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谁是谢明弦?”那边谢明弦抬起了手,“谁是闻铁军”,闻铁军一愣,这次投降是谢明弦主持牵头,他是到现在才自成一队,怎么就叫出他的名字来,可在这个时候也不能做什么,他只是抬起了手臂。 ,

    赵进笑着两边看看,然后开口说道:“谢明弦上前几步。”

    那边给谢明弦让开一条路,谢明弦连忙上前几步,到赵进面前就是拜下磕头,口中只说道:“无能败军谢明弦,求进爷大恩大德,收留我等,我等愿为进爷赴汤蹈火,宁死不辞!”

    他说这句话之后,后面所有人,包括闻铁军那一队,都是跟着跪下,赵进在马上点点头,没有接这句话,只是开口说道:“你不是有话要说吗?起来去说吧!”

    谢明弦一愣,看到赵进点头,他这边才又是磕头为礼,站起身来,庄子这边却早有准备,立刻给他搬过来一张方桌摆在投降队伍之前,谢明弦爬上了那方桌,两边箭塔上的弓手立刻盯了过来,谢明弦却没有朝向赵进,而是深吸了口气转身说道:“闻铁军,你本来是想投官军的,是不是?”

    谁也没想到他问出这么一句话来,那闻铁军一愣,随即暴跳咆哮,立刻被家丁的利刃逼住,后退两步,只在那边喊道:“姓谢的,你别在这里诬陷好人,我这一路跟你来,怎么成了要去投官军,进爷明察,小的就是仰慕徐州,想过来为进爷效力,进爷,这姓谢的是那徐鸿儒的死忠铁杆,他过来投降,没准是要谋害进爷,想要祸害这大好徐州。”

    跟随赵进来的人有人知道今天的安排,可也有人觉得纳闷奇怪,看到赵进脸上的微笑之后,才没有出声喝止。

    那边谢明弦没有急着争辩,而是等闻铁军暴跳如雷的喊完之后,才又是说道:“本来你要打开城门,可却被沈智抢了先,官军冲进来,连投降没办法了,你只能跟我一起走?是不是?”

    “我谢某人手上沾满了血,可却没有滥杀屠杀过,我让兄弟们吃饱穿暖,也约束着兄弟们不要跟着去放纵胡来,徐鸿儒亲信和徐鸿举手下做得那些事情,已经不是人而是畜生了,变成这样,也就不是人了,就算年景太平,也是个只喜欢杀人的疯子,这样的人咱们在辽镇难道见得少了?”

    听着谢明弦的述说,他自己那一队都是心有戚戚的状态,而温铁军那边,或是不屑一顾,或是忐忑不安。

    “可你闻铁军却领着大伙朝这条死路上走,从大乱到起事,你做了多少孽,手上沾了多少血,祸害了多少人,你自己是个畜生,你就不怕大伙跟你一起遭报应吗?”谢明弦说得义正言辞。

    可下面的那闻铁军却是跳着脚大骂:“谢明弦你在这里装什么慈悲心肠,你在上面话下令,兄弟们在下面动手,你是没有沾血,你敢说这么多杀孽和你没关系吗?”

    “和我有关系,我也是罪孽深重,可我也是身不由己,不这么做,大家哪有活路,我只能管着大伙尽量少做杀孽!”谢明弦丝毫没有怯场。

    赵进一干人骑在马上观看,分割降兵的家丁还有周围箭塔望楼上的弓手都是如临大敌,不过赵字营这边却觉得有些无聊了,你们自家因果,在这里纠缠不休,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还要让我们来跟你做事。

    “闻铁军,你和你下面人在城里带出来多少金子,怎么到了这边,一共才被搜出来几百两银子,你都藏在那庄子外面的井里是不是?”谢明弦说话不停。

    一讲到这个,闻铁军的脸色就变了,谢明弦这时候脸上没有义愤,只剩下冷笑,他又是说道:“官军骑兵几次来那个庄子,面子上看着是糊弄过去,第一次来是路过,第二次,第三次是和你沟通消息,是不是?”

    站在那边的闻铁军下意识就想要向前冲,上前两步,险些撞到赵字营家丁的刀刃矛尖上,急忙收住,在那里破口大骂说道:“谢明弦你个杂碎,你在那里诬赖好人,你凭什么这么说?”

    他这里乱喊,谢明弦也不回应,只是面露冷笑,而赵字营过来的人神情都是肃然,就在这时候,闻铁军突然反应过来,先是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挤出几颗眼泪,哭着恳求说道:“进爷,大老爷,都是这谢明弦诬赖小的,不过是小的在邹县抢到金银没有分给他,还有个小娘自己用了,他记恨到今天,小的也是辛苦跟着不够来,指望进爷给条活路走,怎么会和官军联系,小的是反贼,和官军那是你死我活啊!”

    “沈智去那边得了个守备的位置,给你是个千总,你嫌弃这位置太低,那边给你开了条件,只要抓住我,找到徐鸿儒的藏宝之处,就也给你个守备,是不是?”被谢明弦这么一说,闻铁军后退了步,楞在那边。

    谢明弦把声音又抬高了些,指着喝道:“你听说咱们要去投徐州赵进,官军那边又给你开出了条件是不是,说是只要你在徐州立下大功,都司和游击的位置也能给你,是不是?”

    闻铁军脸色已经青了,却不管正在说的谢明弦,转头怒喝说道:“那个没良心的杂种说出去的,老子对你们不薄,你们就..”

    他这般狰狞咆哮,身后的一干手下都神色变幻,不少人都是低头,都不敢面对凶恶无比的闻铁军,有两个人更是忍受不住,转身就要向外跑,闻铁军伸手就要过去抓,才动作,身后就有人用朴刀刀背猛砸了下来,将人直接打翻在地上。

    “还说不要你在徐州杀什么,只要传递消息,打听徐州的底细,到时候里应外合,那就是大功,到时候魏公公都要关照,是不是?”谢明弦又是说道。

    闻铁军身后那一队已经开始骚动起来,可他们已经被紧紧围住,外面是朴刀短矛,头顶是弓箭火器,稍有乱动就是死路一条,更不敢逃出去,倒是那两个向外跑的得到了示意,跑到了谢明弦那一队里。

    “咱们兄弟还真是不值钱,居然才用个游击来换,败在咱们手里的总兵副将的也好几个了。”赵进笑着调侃一句,身边伙伴都是跟着哄笑。

    赵进又是转向刘勇说道:“小勇,咱们时刻不能大意,朝廷和官府看着被吓住了,兵马不会派过来,可暗地里的动作却不会断,这就是个例子。”

    刘勇点点头,马冲昊跟着说道:“老爷,这次的勾当恐怕是东厂在主持,锦衣卫那边不会掺和,也做不成这样的大事。”

    “魏公公直管着东厂,想必用起来方便。”赵进笑着点评一句,又是对谢明弦说道:“这投名状我要了,现在你把那边你想要活的人挑出来。”

    谢明弦在那方桌上转过身,就在桌子上磕了头,然后开始大声点名,被他点到名字的人都是向外走,闻铁军那一队的骚动越来越大,有几个人想要去夺家丁的兵器,却被毫不留情的砍翻刺杀,血流满地。

    “咱们跟他们拼了!”有人扯着嗓子大喊,可喊出一句,就被望楼上的弓箭直接射杀,而且还中了不止一根。

    “乖乖听从安排,拷问之后还有活命的机会,若是乱动,那就全部杀光!”一名连正一刀戳翻了个,也不抹脸上血迹,就在那里大声喊道。

    手无寸铁的几百人,面对披甲持刃的几百家丁,还有弓手支援,哪里有什么抵抗之力,何况是自以为隐秘的布置被当场揭穿,心慌意乱,就更不用提了,何况赵字营的家丁根本不手软,转眼间就是近百条人命没了,地上全是尸体,连谢明弦这边的人都看得脸色白,心惊胆战。

    但这一通杀伐之后,局势立刻就平静了,那闻铁军刚才还想动作,直接被短矛戳穿了大腿,躺在地上惨嚎打滚,已经起不来了。

    在这个时候,局面才被完全控制住,凡是被谢明弦喊到名字的都是离开队伍,可让人意外的是,谢明弦所喊的人名并不光是闻铁军身后那一队,还有他自己那一队的,当他喊到的时候,连他那一队的人都很是意外,不过随即愤怒,将人拳打脚踢一顿推搡出来。

    刚才还是互相叫骂,突然间就成了这个样子,血流满地,从谢明弦那一队被推挤出来的人,一出来之后,不管不顾的就要跑,可这么跑只是找死,再后面出来的,就是跪在地上求饶了。

    “彼此都安插了探子,不过那谢明弦知道闻铁军安排了探子在这边,却故意留着,反倒是那闻铁军是个自作聪明的货色。”刘勇开口说道。

    “这谢明弦到底号称是徐鸿儒的智囊谋主,这闻香教左右军师倒是有趣,一个投了咱们,一个投了官军。”赵进笑着说道。

    兄弟们,这是7oo票加更,不过月票先别急着投,双倍月票还没开始,具体什么时候开始,大家看我明天更新章节末尾的通知,别浪费了啊,起点那边的兄弟们,你们可以开始了!

    感谢”用户寒夜、戚三问“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和月票,感谢你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