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每名家丁身上带了三日的干粮,大车上除了必备的炊具和物资之外,只是携带了马匹的耗用,其余载重都是给了那些木箱包袱。   .

    当晚找了一处荒废的村寨扎营,在这边闻香教倒是没有在井水里投毒,不过村子里面也不剩下什么了,尸体都已经变成了白骨,夜晚能看到有红着眼睛的野兽游荡,不知道是野狗还是野狼。

    气氛有些压抑,赵进和刘勇没有去开导,从拣选人丁的方式,到行军路线的不同寻常,不犯嘀咕是不可能的。

    等到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巴音带着的几名骑马家丁已经侦查回来,如果赶路不停,天黑之后,就可以和闻香教乱军大营接触,而这大营距离滋阳城有一个半时辰的路。

    “一个半时辰的路,差不多得有二十里?这围城围的这么远?”赵进有些奇怪,虽说闻香教乱军的精锐主力都在济宁城下,这边是虚应故事的,可也不能离着这么远,这个距离还围什么城,城内可以随意派人出去求救出击。

    “属下昨日远远看,流贼大营每日里都要派出几千人,排列整齐着去城下走一圈,滋阳城也闭门不出,其余时候,双方都是不动,流贼大营派人出去打粮。”巴音又是说道。

    刘勇在这时候插言说道:“这附近鲁王王府的田庄不少,里面积储很是丰富,要不然流贼也维持不下去。

    “..如果不是咱们太强,这次他们还真是布下了好局..”赵进沉吟着说道。

    “官军也太废物了些。”刘勇说得却是另外一桩事,在这样的局面下,官军还在滋阳城中不敢出来,的确是废物。

    “应该是有求救的文书出,不过肯定都是去济南和京师那边,其他各处,谁去理会生死。”赵进点评说道。

    议论几句,很快就回到正题,巴音又是说道:“流贼营盘布置的很随意,不过外面还是挖了壕沟,其余人乱糟糟的聚在一起,可里面究竟如何,属下不敢乱讲,因为进不去,远看也看不真切。”

    葛田丰在济宁城下舍生忘死,自家九死一生,还督战杀了不少人,好不容易打开了济宁城,本想着进去吃饱快活,却没想到这好事没轮到自己。

    济宁城开之后,葛田丰的确吃了两顿犒劳,饭食里面居然还有了荤腥,其他人狼吞虎咽的吃下去,葛田丰莫名想到这是不是人肉,差点就吐出来,后来捞出猪骨头才知道多想了。

    本以为接下来都是好日子,不过吃过两顿荤腥之后,就被了一根长矛,一套死人身上拔下来的衣服,然后有人告诉葛田丰,说他现在是护教天兵了。

    有人训练他们如何列队,如何听从号令,葛田丰糊里糊涂的听着,也没怎么弄明白,只知道训练他们的那个人说得天花乱坠,什么大伙这么站队向前,那就没什么兵马能挡得住,天底下无敌手了。

    再然后,葛田丰就被带着去往滋阳城那边,说是要围攻兖州府府城,打下滋阳之后,每个人不光能吃饱吃肉,还能有女人在手。

    当日里济宁城下,闻香教大军大破官军,这场面葛田丰也经历了,知道即便能赢,自己这样的也要死在前面,那兖州府府城滋阳说是比济宁还要大,不知道会在下面打成什么样子,一旦动手肯定是送死了。

    就这么心惊胆战的上路,一路无事的来到城下,看到滋阳城那巍峨高大的城墙,葛田丰倒吸了口凉气,心想这要填河攻城,自己恐怕没有济宁城下那样的好运气,如果出城野战,自己肯定也是被推在前面送死的,这时候,葛田丰已经有了逃跑的念头。

    不过来到府城之后,生的事情倒是出乎葛田丰预料,先是大伙排列阵型去往城下转悠,开始时候害怕,唯恐和城内的官兵交战,没曾想这城池四门紧闭,根本不出来打,领着大伙转悠示威的也很有分寸,从不靠的太近,免得招惹城头的弓箭和火器。

    双方彼此相持着,期间派人出去打破了几个鲁王王府的庄子,将里面的物资粮草搜刮过来,然后每日就是去城外示威。

    流民营盘,现在叫做闻香教扫北军大营,每日里都有人宣讲,说中兴福烈万岁爷,现世弥勒佛爷已经运用大神通,现在几路天兵正在山东各处纵横,等扫平各处,就要汇集在这滋阳城下,合力围攻,到时候这城池不堪一击,等城池一打开,大家都是开国功臣,荣华富贵不在话下。

    说得好听,可饱饭都吃不了几顿,那些各处搜刮来的粮食,都是交给老营那边再行分配,明明粮食不少,等到大伙手里就只剩下一碗粥了,可老营那千把人居然顿顿有肉,什么钱财女子根本不给下面留一点,全都汇集到他们手里享受快活。

    在这样的情形下,葛田丰心里越来越没底,自家援军来了,自己还是要被推到前面先死,现在已经没那么多的老弱流民可以驱动,已经没有人可以挡在葛田丰前面了,如果没什么援军,不管是官军来了,还是这滋阳城反应过来,到时候都是凶险万分,葛田丰已经经历过乱军场面,知道在其中是九死一生。

    可就这么呆下去也没有活路,一天比一天饿,那些所谓的会主香头一天比一天凶恶,说杀人就杀人。

    与其这么等死,还不如先逃,外面可能也没吃的,又有响马盗匪之类的,可在这什么扫北军大营里,整日里提心吊胆,看到的那些事情也觉得可怕恶心,葛田丰觉得自己还是个人,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久了,他怕自己就不是人了,里面有太多太多的凶残荒唐事,最起码,葛田丰不愿意自己成为锅里炖煮的肉..

    有一次葛田丰跟着一队人出去打粮,不小心听到带队的头目说话,说什么济宁城那边怎么还没消息,按说该分出胜负了,难不成出了岔子?

    当头目现葛田丰在偷听之后,立刻神色凶恶,表情很是不善,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葛田丰决定逃,大队散乱,围攻庄子的时候也是闹哄哄的,趁着空子,葛田丰跑了出去,当时有几个人看到葛田丰的动作,不过没有人声张,现在偷偷逃走的人太多了,走一个人还能给大伙留一份口粮,不是坏事。

    从流民大队里逃出来,葛田丰还绕了几个圈子,唯恐被人现,等确定自己逃出来之后,莫名其妙的大哭了一场,他终于能确定一件事,如果继续在那个什么扫北军呆下去,自己慢慢的就不是人了。

    去那里?尽管葛田丰对地理不熟悉,可他也知道,眼下自己周围全都是闻香教的大队人马,就这么走下去早晚还得被抓去,大不了再逃,总要碰碰运气,葛田丰下了个不是决心的决心。

    空着肚子出营,逃跑亡命的时候也没个补充,等天色快黑转回大路,葛田丰已经饿急了,甚至想到回流民大队那边,那里多少还有碗稀粥,可就在这个时候,听到马蹄声响,居然看到了官军的骑兵。

    不是说官军已经被打怕了不敢来了吗?不是说最近的官军援兵也得一个月后才能到吗?怎么现在就来了?

    葛田丰可知道官军遇到流民怎么处置,格杀勿论绝不会手软,遇到凶残的,搞不好还会折磨拷问,那就生不如死了。

    赶快逃,早知道就不从那流民大队跑出来了,最起码还能多活几天,葛田丰转头就是狂奔,不过对方也已经现了他,催马追来,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还没等葛田丰滚向路边,一个绳套从后面飞来,结结实实的把人捆住,接下来在地上拖行几步,本以为就要这么被活活拖死的时候,葛田丰被直接提到了马上,可这个时候的葛田丰,又饿又怕,直接昏了过去。

    葛田丰醒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去世的爹娘和乡亲,他是被面汤的香气惊醒的,葛田丰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也没想到这些官军居然还能给他口吃的,而且还包扎了伤口。

    面片是杂粮的,汤水里面应该有鱼干,这对于葛田丰来说就是无上的美味,大口吃下去的时候,葛田丰真以为自己死了,那什么地上仙国都没这样的美味。

    吃完这些东西之后,又有几个官军将领进来,开始询问他流民大营的事情,询问的态度很和气,还承诺如果他所说的都是真的,就算是立功,将来会让他温饱不愁。

    葛田丰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官军,以前在家乡,衙门里的人都是横行霸道的,对百姓非打即骂,根本没有一丝好脸色,可这边又是救了自己,又是给自己好东西吃,又是和气询问,就冲着那面片汤,葛田丰就知无不言了。

    官军将领们问的很详细,大营的规制,里面东西的摆放,还有老营有多少人什么的,葛田丰把自己能记得的全说了,好在平时为了偷点吃的,也为了逃命,一直是在观察着各处的细节,知道的还真不少。

    这几天码字状态还好,想努力一下,从今天开始,每天保底两更,月票数每过百就加更一章,目前还差五十五票,新增一个盟主就加更一章,大家莫笑这条件太高,我码字度不快,只能如此激励,谢谢大家

    感谢“暮鸣、用户沉默证人、林海观涛2o14、书友24114722、用户黑暗中的光明”几位老友的打赏,请大家继续支持大明武夫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