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些平衡做法并不存在信任与否和让人心寒,在一个大的集体和大的组织当中,这样的做法是必需的,但还有些事外人也是不知道的,家丁旅团,巡丁团队,还有农垦、贸易各厅的构架,这些本来就是放在外面,有心人观察就可以总结出很多规律得出结论,所以可以向外公布,但外人观察不出来的内容和细节,就不会向外说了,但内部该知道的都会知道。

    徐州到济宁、到清江浦、到淮安北区的中心,即便是设置驿站,安排充足的快马信使,一个消息来回最少也得四天,最长的差不多要八天到十天,赵字营眼下势头虽好,可也是四面皆敌,内部也有各种隐患,各方面一旦有事,如果要等赵进的指示命令才处置,那就要耽误大事了,必须要给他们临机决断之权,但又不能将这项权力交到一个人手上,所以用的是合议。

    农垦分区,也就是赵字营管辖下的分区,有的是一个区内合议,有的是几个区合议,按照马冲昊在徐州的经验设置议事厅,目前共有三处议事厅,济宁、淮安北区和清江浦,能参加合议的是,当地家丁的主将,当地农垦厅主管,贸易厅主管,内卫主管,四个人合议,巡丁主官可以列席,一旦有大事生,四人合议,少数服从多数,当正反相等的时候,由家丁主将做出决断,但这个合议得出的结论并不是最终命令,得出命令后可以先行行动,但同时要快马报到赵进那边,得到确认后才是最终决议,不然以赵进的决断为最终决议。

    非战时候,巡丁受三重指挥,农垦、贸易和内卫在当地的负责人都可以下达指示,农垦和贸易两厅负责所在区域绝大部分的日常民生,自然有这个必要,在赵字营目前的体制下,内卫主管往往和巡丁主官是一个人,倒也不担心令出多门,无所适从。

    另外,在济宁的农垦厅管着各个田庄的团练,在济宁的贸易厅又有几百徐州义勇作为护卫,这都是他们自己可以指挥的力量,在这次扩编改制之后,只有无家丁的区域才会有成建制的团练存在,在其余各处,团练都是转为巡丁和候补巡丁,平时维持治安,接受训练,成为家丁的预备队。

    为家丁旅团提供粮草装备后勤的辎重团练大队归农垦厅和贸易厅共同掌管,因为所有的物资或者是农垦厅产出划拨,或者是贸易厅运输而来,这样直管也是方便。

    济宁这个体制出来后,因为这扩编改制而躁动的赵子营各方都是平静下来,看到这里,大家都是心里有数了,淮安北区、清江浦这几处,以及传说中的第二、第三旅还没确定,可比照这个,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身在赵字营中的众人,甚至能大概判断出自己会在什么位置上。

    农垦、贸易两处在济宁的主管大家也都知道人选了,济宁农垦主管是何正,而这贸易主管则是李灿。赵字营上下都知道赵完、赵松还有赵十一是赵进的亲戚,知道何正和李灿的人就很少,不姓赵是一个原因,另外何正和李灿也从来不去说自己和赵进的关系,赵进还有伙伴们也没有在明面上给予关照。

    何正一开始就跟着吉香的父亲做事,后勤粮草的事情做过,酒坊也做过,后来则是去管着云山寺的几个田庄,何家人都是张扬性子,赵进的母亲何翠花也很泼辣,不过何正却相对木讷,沉默寡言,可何正有一桩过人之处,那就是做事坚韧不拔,从来没有放弃过,他在投奔赵家之前,是不认字的,算账之类的事情也是一窍不通,“人比较笨,死心眼”这样的评价也传到过赵进耳中。

    可何正能沉下心学习,跟着吉香父亲做事的时候,学会了算账和大概的统筹,在云山寺田庄做事的时候,跟着寺内的老僧读书认字,又跟着云山寺原来的庄头学习如何管理田庄,这些东西都慢慢掌握,赵字营管理田庄有自己的一套,布置下去之后,何正也全盘接受熟悉,牢牢掌握。

    “学一样东西,别人用一天,何正就要用五天甚至十天,可别人肯定不如这何正扎实,同样的事情布置下去,其他人需要督促,何正这边就没有差错,会一板一眼的完成,从不做什么弄虚作假的勾当,大智若愚或许就是这一种了。”这是如惠的评价,他这一系云山寺出身的人不少,对何正的看法都能传递上来。

    “但这何正有一样不好处,那就是因为读书是读的经文,又是跟着和尚们学的,信佛信的虔诚,这总归不好。”这也是如惠的评价,对何正信佛这件事,何翠花和何家人都没什么反对的,因为现在何翠花在家就是烧香拜佛,何家人也给云山寺布施不少。

    在何正出去济宁之前,赵进给了他几条规矩,允许他吃斋念佛,但不允许他和僧人有私交,允许他去佛寺上香膜拜,可一年只准去十二次,香火银子只给四两,不管是私产和公款,一共就这么四两,不允许让自己的孩子吃斋念佛,也不允许和身边的同事传经布道。

    “你不要觉得是自家亲戚,我说这几条你要是犯了,你或许没事,可这些僧人佛寺和信佛的同伴都要跟着倒霉,你既然信佛,这慈悲心总是要讲的。”赵进说得很严厉。

    “请进爷放心,属下明白公私分别。”对赵进的禁令,何正倒是心平气和的领命,没有任何怒气或者反驳,赵进刚知道这何正信佛的消息,其实没什么所谓,可后来听到上上下下的人评价这何正能干,这火气才逐渐大起来。

    嘱咐完何正之后,赵进和王兆靖又做了不少安排,又有几方面的人暗地里盯着何正,这才敢让何正出去领衔,现在山东那边的各处田庄,最要紧的就是一丝不苟,其他一律不提,让他们按照赵字营的规矩做上几年,再谈其他不迟。

    李灿的情况和何正又有不同,李灿刚来赵家的时候,胖乎乎的看着有些蠢笨,实际上却是最油滑精明的一个,他在家丁里面做过一段时日,属于操练之外绝不多动的那种人,但让大家哭笑不得的是,家丁的各项训练要求他都能达标,只不过会将将在不达标和达标之间。

    在家丁里做了一段时间之后,李灿的父亲恳求赵振堂,说让李灿去云山行那边做事,消息传过来,赵进立刻照做,李灿这样的性子在家丁连队里就是害群之马,大伙都会被他带着偷懒,还是去云山行做事的好。

    锥处囊中、脱颖而出,李灿在家丁里偷奸耍滑,可一到云山行立刻变得出色起来,按照云山行几个老掌柜的评价“这小子的奸猾就好像做了一辈子的生意”,不过李灿也是需要历练成长,刚开始他经手和淮安府私盐贩子的交易,当真是让对方一文钱都多赚不到,而云山行彻底赚足,自己手里也落了不少好处。

    可因为对盐枭盐贩盘剥过狠,让对方无利可图,导致对方改走别的盐路,和赵字营冲突几次,造成死伤,到这时候,李灿才知道做生意有时候不能吃尽,一次吃的干净,下次就没得吃了,然后赵进找李灿谈了一次,说你如果想要给自己赚钱,那我给你一家商行,可以挂着云山行的名头,赚多少都是你的,金山银海也不是没有,如果想要继续在赵字营做,那就不要中饱私囊,再有一次,我打断你腿然后送回去。

    李灿在当面就做出了取舍,把自己捞的银子交上去,然后下了毒誓,对李灿的这表现,赵进和伙伴们也谈过:“这小子不是不贪财,他是想要更多,他能看出来在咱们赵字营内将来可以赚到更大更多。”

    再接下来,李灿带着几名徐州武人做护卫,亲自去邳州拜访了那些盐贩盐枭,除了那些死伤的之外,其余人等都是登门拜访致歉,主动退回了先前赚的银钱,然后做出了种种承诺,淮安府那些贩运私盐的人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捏着鼻子听从信任,但接下来他们现,这李灿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学做皆大欢喜的生意。

    徐州盐市的成立和兴旺,李灿的功劳不小,大宗盐商们都是王兆靖、如惠和周学智他们谈下,而盐枭盐贩们都是李灿引进来,然后河南、山东还有凤阳府那些小股买盐的客商也是他来联络确定,如果他就这么做下去,盐市这一方局面肯定是归他管。

    “李灿沉不下心,总喜欢新鲜事,新鲜东西”这也是大家的评价,盐市一稳,李灿就找到如惠,请求去清江大市那边做事,那边是集合天下间的贸易财货,做生意的就该去这样的地方,一定能长本事长见识,李灿毕竟是赵进的亲戚,这个关照也是要的,而且他从盐市那样的实缺清闲位置,要去清江大市那边辛苦操劳,这个谁也挑不出理来。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