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已经在济宁城下安静几天的赵字营大队又开始动了,马队加大巡视城池的频率,第一团和第四大队则是列队开始向前,这让城头守军又是紧张无比,野战中这徐州兵马强大无比,不知道攻城会怎么样?

    赵进和伙伴们都在盯着那火炮,只看到孟志奇和路易在那里催促忙碌,然后那路易挥动旗帜,有人上前点火,然后靠近火炮的所有人都是捂住了耳朵。 ,

    轰鸣一声,真好像是平地惊雷,不过经历过前几天那次大战,也不会觉得这炮声如何的骇人,只不过这一炮落空了,没有打中那东南角,就是远远飞出,砸在地面上溅起烟尘。

    第一下居然落空,这让赵字营满怀期待的众人有些泄气,而城头上那些矮着身子躲藏的守军则是兴奋起来,在那里欢呼怪叫,做出种种挑衅的动作,路易和孟志奇倒是没有理会,他们两个人站在土台上瞭望片刻,又和测距的家丁交流,然后火炮家丁们又是开始忙碌起来,这门十二磅的火炮是千斤以上的份量,移动起来很是麻烦。

    吉香和徐厚生在下面为赵进解说,说是这木架和铁架,还有刚刚加在炮身上的锁链卡簧,都是为了这门火炮特制的,也多亏赵字营有徐家这个煤铁资源,不然仓促间还真是做不好。

    移动火炮花费的时间很长,这个过程其实有些无聊,赵字营这边除了火器营头全部待命备战之外,骑马家丁巡视不停,其他人都是稍息状态,而城头上的守军难得有了扬眉吐气的时候,旗号招展,怪叫挑衅,他们觉得徐州兵马花费这么大的工夫摆出一门火炮,第一炮却打空了,这肯定是吃瘪了。

    没过多久,那门十二磅的火炮准备完毕,装填弹药,点火射,这第二炮没有落空,准确的轰在了城墙东南角上,直接轰塌了一块,城砖粉碎掉落,里面的夯土也烟尘四溅,这一炮打出去之后,城头守军立刻是鸦雀无声,原来这门大炮的威力到了这个程度。

    看到轰击的结果,赵进和伙伴们都是露出了笑容,赵进略抬高些声音说道:“就这么一直轰打过去,不用急,慢慢来就好。”

    火炮家丁的士气,因为这一炮打中而大涨,命令传达过来,各个吆喝答应,开始忙碌不停,交代下来的事情不难,火炮射频率一高,很容易炮身过热,炸膛的风险也就大增,何况这种没有炮架的大炮,每一炮开火之后,炮身炮座复位也要花费很多时间,不去理会的话,就谈不上什么准头,而赵进这个命令就是让他们从容轰打,又是不累,又有功劳在手,谁不愿意?

    看到炮弹砸中城墙的结果之后,接下来也不必再看了,赵进和伙伴们回返军帐,快要到帐篷门口的时候,又听到身后传来的轰鸣巨响,远远看着,能看到济宁城墙东南角又是垮塌下来一块。

    “这么打下去,东南角的城墙可以被彻底轰塌,塌陷后能有一个斜坡,到时候咱们可以直接攻入城中。”石满强很有信心的说道。

    赵进却摇摇头,问吉香说道:“那信射进城了吗?”

    看到吉香答应,赵进才开口说道:“我们终究还是人少,而且咱们赵字营的家丁野战列阵优势很大,可如果攻城上去,那优势就不见了,恐怕死伤不会少,这么做不值。”

    没等伙伴们说话,赵进又是说道:“城内那伙流贼以为靠着城墙可以安枕无忧,咱们把城墙轰塌了,城内就该乱起来,我要看看这济宁城内会不会有变局,如果没有,再硬来也不迟。”

    徐厚生在澳门买来的船炮,最大口径的就是眼下这门,如果能有十六磅或者十八磅的大炮,摧毁城墙就会更快更有效率一些,不过眼下这门十二磅的船炮,已经给济宁城头守军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开火的轰鸣已经吓不倒人了,可看着城墙东南角挨一炮就垮一小块,这才让人心惊胆战。

    闻香教乱军上下这才知道火炮为什么要对准一角,因为那边是最单薄,最容易打垮塌的位置,要是对着城墙正面轰,一炮下去最多也就是打碎几块城砖,夯土散落,根本没什么大损伤,可城墙角就不同了,而且在这边可没有什么瓮城,打开之后,里面就是济宁城内。

    赵进用炮击破城逼迫城内生乱的意图,自然也不会瞒着徐厚生和属下,那门十二磅的火炮还在轰打的时候,那些还没有去往南边的俘虏们被征出来挖土修筑新的炮台,让城头守军心惊胆寒的是,又有新的大炮被从漕船上拖拽了上来,这样的大炮装到炮台上需要很多时间,可看着那已经快支撑不住的城墙东南角,谁心里也没有侥幸。

    新运过来的几门火炮看着都没有先前那门大,可比起正对着东南角的那八门来说都要粗大不少,守军里面不少人都在哀叹,济宁城完了。

    太阳就快要落山的时候,调整炮位的十二磅炮再一次开火,炮弹击中了那东南角城墙还算完整的部位,这一炮成了关键,东南角城墙塌了下来,破碎的城砖,已经被打散的夯土就这么垮塌滑下,在城墙角的位置堆出了一个斜坡。

    这斜坡一出现,城头上的惊呼狂喊在城下都能听得见,按照预先的安排,那城墙角一垮,赵字营的第一团和第四大队立刻动作,开始缓缓向前,他们这佯动让济宁城的闻香教守军疯狂了,大批的人向着垮塌的那边移动,里面应该是早有预备,在那里搬运土石,想要堵住缺口,只要能堵住这边,那就攻不上来。

    可赵字营的火炮不会答应,正对着东南角的八门火炮都已经抬高了射角,已经装填好弹药预备着,就在这个时候,次第开火,向着城头轰打,这个距离,想要准确不那么容易,但打在大概的范围内就足够了,每一炮弹落下,溅起碎砖土石,都是杀伤,想要堵住城墙的人根本没办法靠前。

    天色已经黑下来,赵字营没有继续前进,只是留着一队待命,其余的回营休整,马队留下一半值守,在这个当口上,闻香教乱军从其他各处冲出来可能很大,已经把他们逼到绝路上了。

    这一晚炮声不断,那几门刚架起的火炮也参与到轰打之中,不过所有的火炮开火频率都不高,只是让守军没办法堵住那个缺口,等第二天天亮,一切就要见分晓,或者说,城内的闻香教乱军以为第二天天亮就要见分晓,这一声声炮响会让城内相关各方越来越绝望。

    “要更大的火炮,在攻城的时候才有作用,你们看看现在,这么多门火炮轰打,其实没有给城头和城内的流贼乱军造成什么杀伤,只不过是给我们开出一条路,到最后还得是家丁用长矛和火铳定局。”赵进和伙伴们远远站着,交流解说。

    雷财在这济宁城内已经呆了快有二十天,尽管赵进严令他留在临清州,可雷财自己却心焦的很,在这边负责打听各路消息,可山东大乱在即,自己却在太平地方隔靴搔痒,只能给徐州那边送些风传耳闻,这怎么能行。

    开始闻香教各路攻破州县,整个兖州府和东昌府南部混乱一团的时候,雷财不敢乱动,那时候出来,死在半路上的可能非常大,当闻香教各路乱军汇集的时候,雷财带着几个心腹家丁,骑马从临清州出,一路赶到了济宁这边,那时济宁还没有陷落,每日还会定期开放城门。

    看着雷财他们几个骑马过来,再看看雷财他们的穿着打扮,济宁城防兵丁直接把人放了进去,骑着马,穿着体面齐全的衣服,气色又好,这样的人物怎么看也不会是闻香教的奸细,何况这几位出手还很大方,那些苦哈哈怎么明白这个!

    不过进城之后,局势就是骤变,大队官兵来到,然后大队官兵吃了大败仗,那山东总兵连城都没进,直接带着亲兵部众逃之夭夭,雷财他们几人一下子被困在了城中,接下来就是闻香教再度围城,通过城内的细作散布各种消息,让济宁城内自乱阵脚,逼得那些漕运头目作乱开城。

    闻香教乱军一进城,雷财他们就知道不好,出城这个事情不要想了,先在乱军之中保命才是最要紧的,而且谁也不知这些乱军会不会盘查,那是更大的危险,雷财几人连马匹都没要,直接带着细软跑出了客栈,却找了一处破庙藏了起来。

    虽说闻香教进城后没有肆意妄为,甚至还对军纪有所约束,可死伤依旧不少,那些绝望穷苦的乱军流民,看到富足安宁的济宁城百姓,那里忍得住杀心,那些闻香教的老底子兵马,自觉的为教里拼命拼杀,来到这样富得流油的济宁,怎么也得要痛快痛快。

    距离加更还有十八票,势头放缓了,看看下午时候票数到多少!

    月票过百加更,新增盟主加更,每日保底两更

    感谢“用户寒夜、opop、漫长的路、戚三问、元亨利贞”几位老友的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大家更多的订阅、月票和打赏,大明武夫要加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