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乔山叹了口气,抱拳示意,却后退两步,赵进摇摇头,抽出了腰间的佩刀,看到寒光闪闪的利刃之后,鲁王终于意识到生什么事了,他先是想要缩回去,却被牢牢按住,这王爷的眼泪直接流了下来,哭着哀求说道:“你们这是要谋反知道吗?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饶了本王,饶了本王,你们要什么都可以给你们,金银珠宝,但那几幅画不行..”

    赵进还好,他身后的一干人先是惊讶,随即流露出鄙视轻蔑的神情,原来这就是高高在上的藩王,居然是这样一个胆小的草包。   .  ,

    “你今天活不了了,体面些,拿出几分王爷的气派。”赵进淡然说道,他被这柔弱无力的求饶弄得心烦,这鲁王气概就不要提了,看着和女人也差不太多,甚至还不如那些当门立户支撑家业的女人,完全是那种从小不出家门,只跟着妇人阉人长大,引气十足的无能纨绔。虽说后世把这等无能废物描写的风流风雅,可归根到底,就是废物。

    听到赵进这些话,看到赵进和身后那些蒙面森然的壮汉,鲁王直接瘫坐在地上,本来在富贵温柔乡中,突然间有人说你死期到了,怎么可能不崩溃,当即是涕泪交流,糊了满脸,除了那两个宦官还算震惊,其余女人和鲁王都一起哭出声来,那鲁王边哭边哀嚎说道:“为什么要杀本王,本王从没有做过什么错事,从小没离开过这滋阳城一步,本王孝敬双亲,爱护妻儿,也赈济过地方,孤做了这么多好事,为什么杀我!”

    连自称都已经乱了,赵进本来举起的刀又是放下,开口说道:“你没有做坏事,可鲁王一系的亲藩每年花用耗费多少钱粮,这些钱粮那里来,还不是从山东百姓身上来,他们辛苦一年,收获全被收走,自己从来吃不饱穿不暖,过冬就可能被饿死,遇到灾荒不是死就是流浪,然后死在路上,这些人命怎么算,不是你亲手杀的,可你吃一顿饭,穿一件衣,事事里面有山东百姓的命,不要觉得自己冤枉!”

    “你是教门妖孽,你是烧香的妖孽,本王对你们也是慈悲,王府里多少烧香拜祭的,本王都是..”鲁王吆喝了出来。

    “无趣。”赵进念叨了一句,却又把刀举起,听到身后有人开口说道:“将主,这一刀属下来吧!”

    赵进一愣,随即点点头,后退了步,那边马冲昊却是上前,直到赵进退下,马冲昊才抽出了刀,他心里明白,如果提前抽刀,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血光飞溅,鲁王的脑袋被砍下,屋中的女人忍不住尖叫出声,马冲昊回头看看,见到赵进点头,他没有丝毫的手软,连连挥刀,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去暗道那边查一查,看看还有没有人隐藏,然后放火。”赵进冷冷下令。

    家丁们答应了声,快步开始动作,等到有浓烟冒出,赵进等人已经出了内院,各处都有回应,要杀的人都已经杀了,各处开始有火光闪动,浓烟冒出,即便是王城也大多是土木建制,经不住火烧的。

    有人将闻香教的各种信物法器洒落在火烧不到的地方,王城内院外院偶有尖叫哭喊,不过很快就是陷入了安静中,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哭喊的人了,即便是能哭喊也不敢出声,但耽搁时间一久,他们也没办法逃出这个火场去。

    需要验看的东西不多,有一个人头拿到了赵进这边来,一名乔山的“亲戚”看了眼,确认说道:“这就是长史司文军。”

    然后就是十几口瑟瑟抖的女眷老幼,被带过来之后,乔山满脸激动,对面也都是哭出声来,乔山只是连声说道:“无事就好,无事就好,等出去再说!”

    人头看过就丢掉,那十几个乔山的家眷则是被安置到大车上,赵进这一队就在熊熊火光之中出了王城,到了这个时候,马冲昊已经可以和其他护卫一样,在赵进身边进退随意,亲手杀了个藩王,在大明就是死路一条,连皇帝都没办法保住他,这个“投名状”让人相信。

    “将爷,杀了这么多妇人孩童,是不是心中不忍。”值得信任的马冲昊却随便了不少,他对赵进的心态很感兴趣,也是大着胆子问东问西,在他身边不少人都是怒目而视。

    “是不忍心。”赵进干脆利索的回答。

    这回答倒是出乎马冲昊的意料,他还以为赵进会冷着心肠,或者强作冷酷模样,没想到就是这么回答了。

    “不过为了更多的妇人孩童能活下来,我不忍也要杀。”赵进又是说道,虽说还在滋阳城中,可大事做完,心情放松下来,难免要多说几句。

    马冲昊一愣,笑着摇摇头,没有继续说话,现在路上人已经多了,不少人爬上墙头或者开门上街,张望王城那边的火光,路上也有不少人急忙向那边赶,赵字营这一队已经不再蒙面,只是闷头向前走,反正看着他们凶神恶煞,身上带血的样子,也无人敢拦下来询问。

    就这么一路来到城门驻扎处,沿途已经有人现不对,可千把军汉谁敢明面上质疑招惹,无非是转身去往什么地方报信。

    城门那边嘈杂一片,城头和城下都在吵闹,有人喊着“城外这官军可疑,不能开门放进来”,有人喊着“有什么可疑,就是我们一路弟兄”,等赵进他们来到,城头上才安静了下,或许没想到这大队人马居然不在城中。

    “把人驱散,将城门打开。”赵进没有多话,直接下了命令,身边家丁立刻下马,汇合驻扎地方的同伴,有人冲向城门,有人则是冲上城头。

    本来以为赵进他们这一队官军“驻守”,滋阳城的守军就把力量移到了其他几处城门,这边出于万全小心安排了二百余人盯着,但这点力量可不是赵字营这一路全力出击的对手,惊呼惨叫,四下逃散,实际上在大队冲上去的时候,这城门已经被拿下来了。

    打开城门,放下吊桥之后,在对面已经有一支队伍等候,这队伍看着可没有赵字营那么整齐森然,散乱的很,如果不是那几十骑,大家都会以为这是流民军队,不过在黑夜中,即便城头上有灯火也看不太清楚,只能有个大概的判断罢了。

    赵字营家丁分为几路,有的控制城头,压住了几个要点,毕竟城墙各处是想通的,消息传开,其他几路很快就会杀过来,有人去整理辎重,还有人则是监视着后来的队伍进城,拿着灯火在近处看,这的确是流民军队,这些被俘虏的流民还不知道生了什么,各个脸上有茫然神色。

    滋阳城内的喧哗声越来越大,即便在城门这边,也能看到城中升腾的火光烟尘,还有各处传来的惊呼乱叫,城池夜间一旦有什么失火纷乱,这失火纷乱是小事,可却会引动趁火打劫的勾当,小事变成大祸,全城遭殃,这样的先例可不止一次。

    “这就是滋阳城了,里面有金银女子,随你们动手,抢到了就是自己的。”有人冲着那些流民高声喊道,流民们更是一脸糊涂,弄不清到底生了什么。

    “动手的时候要喊弥勒降世,中兴福烈,要喊西天神国、烧香长生,我们就在城外,你们要是不喊,就立刻进城把你们宰了,你们要是出城,我们在城外等着砍头,兵器都在那边,一人拿上一件,快!”

    流民们满脸糊涂,可动作稍慢的,那边一刀砍了下来,谁还敢有丝毫违背,而且能在这富庶城内肆意妄为,这也让很多人心里一股邪火升腾燃烧,反正已经是这个结局,还不如痛快之后再死。

    有刀斧,也有木刺竹枪,唯一“体贴”的是火把,早就给他们预备了几百根火把,人手一把,拿了兵器和火把之后,立刻就被“官军”驱赶着向城内走,还有人拿着弓箭在房顶虎视眈眈的,谁敢不动,谁敢不喊,立刻就是一箭射来。

    “弥勒降世,中兴福烈”“西天神国、烧香长生”这两个口号的声音由小到大,越来越震动各处,千把人齐声呼喊还是足够惊人的,他们开始进入最近的房屋宅院,哭喊惊叫和怒吼都响起来了。

    滋阳城内现在没有多少人睡得着,那鲁王王城已经是兖州府府城的象征,自从这座城池刚开始建造,这王城就存在了,那王城一直巍峨不倒,从没有什么灾害变故能危及到,却没想到今夜起火,而且还是这等大火,滋阳城内的士绅百姓都有个隐约的念头,这天恐怕要不一样了。

    正在这清醒忙乱的时候,却又听到在城池某个方向有呼喊纷乱声响起,大家对这个没什么意外的,城内一有变故,往往就有地痞无赖趁火打劫,借此痛快财,真正让大家担心的是,今天入城的那官军可别跟着一起动手,那祸害就大了,不然的话,这些地痞无赖去一队差役也就平定。

    今日第三更来了,三百票的加更!我以为不会连续加更的,没想到你们太有力量了,现在距离下次加更还差八十票!

    每天保底两更,月票过百加更,新增盟主加更,当日加更

    感谢“用户寒夜、用户可乐、吴六狼、用户自来卷儿、书友44774562、甜蜜的甘蔗、123、乌鸦、用户沉默的证人”各位老友的打赏,把订阅、月票和打赏砸过来,大明武夫要加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