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等去了清江大市那边,李灿当真是如鱼得水,和方方面面打交道,做各种各样的生意,成了周学智的得力帮手,周学智时不时的会在和赵进的通信中夸奖几句,但最好的评价是在隅头镇的耿满仓,他看得比别人更深一层。   .

    “..在进爷属下,人人讲规矩勤做事,这不是坏事,可在清江浦那边,却和当地豪商隔着一层,在那边做事的云山行诸位,即便想要做好事,也往往严守规矩,不愿意太和他们深入往来,李灿好就好在能放开心胸去打成一片,但又知道自己的分寸本份,从来不会因小失大,这才是真正难得..”

    几年下来,做得多了,经验丰富了,赵进每年都要和他见几面,都觉得这李灿眼界开阔,性子也渐渐沉稳,而且赵进还有感觉,尽管大家很多事没有明说,可这李灿却看得很远,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且一直在为那个做准备。

    “大哥,这真是气运所在了,也不怪徐州卫有这等传说,十一郎、赵完、赵松、何正和李灿,甚至算上徐厚生,谁家有这么多的人才?”王兆靖曾经私下里感叹过几句。

    所谓徐州卫的传说,就是有人夜行,却看到某处红光大亮,因为是有人点火或者宝物出世,赶过去看,却被吓坏了,原来赵家坟地周围,有龙虎盘绕,还有什么,在赵进出生那天,电闪雷鸣,很多人看到天上有龙钻到了赵家坟地里。

    “你也信这个,我出生那天是个晴天,我爹娘说了几次,至于那红光的,不是说那人精神不太好吗?是不是谁为了投机讨好编的?”赵进不屑一顾的说道,然后又是笑着说道:“要说我家怎么样,倒不如说咱们兄弟们凑在一起,不对,这个已经有人造谣了。”

    方方面面的消息都能呈送上来,谣言传闻也是如此,说赵进兄弟几个出生之前,天降火雨,无数流星落地,然后才有了赵进和伙伴们以及下面无数人才的聚集,因为大家都是星宿脱身转世之类的。

    若是平常,这样的谣言对赵字营倒是没什么坏处,可闻香教、白莲教各种教门出现作乱,这龙虎星宿的传说就很容易被有心人做文章,所以赵进对这个都是深恶痛绝,他说到这个,王兆靖、吉香、刘勇和如惠也想到了这个传说,大家都是忍不住哄笑。

    “何正和李灿不是人才,只能说做得比较好,这世上有多少人有才华,却根本没机会去表现,或者能表现没有那么大的支持,也有很多人中途犯错就这么被淘汰了,而何正和李灿,还有在咱们赵字营的许多人,都有足够的资源支持,也有足够的容忍去试错,还有那么多的机会,自然就显得是个人才,不光是他们,我们也是这样。”赵进开口说了几句。

    “不不不,我们是这样,大哥你不同。”王兆靖和其他人纷纷摇头。

    济宁那边的安排完成,赵进手边最可靠的人都派去了那边,而且尽可能的安排平衡下来,大家都觉得赵进这安排很是周全,考虑到了方方面面,唯有一点,这样庞大周全的设置,如果仅仅对应一个山东兖州府,即便这兖州府差不多有山东的三分之一还要强,未免太浪费了。

    这次扩编改制,很多人都感兴趣,喜欢读史书,喜欢琢磨点事情的,都在议论研究这次的细节,他们都觉得有趣,只有很敏感的人才能感觉到赵字营上下的紧张肃杀,家丁各团各队都在备战的状态,一旦敌人来袭,马上就可以开战,连各处的仓库都已经准备好足够的物资,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一些细节,赵字营控制范围内的车船在这段时间内显得很紧张,让商家觉得很麻烦,却极少有人知道,车船运力都是为赵字营准备着,免得一旦有事运力跟不上。

    赵字营的核心层面都知道,一旦第一旅摆到山东去,或者说这个消息一出来,战争的风险就变得极大,很有可能就要这么开打,连陈昇的父亲陈武都紧张无比,何况朝堂官府那些聪明之极的角色,可让大伙没想到的是,一直很安静,这段时间,赵字营在京师加派了人手,只要是能打听到搜集到的消息,不要吝惜银子,马六这段时间简直成了散财童子,不过京城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来。

    现如今京师最大的事情是文官们群起上疏,让天启皇帝的乳母客氏出宫,这客氏在宫内对天子的影响太大,而这么一来,司礼监提督太监魏忠贤的权势就会愈膨胀,东林党人感觉自己越来越窘迫,只能用这个来动反攻,由六科给事中开始动,从下到上,言论如潮,甚至连宫内二十四衙门的大珰们也在附和此事,毕竟魏忠贤一家独大,让大伙都觉得被挤压,这客氏已经成了内宫太后一般的人物,还是早些出去的好,对于魏忠贤一方来说,自然要把客氏留在宫内最好,双方为这件事互相攻讦,天子为这件事头疼不已。

    在这般形势下,谁会理会一个徐州土豪的举动,谁也不会“不务正业”操这个心。

    石满强的第二团也要开始扩编了,第二团扩编为第二旅,第二旅旅正石满强,兼任第二旅第一团团正,第二旅共有三个团一个骑马家丁大队,其中第一团长矛家丁一千,火铳家丁四百,鼓手三人,旗手三人,号手两人,第二团与第三团各是长矛家丁八百,火铳以及弓手共二百,鼓手两人,旗手两人,号手,骑马家丁大队共有四个连,共骑马家丁四百八十人。

    第二家丁旅配有火炮连队,三磅炮四门,一磅轻炮六门,另有预备家丁两个连,护卫火炮连队,其中,第二旅第一团以及骑马家丁大队驻扎在淮安北区的中心赵家寨,第二团驻扎在邳州和骆马湖隅头镇之间的田庄,第三团驻扎在宿迁东北十五里的骆马湖东岸湖畔。

    淮安北区可以说是赵字营的核心之地,这里不在大明王法管辖之下,完全是赵字营自家的地盘,人口也都是在户口田册上死掉的人口,他们是赵字营的庄丁佃户,已经不是大明的子民了,所以在这边的农垦厅淮安北区主管,人选上很是被众人关注。

    担任这淮安北区农垦主管的人姓叶,名叫叶忠进,这个名字赵字营内部的人并不陌生,可对于徐州邳州的其他人来说,就生疏的很了,不过消息灵通的人很快就打听到,这叶忠进就是当年徐州知州衙门户房的叶文书,也是最早和赵进打交道的徐州吏员之一。

    当时赵进刚刚招募私兵家丁,这叶文书被同僚推去做这个苦差事,当时大家觉得是个笑话,现在大家确认为这是机缘,先去了就先巴结上了,等到赵字营崛起之后,这叶文书又是第一个辞去了衙门内的职务,主动要投靠赵进做事的,要知道当时这叶文书已经执掌了户房,算是衙门里有份量的人物了,他这个选择被很多人认为是失心疯,家里也是闹个不停,叶文书的老婆哭闹不休,被叶文书打了几个耳光,叶文书的老娘是得过赵进恩惠的,可也被他的选择气病了,可叶文书还是不管不顾的跟着赵进做事。

    开始在云山行内做管事,然后又去赵字营的田庄做庄头,赚得肯定不如六房领班那么多,辛苦更是辛苦无数倍,在今日里却是得了报偿,被安排到淮安北区那边做农垦主管,也是独当一面,大伙私下里议论,这可是大明知府的场面,了不得啊!

    “..。你看他这个风光,赚不到什么银子好处,也没咱们这威风,就是个辛苦活计,这赵进的什么主管算个什么?现在看着风光,将来那是要杀头灭族的..”“..他倒是豁出去了,连爹娘给的名字都丢掉不要,改了什么忠进,忠心赵进,他也不怕别人笑话,这赵进也没什么前途,被人这么一奉承,立刻给个好位置..”很多人都是这么议论,但也说不清到底是嫉妒还是羡慕,本就冷清的衙门里人又在变少。

    很多留在衙门里做事的吏目差役都是亲近赵字营的,所以才被留在这边做事办差,可很多人看到叶文书现在的地位之后,都是动心了,大概权衡,都觉得在赵字营那边的前途更远大些,说是杀头灭族,可过去的一天天兴旺向上,留下来的冷清凋敝,该怎么选,很容易抉择。

    贸易厅隅头镇的主管是耿满仓,很多人事先以为是孙甲,不过孙甲年纪大了,现在更多时候都是在清江浦那边享受太平富贵,偶尔也会乘船去何家庄住一段,看看自己的儿子孙大林,孙家和其他人家考虑的不太一样。

    尽管孙大雷是赵进等人的兄弟,情分很不寻常,孙大林扈从赵进,现在已经有了个连正的位置,在赵字营内也是前途无量的,按说应该把自家子弟都送过来,可孙甲却坚决不同意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