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火炮声稀稀落落,却是一夜不停,东南角的城防彻底被打垮,这一打进来的炮弹就是让这个口子没办法封堵,尽管知道必败,可闻香教乱军还是在那里集中了大队人马,准备和冲进来的赵字营兵马决战。 ,

    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个安排却让其他几处城门相对空虚,给济宁上下动手提供了好机会,就在天光初露那一刻,不管城内城外都是疲惫困倦,最放松的时候,济宁城内各路纠集的千把人马开始冲向南门,闻香教乱军在城内的作为已经天怒人怨,沿途声势浩大非但没有惊动什么人,反倒不断有人跟着加入,等到南门那边,已经差不多三千上下。

    各家青壮,花大钱请来的亡命徒,还有收容的溃逃官兵,还有江湖人等,鼓噪吆喝着冲了上去,闻香教乱军的核心底子还有那些护教神军,都在城外被彻底打垮了,城内维持的不过是个样子货,杀人恐吓威压还能做,一旦现自己压不住了,信心也就崩溃,再也没有办法维持。

    本来城内起乱的各方也是心虚,生怕闻香教大队人马汇聚过来,可双方一交手,守城的流民根本没有丝毫战意,就那么节节败退,几个督战吆喝的反倒是被自家人砍杀在地,不由得士气大振,很快驱散了南门这边的闻香教守军,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从济宁城征的民壮跟着闹起来就不必说了,居然连流民出身的闻香教乱军也有跟着反正的,局势好似雪崩。

    有人杀上城头,在城门楼那边高举信上约定的白旗,大声挥舞吆喝,而其他人则是拼命的搬运堵住城门的各种沙包土袋和障碍,本来担心这个时候乱起来,城外徐州兵马一时没得反应,还是雷财告诉他们,既然信上说明,那就一定会做到。

    果真如此,这边白旗摇动,城下的赵字营各团各队立刻开始动了,南门变乱已经惊动了城内闻香教各方,在这个时候,也是派人从城内从城头各处敢来,要把这城门重新封堵住,可就在这形势即将危急的时候,东南角火炮轰鸣先是密集,然后停下,却听到鼓声和唢呐声响起,在那里待命的赵字营家丁开始向前逼近。

    这边城门一时还未必被打开,而那边随时可能攻入城中,闻香教的力量立刻被分散开了,东南角缺口有大队徐州兵马逼近,而这南门前,徐州兵马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城门处的护城河早就被填平了,火铳家丁和弓手冲在前面,对着城头,随时准备开火掩护,而第二团,亲卫队和第一大队、第四大队都已经向前靠近,马队分为三部分,一部分封锁监视其他城门,一部分跟随大队,还有一部分原地戒备。

    在城外能听到城内的狂呼乱喊,终于看到那城门一点点向内打开,即便是严整如赵字营,也是爆出巨大的欢呼,济宁城被打开了!

    就在济宁城南门打开这一刻,济宁城闻香教各方的抵抗彻底崩溃,没了这城墙的遮蔽,他们在徐州兵马面前更是不值一提,赵字营各团各队入城后迅的分解成一个个连队,以连队为单位沿着街道快行动。

    “投降不杀,抵抗者格杀勿论,烧杀抢掠者视同邪教乱贼,格杀勿论,阻挡赵字营行动者,无论官民士绅,视同邪教乱贼,格杀勿论!”赵进的命令很简单也很容易执行。

    第二团冲入城内,赵进在马队的拱卫下进入了城池,把总陈荣启一干济宁城内残存的头面人物,都是战战兢兢的在城门处等待,看到赵进出现,所有人都是跪在了地上,只有雷财站在那边,神情颇有些忐忑。

    赵进看到雷财之后,却是翻身下马,走到雷财跟前,拽着他回到坐骑那边,用力将雷财扶了上去,此时不管是赵字营上下,还是济宁城内投降反正的豪强士绅,都抬头看过来,赵进指着雷财大声说道:“这是雷财,这是我的兄弟,这次平定济宁,他有大功!”

    听到他这么说,情绪激昂的赵字营家丁又是欢呼起来,而陈荣启一干人则是重新重重磕头下去,原来这貌不惊人的矮个子,在徐州的身份这么贵重。

    被赵进这么当众夸赞,雷财有些手足无措,刚要说话,却看到赵进瞪着眼睛压低声音说道:“再这么不听号令,任性胡来,你就跟着二宏那边管金库去!”

    这训斥压低了声音,其他人是听不到的,可听到这个的雷财,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强忍着说道:“是小弟莽撞了,险些耽误大哥这边.”

    赵进拍了拍雷财的腿,转身大声说道:“你们这次都有大功,赵某不会亏待有功之人,徐州也不会亏待朋友,现在还没到喝酒庆祝的时候,这城内还不安静,各位回去安抚邻居和地方,让他们老实呆在家里不要乱动,要有什么危险,立刻找我们帮忙,我们也需要你们帮忙,到时候不要推辞。”

    “请进爷吩咐就是!”下面参差不齐的回答说道,偌大个济宁城,想要尽快控制住,仅凭赵字营的兵马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依靠这些本地土著协助。

    不过这个时候让他们帮忙,哪怕让他们出钱出粮出命,他们都是心甘情愿,唯恐不用自家,因为这时候用了,才说明既往不咎。

    把总陈荣启这等济宁豪强手下众多,带路帮忙的事情自然有人安排,对陈荣启来说,巴结好赵进才是最要紧的,其余个人也都是打差不多的主意,不愿意离开城门这块。

    在这个当口,赵进也是从善如流,就在城门这里停驻,陪着济宁城内开门的这些人周旋,还特意划拨几个连队去保护在场各位的宅院家属,这让陈荣启等人感激涕零。

    在这个时候,战斗没有停止,反倒变得激烈起来,在济宁城墙的东南角本来就堆了闻香教的大队人马,一看到赵字营进城,他们也知道万事皆休,只有逃跑和投降两条路了,偏生大队人马人数太多,即便有人想要投降,也不敢出声,只能这么选择突围这一条路。

    而在赵字营已经进城的状况下,突围的唯一通道就是被轰塌的那个斜坡,死里求生,只要从这边跑出去,那就是出城了,到时候哄堂大散,徐州兵马肯定是抓不住的,要是回到城内,那就等着被瓮中捉鳖吧!

    一干人闹哄哄的向外冲,看着声势惊人,可外面还有八门火炮在瞄着,大队人马刚一露头,火炮轰鸣,立刻把冲在前面的人打垮了,炮弹落在砖石上碎片飞溅,杀伤还要过平地上的开火,而且第一团那严整阵列就摆在下面,冲出去还要和这支强兵放对,谁有这个把握。

    第一次突围没有成功,这队人马直接就是崩了,闻香教乱军带队骨干有些是从徐州回来的团练,当时侥幸跑回城内,在这时候,勇气和战意都是全无,他们和其他闻香教部众不同,徐州行事的规矩他们大概了解,知道如果投降了还有活路,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跑出去的可能,投降的话可以说了。

    有人提出投降,那闻香教老底子出身的死硬教众不答应,还要清理门户,诛杀叛教教众,哪怕是突围之前,他们还是能压得住场面,彼此裹挟牵制,谁也不知道自家是不是少数,可在这个时候,勇气丧尽,人心崩散,要投降的已经不是少数了,想要诛杀叛教教众,马上就是引起火并,双方就在城头厮杀起来,他们没有明确提出投降,下面的火炮自然不会听,赵字营的火炮家丁抬高射角,将火炮移动,愣是把炮弹打上了城头,火并双方死伤惨重,都顾不得拼命了,都是向着城下跑去,继续火并的人不多,更多的是溃散入城中。

    陈昇没有急着率队登城,第一团在城外还需要随时备战,堵住从其他各处冲出来的闻香教乱军,不过到了这个局面,也不必太过死板,陈昇安排了四个连队从那斜坡缓缓上城,当四个连队的家丁站在济宁城城头上的时候,那些火并逃窜的人都是停了手,直接跪地请降。

    火铳连队进城之后,和长矛连队不同,他们不能单独行动,而是和长矛连队配合,一个连搭配一个连这样动作,一百支火铳配上一百根长矛,在这济宁城的各条街道上已经算是杀鸡用牛刀了,所以只是在最主要的几条街道上扫荡,在这些最主要最宽敞的街道上,也会有闻香教纠集的残存力量。

    孟志奇带着一个火铳连队和一个长矛连队,就在济宁城南门正对的那条街道上行进,城池都有差不多的规制,平原城池的南门和北门,往往就是中轴线所在,这条线上会有城内最宽最直的大道,城内官府和各处要紧地方也会分布在这条大道两旁,可以想见,闻香教乱军想要纠集力量抵抗也会在这条街道上。

    今日第三更,为月票四百加更,距离月票五百还有七十几票!

    月票过百加更,盟主新增加更,每日保底两更,战起来!

    感谢“漫长的路、顾无招、一不易”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订阅大明武夫、投大明武夫月票、打赏大明武夫的朋友们,谢谢大家

    另外,我在知乎提了个问题,。zhihu。question29584426,大家过去踊跃言热闹热闹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