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进爷说得是,这藩王对地方上,对朝廷上都是麻烦,有这么个同姓亲族在,就不能不管,就要事事出头,想要含糊过去都难,毕竟这祖宗法度违背不得。 ,”马冲昊接口说道。

    “鲁王和王府的内宦属官都想要更多的田地,捞取更多的好处,这其实和咱们所想的一样,只不过徐州和兖州府紧邻,大家都把土地吞的差不多了,我们要扩张,他们要财,彼此间必然有冲突,若是别的豪强就罢了,这鲁王王府直达中枢,动不动就用朝廷和官军压人,里里外外不知道给咱们造成多少麻烦,留不得。”赵进这话算是简单解释,为求隐秘,这次行动事先只有伙伴们知晓,临到动的时候,才开始挑选家丁,凑起队伍,不过为什么这么做,赵进没有太多解释,这次算是提起。

    “进爷别忘了,距离这滋阳城三十里不到,还有个曲阜县,那边可是有个衍圣公孔府,不次于王府的富贵权势啊!”马冲昊笑着说道。

    衍圣公是一等国公,仅次于藩王的地位,所占有的田地产业甚至还过了鲁王王府,也是山东最顶级的庞然大物,对马冲昊提起这个,赵进颇为不屑的说道:“一块牌位罢了,他衍圣公兼任曲阜县令,这曲阜知县的实权,就是他的地位,区区一个知县算什么。”

    赵进率领队伍回到济宁城下的时候,没有引起什么惊动,甚至很多人不知道有这样的调动,在赵字营驻地边上的俘虏大营,现在已经空了不少,离开这几天中,流民俘虏被一队队的带向徐州和山东的交界处,他们会在那边短暂补充休整,然后有人会去南直隶的徐州和淮安府以及凤阳府宿州一带,有人则是会重新回到山东兖州府各处的田庄中,只不过身份已经成了徐州赵进的庄丁佃户。

    没有人询问赵进做了什么,只是一开始就禀报政务,让赵进有些意外的是,徐厚生带来了王兆靖那边的消息:“王三哥那边讲,现在济宁西边和南边许多田地已经是大哥的产业,接下来接济安置,不如让俘虏们直接去这些地方,离着近,路上消耗的钱粮也少,就近安置还可以让这些人安心。”

    “宁可多花钱粮,也不要让这些俘虏呆在本乡本土,灾荒战乱的时候,他们惶恐,自然听话温顺,如果太平温饱了,难免心思会多,不要不舍得花费,这些年咱们的积储已经足够多,局面扩大,接下来还会更多。”赵进做了决定,徐厚生连忙记下来。

    徐厚生对这种文书的工作很喜欢,在他看来,这是做大事,为自己姐夫做大事,自家也有长大的那种感觉。

    回到驻扎营地,这最要紧的就是俘虏的安置,徐厚生写完回信后封好,交给赵进这边用印,然后安排人送出,接下来才是谈到正事。

    “这一次出远门,从海上到南方,感觉怎么样?”赵进笑着问道。

    “不瞒姐夫说,出了这次门,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原来天下这么大..”徐厚生很是诚恳的说道。

    本以为赵进的询问就是亲戚间的客套关心,却没想到赵进问的很详细,从船上打交道的那几个人,一直到澳门的风物景色,一一询问,这细致的询问让徐厚生又是高兴又是惊讶。

    这次出海远行,尽管一路上行色匆匆,可徐厚生却感觉自己和从前不同,眼界开阔,胸怀指向也变了许多,本以为会和徐州这边格格不入,却没想到自家姐夫很理解自己的想法,谈论聊天,说到这时候徐厚生才有感悟,原来自己的姐夫一直就是眼界高远,不是姐夫理解自己,只怕是到现在,自己才勉强能够跟上思路,这种有知音,又能感觉自家见识心智提高,自然高兴。

    徐厚生之所以惊讶,则是知道赵进没出过什么远门,那次去京师是仅有的一次了,其余大多数时候,都是以徐州为中心北上到济宁,南下到清江浦,从未出过这个范围,可谈论起来,这洋面上和那些番人的勾当,却好像很了解,这让徐厚生想起那宿慧的传闻,难道自家姐夫真是什么星宿托生转世?

    两人就这么谈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外面路易派人来请,离开军帐之前,赵进对徐厚生说道:“你以后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徐家的煤铁行当要管好,可也别总局限在这煤铁上,多看看海上,多看看南边。”

    徐厚生连忙答应,他意识到刚才的聊天不仅仅是赵进的好奇和关心,赵进在聊天中一直在记录,徐厚生总算明白赵进这种奇怪的写法来自那里,倒是和番人的鹅毛笔很类似。

    这一个多时辰对徐厚生的意义不止如此,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赵进从外面回来,不顾风尘仆仆,不顾那么多大事要处置,却和自己的妻弟聊了这么久,以后这徐厚生也要重视看待,或许进爷有多用自家人的意思,觉得这样放心?猜测种种,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在赵字营和城池之间的空地上,距离城墙几百步的地方,凭空搭建了一个土台,土台周围有木架铁架,还有散乱在地上的粗大锁链,牛马之类的大牲口停在百步以外,在那土台上有一门大炮,看着比赵字营随队的那些火炮,口径大出几倍,长度也是倍数,这等巨大的火炮,摆在那里就是震撼人心。

    尽管只有一门放置在那边,却让人心生敬畏,除此之外,当日在济宁城下有威猛表现的那八门炮则是正对着东南角的城头。

    “姐夫,这就是我在澳门那边买回来的十二磅炮,已经在徐州试射过来,炮弹炮药都是做好了。”徐厚生颇为自豪的介绍说道。

    “大哥,这东西份量可是不轻,咱们用了二百多民壮和十几头牛,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个位置,大概对准了。”吉香兴冲冲的说道。

    赵进走到跟前去,用手摩挲了下有些粗糙的表面,虽说样式和自家火炮差不多,可细节规制完全不同,这可是西洋船上的十二磅长炮,船只漂浮水上,能够承载更重的东西,所以船炮的重量长度都比6上用的火炮要大,装药量也是过,威力自然更强些。

    “如果我们造出更好的炮架炮车,十个人,几匹马,就足以操控了。”赵进沉声说道。

    “大哥出门这几天,这济宁城一直不怎么安分,前天还打开城门向外冲了一次,直接被堵了回去,丢了上百条人命,其余时候顺着城墙向外跑的人也都被堵住了,不过消息应该传出去了,邹县方向开始有人过来窥伺,被咱们的马队抓到几个,说是徐鸿儒那边派来的。”吉香解说这几天的动向。

    赵进从架在土台上的火炮边离开,沉声问道:“有雷子的消息吗?”

    这个问题让一干人的表情都变得沉重起来,陈昇、石满强和吉香都是摇头,赵进吐了口气,没有继续问这个,而是说道:“徐鸿儒那边怎么样?”

    “说来诡异,徐鸿儒那边把攻打滕县的兵马撤回来了,撒在几处的兵马也都在向着邹县撤,也不知道是死守还是要和咱们决战?”吉香笑着说道。

    以双方战力的差距,徐鸿儒没有一丝的胜算,他越是不动,败亡的可能就越大,可这徐鸿儒居然不逃,反而收缩兵马等着大战,这看起来可就是蠢了,赵进摇头失笑,想想和马冲昊议论过的那些事,还真是印证上了,这等太平时节的枭雄,一旦到了真刀真枪的关头,就不值一提。

    “几位老爷,等下就要试炮了,请远避些。”路易怪腔怪调的喊道。

    火炮家丁已经上前,开始洗刷炮膛,装填火药,赵进几人都是后退,赵进边走边下令说道:“第一团和第四大队上前,随时准备夺城,厚生你去写几封信,就说现在杀贼还算立功,如果等城池被攻破,那就视同反贼同党了,大香等下安排人用箭把信送进去。”

    吉香连忙答应,又是开口说道:“大哥你刚回来,一定是疲惫,不如歇息歇息,这济宁城反正是砧板上的肉了,什么时候下手都行。”

    “各路官军现在也该进入山东,咱们在这边的时间不多了。”赵进淡然回答。

    此时在城下能看见城头,在垛口后面不少人探头探脑,赵字营的举动也没有瞒住他们,任谁都看到徐州兵马在垒砌土台,耗费人力畜力安放了一门大炮上去,这大炮可比城下大战那天的火炮粗大很多,不知道威力会有多大,可让众人纳闷的是,这炮没有正对着城头或者城门,炮口反倒是指向城墙东南角,那边不过是几个墩台而已,又不是城门这样的要害位置,真不知道为何。

    至于对着城头那八门火炮,大家虽然在野战时候被这炮打的落花流水,可现在却不怎么怕,城墙高耸厚重,这等炮根本没办法打穿,大家躲在后面就好。

    这是保底第二更..本以为今天可以喘口气,一看还有四十几票就又要加更..马上就去准备写加更,你们投,我就写!

    每日保底两更,月票过百加更一章,新增盟主加更一章,三更,四更,绝不含糊,我的键盘已经饥渴难耐!

    感谢“戚三问”老友的打赏,大明武夫求更多的订阅、月票和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加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