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方才土块碎石飞砸如雨,站在季思考边上的团练们不少人也被砸中,少不得脸上有淤青,还有人被砸出血来,在这个时候可不会有丝毫的手软,看着人群在前,手中长矛直接戳刺了上去。

    夏天人衣服穿得单薄,不少庄丁直接就是赤膊,血肉之躯怎么挡得住钢铁利刃,当即是鲜血飞溅,惨叫声声,这死伤没有让更多的人跪下,反倒是让庄丁们直接炸开了,闹事的时候彼此壮胆,觉得几千人无可阻挡,看到前面人被长矛穿透,带着鲜血的矛刃从背上突出,身上迸溅到温热的鲜血,听到同伴的惨叫,在这一刻,所有的狂躁和愤怒都烟消云散,有人想起了在闻香教大乱的时候,闻香教也这么驱使大伙上前,不去就是死,更多人什么都想不到,只是乱跑。

    拥挤在一起的几千人忽然炸开,外围的人倒还好说,里面的人只觉得大难临头,快跑出去才有活路,拼命的推挤身边同伴,有人就这么摔倒在地上,然后再也爬不起来,彼此践踏的死伤甚至还过外面的刺杀。

    “杀人啦!”“他们真敢动手!”“..还有没有王法..。”这样的呼喝此起彼伏的响起,不过全部被掩盖在哭喊乱叫之中,那一个连的团练也就是最开始杀了几十人,随即矛尖之间就碰不到什么人了,能跑的就是没命跑,不能跑的倒是听到了这“跪地不杀”的喊话,哄堂大散,烟尘甚至都扬起来,看起来也是壮观场面。

    季思考那些人面对不远处的马队,却不住的回头张望,本来满脸从容赴死的大义表情,可看到这样狗追兔子的局面,大家也都是放松了下来,有人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帮失心疯的混货,活该!”也有人讲“还是家丁团练靠得住,这伙读书人平时看着体面,没用啊!”

    听着同伴们的言语,季思考心里却在叫苦,这么一闹,恐怕今年农活和收成要大受影响,死了这么多人肯定也不会有嘉奖的,不知道事后云山行总店那边怎么处置自己,越想越是难受,这扩编改制临近,大伙都不想着被落下,可自己这一摊出了这样的事,肯定要有麻烦了。

    刚想到这里,却听到马蹄声响,和身后同伴的惊叫:“骑马的上来了!”季思考整个人身子大颤了下,直接拔出了刀,当年他在骆马湖东岸田庄里面学的,是用竹枪和长矛拒马,可这把刀却很难,想想这十几骑在聚众闹事的时候就远远过来看,一定是里应外合,看着压不住就要动手了。

    “兄弟们,进爷会给咱们报仇的,顶住这一波,团练兄弟就转身了!”季思考颤抖着举刀大喊道,身后参差不齐的应和,很多人的声音都在颤,甚至有人还带着哭腔。

    就在这咬牙切齿,从容面对的时候,却看到那十几骑没有朝着这边从来,而是直接分成两路向溃散的庄丁们兜过去,季思考完全糊涂了,难道不是敌军,不是针对自己的,他缓缓放下刀,转头看过去,现这冲过去的十几骑都是拿着鞭子,就在马上乱抽乱打,随着他们这么兜住,不断有庄丁跪下,秩序越来越稳定,现在庄丁那边已经跑散了,也不会有彼此拥挤践踏,团练们已经分成了十个小队,排成一个大横队缓缓向前推进。

    季思考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湿透,在这个时候,突然忍不住流下眼泪,都跪下就好说,只要不逃散,有人干活,自己这个庄子就还能维持的住,不至于满盘皆输,就在这时候,又听到马蹄声响,不远处只有一骑没有跟着兜过去,只是缓缓打马靠近过来。

    马上这人是个精干汉子,四十出头年纪,一看就知道是富贵武夫,举手投足自有一种威势在,不过离近了看到这人的装束打扮,季思考却有些紧张,因为赵字营和徐州内没有这样的人,即便是进爷和几位爷都是朴实样子,难道是官军,季思考又是警惕起来,他身后那些人也都是安静,正在这时候,马上那人却从怀里掏出一块东西丢过来,正落在季思考脚下。

    一看到这块东西,季思考就放松了不少,这是大队正的铁牌,他没有行礼,而是先捡起了铁牌,对于这些出来做事的庄头,所有大队正以上的身份铁牌,都给他们看过拓片,而且要求牢牢记住,看到这铁牌上的纹样数字,季思考立刻明白,这是内卫队大队正马冲昊来了。想想那股富贵矜持的气派,季思考更是毫无疑心,连忙上前见礼,可话还没说出口,只觉得眼泪不住的向下流,季思考觉得不好意思,拼命擦拭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马冲昊翻身下马,拍了下那季思考的肩膀,然后对后面完全放松下来的一干管事账房说道:“帮着团练平乱去,让他们都跪下,然后分队回住处,盯紧点,现在还是容易出乱子的时候。”

    看到季思考拜见行礼之后,那边紧张忐忑的众人也都是放松下来,听到这话连忙转身去忙碌了,别看大伙是第一次面对这个事,可该怎么应对却早有预案,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处置,等人都散了,马冲昊拍了拍还在擦眼泪的季思考,开口说道:“你做的很不好。”

    这话倒是让季思考情绪收束了些,双眼通红的看着马冲昊,满脸全是委屈神色,心想这么凶险的场面,我怎么还做得很不好,马冲昊脸上有笑容,却是见不到什么责怪的表情,又是说道:“你一开始就该动手去杀,他们听你话的时候,辛苦干活的时候,你可以当他们是人,他们被人煽动起来的时候,你当他们是畜生,动手不要有丝毫的迟疑,如果一开始就杀,死几个人其他人全都镇住了,还能抓住煽动的,现在要抓就麻烦了,要不是我带着人来,那些领头闹事的人早就跑了。”

    马冲昊这话让季思考有些接受不了,不过他还是听出了几句要紧的话:“有外人在挑头闹事?”

    “你以为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这些人刚从尸山血海恶鬼地狱里爬出来,咱们给他们安定饱饭,谁想着闹,还不是有人在那里挑唆。”马冲昊笑着说道。

    看季思考的表情有些黯然,马冲昊却是笑着拍拍对方,赞许的说道:“你没什么可灰心丧气的,你从前干什么的,这事你是第一次遇到,能处置成这样,已经算有勇有谋了,以后有前途,进爷不会亏待你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呢!”

    话说到这里,季思考才变得有些高兴起来,这时候,却看到罗佑又是跑了回来,原来的长衫已经换成了短打扮,而且还背着个包袱,回来一看场面,立刻指着季思考大骂说道:“进爷的慈悲名声都被你这样的混货给坏了,这么一来,咱们徐州还怎么在山东做事,等回了徐州,我要告你,让你..”

    这次话又说了半截,马冲昊不耐烦的拿起了刀鞘,那罗佑根本来不及闪躲,就被这刀鞘重重的砍在脖颈处,直接口吐白沫瘫倒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马冲昊笑着问道:“我猜下,这个人是读书人出身吧?”

    “大队正怎么知道的?他以前的确是徐州读书人出身,不怎么瞧得起我们。”季思考惊讶的问道。

    马冲昊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不算你这边,济宁周围一共有七个庄子起了动荡,四个庄子直接杀人压了下去,有一个庄子哄堂大散,还有一个庄子的管事和团练有了死伤,另一个却是靠着附近的土豪帮忙才压下来,哄堂大散那个的庄头就是个山东的秀才,不敢动手,居然想要找官府主持公道,有死伤的那个是因为两个童生出身的管事拦着不让镇压,说对这些流民有亏欠,最后那个倒是见机的快,开始因为迟疑,团练被冲散了,他倒是知道去附近的豪强那边借兵,硬是杀了回来,这坏事的都是读书人啊!”

    季思考看向休克在那边的罗佑,突然觉得,这罗佑的表现也合乎情理,这时听着马冲昊冷笑感慨说道:“读书就想走功名路,也不看自己能不能考上,这些酸子,说是看书明事理,实际上却是糊涂,看不到今后的富贵,却盯着够不着的乱想。”

    闹的时候声势惊人,可平息之后也是简单无比,庄子里面的管事账房之类的,都是拿着棍棒走在人群中,看着不顺眼的就劈头盖脸乱打,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庄丁们此刻依旧人多势众,却只是捂着头哭号求饶。

    “你们脑子坏了,你们想想当年被邪教骗的时候,还不是让你们在前面送死,那时候的什么仙国有吗?你们想想你的家破人亡是谁闹的,想想从前过得是什么日子?今天吃饱穿暖居然还不知道感恩,被人带着胡闹,你们自己想想!”庄子里的管事众人,每个人都是这么吼叫呐喊。

    今天三更,为新盟主“漫长的路”加更!

    双倍月票下午三点就要结束,大伙手里有月票的抓紧投吧,不然就没了双倍的效力

    感谢“phy11is。queen、戚三问、吴六狼、漫长的路、鬼叔的鬼书、风中龙王、随心自我o”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