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比如说每晚的巡夜更夫和随从的民壮护卫,官府差人们那里愿意做这么苦的事情,可不做还不行,夜间一旦闹出什么乱子很容易就会酿成大祸,所以士绅们会凑钱摊派,安排本地百姓来担任这个更夫巡夜的任务。

    还有这街面上的斗殴纠纷,往往都是请当地的头面人物进行调节,如果闹到官差来这一步,往往是重伤或者出了人命,或者双方就是要不死不休,如果没这个心思却还是牵扯上了官府,那就等着破财消灾,肯定要扒你一层皮下来。

    甚至为了救火而组织的水社,为了打扫街道组织的清扫人工,这些也都是士绅出钱百姓处理凑出来的,林林总总,无论做这些事起意好坏,可经营这些事的人都理所当然的拥有了一方势力,养出的威望,时常可以号令的人手,和官面私里的关系,这些都是实力的一种。

    因果也不必去论,只是有明一代,官府越来越依仗这些士绅豪强,收税要和他们谈好数目,抓贼要他们去协助,慢慢的,没有士绅豪强们的同意,就没有办法收税,也没有办法抓贼。

    赵字营成立巡丁就是为了把这些民间的权力全部收上来,赵字营的确要体贴民心民意,可赵字营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执行下去,官府人手不足,要依仗地方自治,可赵字营不会这么做,在清江浦赵字营直接安排了十二个大队的巡丁团,还配有骑马巡丁和舟船巡丁,足足三千余人,由黎大津为团正统管,这些巡丁就是贯彻赵字营意志的人力。

    从前清江浦在城池之外,淮安知府和山阳知县两个衙门都不怎么管得到,两个衙门加起来不过三百的官差也管不过来,一直靠着大量的白役帮手做事,他们也做不得什么事,无非是收钱揩油,惹得天怒人怨,真正维持地方的是豪商们自己的力量,自家的仆役和护卫,这么一步步下来,官差和官差相关就被慢慢排挤出去。

    赵字营在这清江浦大动杀伐,几次清洗和镇压,自然不会让这样的过程重演,不过几十万人口,天下漕运的枢纽中心,这三千余人也未必能管得过来,这里面云山行、孙家商行,赵家武馆、云山武馆、云山车行等方方面面都要提供协助。

    这个巡丁团就叫做清江浦巡丁团,而在骆马湖东岸流民村寨,现在叫淮安北区的地方,则是有淮安北区巡丁团,这个团的团正是成大虎,虽说这片区域一共不过二十万人口,可巡丁的数量还要过清江浦,因为这边每一个村寨都要配备一个中队的巡丁,这边已经是赵字营的基本地盘,大家也都是得了赵字营的好处,安心在这边成家立业了,所以没必要像山东兖州垦区那样的剑拔弩张,原来的团练有的被升为家丁,有的等待升级,其余的则是作为巡丁。

    这片区域那么多的村寨,自然就要有这么多的巡丁,他们的任务就是维持所在村寨的治安,和清江浦那边不同,这边的巡丁还建有团练的职司,真要有什么大敌来犯,淮安北区的巡丁随时要准备作战。

    整个徐州算上宿州,设有徐州巡丁团,这个团的团正就是赵十一郎,这边的巡丁大队足有三十余个,徐州一州四县的城内城外,各处要紧地方,还有孔家庄那边,都有巡丁各队驻扎,在何家庄那边有三个巡丁大队,不过这三个大队直属于王兆靖,由他安排,负责何家庄周围的各项事务。

    此外,济宁设巡丁团,马冲昊为团正,济宁这边的巡丁团足有四百骑马巡丁,此外还有八个大队的巡丁负责各处。

    这巡丁团的规制一出来,很多人都是非常诧异,本以为接下来就该是第二团和第三团的扩编改制,却没想到是这个一向不为人注意的巡丁,即便是现在这么郑重其事的,大家也觉得和从前的团练没什么区别,也就是加强些的地方民壮。

    而且大家盘算了下巡丁的数目,林林总总加起来居然上万,这些都是要给粮饷的,耗费这么大,又是这般无用的职司,真有什么事情,拿着长矛的家丁和团练一出,怎么都解决了,这么耗费何苦来哉,也就是赵字营这样每日里金山银海的才能撑住,只能说年轻人手里有钱不在乎败家。

    不过赵字营内部倒没觉得如何吃力,维持清江浦巡丁的费用都由本地供应,这笔规费地方上愿意出,现在清江浦上上下下的人也没什么不甘心了,倒是琢磨着把这些规费之类的事情变得正规些,免得徐州今日随意收取,明日随意摊派,虽然到现在还没出现这样的情况,可总是要防患于未然。

    这笔银钱就是由巡丁们负责收取,本来赵进不想让下面的巡丁经手,觉得这样会滋生弊端,不过王兆靖却说得很明白:“盯得紧些,定好数目,弊端就可以避免,但巡丁亲自上门收取规费,却是显示咱们赵字营在的手段,不然咱们赵字营军纪严明,平日里从不滋扰地方,他们万事自洽,哪里还会记得我们,日久天长,恐怕忘乎所以的事情又要有了。”

    听到王兆靖的这个看法,赵进沉思一会却忍不住笑了,在他当年的记忆里,农户可以不必交粮纳税,当时都说这是几千年未有的善政,可也有些反对的声音,说农户农民不必缴纳皇粮国税,国家的存在就会越来越薄弱,百姓只知道村内的豪强富贵,不会理会朝廷的政令,这个说法也得到了一些印证,原本中枢命令可以直达黎民百姓,慢慢的也下不去乡镇了,原因很多,可这税赋取消却是之一。

    由巡丁直接收取规费,这个利弊不好权衡,可贪墨私吞,可以通过严密的制度来避免,收取规费这样的行为,却可以时刻彰显自己的存在,让地方上每个人都意识到,赵字营已经深入到他们每个人的身边,让他们更知道敬畏和服从,对地方上的控制也会更加有效。

    几十万人的清江浦,加上繁华无比的商贸收入,多供养这几千巡丁还很轻松,甚至大家早就盼着这样的力量出现,赵字营家丁和团练的杀气都太重,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不好让这些披甲持矛的厮杀汉来管..

    济宁巡丁团和清江浦巡丁团的情况差不多,作为运河重要枢纽中转的繁华商埠,济宁供养这么一支队伍很轻松,而人数最多的淮安北区巡丁团,这个的维持直接就是团练系统变过来,各个中队由村寨供养,甚至本身还要参加劳动,这个也不用操心太多。

    徐州巡丁团自然是赵字营中枢供应,如今徐州富庶繁华也不是说笑,这个费用供应也是轻松的很。

    这巡丁相关的扩编改制,外人能看到的也就是这些了,很多人还很期待内卫队的变化,对他们来说,这个类似于东厂和锦衣卫的机构要变成什么样子,会很有趣,不过内卫队如何变化,根本不会向外公布,以内卫队的行事风格,外人想要观察也看不出什么。

    实际上内卫队的改编已经开始,本来赵进的意思是改为内卫堂,可刘勇却建议不做改变,名目仅仅是名目,内卫这种见不得光的营生,没必要让人从名字上看出什么来,新设立的巡丁团的团正都在内卫队内有职务,团副直接就是当地内卫的主管,每个巡丁团中都有一个大队是直属于内卫队,在其他各队也有内卫家丁的参与。

    巡丁团有收集消息盯住风吹草动的职能,这些汇集而来的情报内卫队也要分享,巡丁团的团正们都是内卫系统的人走向前台,还有更多的人沉下去在暗处,雷财手下有几个大队的编制,不过除了赵进之外,没有人知道这几个大队在何处有多少人,这些大队就是负责在赵字营控制之外的地方安插探子,搜集各种情报消息,京师和南京,环绕着赵字营控制区域的各个军镇和要紧的人物,都要去盯着。

    而在刘勇手下,这样见不得光的暗处队伍更多,聂黑是其中一支的领,他们这个队伍负责暗中护卫赵进,负责刺杀和刺探以及种种秘密行动,马冲昊那边和雷财是并行,在内卫队的职司上,马冲昊比雷财低半级,但马冲昊和雷财都是直接向赵进禀报。

    关于内卫队的花费,总账只有四个人能看到,赵进、王兆靖、刘勇和陈宏,花销直接由金库拨付支出,这个外人甚至自己人都看不到。

    巡丁编制的出现,倒是解答了很多人心中的疑问,原本赵进安排陈昇去山东,交给他那么大的力量,即便兄弟情深,可在实利和大势面前,也很容易出现问题,这个扩编改制,看着像赵字营的扩张,可一个应对不好,很容易就埋下隐患,变成大的崩盘,有巡丁在,家丁团队没办法过问地方,有巡丁在,多少有一支牵制的力量。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