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王兆靖和周学智都在缓缓点头,赞成如惠的说法,赵进则是摇摇头闷声说道:“大义名分,我们现在正在这个门槛上,相比于只是吃粮卖命,守卫乡土的团练乡勇,我们太大了,相比于靠着大义名分,天下王法的官军,我们又太小了,在这之间,就必须要厚恩厚利笼络人心,如果再上一层楼,反而不用考虑这个。 ”

    屋中略微安静,这“再上一层楼”的前景,尽管每个人都想过,可明说提起,大家还是觉得震撼。

    “大哥,当日里给连正队正们封赏,给云山行的掌柜管事们分红,也不是给所有人好处,却稳住了主干们的心思,让其他人看到了盼头,这次也可以用这样的法子..”王兆靖开口说道。

    只是话没说完,赵进拍了下桌子,露出颇为激赏的表情,点头说道:“刚才想左了,本就有现成的法子,你说得对,你继续讲。”

    王兆靖脸上浮现笑容说道:“给那些年头久,有功劳的家丁封赏,给那些出战次数多的团练们土地,让大伙知道大哥你不会亏待做得好的,有本事的,把大家的干劲激起来,一年一次或者几次,这么分散开出钱出田,咱们赵字营承受得起。”

    无非是循序渐进的法子,拿出部分好处,却可以激励整个集体,大家都是点头,赵进开口说道:“还要和大昇他们几个商议,定下后就开始做。”

    一直在边上没有出声的周学智这时开口说道:“老爷也不必为封赏愁,这种棉织布一旦开始,金山银海滚滚而来,花多少钱都不在话下。”

    说完之后,众人都是笑起来,都是轻松的笑,想到赵字营赚钱的本事,想到现在工商两处的进项,大家突然就觉得轻松了,辛苦一年种田能得到多少,而这烧酒和商贸又赚了多少,再想想即将生财的海贸和棉布,实在不用操心。

    “今晚或者明早,把今天聊的东西整理成文书给我。”赵进开口说道,王兆靖和如惠都是点头。

    就在这时候,却听到外面家丁禀报说道:“陈二公子来了。”

    在徐州地面上,能被称为“陈二公子”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陈昇的弟弟陈宏,十七虚岁的年纪,却已经是赵进金库的总管,赵字营势力范围所有农工商的金银进出,全是由他掌管,只不过何家庄这边不方便设置金库,金库却是在云龙山上的云山寺内,在那边有三个连队的家丁和三个连队的团练轮换,而且徐州城内的力量也有随时过去支援的义务,陈宏带着一批可靠的账房在那里核算监督金银入库出库,每月会来何家庄这边报一次账目,陈家兄弟的父亲经常感叹,说自己养儿子和没养一样,大儿子整日里练兵,二儿子在寺里当假和尚,就没有在身边孝顺的,不过老人每次说这个的时候,都是满脸自豪。

    陈宏的到来让屋中几人都有些意外,赵进笑着说道:“是我安排二宏来的,外面都说咱们赵字营有文有武,现在文这一块的核心人物聚齐了!”

    听赵进这么讲,王兆靖、如惠、周学智和陈宏四人反应各有不同,陈宏先是给每个人行礼问候,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笑着说道:“小弟就喜欢算账记账,和文没什么关系。”

    相比于陈宏这么直率的反应,王兆靖三人则是微妙许多,他们三人对视一眼,又都是微微低头,赵字营的大概架构已经形成,军事那边自然有陈昇他们几人,而且位次分明,可文事这块却相对模糊,按照位次是王兆靖在上,可实际上他没有统管如惠和周学智的权力,而且他们彼此间所管事务也有交叉,甚至刘勇和雷财负责的内卫也和他们有交集。

    赵字营扩编改制在即,而且赵进也提到了要明晰架构,大家各自都有不同的想法和目的,也或明或暗的和赵进表达过,听赵进话里的意思,今天就有可能来谈这件事了,不然也不会把四人召集到一起来,平日里这四人很难凑到一处。

    如惠只是端起茶碗喝茶,王兆靖瞥了眼陈宏,又看了看如惠和周学智,最后看如惠的时间略长,周学智则是有些紧张,只是低头,陈宏却没注意这么多,只是盯着每人面前的记录好奇,不知道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赵进扫视众人,然后开口说道:“赵字营听名字都以为是团练乡勇的队伍,可咱们这赵字营除了家丁团练之外,还有大批的作坊、田庄还有商行,除了这领兵作战的武事,还有治民兴农贸易匠造各个方面的事务,没有家丁团练在前面厮杀战斗,也就没有咱们这些产业生,可没有这些农工商的人丁和出产,家丁团练穿不起铠甲,骑不得战马,甚至连饭都吃不饱,赵字营的农工商事务的重要,比起家丁团练来丝毫不差。”

    被赵进这么一说,众人都情不自禁的坐直了些,在赵字营势力范围内,大家都觉得家丁团练最为重要,甚至连云山行、田庄和作坊的人也都是这么想,毕竟家丁团练那是拿着性命去拼,大伙只不过正常做工做事,根本没办法比,今日里赵进的肯定,却让大伙的心气高涨起来。

    “这么重要的事务,现在却有几个弊端,一个是权责不清,很多事,你也能管,我也能管,二是交叉混杂,云山行、田庄、作坊不知道自己该经营什么,有几处是什么都做,自以为毫无遗漏,实际上却是没办法专精,我在山东的时候就在考虑此事,想要把这些事务,分为农垦、贸易、匠造三项,专人专管,再设一名总管,这总管并不是总理一切事务,而是在我身边上传下达,负责文书机要大小事宜,类似幕僚师爷的角色。”

    几个人全神贯注的听着,赵进说出一个位置,几个人或者彼此交流,或者沉思不语,大家尽管都是神色不动,可又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安排。

    赵进说完这些,又看了看众人,开口说道:“匠造这一块包括烧酒、织布、以及铁器,这一块我交给徐厚生来管,他毕竟对这个有专精,其他几个位置,我想问问你们自己的想法?”

    听到赵进这句话,王兆靖、如惠和周学智三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座位上站起,躬身说道:“请大哥老爷做主就是。”

    “应该是我来做主,可我还是想听听你们自己的想法,你们想想之后就说。”赵进说得很坦诚。

    众人又是看看,王兆靖却先开口说道:“大哥,二宏这边就没有安排吗?”

    “当然有安排,二宏执掌金库,云山行那通汇通兑的营生以后也要交给他来管,他会比这几个职务低半级,但直接归我统辖。”赵进回答说道,他早有安排了。

    王兆靖点点头,陈宏起身谢过,他倒是没什么情绪变化,因为给他的位置本就是正在做的,而且这个低半级但直接面对赵进的位置,也是目前的情况。

    说完这个之后,屋中却又是安静下来,如惠又要端起茶碗,若有所思的伸手,却差点碰翻了茶碗,这变故让如惠哑然失笑,看了眼周学智之后开口说道:“三爷先讲。”

    “对,对,三爷先讲。”周学智也反应过来,跟着说道。

    王兆靖攥了下拳头,神情严肃的开口说道:“大哥,小弟愿做这个总管,为大哥鞍前马后,操持文墨庶务。”

    赵进点点头,如惠则是有些意外,他本以为王兆靖不愿意做这个事务繁杂却没什么实权的总管,如惠已经准备去做这个了,王兆靖这么一说,屋子里刚才有些凝重纠缠的气氛顿时轻松不少,如惠和周学智对视一眼,周学智笑着抬手示意。

    “老爷,属下愿管农垦。”如惠郑重说道,周学智笑着站起说道:“那属下只有管贸易了。”

    “好,从你们这般表态我就知道,咱们赵字营没有不胜的道理。”赵进赞叹了一句,三人彼此谦让又各选所长,这个结果正是赵进想要的,可实际上,这三人每一项都可以管,每一项都有经验,赵字营摊子还没有变大的时候,自然没必要各司其职,其实真正开始专精起来,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

    赵进直接开始了正题:“不要从农垦和贸易这两件事的字面上去看,农垦这边要管着各处田庄,督导他们勤劳农事,要让他们兴修水利,要管着他们的婚丧嫁娶,要维持治安,要为贸易匠造和家丁团练提供人力,你就是官府,我要给你比官府还大的职权,现在咱们赵字营也算有一省之地的地盘,如惠你就好像那一省巡抚,下面各庄园的庄头就是那知州知县,他们要做的事情,我们都要做,而且还要做得更多更全更细。”

    感谢“用户寒夜,用户zhan、用户黑暗中的光明、元亨利贞、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