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那喧哗越来越大,乱象越来越剧烈,在呼喊纷乱声响起的方向,甚至也有大火燃起,正在大火惊疑不定的时候,突然有人过来报信,说是闻香教的反贼进城了!

    这消息好似晴天霹雳,听到的人都是吓住了,白日里不是被那官军援军杀散了吗?怎么会混进城里来,再怎么怀疑不信,那喊杀声,那火光,可不是假的,而且这大乱正在朝着全城蔓延,再看看王城那边的熊熊大火,是去救火,还是先保住自家..

    当听明白是什么口号的时候,滋阳城内的百姓都是心胆俱裂,那些逆贼居然冲进来了,不少青壮男丁都被抽调到城头值守,看到过那黑压压的营盘,还有装模作样围城示威的队伍,一听进城,下意识的就觉得不知道多少人要杀进来,只是招呼着家人先逃。   .  ,

    就算想要抵抗,势单力薄的,又怎么能和凶悍疯狂的闻香教乱军对抗,这些闻香教乱军只想着临死之前放纵痛快一次,要活个够本,别说他们手中还有刀枪兵器。

    而那些本就不安分的地痞无赖,在这个时候都兴奋起来了,兵荒马乱的当口,正是财的好时机,打砸抢谁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反正可以推给闻香教乱军,何况这乱军都已经杀进城了,大不了到时候也信教从军就好。

    这些地痞无赖纠集起来,拿着各种器械,嘴里也狂喊着“弥勒降世、西天神国”,开始动手,这让城内的局势更加混乱,没人知道有多少乱军进城,看着燃烧的鲁王王城,再听耳边的喧哗嘈杂,每个人都觉得滋阳城的末日到了。

    城中大乱将起的时候,赵字营这一队默默的出了滋阳城,马队这次是用来断后,如果城内官军敢来追击的话,那就立刻打回去。

    不过城内官军赶到这处城门的时候,却是摸不到头脑,弄不明白对方到底要做什么,说是勾结闻香教反贼?可城门外没有什么人了,短短功夫能进来几个?而且想要造反破城,断没有放弃城门不管的道理,这城门就这么空着,营盘也那么空着,如果要夺下滋阳城,这两个要点必须要守住。

    在城头上能看到那队奇怪“官军”的踪迹,天黑夜里,用灯火照明行走的那些人很显眼,不过官军没有出城追击,天知道灯火照不到的地方会有什么玄虚,别真中了敌人的计策,不过里里外外的,倒是能判断出即便有流贼进城,人数也不会太多,只要关上城门就能压得住。

    赵进率领的家丁在城门处会合后,就一直向着济宁的方向而去,在城头即便有人张望,也只是看着他们消失在黑暗中,不知道他们去了那里。

    击溃流民营地,入城之后夜袭鲁王王府,然后又是全队出城,赵字营的家丁和马匹都没有得到充分休息,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眼下最要紧的是距离滋阳城越远越好。

    夜间赶路倒是不担心遇到什么敌人,黑灯瞎火的时候,贼匪也看不见的,为求万全,还是让蒙古出身的家丁骑马在前面打探遮蔽,他们算是人力马力维持最好的一批了。

    就这么走到了天亮,回头已经看不到滋阳城池,找了一处能避风藏人的洼地,进去喂马休息,赵进只给众人一个半时辰,短暂休息之后还要继续上路,耽搁不得。

    百户乔山多少放下了些心,如果要杀人灭口,昨天夜里赶路的时候有太多机会,可赵字营就是带着他们一家沉默前行,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这个时候还送上热汤水和干粮,乔山心思还算稳,他的家人却不是这么想,昨夜开始就担惊受怕,连现在的遭遇都莫名其妙,唯一能知道的是,鲁王王府被眼前这批人血洗了,自家搞不好成了同谋。

    本来是体面的官宦人家,如今却是反贼身份,想到这个,当真是悲从心中生,男人脸色灰败,女人直接哭了出来,百户乔山也只能耐心安慰,对家人的小声埋怨只能忍着挨着,他总不能说如果不答应,早在几个月前,全家都要死于非命了。

    在徐州那边受了威胁,见识到了厉害,赵字营当时提出的要求,自然要满口答应,可回到山东,回到府城滋阳之后,以为到了安全地方,从前答应的自然当成一阵风,谁能想到赵字营在这城中也有布置,找上门来的人说得很简单,你必须按照吩咐来做,如果你不做,没命灭门,如果你想要告,我等死了,你还是要没命灭门,你也去过徐州,知道我们进爷的实力,到底能不能做到,你可以掂量一番。

    百户乔山不是没想过告知官府,到时候多方联手,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徐州亡命一网打尽,可他也去过徐州,怎么想都想不到永绝后患的法子,他还记得赵字营在堂堂战阵上击溃保定镇官军的场面,有这样的实力,鲁王王府和山东各处官府根本拿徐州没有丝毫的办法,没有人能拦住徐州的手段,如果不答应,怎么算是都死路一条。

    而且仪卫舍人乔百户还有别的打算,他在山东兖州府办差这么多年,眼见着地方一天比一天动荡,又不断从各方面听到朝廷在辽镇和西南的溃败,在这样的时局下,徐州却能那般兴旺太平,下注在那边未必就是绝路。

    想通这个,答应下来,等到“亲戚”上门住下的时候,乔百户知道自己已经没得选了,只能跟着这么一步步做下去,不过乔百户却不像家人这么低沉悲观,济宁城下那场大胜的消息,滋阳城内还完全不知道,可他已经知道了,这么猖狂凶恶的闻香教乱军,却被徐州兵马这么摧枯拉朽的平定,这更增加了他的信心。

    不过人总是有点小心思,看着家人疲惫狼狈,听着家人埋怨,乔百户一边劝解忍耐,一边看向赵字营的队伍,希望能从赵字营家丁中看出狼狈疲敝的状态,希望有人在黑夜行进中掉队,那样多少让自己有点快意。

    可观察下来,乔百户失望了,赵字营从上到下的确很疲惫,可却没有任何狼狈的样子,一切都有规矩,一切都在严谨运转,而昨夜在不怎么明亮的灯火照明下前进,若是官军肯定会有逃散和掉队的,可赵字营这边却没有一人缺少。

    看到这一切之后,百户乔山又是深吸了口气,心想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还是少想为妙,以后自家的前程安危,可就和徐州一体了。

    “亏得周围没什么人烟,不然连口热水都喝不上。”刘勇闷声说道,烧火造饭会有烟尘,很容易被外人现,不过眼下这大队流民过境又是逃散,百姓不是进城就是被裹挟,更谈不上有什么客商,倒是对赵字营很方便。

    刘勇把赵进的竹筒灌满后递了回去,又是开口说道:“如果滋阳城内依旧大乱,天亮后咱们应该能看到烟尘,现在乱子应该平息了。”

    “天只要一亮就乱不起来了,滋阳城内有足够的力量,流贼和趁火打劫的混混才几个人。”赵进开口说道。

    刘勇点点头,却又是担心的说道:“大哥,官军会追上来吗?”

    “济宁那边打成什么样他们还不知道,何况流贼的威胁仍在,就那些官兵,守城都未必够,怎么敢追出来。”赵进笑着说道。

    那边马冲昊走了一圈,来到这边,坐在刘勇的下,笑着开口说道:“进爷、勇爷,咱们赵字营到底还是年轻,昨夜在王城动手的时候,应该是杀了不少老弱妇幼,家丁们都是不怎么舒服的样子,倒是那些蒙古出身的没心没肺。”

    赵进和刘勇对视一眼,都是无奈的摇头叹气,赵进闷闷的喝了口水,开口说道:“这样的事情是不得不做,以后做得也不会多,不过心里不舒服是好事,如果滥杀屠杀成了习惯,人心狂躁,军纪约束起来可就难了。”

    马冲昊笑着点头,却直接转了话题:“进爷,河南卫辉府潞王那边,咱们准备怎么处置?”

    “又不是闹过的就要杀,那卫辉府和我们隔着黄河,不碍事,理会他们做什么。”赵进没好气的说道,马冲昊嘿嘿笑了几声,开口说道:“进爷,接下来,咱们徐州的局面就大了。”

    “邹县徐鸿儒还在,济宁城也还没有拿下来,还没到十拿九稳的时候。”赵进淡然说道。

    刘勇在一边沉默,他知道马冲昊这看似放肆的话,实际上是表示亲近,经过鲁王王府的杀戮之后,马冲昊的确是自己人了。

    “大哥,鲁王和世子被杀了,朝廷会不会安排鲁王亲戚子侄继位,那样咱们所做的不就白费了吗?”

    “不会,你以为朝廷愿意藩王这么多吗?皇帝愿意封自己的儿子和兄弟,那是自家的好处,对那些分出去几十年几百年的同族亲戚,却没那么好的心思,多一个藩王,朝廷就少拿多少钱粮,少一个藩王,就多拿不少,这个赚赔,上下都算得清。”赵进回答说道。

    居然连续两天三更,今早一看,距离第三次加更还有六十几票,又是快了,老白本以为提出这个加更之后,会隔三差五的加更,没想到大家这么有力量,连带着把我的斗志也给激了,你们投,我就加更!

    每日保底两更,月票过百加更一章,新增盟主加更一章,若都能实现,我就加两更三更!

    感谢“多特、再见某人,元亨利贞、哈欠飞飞”几位老友,感谢每一个订阅、投月票和打赏大明武夫的读者,大明武夫需要更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