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站在木台下的家丁方队开始骚动,可在这列队接受校阅的时候,乱动乱喊都是违犯纪律,就这么不知所措一会之后,有人找到了法子,家丁们开始用自己的长矛顿地,几千根长矛不断的敲击地面,轰然作响,而火铳家丁则是用支撑火铳的木叉和火铳碰撞。

    手持斧枪的头目们没有人去约束,他们先是看向木台,现没有人阻止之后,他们也开始用手中的长柄斧枪敲击地面。

    陈昇左手擎旗,右手高举,中气十足的大吼说道:“吃进爷的饭,穿进爷的衣,拿进爷的饷,咱们只听进爷的话,只忠心进爷,为进爷拼命!”

    站在陈昇身后的赵进先是纳闷,随即脸上露出苦笑,王兆靖脸上露出不妥的神情,想要上前阻止,却被刘勇伸手拦住,吉香则是全神贯注的听着,随陈昇所说的话低声念叨,脸上有激动的神情。

    这些话都是实话,在场的每一名家丁都时常念叨,可就是这样的实话才能煽动人心,在这样的气氛下,每个人都觉得整个人好像炸开一般,可在这个时候,每个人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就在这时候,刘勇却向前走了几步,高声喊道:“愿为进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下面的家丁们好像找到了宣泄的口子,随着传话的家丁吼叫,跟着齐声喊道:“愿为进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进爷虎威,赵字营万胜!”刘勇又是振臂大喊,下面又是山呼海啸的回应。

    赵进摇头苦笑,却迈步向前走去,等走到陈昇和刘勇之前的时候,脸上已经收了笑容,陈昇和刘勇自动分列两边,后退了步。

    “我不会辜负诸位,诸位随我向前!”赵进朗声说道。

    在赵进开口之后,木台下的各个方队立刻安静下来,听着队列间隙的亲卫们传递赵进的两句话。

    这两句话说出,场面开始很安静,不知道谁先喊出来,其他人又是大声呼喊,场面的气氛好似沸腾。

    赵进不断的挥手致意,看着赵进的动作,下面的家丁们更加狂热的回应,在这一刻,家丁们都是想到,眼前这个人给他们温饱和体面,带着他们取得一场场胜利,让所有人对他们低头,用敬畏的眼神看着他们,这些事,这些胜利,平时都觉得如此平常,如此理所当然,可在这一刻,大家都是意识到,都是这个高大挺拔的年轻人给他们的,带着他们取得的。

    沸腾的气氛持续一会,终于慢慢冷静,陈昇举着旗就要走下木台,赵进在身后低声说道:“大昇,这么急做什么?”

    “早晚都要人来说这个,不如我来说!”陈昇开口说道,他没有回头,径直下了木台。

    赵进摇摇头,后退两步,此时王兆靖脸上浮现微笑,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呼喊的韵脚太乱,终究不如进爷万岁这个简单响亮。”

    “你们这是约好的吗?”赵进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过去,王兆靖笑着摇头。

    接下来授予的是第二团的团旗,第一团的团旗则是提前交给了陈昇,因为他还兼任着第一团的团正。

    团旗的图案比旅旗要简单很多,就是传统的黑底红边,上面写着大大的赵字,在赵字左侧竖排黑字写明赵字营第一旅某团。

    在官军里,旗帜极为重要,分别各个营头,代表着战场上不同命令,甚至还有示威伪装的作用,所以旗帜众多,可在赵字营内,旗帜仅仅是个指挥的符号,因为队列严谨,所以各团各队不需要用旗帜来分别,本就已经站好,号施令主要是通过鼓声和唢呐声来传递,旗帜相对次要。

    第二团的团正上台来领取团旗,陈昇在前面鼓动过了,后面的人也不好做出太出格的举动,都是严守规矩,不敢有什么错漏。

    上台来领取第二团团旗的团正是庄刘,在这次的扩编改制明确之前,很多人都以为四个大队的大队正会被提拔为团正,却没想到第一旅四个团除第一团团正本就是陈昇兼任之外,第一团团副和其他三个团的团正团副都是由三个团和亲卫队的老资格连正们担任,这个虽然让人惊讶,却没有惊讶到那里去。

    那些老资格连正本就和鲁大、李五、张虎斌等人差不多资历,唯一的例外也就是那个李和而已。

    第二团的团正就是庄刘,他被提拔到这个位置,大家没有任何的惊讶,身为亲卫队第一连的连正,庄刘的资格足够了。

    “愿为进爷效死,至死忠心不变。”结果第二团团旗的时候,庄刘肃然对赵进说道。

    赵进笑着点点头,开口勉励说道:“好好做,不要辜负了这面旗帜,也不要辜负了咱们徐州。”

    庄刘肃然立正答应,赵进没有和他说太多,又是向着第三团和第四团的团正走去授旗,然后还要勉励下一同走上木台的三位团副,庄刘压着激动的心情,举着第二团的团旗走下木台,在走下台阶的时候他看了看第二团,也看到了其他几个团。

    就这么随便的扫视几眼,庄刘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这些都是兴龙社的成员,外人看不出什么,但庄刘却知道,这次组建第一旅,包括第一团在内,团正、团副、连正、连副许多都是兴龙社的成员,虽然这些兴龙社的成员的确有功劳,平时训练亲近,严守操典制度,战时指挥得当,奋勇争先,可这次的提拔升级,兴龙社成员明显被优先选择了。

    “这是进爷对咱们的信任,咱们千万不能辜负进爷!”大家得出这个结论之后,都是互相勉励。

    在知道这些之后,庄刘的心中一直是心潮澎湃,他想得很多,也下了决心,一定要好好做事,一定要确保自己手下的部众绝对忠于赵进,庄刘还隐约想到了一件事,除了自己的部众,也要确保其他营头绝对忠于赵进,不过这个思路下,他没敢太深入的去想,可看到下面那些兴龙社的成员,庄刘又是觉得,应该多把忠心赵进的家丁经营吸收进兴龙社。

    授旗仪式之后,赵进骑马检阅了第一旅各团各队,他穿着精工打造的铠甲,骑着优选的骏马,奔驰在队列之间,又是激起了一阵阵狂热的欢呼,再接下来,赵进当众宣布了几件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家丁们的犒赏。

    在赵字营内立下功劳的家丁,军功犒赏自然不必说,得到了不高的赏金,和一块实实在在的田地,这土地不需要缴纳税赋,有人代为耕种,若从家丁位置上退下来,土地依旧免除赋税,但要由自己耕种,这块田地会随着功劳和资历的增加而增加,除了立功的家丁,在赵字营内呆到一定年限,参加过历次战斗的家丁也得到了一份土地,这份土地只需要象征性的缴纳两成赋税,归家人耕种,如果在赵字营内呆的时间更久些,那么就可以免税,田地也可以和有功劳的家丁一样,有人代为耕种,直到最后成为自家的产业。

    团正、团副、连正、连副、队正、队副这些头目和从前的规矩一样,他们也被授予免税的田地,并且会随着他们职位、功劳和资历的增加而增加,这个一宣布,家丁们已经完全死心塌地了,给进爷拼命,不光能吃饱穿暖,家人体面,还能积攒下一份家业,免税的田地,那岂不是和那些有功名的秀才举人老爷们一样了。

    有田地的兴奋不已,没有田地的干劲十足,因为赵进宣布的这些并不苛刻,只要你用心努力就一定能够做到,至于说进爷会不会守约重诺,这个没有人担心,进爷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而且这些年东征西讨打下来的田地有多少,不是已经分下去一批了吗?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当第一旅进入山东境内的时候,尽管各个团还没有就位,可山东兖州府的局面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不管赵字营拿出这样大的力量是什么用意,可在山东兖州府没有人能抗衡这样的力量,稍微眼界宽一点的人更知道,莫说是兖州府,整个山东怕是要竭尽全力才能相抗。

    在这样的实力面前,谁还敢乱动,那些小心思谁还敢放到台面上来,眼下大家能做的都是竭力配合和讨好赵字营,看看能不能在徐州和赵字营的规则下得到什么好处,而不是不自量力的动什么心机,

    第一旅开始落位,各处田庄因为骚乱和逃散短少的人力缺口也渐渐被补上,那些逃亡到各处被收容隐藏起来的庄丁都被送了回来,在各处士绅豪强默许下活动的那些教门徒众也都被抓出来,都被补充到赵字营的田庄之中。

    “这一个旅的数目拿出来惊人骇目,可我们是分散在兖州府各个庄园,不在城池边上,距离官道也不近,不在要害要冲,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注意到,四千余人对于整个山东来说不起眼。”

    感谢“书友165o172222”朋友的刷屏打赏,感觉略微妙啊,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过几天咱们搞个活动?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