想了。

    身后站着的人看不到边,好像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都在这里,有些人只见过一面,在货场上一起摸牌子配对比武的伙伴们,最开始的十几名家丁,跟随兄弟们一起出城的那二十个家丁,以及历次扩编的所有家丁,赵进甚至还看到了有一面之缘的团练以及流民庄户。

    每个人,每个在大道上,每个在赵进身后的人,都在笑着看赵进,可赵进却有些糊涂了,大家为什么在这条路上,大家为什么在自己身后,接下来要干什么,他又回头看看,每个人脸上的微笑依旧,那是自内心的笑容,大家只是沉默在那边,笑着看他。

    赵进还是不明所以,被这么多人笑着注视,他甚至有些毛,就在这糊涂时候,后背猛地被人推了一把,赵进向前踉跄了步,谁敢推我,赵进心里有些恼怒,转头看过去,却现是自己的二叔赵振兴,在梦中,赵进忘记了自己叔父已经去世十年,可他看到二叔赵振兴的时候,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下来,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

    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二叔赵振兴脸上没有笑容,反倒带着几分严厉,盯着赵进说道:“小进,你什么呆,向前走啊!”

    这一句话点醒了赵进,赵进突然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他抹了一把眼泪,点点头说道:“对,对,我要向前走,二叔,你带着我们走,好不好!”

    二叔赵振兴笑着摇摇头,开口说道:“二叔怎么能带你们走,是你走在最前面,带着大家走!”

    听到这话,赵进心中的疑惑和糊涂一扫而空,原来如此,原来在这条路上,是要带着大家一起向前走,赵进想到这里,就迈步向前走去,不知道为何,在这个时候,他心里没有一丝的忐忑犹疑,只觉得我该如此,本来就是这样。

    走着走着,赵进忍不住回头看看,现每个人都跟在他的身后,伙伴们依旧脸上带着笑容,每个人都是在笑,二叔赵振兴捂着嘴不住的咳嗽,脚步已经渐渐慢下来,看到赵进注意,只是摆摆手,示意赵进继续向前走,不要管他,而孙大雷则是手里拿着糕饼点心,自己在吃,又不住的给别人吃,满嘴都是点心渣子,脚步也慢了下来。

    等回去要好好训大雷一顿,二叔这身体也该找个好郎中看看,天气凉了,这个冬天恐怕会难熬的很,这些念头很快被赵进抛之脑后,他步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坚定,只觉得率领大家不住向前走,就是自己本来该做的。

    原本大路两边很空旷,看起来就是一望无际的田地和原野,这样的景象在鲁南和徐州周围很常见,赵进也没觉得有什么特殊,不过走着走着,赵进现大路两侧有人,脚步不停,仔细看过去,却现路边居然有无数的人,而且还都是脸上带血,身体残缺的人,神情有悲苦,有痛恨,有求助,也有恐惧。

    尸山血海见得多了,赵进对路边这些没有一丝恐惧,只是在那里冷静观察,原来这些自己在战场上在各种场合也都见过,有自己身边的家丁,也有敌人,这其中又有官军、豪强私兵、闻香教的乱贼还有那些被驱赶枉死的流民百姓,这个世道,真是不容易,赵进心里感慨,却没什么悲悯之心,他已经习惯了。

    就这么看着看着,这些悲苦残缺的血人却消失了,可路边依旧是无穷无尽的人,每个人脸上都有感激,都有笑容,都有劫后余生和温饱度日的快乐,他们看到赵进之后,都是笑着跪拜下去,这些人就是赵字营势力范围内的百姓们,收容的流民,以及各种各样为赵进做事的人,看着这些场景,赵进觉得很快乐,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走着走着,原本一望无际的大路突然中断了,在面前出现了无边无际的水面,不知道是湖还是海,在这巨大水面的另一边却是一座山,巍峨无比的高山,从大道断掉的地方到那座高山有一条极长的桥相连,桥面并不宽,桥上没有栏杆扶手,走在上面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赵进突然现水面是红的,完全是血的颜色,再仔细看,这血海血湖的水面之下似乎还有人在活动,好像是无穷无尽的人在水面下挥舞着手臂,这要是从桥上掉下去,岂不是被水里的这些手臂抓出,再也浮不上来?赵进在桥这边停住了脚步,仔细的观察着。

    而且这桥面上也不安全,在这极长的桥面上,不光是狭窄,上面还有孔洞,在桥面上还站着人,有人高大魁梧,有人身材瘦削,有人穿着官袍铠甲,还有人却是外族的服饰,让赵进觉得有趣的是,居然还能看到倭国和西洋人的服装,这个可是少见的很。

    这些站在桥面上的人看不清楚面孔,都是黑乎乎的一个,就这么顺着一直看过去,却看到了那座山,明明隔着这么远,可那座山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这座山居然是尸体堆砌而成的,层层叠叠的尸体,有人穿着铠甲,有人穿着平民百姓的服装,还有人赤身,在这山上,也站着几个人,却看不清楚穿着打扮和模样。

    看到这个时候,赵进突然现,在山顶有大光明,那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尽管没有光源,却是光明灿烂,赵进忽然觉得,那光明就是自己要去的地方,而且还是带着身后众人要去的地方,可这桥,这血海,这尸体堆砌的山,赵进第一次觉得麻烦,自己有这个决心去,身后的人呢?伙伴们呢?家人们呢?其他人呢?

    赵进又是回头,这次他现身后的二叔赵振兴不见了,孙大雷不见了,父母和几位长辈也在很后面的地方,但伙伴们都在,刚才跟随着的众人大多数都在,大家脸上都没有笑容,但都神情坚毅,赵进没有开口询问,他知道每个跟在身后的人都会跟着走下去。

    他看得很仔细,尽管有人的面孔很模糊,有人的面孔很清楚,可赵进还是想要记住每个人的模样,转过头的时候,赵进忍不住笑了,自内心的笑容,他抬起手大声说道:“兄弟们,跟我走!”

    这时候赵进没什么迟疑,大步向前!

    书友群:6o754o57,清理一遍后重新开张,被误踢出去的,重新加入或者新加入的,请注明你的读者号和大明武夫四个字。

    我在群里潜水,不定时上浮,群里管理很严格,乱广告,说下流内容,吵架攻击的一概踢出去,愿意接受的就请加入,欢迎大家,希望和大家交流

    感谢“用户破败,用户寒夜、吴六狼”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