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第三轮火铳没有打响之前,闻香教乱军步卒跑到了弓箭的射程之内,弓手们呼喝一声,各个张弓射箭,箭雨猛地向前泼洒下去,这样密集的目标,也不用想太多的瞄准,仰射把箭支抛出去就好,肯定能命中敌人。

    弓手未必能连续射出十箭,火铳却可以连续开火十次,但在前面七次射击,弓手一定要比火铳快,装填弹药的间隔里,出色的弓手能够射出三箭或者四箭,最起码也是开两次弓。也就是在这短暂片刻,赵字营几百弓手能泼洒过千箭支到闻香教乱军的头上,这样的杀伤,这样的射击密度,一下子就把闻香教前冲的势头给打停了,整个前队几乎突然矮了下去,全变成了仆倒的尸体和伤者。

    这样的死伤让闻香教乱军大队人马终于停住了,看着死伤的同伴,每个人知道前进就是奔着绝路走,现在大家已经冲开跑开,已经可以转身逃窜了,队伍顿时有一阵骚动,不少人直接就是转身就跑,可却没办法逃走,整个闻香教的阵势正在一浪一浪的滚过来,后浪推动前浪,不被推动的就是被杀死。

    闻香教乱军大队阵型远比赵字营的阵型宽,可和赵字营正对的部分,都被打的不能靠前,其他各处还在向前跑,倒像是一个巨大的口袋,要把赵字营包裹在其中。

    “火炮最大射程射击一轮,炮队后撤,马队随我前冲,各团各队前压杀敌。“赵进语气平静的下了命令,相比于他的淡然,传令骑兵领命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整个赵字营上下,很多人都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敌人,见到如此声势浩大的场面。

    天气本就燥热,火炮连续射击,炮身也是滚烫,尽管不断的用湿布擦拭,周围的火炮家丁也都是浑身大汗,有人直接打了赤膊,光着膀子在那里忙碌,钉入木楔,增加一定份量的炮药,此时也是浑身大汗,尽管赵进命令下达,可孟志奇却没有立刻下令开火,火炮必须要缓一缓了,赵进那边没有催促,马队已经开始在各个队正的指挥下整队,那边火铳还在响起,不少弓手已经朝着这边跑来。

    ”小勇,我们的弓手可以在几处从容转换,这流贼乱军看着要把咱们包围,可实际上距离我们还有百步之上。“赵进笑着说道。

    刘勇也没了先前的忐忑和担心,只是笑着叮嘱说道:“大哥,等下莫要跑得冒进,你万金之躯,可不能有什么风..。“

    话没说完,前方火炮又是轰鸣,这次抬高射角,本以为躲在射程之外闻香教叛军又是被炮弹打中,在炮口所对的方向上,又是一阵死伤溃乱。

    打完这一轮之后,火炮家丁将洗刷炮膛、装填弹药的炮具拿起,快步向着大队后面跑去,而赵进率领的骑马家丁开始向前,骑马家丁在前,徐州义勇在后,论起武技弓马,单对单的话,徐州义勇很多人比骑马家丁要强,可如果在战场上结阵作战的话,那骑马家丁绝对会胜出。

    过千骑分成了十个队,最前面两队都是身披铁甲,手持长矛,后面各队则是次第跟随,就这么穿过八门火炮,向着前面的闻香教乱军大队冲了过去。

    开始时候小步出阵,慢慢的变成了小跑,但始终没有提加,就是这么小跑着维持阵型,近千骑的整齐跑动,声势当真是惊人震撼,蹄声如雷,顿时将流民的嘈杂喧哗压了下去。

    在炮口所对的方向几百步内已经没有人敢在,这就是闻香教乱军大阵里最凹陷的部分,也是最容易打穿的部分,赵字营马队跑起,距离还远的时候,闻香教乱军队伍已经是开始混乱,一切的信心和勇气都跟着烟消云散了,什么以多打少,什么以逸待劳,根本奈何不得这些好似凶神一般的徐州兵马,刚才只是那火炮雷霆霹雳一般的轰鸣,现在这马队又是冲上来了。

    看着前面那些人一身是铁,手中丈八长矛闪烁寒光,那坐骑都是高头大马,嘶鸣不停,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怎么能跟别人去硬抗,挡不住先逃吧!

    火炮、火铳和弓箭的射击下,人都有侥幸的心思,还想碰运气说打不中我,所以还有继续向前冲的勇气,可真正短兵相接的时候,看到对方铁甲长兵,看到对方乘马居高临下,这个时候真的是胆寒了,刚才被裹挟着向前冲,觉得向前还有一丝活路,回头肯定会被督战的同伴杀死,但现在却知道什么更可怕,与其和面前的徐州骑兵对抗,还不如回头和同伴拼了。

    赵进人在马队之中,前后左右都是重甲包裹的护卫,当他们放平长矛准备冲入敌阵的时候,却看到面前的闻香教乱军阵列开始倒卷回去,每个人都在转身逃跑,如果谁在后面拦阻督战,那就毫不留情的厮杀火并,其实拦阻的倒也没那么多,因为能看到这徐州骑兵的人太多了,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的向后跑。

    本是纵队的马队在奔跑的过程中逐渐展开了两翼,开始变成了横队,就这么压了上去,有人在马上张弓搭箭,将箭支抛射到闻香教乱军的人群中,可赵字营的骑马家丁根本没必要做那么多,他们只要在马上端着兵器冲过去压过去,心丧胆寒的流贼乱兵根本不敢对上,只是没命的逃。

    闻香教乱军彼此冲撞,自相残杀,呼号惨叫,倒卷回去的队伍终于和督战的队伍碰上,可督战的队伍并没有坚持多久,就立刻被疯狂的同伴们冲垮了,这等驱动督战本就层层威逼向前,一层层倒卷回来,当逃跑亡命的数目远大于督战的数目时候,那就没可能阻拦了。

    在各团队之前,火铳一直射击了五轮,在第五轮射击之后,闻香教乱军还没有冲到跟前,还可以从容的装填弹药射击一轮,不过赵进的命令下达,火铳家丁拿起火铳向着身后跑去,就在这个时刻,旗号摆动,尖利的唢呐声响起,步点鼓次第响起,一直严正以待的第一团、第二团、亲卫队、第一大队、第四大队猛地颤了下,随即迈步向前,向着面前声势浩大的闻香教乱军压迫过去。

    此时也有徐州义勇没有冲到前面,而是被派去保护后面的辎重大车,一直野心勃勃的李家兄弟就是安排到这边,他们本以为自家弓马出众,又是主动投靠,赵进那边肯定会重用,没曾想只是和其他人一样的安置,心里自然不平。

    然后来到济宁城下,看到了济宁城中突然迸出的声势,展露出实力的时候,李家兄弟相顾变色骇然,心想这一波来错了,本以为前途无量能有富贵,却没想到要葬送在这济宁城下,而刚赶回来的师家人则是沉默的拿出了兵器,准备和闻香教流民拼死搏命。

    谁也没想到赵字营的火炮威力会这么大,看着好似汹涌巨浪的闻香教攻势在这连续射击的雷霆霹雳中被打的粉碎,李家兄弟和师家几个人都看的目眩神池,心情激荡,索性是搬运货物堆在几辆大车上,站在那里登高望远,在整个平坦地形的战场上,敌我双方还就是他们几个站的最高,看得也最全面。

    师家人看不出什么,可李家兄弟却能看出好坏来,辽镇那边的火器当真不少,很多城头上都有所谓的红衣大炮,也就是什么”一炮糜烂十余里,杀人千万“的利器,那个威力虽然不小,但威力要打中了才能显现出来,如果人冲过火炮轰打的范围,这火炮也就没什么用处了,想要打的远些,也可以挖坑垫土,想要变换炮口方向,则是要动用畜力,然后还要重新花费大力气加固炮位,都是麻烦无比,而且没什么效用,因为你挪了火炮同样打不准,有时候还因为移动搬运导致火炮出现问题,加药射击还会炸膛..

    至于这拖拽着火炮出城野战那就更是不能,这火炮只能固定装满泥土的木箱上,也谈不上什么瞄准,第一炮打出去或许有杀伤,第二炮别人只要避开那个固定的位置,那就毫无办法了。

    开始看到赵字营的火炮时候,他们还以内行人的姿态私下说道:“这就是乡下土棍没见识,这火炮看着威风,用处却不大。”

    等到一开火,李家兄弟才目瞪口呆,赵字营的火炮居然是这么用的,看起来就和那火铳差不多,开火流畅,而且调整射程和变换方向都是容易的很,他们站在高处,眼睁睁看着声势浩大的闻香教乱军大队,就这么被火炮打垮了。

    “这的确是用不着咱们干什么..”李森喃喃说道,李家兄弟几个都是相顾无言,本以为自己一身本事卖给识货的,可现在,自家这本事在赵字营内实在卖不出什么价钱。

    “怎么也要投靠进去做家丁,现在还只是徐州,咱们不能耽误了!”李嵩闷声说道,他声音不低,边上的师家人听到了也是连连点头。

    感谢“用户寒夜、甜蜜的甘蔗、用户可乐、许家锦少、元亨利贞、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我正在琢磨搞个加更的活动,请大家支持!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