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件事的确有些不对,对进爷的名声不好,还是好好谈谈,把本来是他们的田地还给他们,进爷那样的仁义心肠,肯定也会愿意的..。 ”季思考突然听到身边有人说这个话,他猛地转身,说这话的人却是庄内一个管事,徐州童生出身的罗佑,这罗佑三十多岁年纪,一直没有考中秀才,家里揭不开锅,这才去云山寺的田庄内做了账房,后来就被赵字营收归属下,懂得识字算账的人很难得,这位又是徐州子弟,向来被看成是可以信任的,不过这罗佑平日里总喜欢讲什么书经大义,什么事都喜欢抬杠,其他人并不是太喜欢他。

    季思考双眼全是血丝,愤怒若狂的瞪向罗佑,怒吼骂道:“你被驴踢了吗?你到底替谁说话?”

    “我是替进爷说话,进爷因为仁义慈悲才收留这么多人,现在既然这些人说这地是他们的,那就该把地还回去,进爷家大业大,不会在乎这个,他肯定更在乎自己的名声,你..”罗佑摇头晃脑滔滔不绝,话才还没说完,就被季思考重重一个耳光抽在脸上,直接打翻在地,嘴角都沁出血丝,半边脸已经红肿起来。

    那罗佑捂着脸又惊又怒,指着季思考怒声说道:“你个山东侉子,居然敢打我,我是徐州出身你知道不知道?今天你坏了进爷名声,进爷肯定要收拾你..”

    话又说了半截,被季思考窝心一脚直接踹成了个弯腰的虾米,捂着肚子满地打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季思考刚转身,却慌忙躲闪,闪过迎面飞来的土块,那土块却是砸中身后一个人,痛叫一声,对面的几千庄丁看到这边内讧,又是向前靠近,还有人捡起了地上的土块丢出来。

    “你们算个是个毛毬的良民,好好种地,你们怎么有脸说出这话来,老子就在山东长大,你没有功名,你不是地主,你怎么就能好好种地,你打出来的粮食自给能吃到多少,我们赵字营不来,你们一个个连糠菜都不吃饱,生了孩子都养不活,现在让你们每天吃饱饭了,你们倒痴心妄想了,你们做梦,这田地就是进爷的,你们老老实实回去,今天老子不和你们计较!”季思考好似疯狂,指着前面的人怒吼说道,他现在已经不是官话,而是一口山东方言,他这些话又是把庄丁们压的安静了些。

    山东地方上的百姓本就苦的很,太平好年景勉强维生,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就要逃荒,等有了辽饷的时候,就是从穷到富,一的垮掉流亡,什么好好种地,什么本分良民,根本没办法吃饱的,被闻香教裹挟出生入死,被赵字营俘虏了反倒过上稳当日子,尽管粗粝的高粱杂粮饭菜,可毕竟能吃饱了。

    这底细一被人揭穿,气势上顿时弱了,这庄头季思考平时一口官话,没想到却是山东本地人,知根知底,不过气势稍弱,马上就有人怒吼着说道:“别听他胡说八道,这田地是朝廷官府要给咱们的,咱们能吃饱,是因为官府给了赈济,这些都被徐州侉子截下来了,大伙是拿自己的东西回来,咱们自己种地,种出来的粮食全都是自己的,何苦这么做牛做马,一年什么都剩不下。”

    人群又被这话鼓动的狂躁起来,季思考瞪大了眼睛,想要在人群里找出喊话的这个,可人那么多,人人乱喊,那里能看得出来,就在这时候,听到有人大喊道:“乡亲们,咱们把这些骑在头上喝血的徐州侉子赶回去,他们不敢在官府眼皮底下杀人伤人,赶他们走,地就是我们自己的了!”

    被这话煽动,人群一步步的向前靠近,丢过来的土块石头越多起来,团练们都上都带着竹编窄檐斗笠,低低头能挡住不少,可季思考身后的那些管事账房都是痛叫连连,急忙闪避,那罗佑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嘴里还不住的说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心难违,进爷本就是要救济百姓,不想看到这一步。”

    “张连正,带着你的人把他们压回去!”季思考根本不理会罗佑的言语,只是对身边一名汉子吼道,那汉子看看距离还有三十多步的庄丁,神情也有些许紧张,开口说道:“压回去不难,恐怕要死人的,别忘了,上面有交待,让咱们不能随意杀伤杀害。”

    “出了人命我担着,有什么罪过,我担着,老张,我季思考说话反悔过没有!”季思考大吼说道,张连正嘿嘿笑了,开口说道:“有你这句话,那我没话了,只求一件事,要是那边十几骑冲过来,你得提醒一声,我好领着队伍转身。”

    季思考转头看了看依旧在那边不动的十几骑,闷声说道:“我站在你们身后,他要是冲过来,先踩死了我!”

    “那倒不用,才十几骑,只要咱们兄弟列阵站定了,不怕他们,眼前这乱子也不是什么事,你等着就好!”那张连正被季思考也是说得豪气大,脸上的紧张渐渐没了。

    “弟兄们,二十五,四,横队,列阵!”张连正大吼说道,团练们迅的展开队形,变成了一个宽阔的横队,看着团练队形变化,对面正在向前的庄丁们一下子脚步慢了。

    季思考则是转过身,他吼的嗓子都有些哑了,依旧大声说道:“兄弟们,进爷派咱们来山东,是为了给他老人家看好这庄子,现在这庄子就要乱了,咱们对不起进爷,咱们这条命都是进爷救的,愿意在这边跟着还给进爷吗?”

    在他身后的那些管事账房之类的人里,年纪大的面露迟疑,那罗佑一指季思考,破口大骂说道:“今日这乱子就是你这等莽夫搞出来的,我这就回徐州告你一状。”

    说完之后,这罗佑头也不回的飞奔而去,偏生他为了摆谱穿的长袍不方便,两次踩到下摆上,直接扑倒在地,狼狈无比,所有人看着他的表情都充满了鄙夷,也有人神色游移,却没有拿定主意,一个年轻人突然喊道:“这条命就是进爷给的,现在还了!”

    “俺妹妹嫁了个好人家,俺没牵挂了!”又是一个人站了出来。

    “老子就是看不惯这些忘恩负义的杂碎,忘了进爷的救命之恩吗?我也来!”一名年纪略大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大步走到季思考身边。

    “怕个鸟毛,咱们就算交待在这里,也有进爷给报仇!”又有一人颤着声音说道,迈步朝着季思考那边走去,或许因为惊吓还是什么的,被什么东西绊了下,直接跪在地上,尴尬的起身凑了过去。

    越来越多的人站在季思考身边,季思考呼吸平稳下来,他看着一个年纪最小的管事说道:“你淌这么多眼泪做什么,你都站过来了!”

    “我怕,我想我爹!”

    “那你回去就好!”

    “不回去,我不能对不起进爷,我爹说我们一家子的命都是进爷给的。”

    “弟兄们,要是那马队冲上来,咱们就挡住他们,给团练兄弟转身的工夫,明白吗?我站在最前面!”季思考闷声说道,然后大步走上前,把自己的佩刀抽出来,其他人出来的时候手里最多拿着个棍棒,就站在季思考身后并排站立,看着不远处的十几骑,人人脸上有惶恐神色,不过没有人乱动。

    “季庄头,你别说得那么丧气,看俺老张的就是,弟兄们,平矛!”那张连正大吼说道,团练们呼喝一声,将手中的长矛齐齐放平向前,这整齐划一的动作把对面群情汹涌的庄丁们吓得停住了脚步,前面停住,后面却还在向前走,彼此推挤开始混乱起来。

    “乡亲们,他们摆个架子吓人的,没看到有什么事他们只敢动鞭子和棍子吗?他们也怕杀人,也怕官府追究!上去夺了他们的长矛,杀了他们,官府也会说咱们见义勇为,打垮了这些徐州侉子,田地都是咱们自己的!”鼓动吼叫此起彼伏,对于这些庄丁来说,能有“自己的田地”可是莫大的诱惑,队伍又开始向前涌动。

    “吓人?弟兄们,向前,齐喊跪地不杀,不跪的,格杀勿论!”张连正狞笑一声,怒吼又是下令,团练们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庄丁队伍里不断喊着“不要怕,他们不敢”,可庄丁队伍却越来越骚乱,面前那寒光闪闪的矛尖不断逼近,怎么看都不像不敢,这时候却突然有人疯一样的大喊:“这不对,闻香教抓咱们的时候,也说只要冲上去就好,这不对..”这话喊了半截却没了动静,只看着那队伍越来越乱,有人转身向四处逃散,还有人拼命的转身回头。

    “跪地不杀!”团练们齐声喊着,大步向前推去。

    乱挤乱跑,人声嘈杂,又有几个人能反应过来跪下,而且人见到这利刃逼近,第一反应只是躲,却没人能想到跪

    别人不求都是月票如雨,我这边撒泼打滚办活动还有人冷嘲热讽,真是呵呵呵啊,对私聊我的那几位,我每天两更六千字什么都不是吗?看来要关闭这个临时会话,太闹心了

    感谢“元亨利贞、用户寒夜、xizai”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