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边已经开始把闻铁军一队押送出去,王兆靖和刘勇会留下来安排这些降人,赵进刚要拨马离开的时候,谢明弦膝行上前两步,开口禀报说道:“进爷,闻香教祸乱山东,搜刮的金银珠宝都藏在几处,小的知晓,愿意将藏宝处献给进爷。 ”

    他这话声音不小,那边闻铁军听见,不顾一条腿行动不便,死命挣扎着就要站起,可嘴里已经被堵住了破布,想要动作又是被刀背矛柄狠狠打了几下,直接打翻在地上,那双眼睛好像要喷火一样看着谢明弦。

    “藏宝?告诉王总管就好。”赵进笑着说了句,对这个不怎么在意,不过想了想又是转身说道:“从你们身上搜出来了几百两金子,这个会还给你们,徐州这边没那么多糟烂规矩。”

    听到赵进这么说,谢明弦慌忙又是跪地说道:“这些金子就算是见面礼,献给进爷。”

    “我要这个有何用?”赵进笑着说了句,随即沉吟着说道:“不过让你们身上带着太多银子也不好,这样,这些金子作为你们入股的银子,做一家山东的商行,你们每个人就在这里面吃分红就好,也是个可以传家立业的本钱。”

    他在这边如此说,谢明弦等人自然没有异议,心里怎么想的大家也能猜出来,无非是以为赵进找个别的由头将这些金子收了,对谢明弦他们来说,收了这金子,明显比不收更让他们高兴。

    赵进离开,刘勇和马冲昊骑马跟上,离开那庄园之后,赵进放慢了度,在马上说道:“那里面如果有东厂的探子,能不能查出来?”

    刘勇看向马冲昊,马冲昊沉吟一下回答说道:“只要有就能查出来,不太可能混过去。”

    看到刘勇和赵进带着质疑的眼神,马冲昊笑着解释说道:“老爷,勇爷,东厂的名头是不小,可那是借着几位大珰的名声唬人,能吓得住官,能吓得住守法百姓,别的也做不了什么,用得都是锦衣卫的番子,自找的都是些江湖市井的匪类,这些人能做什么?何况混进山东乱军之中,混到咱们这边,都是有大凶险的,东厂和锦衣卫里那些享受富贵太平的大爷们怎么会来,能安排过来的都是些杂鱼,而这些杂鱼身上肯定有信物和暗记,如果没了这些,不管事成如否,他们都可能会被当做乱贼直接杀了,所以只要扒光了一个个搜,肯定就能查出来底细。”

    这一套理论让赵进和刘勇感觉古怪,不过也说得通,刘勇点点头,苦笑着说道:“搜身能搜出兵器来,却未必搜出信物。”

    “老爷,勇爷,那闻香教的大乱开始的太猛,败亡的太快,想要安插人进去,还要安插到能过来的人,都没那么容易,更别说安插能做事的强手,搜身是一套,让他们互相指认是一套,属下就不信这里面有能躲过这两套的人,要是能躲过,那徐州这边又怎么会如此太平。”马冲昊说得信心满满。

    赵进摇头笑着说道:“你这一句句话都说得太满,如果不是知道你是何等人,我都快不放心了。”

    听到这话,让马冲昊禁不住大笑,刘勇也在摇头笑,刚才那番道理看似自夸,看似自信,实际上却是个比方,如果东厂和锦衣卫这么有行动力,那么,针对徐州的行动早就开始,在徐州内也早就有各种各样的眼线,肯定是处处不稳,而现在也就有几次刺杀而已,其他时候,没有任何异动,赵进和刘勇对徐州邳州从上到下的控制和监视还是颇为自信,从原来的官府差役,到下面的士绅家仆,百姓民壮,处处都是赵字营的眼线,在何家庄这样的要紧地方,内卫家丁和外围的江湖人士更是密布各处,稍有风吹草动都会被察觉,而赵字营去过京师的各路人马却有亲身经历,当街杀人,只要事先布置好了就可以逃出来,只要足够小心,就可以在城内城外带着兵器隐藏,京城有东厂、锦衣卫、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这样的法网密布,依旧这般模样,也能推想出这威名赫赫的东厂和锦衣卫隐藏卧底的本事怎样。

    更不要说有马冲昊这个曾做过锦衣卫指挥佥事的人物,他曾为锦衣卫掌权高官,又是那种有野心做实事的性子,对里外了解的更加通透,除了方才那些分析,当日京师费尽心机,在徐州安插下辛举人这个暗桩,趁夜动刺杀变乱,按照马冲昊的评价,这已经是东厂和锦衣卫百余年来最好的一次行动,而且多亏找到了辛举人这样的角色,不然也是不成。

    马冲昊前前后后描述一通,让赵进和刘勇不必担心来自东厂和锦衣卫的安插,可马冲昊也没有把话说尽:“不过也不能有丝毫的放松,这次朝廷在山东吃了大亏,很多事隐约又能猜到来由,又不能和咱们徐州动用大兵,这刺客死士的滋扰,恐怕还是免不了的。”

    “来多少,杀多少。”刘勇沉声说了句,赵进笑着点点头。

    赵进他们回到何家庄议事厅的时候,在外面翻身下马,却看到一个穿着富贵的中年人远远的就要跪下,边上有站岗的家丁说道:“他已经等了一个时辰。”

    “大哥,他也只是一时糊涂,再说了,他在咱们手上也翻不起来。”刘勇低声说道。

    赵进冲那边打了个手势,那中年人看到后一愣,下跪的势头来不及改,直接趴在了地上,随即慌不迭的爬起,伸手拍拍长衫下摆,小步跑了过来,赵进笑着回答说道:“他自己吓唬自己,要真把他当外人,他现在还有什么生意能做?命都没了?”

    他们直接进了议事厅的书房,没有等那中年人,他们落座,茶水端上之后,外面一名家仆模样的人先把一个铁盒送到了刘勇手上,刘勇先把这巴掌大小的铁盒验看了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个木匣,开口说道:“清江浦那边的七日报。”

    木匣里面装着钥匙,刘勇拿出一把开了铁盒,外面却有人通报:“王自洋求见。”

    “让他进来就好。”赵进随意说了声,牛金宝则是走到门口,将诚惶诚恐的王自洋拦下搜身,那边刘勇从铁盒里拿出几张纸,在那里浏览起来,看了第一页脸色就变了变,然后看向赵进。

    赵进瞥了他一眼,却没有问询,而是直接对王自洋说道:“等了那么久,你肯定累了,坐下说话就好。”

    搜身完毕之后,王自洋已经跪在了地上,听到赵进这么说,身子抖了下,随即眼泪不住的向下流,边擦边谢恩,然后才起身坐下去。

    “你来做什么?”赵进问了这么一句,这句带着些不客气的话让王自洋直接又是站了起来,赵进不耐烦的伸手压压示意他坐下,然后又是说道:“你是来求我恢复你烧酒的专营?还是要你垄断这边的牲口生意?这几个月你少赚了多少?可还是在赚是不是?你的家产还在是不是?那你急什么?”

    赵进连问了几个问题,王自洋坐在那里张口结舌,也不知道是赵进说到了他没想到的,还是没想到赵进会和他说这些,末了只能结结巴巴的说道:“进爷..进爷,小的不该猪油蒙了心..。”

    “不是猪油蒙了心,是你没有赌赢,赌赢了不就富可敌国了吗?”赵进笑着说道,王自洋被说得满身不自在,就好像屁股下面的有钉子一样,身子扭来扭去。

    赵进在这时候收了笑容,指着王自洋说道:“你自以为家是靠着敢赌,既然赌中了我赵字营,赌中了烧酒,所以就想赌更大的是不是?赌的时候一定还在想,老子当年就是个赶马贩卖的牲口贩子,这几年都是赚的,大不了赔回去,是不是?”

    王自洋起身要跪,可看到赵进不耐烦的表情,又不敢跪,站在那里尴尬无比,看了看边上神色淡然不动的刘勇,末了只是换上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声说道:“进爷说得没错,小的当时贪心不足。”

    “你糊涂!你以为你能贩运烧酒家靠的是谁,你靠的是我,没有徐州的刀枪给你撑腰,你家又算什么,早就被河南和山西的豪强夺了,不说远处,你在归德府被人把牲口全扣下,没有赵字营给你出头,你是什么下场?”赵进的语气一下子严厉起来。

    不过这训斥还没有结束:“你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又是酒,又是牲口,河南山西都给你面子,草原上你也是号人物,以为财是自己本事了,你想过没有,徐州被官军夺了,这些酒坊是谁的,他们又会让谁贩酒去草原上,凭什么要和你分润,你脑袋上有什么,你身后有什么,一刀宰了你,你家产女人全是别人的,你还以为能占到便宜?脑子糊涂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能财?”

    距离加更还有五十票,投吧投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双倍,不管了

    月底,还有两天不到就是五月,大家手里的月票都砸给大明武夫,咱们好好冲一冲!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