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限时抢购 2o15夏季新款韩版拼接男t恤短袖丝光棉正品德国宝马男装休闲t恤衫!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薄隐性透明连裤袜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展,逛淘宝就从这里进,go!!!

    马冲昊还不急着回去,和赵字营内的骨干相比,马冲昊有个谁也比不上的优势,他身在高位多年,对管理下属,组织架构上,都有丰富的经验,即便他那一套和赵字营用的不是一回事,可还是能提出很多建议。 ,

    扩编改制既然已经宣布,那就要尽快完成,现在赵字营的核心层面除了自家的差事之外,每日里都为这个议论不休,同时快马传递,让分驻在各处的人随时了解,随时表自己的建议,甚至赵字营和云山行的主力和骨干们也被告知,这次扩编改制,他们可以说出自己的建议,好的会有厚赏,不对的也不会惩罚,这些建议都有当地的文书汇总后,再由快马送到这边来。

    每日里,王兆靖和几十名学过吏务的学丁查看信笺,分门别类之后再汇总到赵进这边,众多建议汇集,众人议论,赵进参详决断,赵字营将来的轮廓架构就这么逐渐的成形。

    徐州五大学堂和工场之类的筹建运转,都是给出规矩之后就开始进行,本以为在这段时间内,关于赵字营的扩编改制会成为最主要的事务,却没想到见马冲昊那天的下午,从邳州那边送来了急信。

    急信上说,有漕运上的人物找到了孙家商行那边,说是山东闻香教有残余想向赵字营投降,希望能够接纳,眼下孙家商行也大多是云山行的人经营运转,知道这个消息后也没当什么事,直接回答,在骆马湖隅头镇这边下船,自然会安排人过去接纳。

    不过传信的漕运人物却不敢怠慢,说这差不多有八百人上下,都是舞刀弄枪的精壮汉子,出手也很大方,搞不好就是闻香教内的顶尖人物,一听八百这个数目,孙家商行的管事就慌了,隅头镇这边一共才四个连的团练在,把能用的都用上,立刻能拿出来的也才六百人。

    这管事也怕这漕运上的人物故弄玄虚,先派人去码头那边看看,结果去查看的人回来后脸色煞白,说那船上的人凶神恶煞,只怕不次于咱们团练,这让商行的人更加紧张,直接就把那通风报信的漕运人物扣下询问,那位也是苦着脸,说本来贪图钱财捎人上船逃命,谁能想到是一帮这样的人,自己不来报信,船上的兄弟就要没命,那船也要被烧了。

    孙家商行和云山行这边立刻朝着各处布急信,然后让那漕运上的人回去说,如果真想投降,就等在船上不要动,不然那就一拍两散,粮食给养岸上可以供应,四个连的团练,连同几家商行的护卫,还有附近土豪士绅的团练都被集合起来,去码头那边盯着,而十几艘漕船上的“闻香教残余”也是戒备森严,手持刀剑在船上随时准备战斗,这样的架势更是吓人,大伙都听过山东平乱的传闻,说那流民流贼几千几万的数目,被赵字营几百人赶着满战场乱跑,可眼前这些,明显不是那种。

    李和率领的第二大队赶到隅头镇的时候,第二团的马队也派了过来,在宿迁的两百团练比他们早到一天,有这样的力量压着,自然不怕船上的闻香教参与掀起风浪,而且石满强也派人送来了消息,只要真心投降,缴械之后就是接纳,送到徐州那边处置,现在赵字营对这些残余的态度都很宽宏,只要没做过什么血案,没有太大的民愤,都是安排到流民田庄那边做活,多一个人,也是多一分实惠。

    看到赵字营家丁马队近两千来到码头上,然后码头上的其他大船远远离开,在周围围起了个大的圈子,在船上的“闻香教残余”也不敢再有别的心思了,上岸肯定打不过,想从水路走的话,其他船只可不是吃素的,只能乖乖投降。

    一共七百四十三人,每个人手里都有朴刀或者短矛,腰间还有短刀,居然还有十几个人穿着轻甲,这样的装备让李和眼皮直跳,这可是闻香教内最上层那些力量才有的,然后为的一个人看起来像是个书生,自称是闻香教护教尊者谢明弦,这名字也算得上鼎鼎大名,那是闻香教教主徐鸿儒的左军师,号称是第一谋主的,他也是在官府通缉名单上的重犯,不过都传说他为徐鸿儒尽忠殉城了,谁能想到过了半个多月,居然来到赵字营控制的地盘。

    这样的人物和力量,已经过了李和能做主的范畴,哪怕是第二团的石满强也不行,大家一合计,让他们交出兵器之后,搜身捆绑,然后大队押送到徐州这边来,好在搜身捆绑的时候,谢明弦和闻香教部众都很顺从,没有什么抵抗,这才大家松了口气。

    当然,知道谢明弦的也不过是李和等几个人,其余都无从知晓,不然太容易引麻烦,尽管这七百余人很顺从,可邳州这边不敢有丝毫的含糊大意,第三大队全队出动,成家动用了所有能战的青壮,然后姜家也派人进入邳州接应,自骆马湖那边出时开始,快马就先到赵进这边送信。

    关于这投降的几百人,送到徐州这边来交由赵进处置,倒不是说要推卸责任,而是这些人送到徐州来最稳妥,消息不会乱传,也有压制和看管的力量。

    “真是有趣,我还以为闻香教上下都是狂热忠心的人物,却没想到最上面那一层还跑出来这么多。”赵进并不把这个当成什么大事,收到信后,当着大家的面调侃几句。

    “大哥,除了李和的禀报书信,这谢某人也有一封信送过来。”王兆靖提醒了句,然后又笑着对走过来的牛金宝说道:“信是他说,我们的人记录,不会做什么手脚。”

    下的马冲昊看到这一幕,却是赞许的点头,书信上也可以下毒做手脚,赵字营居然能提防到这一层,算得上是缜密了。

    谢明弦的信也很短,赵进看完之后笑意更浓,忍不住开口说道:“这封信更是有趣,在第一团附近地方安排一一处庄园,这谢某人和他带来的人安置在那边,我要去见见。”

    王兆靖连忙答应,不过大家都有些奇怪,当日在济宁城抓了徐鸿举,赵进都懒得去看一眼,这谢明弦比那徐鸿举还差一层,赵进怎么就想见了?

    谢明弦率领的这些人冲出官军包围后,就一路不停的来到运河边上,闻香教流民作乱的时候,洗掠四方,运河边上这些富裕村寨自然也不能幸免,不过谢明弦却用自家的权力护下了一家庄子,让这庄子全庄都是信教,并且还给他们安排了头衔。

    有这教众身份和香主的头衔,闻香教各路乱军也就不会去滋扰攻打,当然,闻香教大部分的乱军也想不到运河边居然还有一座完好的庄子,最初做这个安排的时候,谢明弦是想给自己和徐鸿儒留一条退路,当在邹县城内看到了徐鸿儒“登基称帝”后的表现,这退路就只是留给自己了。

    在逃亡途中只能心狠手辣,这么一路向西的跑过去,如果有心收拢,聚起几千上万的人马很是简单,可谢明弦却命令属下只管杀过去,哪怕是有想要投奔的,也是格杀勿论,结果这么一路到达目的,也就是这么七百多人。

    当日施恩留了这个庄子下来,不代表这庄子就感恩戴德,当时闻香教乱军肆虐鲁南,谁也不敢说个不字,任是恨意滔天表面上也得感激涕零,不过,官军打开邹县城池太突然,这庄子一时间还没有得到消息,谢明弦没有露面,只是拍小队人手穿着齐整衣服过去叫开了庄子,然后出其不意控制住庄门,大队人马冲了进去,这下子,这庄子即便有什么心思也用不出了。

    闻香教乱军自郓城起事,席卷鲁南,又打破了富庶的济宁和邹县,洗掠运河两岸,手中金银当真积存了不少,谢明弦也是下了大本钱,直接给这庄子里留下了百两黄金,而且约束部众,一边严加看守庄内人丁,一边不许祸害庄内百姓,闻铁军本来还想找几个年轻女人快活,却被谢明弦严令禁止,险些闹出火并的事情来。

    运河上的船只已经开始通航,谢明弦让部众和庄客一起出去,以收货捎货的名义控制漕船,控制住之后就拿出足够的银钱,然后威逼对方听命,凑了足够的船只之后,谢明弦将他所在那个庄子的所有人都是蒙上眼睛关押在宅院里,说是出去做事,天黑后回来,如果谁敢拿下蒙眼布,回来后格杀勿论。

    庄子内的人不傻,天黑前应该就有人摘下蒙眼布,或许还会有人出去报信,闻铁军和他的亲信一直吆喝着将这个庄子彻底洗掉,不过却被谢明弦制止,他不想再造杀孽了,也不敢沾太多血,就这么在船上向南走了一天一夜,如果对方报官那么官军马队早该追上来了,可沿岸却很安静

    每月交稿日之后,身体周期性的疲惫,今天就一更了,为明日的加更养精蓄锐!

    感谢”用户沉默证人、用户寒夜、123、戚三问、元亨利贞、用户回眸红尘、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