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山东总兵杨国栋的幕僚更是提出一计,说那个指认徐鸿儒的女人可以做文章,这等坚忍隐藏在敌营,最后指认罪魁祸的奇女子正可以让朝廷表彰,夸耀的越光彩,对山东局面就越有好处,可还没等去找那个女人谈的时候,军营中有消息传来,这个指认徐鸿儒的女子在住处上吊自尽了。 …,

    大家都能想明白,这女人之所以忍受糟践,就是为了报徐鸿儒的杀人灭门之仇,现在大仇得报,自然要守贞殉节,按照大儒们所讲,这个倒算得上真正的节烈女子,值得成书传颂的,不过这等情况已经对大局没什么干碍,自然不会有人理财了。

    罪魁祸徐鸿儒这么落网,其他人一下子就不重要了,在山东官方的纪录里,跟随徐鸿儒作乱的一应头目,徐鸿举、夏仲进、候五、沈智几人全都是或死或降,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有几个落网之鱼,也不那么重要,一切都是定局。

    在这样的情况下,俘虏卖的效率顿时变高了,徐州参将那一拨是最大的买家,也有人贩子看着便宜想要出个高价,不过出钱买了,走到半路就被官军直接杀人强夺,谁还敢自讨没趣,大批的俘虏被一路驱赶到运河边上,那边已经建好了庄园收容,在那里短暂整备之后,一路出向南。

    当知道邹县城破的消息之后,赵进率领亲卫队和第一团渡河回到了何家庄这边,留下第一和第四大队在沛县那边,现在还没有到彻底放松的时候,闻香教乱军消散,可现在还有三万官军在兖州府盘踞,这个不得不防。

    “以兖州府郓城县和府城滋阳县为北端,邹县滕县为东线,山东省界为西线,把这一片所有的土地全都买下来,没有人可以不卖!”赵进下达了这个命令。

    三分之一多的兖州府田地,而且还是最好最平整的田地,赵字营准备全部吞并下来,那些带着管事和团练北上的庄头,队伍里往往还有云山行的掌柜,他们带着银子跟随一同北上。

    渡过黄河之后,有一件事让赵进觉得高兴,虽然何家庄和徐州州城附近的田庄内,团练整训热火朝天,可在庄园之外,丝毫看不到什么大战的迹象,徐州子弟近万出去征战,可对地方上没有丝毫的影响,也没有人觉得担心,这正是这些年的展,还有多次胜利的自信导致。

    何家庄盐市和集市照常运转,清江浦大市那边也是一般热火,而且这几处大集市上大宗商货的价格随着战况的进行不断波动,快马信使传回来的胜利消息越多,价钱就越低,隅头镇骆马湖那边,还有清江浦那边,都有大批的漕船准备,就等着开航北上,赵进率领赵字营大队回到何家庄的时候,运河漕船已经开始紧张忙碌起来了。

    在何家庄这边,各路来客早就等待多时,有人从扬州来,有人从清江浦来,还有不少从江南那边来,大家目的都差不多,那就是想要看看济宁那边有什么商机,清江大市,徐州盐市集市这几个聚宝盆,不知道多少人后悔当初没有跟上,现在济宁这样的漕运枢纽,汇集财货之地也能被赵进影响到了,那么里面会不会有类似的机会。

    山东虽然是个穷苦纷乱的地方,可那边毕竟是一个省,再怎么穷苦,偌大一个省总有生意可做,总是能财。

    “大哥,鲁藩殉难的消息传到这边,还是有些人没有继续等待,而是飞快的走了。”王兆靖笑着说道,天底下没那么多的傻子,稍微放开胆子想想,很多事情都能猜测到。

    而在赵进家中又是另外一种景象,徐珍珍瞅空子对赵进说道:“不知夫君有没有注意到公公那边,从前夫君出征,公公婆婆那里总是操心的很,这次根本就没怎么问。”

    赵进却能很快想通这个道理,笑着说道:“我爹娘他们觉得管不了了,就干脆不管了。”

    说完这个,夫妻两个都在笑,徐珍珍又是说道:“公公婆婆那边太惯着大凤和小龙了,妾身一个人的时候还能管,爷爷奶奶一来就无法无天,想要教训还被拦着,妾身虽然说这个话不合适,可还是要讲,孩子不能太娇惯。”

    对这话,赵进很是赞同:“不能娇惯,娇惯坏了,这么大一摊子谁来做,将来都要他们管的,你不方便说,我去找爹娘讲。”

    尽管女儿和儿子都很小,可在这个时候,已经要考虑很多事了,十年二十年之后都要想到,赵进对这个的确很郑重。

    离开这么久,家里不光是祖父母娇惯孙辈,还有木淑兰总是想要出去,而且几次三番在赵进面前请求,原因也很简单,现在山东大乱,闻香教也是崩散,趁这个时候过去,能够尽可能多的掌握整合闻香教的残余。

    对这个徐珍珍私下里劝过几句,大体是说,妹妹你现在最要紧的不是在外,而是在内,既然已经嫁给了赵进,以后抛头露面的时候会越来越少,闻香教那边就算重新整合,也要交到别人手上,这何苦呢?

    不过木淑兰的回答也很有趣,说是如果妹妹连外面都不顾着,里面就没有什么了,说到这里,徐珍珍自然没有办法继续劝告。

    “现在兵荒马乱的,你去折腾什么,你不用急,闻香教被我这么一打,已经元气大伤,根本没可能在再掀起什么风浪,等一切稳下来你再去收拾也不迟,现在就让郑全和尤振荣他们忙碌着。”赵进和木淑兰说话就直截了当。

    “进哥,闻香教这次被打散了,南北直隶的教门也没胆子过去收拾,可要防着其他家,南无量教、白莲教和棒槌会他们一直盯着闻香教的地盘,这次打散了,他们恐怕会动作。”木淑兰很是焦急。

    “乱伸手就砍了手去!”

    尽管木淑兰不怎么高兴,可赵进始终没有让她出门,不过不拦着木淑兰在家中号施令,徐州闻香教系统内,除了原来的郑全和尤振荣之外,山东不少木家的忠心部众也过来投靠,现在都被木淑兰运动起来,在赵进默许下,刘勇和雷财的运作下,忠心于赵字营的闻香教教众跟着各队庄头出,虽然没有给他们重建教门系统的权限,可抚慰俘虏人心却很有效,而且木淑兰的打算是,在赵字营没有控制的地方上将闻香教收拾整理,变成赵字营可用的力量。

    用意是好的,刘勇和雷财也很赞成,不过王兆靖、如惠和周学智很反对,几次当面争执,说这个闻香教蛊惑人心,有害无益,赵进一直没有表态,所以木淑兰的动作没被禁止,可也没有得到太足够的支持。

    这次抽调精干人才北上西去建立田庄屯垦,除了原本赵字营体系内的年轻人之外,云山寺和徐家都在里面得了便宜,忠心于如惠的出色僧众不少都是去还俗做事,徐家长房旁支还有为徐家世代做事的人,也挑选了一批前往,这个赵字营上下都没有反对,相比于赵字营内部出身家丁和流民的人员,云山寺的僧众和徐家出身的人,在管事算账以及处置细务上,都要更出色一些。

    “现在我们处处缺人,可宁缺毋滥,一定要把咱们自己练出来的人物派出去,外面那些做顺风船投机的,先把子弟送过来再说。”对接下来的大好局面,赵进下了定论。

    即便是依附于赵字营的各家豪强大户,也一直是有所保留,有一两名子弟在赵字营这边做事,又有子弟在官府当差,甚至还有在外面做生意和落草为寇的,无非是要为自家家业打算,多头下注,将来不管那边得势,自家总有个腾挪的选择。

    这种做法只怕是数千年的传承,豪强士绅从来和官府朝廷不是完全一条心,也不会和赵进是一条心,反倒是成家、姜家这种后起之秀,本就没什么积累,投靠赵进之后就直接下重注,全家都在赵字营和云山行内做事,却是一次次见到好处,每一次胜利赵字营的势力都会扩大,都要有位置和地盘交给下面人去管,都要有一批被提拔起来,这些被提拔的,这些位置和地盘,自然要交给在赵字营内培养学习,熟悉赵字营做法的忠心之士,可那些多头下注的,一共就那么几个子弟,那里能凑上这么多机会。

    此次赵进北上凯旋,等于是开拓出近十倍于徐州的地盘,多少人在其中看到了机会,可大多数看到机会和好处的,在这个时候只能捶胸顿足的懊悔,因为手里没有人在赵字营内,所以抱着亡羊补牢的法子,这次错过,下一次可不能错过了。

    从六月底开始,何家庄热闹非凡,除却集市和盐市繁盛之外,更多都是各家过来加入赵字营或是云山行的,这些子弟们骑马带刀,或者步行前来,惊讶于何家庄的繁华,又被赵字营的森严强悍震撼,各个神往无比,心里埋怨家里送自己来晚了。

    距离6oo票加更还有三十三票

    大家还记得我开出的加更条件吧,不多说了,希望能保底两更之外,能加两更三更!

    感谢“用户寒夜、风中龙王”两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