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又是失笑,没想到自己想太多了,这个礼物可不是坏事,洋人路易还有那两个被抓来的火器工匠,终究隔了一层,如果能有个汉人工匠那是最好。

    不过赵进也有疑虑,汉人工匠接触火器制造到底能懂行到什么地步,会不会和自家那个明出炮架炮车的师傅差不多?虽说也很可贵,但对自己需要的方向却帮助不大,赵进随即又反应过来另一件事,开口问道:“你说这个人姓朱?”

    这朱姓在大明可是国姓,不少都是宗室一流,这大明宗室和徐州可实在走不到一路去,徐厚生笑着点头说道:“姓朱,叫朱行书,还真是宗室出身,说是楚王那边的,不过年头久了,什么封爵也没有,也可以出城做活维生,大哥你放心,这人一提大明什么事情都是咬牙切齿的,恨到骨头里。”

    身为大明宗室这么痛恨大明,而且身为宗室居然去过南洋,通晓火器制造,这个朱行书实在是有趣,赵进也忍不住笑,徐厚生凑趣说道:“这个人的确有意思,姐夫你要见见吗?”

    “等事情忙完了再说,扩编改制马上就要开始,你先安顿好他们,不见面也不耽误他们钻研火器,我还是那句老话,花钱要俭省计划,不过在火器上,该花的就花。”赵进笑着说了句。

    在家过完八月中秋之后,赵进让父母都留在何家庄这里,看看孙女孙子,然后照顾下已经显出肚子的木淑兰,他这段时间要住在议事厅那边了,因为这扩编改制是第一等的大事,不能有什么错漏和耽搁,而且对于目前的赵字营来说,没有时间从容扩编改变,而是要在运作中把这些做完,而且不能搞出乱子,这实在是繁重的很。

    先要做的是家丁团升级为家丁旅,团正升为旅正,这个名目提出来之后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因为这旅也是用在军兵上的古字古词,让大家比较意外的是,这次升格并不是各团队一同进行,而是先从陈昇的第一团开始,陈昇这个家丁旅下面有四个团,旅正直辖第一团,第一团长矛家丁一千,火铳家丁四百,旗手三人,鼓手三人,号手两人,第二三四团,每个团长矛家丁八百,火铳家丁或弓手共一百,旗手、鼓手各二人、号手一人。

    装备上火铳、长矛、弓箭、火炮这个都是赵字营的制式,在铠甲上各个团有些区别,第一团所有人盔甲齐全,其余三个团做到每个团三个连全甲,头盔全员配备。

    然后配属第一旅有火炮一连,三磅炮六门,骑马家丁两个连共二百骑,这都归旅正直辖,在战斗时候指挥搭配,除此之外,另有两个团练大队负责辎重粮草,每个大队八个连八百人,配有车马,和当地云山行联动,为第一旅的后勤负责。

    第一旅有旅正、团正和团副,连正、连副,队正、队副,第一团只有团副,团正由旅正兼任,两个团练辎重大队平时归当地云山行统辖,战时归旅正指挥,这次第一团的扩编,除了第一团原有家丁之外,其余家丁都是由团练升任,常年在徐州、邳州、河南归德府、孔家庄值勤守备的团练,以及历次跟随出战的团练,这次都是优先升级。

    最优秀的团练连队会被打散,直接补入第一团的空缺,其余连队则是进行组合,成为二、三、四团,熟悉赵字营内情的人仔细些就会现规律,那就是组成新编各团的连队一定不会是长期共同行动和驻扎的队伍,毕竟除了山东田庄那边的护庄团练之外,原来各处的团练都是几百上千共同驻扎某处。

    新增三个家丁团的团正、团副、连正和队正都是由亲卫队以及三个团中表现优异、立有功勋的各级家丁担任,而连副和队副则是由原来团练连队的连正和队正降半级使用。

    在这一次的扩编中,马队和内卫之外,年龄过三十的家丁,还有年龄过二十六的团练都是不能继续担任家丁或者团练,而要转入巡丁的序列。

    第一旅第一团驻扎在济宁城东南的泗水河靠近运河的区域,距离济宁城四十里,距离兖州府府城滋阳六十里,第二团驻扎在巨野和郓城之间的某处庄园内,第三团在成武、定陶、巨野三县之间的某处,第四团则是在滕县和邹县之间的北沙河畔,两个辎重团练大队则是和第一团在一起,骑马家丁和炮连也和第一团同在一处营地。

    关于陈昇所在第一团升为第一旅的命令最先给出,整个徐州都为这件事开始忙碌起来,团练升为家丁是最简单的事情,被优选出来的各个连队去往指定的地点集合,然后有云山行运送过去装备和给养。

    连黄河上的蔡家船队,在这个时候都停了所有的船运生意,而是在渡口那边待命,运送编组完毕的第一旅各部过河北上。

    云山行派往各处的快马信使大量增加,在隅头镇那边的耿满仓开始无比忙碌,这么大的队伍去往山东,要准备足够的口粮和草料。

    除了云山行的各处物资调拨,赵字营主管各个方面的人都是忙碌非常,一道道命令送往各处,为新组建的第一旅准备营房和各项需求。

    不管如何忙碌,陈昇所在的第一团现在叫第一旅的防务责任依旧在,而且山东那边需要一支足够的力量过去镇守,所以这第一旅的组建过程并没有耽搁什么,需要的人员和物资不断的汇集而来,编组成各团各连,然后向北开拔。

    这编组、准备的过程本身已经惊人骇目了,这么几千家丁,要准备兵甲、粮草、营房,开拔去往山东需要车马和船只,需要沿途接应,如果是大明的官府和地方来操办这个事情,最快也要几个月,慢的一年也有可能,而且从上到下人人会伸手克扣,地方上会叫苦不迭,这新组建的兵马也会骚扰百姓,甚至犯下案子。

    可赵字营这个如此简易快捷,几乎是平地生成,命令出,半个月不到,队伍就已经集合完毕,现在已经过了黄河,据说前导马队已经进入山东了。

    如此强大的组织和动员,如此惊人的效率,稍微懂行的人都会被这个度震惊,如果再亲眼看到这第一旅的行进和气势,就更会被震撼,这根本不像是一支刚刚组成的营头,倒像已经征战几年甚至十年的强军。

    不过,能看出这些的只是少数,这年头文贵武贱、重文轻武,即便是在尚武的徐州,能看懂的也不多,看懂的往往都已经在赵字营中了。

    真正让大家震惊的是这道命令本身,这一个旅光家丁就近五千,加上辎重大队,就是近几千,而且这还是赵字营的家丁,不是官军那种充数的步卒,更不要说那六门火炮,两百骑马家丁,近千杆火铳,几百弓手,如果算上那铠甲的装备就更是惊人,差不多做到了一半全身铁甲。

    光是这纸面上的数字拿出来就已经惊人骇目了,官军那些总兵副将参将的,他们身边的亲卫亲兵有几个能穿全身铁甲,有马的还好说,没马的步战亲卫能有半身甲就要说主将大方了,这第一旅可是两千多家丁有这样的装备!

    陈昇手下直管近七千人,在大明军镇体系里,如果不是九边的边将,身为总兵手下也不过四千到六千上下,而且这些兵卒中大部分都是充数的,也拿着兵器,也能上阵杀人,可只能摆个阵势打个顺风仗,真正血战攻坚,都要靠主将以及各级将佐身边的亲卫亲兵,而徐州人都知道赵字营讲究的就是人人能战,那家丁可以披坚执锐、勇猛刚强,团练同样差不了多少,这陈昇不光部下兵马比大明的总兵要多,而且实力也是远远过。

    组建起这么大的集团,然后放到山东那边去,现在山东全省的兵力恐怕也就这个数目,而且还分散在各个府县要冲,赵字营想要干什么?难道这就要造反了?可如果要造反,也不该这么无声无息,整个徐州和他们控制的地盘都该被动员起来,而不是这样顺理成章,好像朝廷任免一名官员一样的简单。

    以往赵字营内有什么升职,和赵字营关系密切的人知道了,都会前往那家人恭贺,这一次陈昇升任旅正,这名号大家都是似懂非懂,可手下实力的膨胀就告诉大家这个擢升到底是什么程度,按说在徐州城内的陈家应该门庭若市,道贺送礼的人应该踏破了门槛,可实际上去得人很少,上门的人也被告知,老太爷去何家庄了,暂时不见客。

    陈昇马上要带队北上,父子马上就要分离,当爹的要过去看看这不奇怪,不过谁也没想到陈武唉声叹气了一路,见到陈昇之后,眼泪都流了下来,原本颇为粗豪畅快的陈武抓着陈昇的手说不出话来,就这么看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儿啊,咱们不跟着赵家走了,咱们去江南过太平日子好不好?”

    感谢“用户东方、用户风桦、用户寒夜、在北方、元亨利贞、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话说这是要把东南西北都凑齐了吗?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