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在这安静中,看着这徐州马队变换队形,却是将整个车队团团围住,然后在四边都有骑兵翻身下马,手持长矛在原地排队列阵,看到那整齐的队形,田家众人对这大车的阻挡也没有任何信心了,谁不知道徐州赵家的家丁步战离开,就这么直接冲过来,难道靠着几辆大车就能挡住吗?天大的笑话!

    田竹神色呆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的应对已经足够周全,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投入了这样的力量,如果是鲁东南的杆子,凑出这么些马队也不是不行,可真正能战的也就是二百多,而且只要不是疯子,马贼的当家就不舍得把这些能战的耗尽来,其余那几百都是壮声势抬东西的杂碎,这些人不堪一击,这也是田竹守住车队的信心所在,可田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徐州马队,居然一下子来了八百多骑,而且这八百多各个能战,而且还能下马步战,这车队已经没有丝毫守住的可能了。 ,

    正在这时候,一个人被从人群中推了出来,这人上身被捆住,身后的人毫不客气的推搡,直接把人推的跪在地上,看到这个人,田竹身子一晃,就要从居中的大车上摔下来,好在身边的人反应快,直接把人搀扶住,田竹此时的脸色煞白一片,嘴唇颤抖了半天没有说出话,到最后只是哑着嗓子说道:“大哥,大哥!”

    被推出来那人正是田龙,显见是在半路上被抓住了,田竹看到自己兄长之后,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也都是破灭无踪,如果兄弟两个都交待在这边,那么田家就要彻底覆灭了,几代人花心思的传承就要断绝了。

    “田竹,你不要管哥哥我,跟他们拼了,也别管你嫂子那边,能死在一块,咱们下面去团圆!”田龙在这个时候倒是有几分骨头,在那里吆喝喊道,押着他的人也不去阻止。

    能拼出一条活路,大家是愿意去拼的,毕竟那还有所得,可必死的时候,大家只想着求生,车队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接茬的,也没有什么人看着振奋,大家都是安静无比,只有几十人看向田竹,此时倒是安静,马匹偶尔嘶鸣,孩子在哭却被捂住嘴,女人自己也在哭,却拼命软着。

    “大哥,你这是读书读坏了脑子吗?”田竹哑着嗓子苦笑低声说道。

    正在这时候,围困车阵的赵字营马队簇拥着一个人走了出来,那人身上的铠甲和其他家丁的规制完全不同,在七十步之外,那人停住了马匹,在马上扬声说道:“我是赵进!”

    本就安静的场面又是死寂了几分,因为死寂安静,所以这几十步外的喊话大家听得很清楚,车队里的很多人都下意识的踮起脚尖,甚至有些人还想爬上大车来看,居然是那魔王,不,那天王赵进亲自来了,不过凡是露头探头的人都是动作僵住,不敢乱动,因为在那赵进身边有人张弓搭箭瞄着这边,如果有人想要偷袭,立刻就会被射杀。

    “能让我亲自赶过来动手,你们死的也不算冤。”赵进朗声说道,他说得轻描淡写,不过没有人觉得他夸张,经历的战斗多了,眼前这阵势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赵字营的家丁们动手,当真是摧枯拉朽的碾压,说砍瓜切菜都算夸奖这些沂州土棍。

    赵进这般说话,大车后面终于开始慌乱起来,可在这个时候,跪在地上那田龙突然吆喝道:“那几个锦衣卫番子也是你找人假扮的,是不是?我就说莫名其妙,怎么会有番子找上门来,这不和规矩!”

    几次三番的乱喊,终于让赵进心烦了,在他身边的马冲昊打了个手势,立刻有人上去把田龙的嘴堵住,还没等继续说话的时候,却听到在车队里面有人撕心裂肺的大喊说道:“进爷,小的要投降,小的愿意全家投降,愿意给进爷做牛做马,只求进爷饶小的们一命,求求进爷了!”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却是那站在马车上的田竹,外面围着的赵字营骑马家丁还好,车阵里面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田竹,连嘴里被塞着东西的田龙也拼命的直起身看过去,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场面你们也看到了,难道你们要打吗?难道你们要去送死找死吗?”田竹看着下面人的反应,在那边大吼说道,车阵内众人下意识的愤怒和鄙薄,在这理直气壮的质问声中烟消云散,这根本就没有办法打,一动手就是被血洗的局面,而且看这个局势,只怕所有报信的人都被拦住,连个报仇的人都没有,而且之所以还有勇气和战意,无非是因为田竹对下面人不错,大伙受恩义久了,现在连这位恩主都要投降,大伙还拿着刀干什么?

    田竹把自己的刀丢在地上,挥舞着双手喊道:“都把兵器丢地上去,快把这大车推开,咱们现在可不能脾气使性子,刀可在对方手里拿着呢,大家想要活命,都动作快点!”

    这安排倒也有道理,他这边一喊,下面众人愣怔之后都是连忙丢下兵器,本来不少人都拉不下脸面去投降服软,可既然主家都不要脸了,大家还跟着硬气什么,兵器都被丢在地上,又有人吆喝着去搬开了大车,在这个时候,田家车阵是彻底被破开,只要赵字营动手那就是个屠杀的局面,人人心中忐忑,一边按照田竹的吩咐做,一边盯着地上的兵器,准备拿起来动手拼命。

    “进爷讲究的是跪地不杀!大伙都快跪下!跪下!别在那边愣,想活命就跪下!”田竹又在那边大声吼道,连田家最铁杆的手下都在歪嘴了,可兵器都已经丢在地上,外面铁甲马队虎视眈眈,这也是个一不做二不休的过程,跪就跪吧,性命才是最要紧的。

    就在这时候,可能是因为气氛转换的太快,马车车厢内的孩童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这笑声让这场面更显得古怪微妙。

    从田家兄弟有功名,而且在本地维持着体面这件事下手,用亦真亦假的锦衣卫散布消息,逼得田家人去城外的田庄居住,然后用早就埋伏在沂州周围的骑兵围堵,就是准备一了百了,赵字营诸位都准备利刃饮血的时候,却遇到了这样的场面。

    赵字营杀心虽然重,可也不是心性扭曲的嗜血狂魔,既然对方要投降,自己也不用攻坚硬碰,避免死伤,那也不是什么坏事,或者对方这种投降的状态,趁势血洗了对方更加没有危险,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赵进的吩咐了,田家人是生是死,都在赵进一念之间。

    “进爷,您老这近千铁骑从徐州那边赶过来,一定耗费不少钱粮,小的愿意倾家荡产补偿,从前在兖州府西边犯过什么错,给进爷造成什么损失,小的倾家荡产,哪怕是做牛做马也要补上,进爷,一定要给小的一个改正的机会!”那田竹嚎叫着说道,边说边是碰碰磕头。

    他这个突然转变的态度让身边的人很不适应,甚至有人直接朝田竹吐了口吐沫,恶狠狠的骂道:“田家这么多年豪杰,怎么就生出你这个废物来。”

    而跪在赵进马前的那田龙更是愤怒若狂,几次都要挣扎着站起来却被身后的家丁牢牢按住,如果不是被堵住了嘴,只怕这个时候就要破口大骂了,田竹就在跪在车阵开口的地方,身边人的反应能感觉到,自己兄长的态度也清楚看到,不过他根本不予理睬,只在那里扯着嗓子说道:“进爷,我兄长是个举人,我们田家又和府城省城还有京城往来密切,也是在那边挂了名号的,进爷,要死了一个举人那可就要有大麻烦,哪怕不见了,也会有人追查,进爷现在在运河南边的庄子要休养生息,不能再动刀兵了,进爷,我们田家都已经愿意降了,怎么处置都凭进爷您一句话,就不要招惹这么多麻烦了!”

    赵进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个天气带着头盔还是有些闷热,本来他是森然相对,在这个时候却很有兴趣的听那田竹的嘶喊,听到这个说完,赵进扭头看向身边的马冲昊,马冲昊脸上也有些哭笑不得的笑容,看到赵进看过来,却是点头说道:“是个人才,知道什么时候该硬,什么时候该软,知道不逞英雄,知道审时度势,还能放得下架子和脸面,在这沂州地方算是不错了。”

    赵进点点头,吉香却是从另一边骑马兜了过来,他也不知道赵进和马冲昊在聊什么,只是笑着插言说道:“大哥,沂州这乡下地方倒是有人才,这车阵布置的有些意思,刚才小的们回信过来,这田家派出了六路求援的人和信使,这六路的安排也是很有章法。”

    感谢“元亨利贞、用户可乐、用户沉默证人、用户寒夜、用户四口十草、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