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为求保险,孟志奇在出前特意请求配属三十名弓手,以备随时的反应,按照赵字营的规矩,孟志奇名义上虽是连正,可位阶却高于普通长矛连队的连正,只有亲卫队和各团第一连的连正以及马队第一连的连正和他平级,带出这两个连,都是归他指挥。,

    这条街道上只有这两个连队,不过在相邻街道上有其他连队和马队行动,求救求援的话,不用一炷香的工夫,立刻就会过来支援。

    赵字营临战都是雄狮搏兔的心态,哪怕有绝对的优势,哪怕做了万全的准备,也要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大意,战场凶险,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出现死伤,赵字营就是要避免这个疏忽。

    不过一路向北行进,却没有遇到什么抵抗,赵字营的家丁排列着整齐的队形向前行进,弓手们跟随在队伍两侧,警惕的看着街口巷口,连墙头和屋顶也不放过,如果有人敢露头偷袭,他们就立刻开弓射箭。

    可济宁城内的百姓此时那还敢出门,都是乖乖的躲在屋子里烧香念佛,召集男丁拿着器械,把女眷脸上涂黑,唯恐遭到兵灾,至于那些散落在各处的闻香教乱军,看到这么严整的阵型队伍,手中长矛闪烁寒光,身上穿着铁甲,杀气森森模样,哪还有什么拼命作战的念头。

    能跑的都是逃跑,可各条主要街道上都是赵字营的连队,小街小巷则是有济宁本地豪强组织的私兵和临阵投降的本地乡勇,去哪里逃,有人自以为聪明,翻墙进入民户,闻香教乱军控制全城的时候自然可以,一个人进去都能肆意妄为,可眼下这个局面谁还怕他们,落单进去,哪怕是手里拿着兵器,遇到青壮男丁多的,直接就被打死在院子里,或者招呼外面的徐州兵马进来杀贼。

    最正确的反应就是跪地投降求饶,把武器丢出去,乖乖的听从安排,在每个扫荡城内的赵字营连队后面,都跟着专门收拢俘虏的本城乡勇团练,抓到后自有安排,如果这次是官军进城,只怕是挥刀不停,人头滚滚,连济宁城本城百姓都要大开杀戒,这些日子的确是受够了,憋了满心怨气,不过城内人物也知道赵字营要得是活口人丁,所以知道该怎么做。

    “孟连正,在济宁知州衙门门前,有大队流贼结阵,几位连正商议,大伙是不是在前面汇合,结队把他们打垮掉,大伙说这个事没必要惊动各位爷了!”过来说话的是一位马队连正。

    街道上此时也没什么人,远远看过去,的确能看到有一队敌军在那边,远远看过去,这闻香教乱军的队列颇为严整,似乎也是赵字营方队的模样,孟志奇皱眉琢磨了下,却是开口对那骑马家丁说了几句,那人点点头,打马自去了。

    等那人一走,孟志奇立刻和长矛连队的连正商量说道:“咱们别等后面的人了,咱们两个连去把这一队敌军吃下来!”

    按照规矩,孟志奇可以直接下达命令,但他这个计划有些冒险,还是要取得共识才方便行动,听他这么一讲,那连正愕然,有些为难的说道:“看着那边也有千把人,咱们这二百多号人过去,是不是风险太大。”

    “那千把人顶个毬,就知道拿着杆子死站那里不动,咱们这边可是有一百杆火铳,再说了,那边地方就那么大,能和咱们面对面接战的也就是两个连,怕他作甚?”孟志奇压低声音说道。

    看着对方没怎么被说服,孟志奇有些焦急的说道:“要是十个连聚起来,那打垮了他们还有什么功劳,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咱们两个连吃了他,这才显出本事来,你信不信,这次打完回去,咱们赵字营又要扩军了,功劳要紧!”

    连正都是赵字营核心骨干了,他们知道赵字营的行事风格,而且孟志奇常在赵进身边,得到的消息想必也很靠谱,那连正略一迟疑,咬咬牙说道:“那就赌一次!”

    听到这话,孟志奇咧嘴笑了,拍着胸脯说道:“胜了功劳平分,败了就是我的。”

    “最多也就是打不赢丢脸,怎么可能败!”那长矛连队的连正倒是清醒的很。

    孟志奇笑着点点头,回头吼道:“检查弹药装填,检查火绳,列队向前。”

    火铳家丁们立刻开始检查火铳里装填的弹药,然后开始在拿着引火罐那边开始点燃火绳,不停的吹着,让火绳保持燃烧,身后那连正也开始吼叫着令,长矛家丁开始重新列队,恰好能把这街道排满的横队,弓手们倒是满脸无所谓的样子,到时配合掩护就好。

    整理准备完毕,一声令下,队伍开始向前小跑前进,跑的度并不快,随时准备停下战斗,他们开始向前急进,远远的那支闻香教乱军队伍已经开始骚动了。

    和孟志奇判断的差不多,在敌人没有靠近之前,闻香教乱军这像模像样的方阵根本不敢乱动,生怕乱了阵型,等到接近过去,才听到乱军头目在那边号施令,可随着靠近,能看清楚那些乱军士卒脸上的绝望,甚至还有丢下兵器就跑的,不过这闻香教乱军方阵周围都是拿着朴刀的督战头目,跑一个杀一个,居然还能维持住。

    “七十步,分前后两队,两轮齐射!”孟志奇高声吼道,眼前地方已经变得宽敞起来,这里正是济宁知州衙门前面的空地,眼前列阵的敌军怕是有一千几百。

    听到孟志奇的命令,火铳家丁迅的展开,就在距离敌阵七十步的时候停下,闻香教乱军的阵列又是骚动,可还是在狂喊威逼下稳住,五十名火铳家丁一队,分为两队,列好阵型就是齐射开火,火绳滑膛枪的准头有限,可闻香教乱军站得密实,又是在射程之内,只要把枪口对准敌人的队列就好。

    五十支火铳的齐射,威力足够大了,又是两轮连续,面前还算整齐的闻香教阵列好像被大锤砸中,猛地凹陷了一块下去,地上躺倒了死伤,几十名弓手快步向前,他们要护着火铳家丁,让他们足够安全的装填弹药射击。

    “装填弹药,再齐射一轮,长矛家丁准备冲锋!”看着场中的局面,孟志奇调整战术,对面的闻香教乱军阵列已经绷不住了,没等头目催促,有人就呐喊着向前冲来,但这么密集的队伍,还要跨过死伤的同伴,一时间冲不到跟前,跑得快的直接被弓箭射杀。

    火铳家丁忙而不乱的装填弹药,很快就是完成,略微对齐了一下阵型,又是齐射开火,这一轮打完,也不看前面战果如何,直接向着两侧闪开,身后的长矛连队已经平矛前指,呐喊着冲上去。

    可战斗就在这齐射开火后结束了,这次齐射又是重重一击,还有勇气冲上来的闻香教乱军士卒纷纷倒地,后面的阵列再也维持不住,哄堂大散,督战的闻香教头目砍杀一个,随即就被更多的人戳死踩死,整个队列就这么彻底散掉,到最后那些头目也只能跑,不跑的话就要被赵字营的长矛刺杀了。

    刚才还像个样子的闻香教乱军方阵溃散无地,到处是乱跑的流民,刚才四处还有走投无路的乱军流民过来聚集,现在只有逃跑乱窜的人了,孟志奇脸上全是笑意,高声喊道:“投降不杀,跪地不杀!”又招呼大家和他一起喊。

    当这个喊出来之后,彻底崩溃的闻香教乱军流民各个跪地,没有一丝胜算的战斗谁也不想打下去,大家也不想死,既然徐州兵马给指出一条活路,那都立刻乖乖照做。

    直到这个时候,其他几个连才赶过来,一看到战场,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几个连正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不过这个算是规则之内的做法,大家也只能笑骂孟志奇手快,又过了没多久,就看到两门火炮被拖了过来,不过这个时候也是用不上了。

    看见两门火炮,跪在地上的闻香教俘虏彻底死了心,甚至还有几分庆幸,多亏败的这么快,如果相持的时间再长一点,对方直接用炮轰打,那下场可就更加惨烈了。

    这济宁知州衙门济宁城的中心了,因为济宁城富庶繁华,即便官场上有不修官衙的传统,可这里规制依旧足够大,足够气派,高墙大院的模样,只不过这样的规制对于赵字营来说就是危险,天知道闻香教乱军会不会在这里负隅顽抗,长矛家丁在这样的宅院里可不是那么容易施展。

    几个连正合计了一下,决定按照操典里的小队行动,长矛、刀斧和火铳弓箭编组行动,二十人一组,披甲家丁在前,一个个屋子,一个个宅院的搜索,还特意把闻香教乱军所用的朴刀收集起来,这个在宅院肉搏中更好用。

    刚才功劳被孟志奇这边占了,那贼酋可能就藏在这宅院里面,抓住了就是大功,这时候谁也不肯落后,各个摩拳擦掌的预备,一队队家丁就这么被编组出来,由连正队正们带着,直接开了进去。

    距离加更还有五十几票,有意思,战斗果然让人兴奋啊

    保底两更,月票过百加更,新增盟主加更,我在知乎来了个评的帖子“。zhihu。question29584426”大伙过去踊跃言啊

    感谢“再见某人、戚三问、就是爱跑调、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大明武夫还要更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