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孙大林的两个弟弟已经有了自己的铺面,将来就要在这里面做事经营,而且这两个铺面和云山行之类的赵字营产业毫无关系。

    相比于徐州吏员对叶忠进的羡慕嫉妒,清江浦那边的豪商们对耿满仓如今的地位可是眼红之极,大家都是知道,这耿满仓不光是恢复了从前的家业,现在生是从前的几倍还要多,赵字营现在购买粮食,芜湖米市是个重要的来源,而在芜湖那边负责采买的就是耿家的粮行,这是赵进给耿满仓的奖赏,为他在骆马湖隅头镇的尽心尽力的奖赏。

    从前把耿满仓开革出去的耿家一族,现在又把耿满仓重新列回族谱,原因很简单,耿家的粮食生意想要做大,只有依靠徐州赵进这边,更不要说这大量的采买是多大一笔的财货进项,现在这耿满仓又主管了隅头镇的贸易,这可是掐住了漕运上的一个小枢纽,都不用用什么手段捞钱,只要顺势给自家生意一个方便,这就不知道要赚多少了。

    因为这个,清江浦的豪商们都是行动起来,眼下清江浦这边什么规矩还没有出,周学智坐镇这边肯定是直管,如果自己亲信的人或者自家家人能在里面管事,肯定会大有好处,那眼光远的,想到的更多,清江浦这边只怕指望不上,但以后还有没有类似的机会?自家子弟是不是要提前做个准备?这等人没有急忙活动现在,反而提前把子弟送到学堂里读书,也算是未雨绸缪。

    第二团的扩编改制以及其他机构的变动,等于将邳州和骆马湖东岸村寨连成一片,对于官府来说,最要紧的淮盐产地也就是淮安府东部沿海一线还在,而且太平无事,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而变成了淮安北区之后,在边境上的姜木头姜家,还有在邳州东北的成大器成家,这两家就有些尴尬了,原来他们是连接徐州邳州的纽带,现在似乎没他们什么事了,可两家习武子弟众多,又不甘心只去经营酒坊和盐货,尽管这两项获利丰厚。

    对这个赵字营也有考虑,姜家和成家被允许用自家子弟和团练混编成两个独立团练大队,名称就是姜家大队和成家大队,这两个大队的驻扎区域却不在南直隶,而是在山东境内,沂州、峄县一带的各处田庄,两家的骑马义勇也混编为沂州骑马团练分队,寻访鲁东南各处。

    在滕县攻防立下大功的严黑脸和齐二奎也得到了编制,专设巡盐大队,这个是独立的巡丁编制,直属于贸易厅,但日常归王兆靖统管,这巡盐大队就是负责缉查山东和南直隶赵字营控制各处的私盐,凡是不在盐市上售卖的私盐都有权缉拿,同时他们也有巡防捕盗的职司。

    第二旅和淮安北区的扩编改制和大家所想的有很多不同,这独立团练大队和巡盐大队的名目更是出乎众人意料,不过徐州邳州的武人们倒是得了个好消息,目前赵字营内招募通晓骑术的人,年纪比家丁要放宽了很多,这个原因也简单,扩编之后,骑马家丁和各处需要骑马的力量多了很多,而这些又不是仓促间能练出来的,只能从外面招募了。

    这个消息放出来之后,山东、河南和南直隶各处武人都是热络无比,纷纷前往,这年头,大家不读书科举,又不是卫所将门,想要有什么出息,只有徐州这边给出路了。

    第二旅和独立大队、巡盐大队的组建,都只是编制上的变动,具体做起来很简单,就是将淮安北区的团练连队调拨组合,但对这个第二旅的成立,赵进同样不能怠慢,也要进行校阅和授旗,原本担心朝廷和官府的反应,在第一旅在山东就位后,就安心了许多,可以从容规划很多事。

    对于赵字营这些能看到的变动,清江浦豪商们无比关心,扬州那边的盐商们也都是紧盯着,从这些变动里能看出赵字营将来的打算,而赵字营将来要做什么,和大家的生息息相关,如今赵字营不论家丁武力,单从生意上来说,已经是个庞然大物了,他的动作直接影响到南直隶江北甚至更大区域的每一个人。

    原本驻扎在清江浦边缘的第三团开始北迁,具体的位置大家都知道,是距离清江浦北边十五里的一处庄园,那边原本是清江浦某人的产业,前段日子被云山行用合理的价钱买下,在那边大肆翻盖营建,一看就知道是为营房准备。

    虽说上千家丁从清江浦这边离开,可清江浦众人也没什么放松或者庆幸,一千家丁走了,还有三千巡丁留下,从前家丁在营地内不能外出,可巡丁整日里在街头巷尾走动出现,据说暗处还有人在盯着巡丁的行动,这又是一重力量了,何况那家丁走得不太远,这么几重力量威逼,谁还敢妄动。

    清江浦豪商们私下里商议过几次,对于赵字营的存在大家已经没什么异议,毕竟这赵字营让清江浦做生意的环境变得更好,但大家都希望能有个代表在赵进的议事体系里存在,清江浦这边肯定不会有什么农垦主管,大伙对于赵字营来说,应该算是另外一重意义的“庄户”,是不是能让大家推举一个人上去?

    这个想法看着天真,可一提出来大家要去试试,哪怕每月上缴固定的规费也行,豪商们的活动能力还是很强,这个打算议定,立刻开始各找门路向赵进那边递话,这段时间内,在徐州各处活动的说客背后都有清江浦的影子,除此之外,老成些的豪商们还挑选各家不继承家业但又比较上进的子弟,去徐州几个学堂报名,这次哪怕不成,也要为将来做打算。

    “不行。”不管找谁去活动,得到的回答都是这么简短,不过赵字营也没有表现出如何愤怒,这就让清江浦豪商们始终保持着一份希望,始终活动不停。

    赵字营那边关于第三旅以及清江浦地方的扩编改制马上也要出来了,第一团扩编成第一旅,以及兖州府地方如何设置,这个是最让人花心思的,当第一旅和济宁农垦、贸易各处的架构出来后,接下来的就有了标准,很容易调整和改变,但清江浦那边还有一个不同,那边没有田庄,也不是一大片地区,清江浦就是清江浦,是个几十万人的城市,第三旅是守御这个城市和对周围的攻防预备,而清江浦地方上的安排则是要针对这个城市本身,这个和已经议定的各处又有不同了。

    天气渐渐变凉,关于清江浦的安排也就要出来,可就在这个当口,宿州那边传来了消息,凤阳皇陵守备、总督漕运太监崔文升想要求见赵进,当然,在崔文升那边是没有这个“求”字的,尽管崔文升过来的时机很微妙,不过赵进还是立刻要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崔文升就是魏忠贤安置在南直隶江北区域的代表,如今大珰魏公公权倾朝野,这崔文升也可以说是朝廷在这边的代表,朝廷终于对赵字营的扩编改制有反应了吗?

    “朗朗乾坤之下,宿州居然不是王土了,咱家守备凤阳,居然一进宿州地界就被拦下,天理王法都没有了吗?”

    双方刚一见面,崔文升就大脾气,这让赵进和王兆靖颇为意外,不过很快就知道了原因,崔文升一行人是便装进入宿州,他们假扮成商队,可护卫在崔太监身边的亲卫亲兵太过威风,一看就知道是勇武之士,而且弓马精良,不是寻常武夫能有的,立刻就被宿州那边的人盯上了。

    李五的第二大队扩编成宿州团之后驻地北移,按说对宿州的控制减弱,可这次补充了团练进去,又有许多宿州出身的子弟在农垦、贸易两处做事,让本就没什么出路的宿州上下看到了前途,也让那些田庄里的庄户庄丁们忠心耿耿,有条件有本事的自己去或者送子弟去五大学堂,没这个本事的则是勤心做事,拼命想要立功的机会。

    家丁、团练以及各处做事的人这个还好说,赵字营在宿州肃清地方,让匪盗贼人绝迹,地方治安大为好转,又整修水利沟渠,指导庄户精耕细作,让收成提高,连带着宿州士绅百姓都跟着得了好处,此外,徐州盐市和集市辐射宿州全境,让这边吃上了便宜的好盐,把特产能够卖出去,让四面繁荣无比,有前途,有好处,这样的势力,自然值得死心塌地的跟随。

    在这样的情况下,宿州士绅百姓对赵进的忠心甚至还要过清江浦那边,农耕为主的乡村比那商业繁荣的城市总要相对的“淳朴”些,尤其是这么近,知道赵字营的实力和厉害,就更不敢有什么违逆和暗地动作。

    崔文升一行五十余人还没有去云山客栈住店的时候,就已经被本地游荡的闲汉看出不对

    这几天系统出了些问题,稿子都是编辑代,没来得及感谢大家,今天恢复,过两天重开更新换月票!

    感谢“用户寒夜、戚三问、元亨利贞、用户破败、哈欠飞飞、鬼叔的鬼书、张益达大、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