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小弟会继续安排人进去,王自洋这边一举一动都在掌握,翻不出咱们手心。”刘勇跟着说道。

    “河南、山西和草原上,和咱们应该不止现在这些生意,王自洋这人本事有限,还是要咱们的人过去帮忙,这才能把生意做大。”赵进又是说道。

    说完这个之后,赵进向着刘勇一伸手,似笑非笑的说道:“清江浦送来的七日报早晚要给我看,你还想瞒住什么吗?”

    刘勇有些尴尬的苦笑,拿出那铁盒中的第一张,摇头说道:“不是想要瞒,而是想着什么时候给大哥看更合适一点。”

    七日报是清江浦七日内生的大事,关于官府、漕运、盐商以及货物的价格,或者有什么出奇古怪,再有就是家丁、巡丁、团练以及依附于赵字营的各股势力的动向,这是由内卫队直传直达,但兴龙社和云山行也有类似的密函呈报,并不只是一家之言。

    这第一张纸上写的东西很简单,说是吉香到清江浦之后,当地豪商士绅纷纷过来巴结,吉香没有收取钱财,不过承北号李子游送的一个妙龄美女却被收下,其他人看出吉香的嗜好,现在吉香的房里已经有四个女人伺候了。

    七日报上所讲,说吉香所收的女人都是和赵字营亲近的豪商所送,其他人也有投其所好的,不过都被拒绝,吉香夜里回去的虽然早,可白日里的操练,夜晚的巡视也没有耽误。

    “荒唐!”赵进冷笑了声,直接把信纸甩在了地上,脸色已经很难看。

    刘勇起身捡起那信纸,斟酌着语句缓缓说道:“五哥也知道分寸,没有耽误正事。”

    “笑话,要是你想买通什么人,碰到吉香这样子的你是觉得难还是容易?”赵进反问一句,刘勇立刻无言。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信让他回来,带过去多少人,带回来多少人。”赵进闷声说道,刘勇连忙答应,心里却叹了口气。

    赵字营核心阶层,谁都知道吉香想要出去独当一面,可经过这桩事之后,只怕赵进不会放他出去了,赵进神色有些阴沉,不过没有失态作,在那里沉默了会,却对刘勇开口说道:“大昇有老婆了,石头也要成亲了,他在骆马湖东岸那边,有个流民出身的女人在房里伺候,冰峰家里给他送了个自小伺候的丫鬟过去,吉香在这何家庄里就有相好,在清江浦那边也不闲着,你和雷子是怎么回事?我说过几次,咱们赵字营的日子还久,大事还在后面做,还没到你们鞠躬尽瘁的时候,别这么辛苦自己,咱们差不多的年纪,你和雷子的白头都不少了!”

    那边刘勇愕然,心想本来说得是吉香,怎么又扯到我这边了,无奈苦笑着说道:“大哥,小弟和雷子那边千头万绪的,那里顾得上这个,再说了,我和雷子这边凶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折了,别耽误了人家。 ”

    “笑话,你看上谁家姑娘,是谁家的福气,什么叫耽误。”赵进不屑的说了句。

    刘勇脸上的苦笑更甚,这时候王兆靖却从外面进来,进屋之后说道:“谢明弦下面的人先安排到云山寺那边审问,确定放心之后,就分散到徐州各处庄园做工,谢明弦这边,我打算安排到云山行这边,可以就近监视,这人又是个有本事的,以后可以用上。”

    “安排他去王自洋那一路,内卫和云山行都安排人盯着,若能做事不会亏待了,若是有什么别的心思,直接处置掉。”赵进简短下令。

    有人转移话题,刘勇却松了口气,赵进却指着王兆靖说道:“他们读书人成亲成家都晚,你不一样,你知道吗?”

    刘勇脸上苦笑更浓,只是开口说道:“大哥,三哥,山东那些地方杂事开始多了,各处庄园还好,可各处州县衙门却很麻烦,因为孔府那边派出人过来争,他们不敢下去,就去官府那边纠缠,咱们又有些田庄地契没太来得及,衙门里面的人也顶不住,难免会被孔府的人指使着做事。”

    “寸土不让,咱们洗不了曲阜,可杀几个人还是简单,山东地方衙门里的人也是,教训几个不长眼的,免得以为咱们不管了。”赵进森然说道,刘勇连忙答应,

    那边王兆靖却神色郑重的说道:“大哥,鲁藩那边是天下人厌憎,可衍圣公孔府那边可是圣裔传承,若是动了他们,那真就是和天下士子为敌了,也就是和天下为敌了。”

    “圣人传承?这圣人传承就是有人留在金国做北宗,有人去南宋做南宗,好像在蒙元时候他孔家也是尊奉,还好意思谈什么圣人传承,要是让孔老夫子知道了,只怕要气得活过来。”赵进不屑的笑道。

    衍圣公孔府自从被历朝历代开始封赏尊奉,他就只是一个见风使舵为求自家富贵不论大义的顶级豪绅,宋时的女真金国,后来的蒙元,严格意义上都是所谓外族,孔府理应玉石俱焚,或者追随赵宋朝廷至死方休,但孔府只是见风使舵,谁有天下就尊奉谁,管他什么汉家外族,正统异端,这样的传承,实在谈不得什么大义。

    “大哥说得不错,这孔府已经被富贵浸染腐朽了,孔府兼并田地,压榨百姓,,并不比鲁藩差分毫,公府内种种骇人听闻之事,也不比其他家少上多少,可他家就是一杆旗,全天下的读书人头上的一杆旗,读圣贤书自然就要尊奉孔子,这孔府也是这孔子的化身,大哥若是洗了这孔府,那就等于和天下间的读书人不死不休,在天下士人看来,大哥把他们当成敌国,双方无有交集,若这样做,那就是赵字营的大祸!”王兆靖铿锵有力的说道。

    王兆靖和赵进说话一直很有分寸,而且会因为赵进的强势退步,难得有这般激烈的时候,刘勇在一旁看得有些着急,却不知道如何相劝,赵进却在那边笑着摆摆手:“我知道的,只是和你们讲讲,我会对那边慎重。”

    这话让王兆靖和刘勇都松了口气,不过赵进又是补充了句:“不过咱们依旧寸步不让!”

    “这师家庄已经是无主之地了,你们知道不知道?”在山东济宁运河边上的师家庄,两队人正在对峙,人少的那一方部分穿着体面,却都是仆役下人的装扮,簇拥着一位骑马的中年人,外围还有一干官差打扮的青壮,而人多的那边都是穿着粗布衣服,很多人看起来还面有菜色,站在他们前面的人穿着虽然平常,可却都是青壮,气色也是太平人家的状态。

    “什么无主之地,这是赵家的庄子,是我们老爷的产业!”面对质问,人多一方毫不怯场。

    一名青衣小帽仆役打扮的年轻人满脸怒色,举着一张文书高声说道:“什么赵家,什么老爷,官府已经把这庄子划归我们孔府了,这大印你看到没有,这可是官府王法的凭证,你们不怕王法,你们是要造反吗?”

    他这质问一出,身后众人都跟着鼓噪,骑马那位中年人则是在淡然观察,这“王法”“造反”两个词吆喝起来之后,对面那些面有菜色的人都有畏缩,而在前面的人则无动于衷,甚至有几个壮实汉子脸上还露出了不屑神色,而自己这边,这两个词吆喝出来,官差脸上居然也有忐忑。

    中年人随即把目光投在对方,为争执几个人一看就不是强横人物,甚至有几个看着好似读书人生意人的出身,在这样的争执里居然也是镇定从容。

    说话的那名年轻仆役怒不可遏,以往做这等事情,把衍圣公府抬出来,把官府王法抬出来,这些站着无主荒地的苦哈哈们早就怕了,如果再用官差拿着朴刀铁尺一威逼,早就吓得跪地求饶,甚至还能白得些做事的长工苦力,占到便宜,哪有对面这样的硬顶硬抗。

    “你们这些穷汉真是胆大包天,看你们的样子,也都不是本份庄户,这一定是邪教余孽,作乱之后逃到那边来的,你们别以为在这边能藏住,官府眼里也揉不得沙子,再不识好歹,直接锁拿到衙门去,重刑伺候!”

    这番威胁的话说出,本以为能吓住对面的人,却没想到人多那一方直接看向官差,连带着孔府这帮人也看过去,却现那伙拿着锁链兵器的官差满脸为难,为的两个捕头则是捂着嘴大声咳嗽,其他人只在那里畏缩着干笑,而人多那一方脸上都是冷笑。

    官差居然不动?孔府这些人都有点愣,不过现在已经架起下不来了,一名仆役上前一步,怒吼说道:“你们这些反贼余孽,再在这里强顶,小心大军来到,把你们一个个杀头!”

    这话喊出来,对面的人神色都变了,孔府这方还以为把对面吓住,却没想到为那个好似读书人出身的上前一步,直接把那盖了印的官府文书劈手夺过,拿在手里看也不看,直接撕成两半丢在地上,然后指着孔府那些人说道:“我再说一次,这是我们赵老爷的庄子,不管是官差还是官军过来,这都是我们赵老爷的庄子,不要不知死活,现在给我滚!”

    保底第二更,加更第三更在下午,看起来,今天应该能有第四更了,大家加油,我也加油!

    感谢“吴六狼、元亨利贞、暮鸣、用户寒夜”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