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如惠一边记录一边答应,等赵进这边说完,他修改几笔后,却是笑着感慨说道:“属下小时候,家父一直想让属下接掌云山寺,一直教授属下管理云山寺内外大小事务,教授如何体察人心,如何安插亲信,当时还说,这一套东西放在功名路上也足可以做个能员了,后来这方丈和监寺没有做上,官也没有当上,却没想到这时候用上了。”

    他说得轻松,话里却有不少的感慨唏嘘,众人都是笑,王兆靖开口对赵进说道:“大哥,光是农垦、贸易、匠造这几个名字,未免显得不够郑重,可否像营内的团、连、队这种,设置职司。”

    “农垦厅、商贸厅、匠造厅,主管者为厅正。”赵进早有预案。

    大家都是点头,如惠笑着说道:“从前名不正言顺,现在也是堂堂厅正了!”

    “这是大略的想法,如何实施,各个厅下面如何设置架构,还要咱们大家一起参详出来,周先生你回到清江浦之后,咱们可以通过书信来讨论,不要吝惜快马传递。”听到赵进的话,周学智连忙答应下来。

    说到这里,周学智却又是说道:“老爷,属下来之前受了那承北号李子游的嘱托,说请老爷收留他们李家几个子弟入赵字营,那都是将门出身的精锐,一定能帮上忙。”

    这说得就是李森兄弟几个了,赵进直接说道:“让他们先去武馆,把咱们赵字营的规矩学会再说。”

    看到周学智脸上有些为难神色,赵进笑着说道:“他们几个也立了功劳,又有这次随军的资历,起点肯定要比普通的学丁高,在咱们这学堂里也是有考试的,如果真有本事,学得快,考得好,很快就可以出来成为家丁,如果学不出考不出,这样的人我们还用什么?”

    “老爷这般说,属下也可以对那李子游有些交待,倒不是属下和那李子游有什么勾连,而是这承北号和建州女真的联系开始多了,能打听到不少消息。 ”周学智还是谨慎的解释了句。

    赵字营核心层面都知道赵进对建州女真消息的看重,听到周学智这么说,赵进点点头,示意会做出相应的安排。

    这一场会谈散去,除了陈宏只顾着自己的金库,他要急着回去盘算账目,这一次赵字营北上山东,缴获了大量的金银,同时又有巨量的花销,进出汇总过来,他这边的活计很是繁重,而王兆靖、如惠和周学智三人,都是满腹心事的样子,这次详谈,他们要想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关于徐厚生的安排,赵进早就和徐珍珍商议过,这个倒不用单独来说,而且在这几个厅里,还有一个洋务海贸相关的,如果余致远能一直跟着赵字营向前走,这个位置就是他的。

    按照每日惯例,赵进去营盘那边督导队伍训练,看着天色将黑,在马队的护送下回返家中,这次带队的是马队的分队正巴音,临到赵进私宅门前,巴音忍不住说道:“老爷,王自洋一直在找小的们,托小的们递话给进爷,王自洋很想求见进爷。”

    巴音他们这些蒙古出身的家丁,有部分是王自洋当年的护卫和伙计,还有部分是王自洋从草原上买回来的奴隶,彼此间还有香火情分,说完这句,巴音先解释说道:“马队检查马匹,给马匹诊治的人,一直是王自洋那边的兽医,这才能递话过来,不是小的们私下做事。”

    赵进的亲卫和外人尽量隔绝,这也是避免被人买通,所以巴音要解释一句,赵进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让他明日去云山行那边见我。”

    听到赵进这么说,巴音愣了愣,随即喜笑颜开,连忙作揖谢过,赵进拍了拍他的肩膀,进了院子,巴音和兽医见面的事情,内卫队安插的眼线早就报到了赵进这边,兴龙社的人也向赵进呈报一份,在随身护卫的亲卫队和马队内,兴龙社的成员不少。

    赵进对见王自洋是公事公办的态度,不过对于马队干将巴音这边,这是给他的体面。

    一进屋子,是两个保姆还有孟子琪、梅香带着赵凤、赵龙来迎接,女儿和儿子看到父亲回来,都是笑嘻嘻的扑上,赵进从山东回来的时候还有些担心,都说这经历大战,尸山血海,这血迹硝烟的味道会惊吓孩子,不管怎么洗澡,一抱孩子就哭之类的,结果回来之后才现是谣言,小孩子那里觉察出这个。

    逗了几下孩子,赵进却有些纳闷,夫君回返,妻子却不见迎接,徐珍珍和木淑兰那里去了,他看了孟子琪和梅香一眼,两个女孩都不敢出声,这两个女孩,一个是徐珍珍的管事丫鬟,一个是赵进母亲何翠花安排过来的,算是下人的领班头目,可这个身份,主母的话怎么敢乱说。

    好在这尴尬没有持续太久,徐珍珍和木淑兰一前一后走了出来,徐珍珍脸上有憔悴神色,木淑兰则是皱眉沉思,看到赵进后,再看看自家丫鬟和孟子琪递过来的眼神,徐珍珍自然明白生了什么事,只是揉揉额头说道:“现在徐家那边几件大事同时开始,又要扩建火器工场,又要打造农具,还要抽掉铁匠学徒去往各个农庄,徐家子弟也要跟着过去,二叔和厚生那边忙不过来,全得妾身帮忙操持。”

    赵进无奈的摇摇头,说是帮忙操持,实际上就是主持,徐家偌大家族,想要做成这些事就要调动全部的资源,而能调动这些,也能让方方面面听从的,只有徐珍珍一人,这件事说是为徐家忙,实际上还是为赵进再忙,想到这里,赵进叹了口气,只说道:“别太辛苦了自己。”

    “忙完这些,徐家真正骨干的力量都会被集中起来,让厚生那边来管着,二叔管着原来的那些煤铁行业,到时候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夫君想要伸手却总觉得隔上一层,尽可以运转由心,那时就是夫君和厚生来管,妾身就能清闲了。”徐珍珍笑着回答。

    将打造兵甲火器以及赵字营所需各种钢铁器物的工匠骨干抽调,建立直属于赵字营的制造力量,而不是现在这般由赵字营安排徐家来做,这样效率和产量都会高很多,省了很多环节和扯皮,这件事是徐厚生提起,赵进点头,徐珍珍大力推动的。

    孩子们和徐珍珍、木淑兰在一起的时间多,还是亲近她们两个,立刻凑了过去,徐珍珍在那里笑着抱起,木淑兰的眉头倒是一直皱着,等坐在饭桌上之后,孟子琪刚要上前询问是不是上菜,木淑兰突然开口说道:“进..夫君,让她们先都下去吧?”

    赵进一愣,徐珍珍也抱着孩子看过来,看到木淑兰满脸郑重,赵进挥了挥手,站在一边的梅香还好,孟子琪却有点委屈,不过还是施礼之后都退了出去,屋中无关人等离开之后,木淑兰有些焦躁的开口说道:“夫君,在滦州的王好贤不见了。”

    提到这个名字,赵进愣怔了下才反应过来,这是所谓闻香教正宗本代教主,是闻香教创始教主王森的嫡子,名义上是可以号令天下闻香教教众的人物。

    送去京师千刀万剐的徐鸿儒也是号称教主,却只能控制山东这边的教众,运河上、北直隶、南直隶还有河南等地的闻香教众则是名义上尊奉王好贤为尊,当然,徐鸿儒只有山东,却能号令山东,王好贤说是天下为尊,可号令却未必能出滦州所在的永平府。

    “这样的人不见也就不见了。”赵进无谓的说道,这种被富贵养废的人物实在不值得在意,赵进甚至在想,木淑兰这么焦躁是不是因为身体不太对。

    “夫君,王好贤是个公子哥,可他身边却有些精干角色,这些精干人物平时留在滦州侍奉王好贤,可一旦下到地方上去,立刻就能做起很大局面,当年徐鸿儒就是这样,妾身害怕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徐鸿儒,更怕他们现在去山东,把被夫君你打散的局面收拾起来。”木淑兰越说越快。

    “王家养着不少死士,又喜欢用刺客杀人,妾身就怕他们占住了山东的局面,会针对夫君你这边,我..我本来想着等一切平息,再请夫君派人去滦州那边盯着,却没想到王家没有和从前那样去朝中活动,而是直接不见了..”木淑兰有些急了。

    赵进看了看徐珍珍,徐珍珍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只是在那里逗弄孩子,赵进苦笑了声,木淑兰所说的事情他只是觉得古怪,按说有王家这样的潜伏敌人,理应事先就安排盯住,不该事到临头再做紧张,而且王家那种一直做不成什么事情的势力,在眼下这个局势又能做什么?

    不过自家女人的焦躁紧张,总不好视而不见,赵进耐着性子询问了几句,却大概理解了木淑兰的思路

    感谢“戚三问”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