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千谋万算,却没想到对方却没什么计较应对,就这么来到开打,尽管没有计谋巧算,可就是以力破巧,直接就这么压了下来,偏生就这么无可抵御,眼看着自家这大队就要崩了,可那徐州兵马的本队还没动,撼动摧垮己方大军的仅仅是几门火炮。

    这一仗已经败了,可败的让人很不服气,觉得对方是取巧占了便宜,是徐州兵马没有按照规矩来打,可在战场上,胜败才是结果,其他什么都不算。

    “再冲一轮,只要能冲到跟前去,那就还有机会。”徐鸿举在马上咬牙说道。

    夏仲进脸色铁青,左右看看,却是压低了声音说道:“二爷,怎么冲,眼下这个局面,谁还敢向前去。”

    “怎么不能冲,咱们当年怎么用兵的,一层层向前赶就好,谁不去就砍了谁的脑袋,难不成现在学了什么站队走路的法子,就不能像从前那么打了,一层层压过去,人命难道就值钱吗?”徐鸿举恶狠狠的说道。

    夏仲进闷闷的点头,再无二话,只是转身开始吆喝布置,一层层传达下去,跟在他们身侧的那些精悍青壮各个呐喊起来,分队分散开来,开始向前驱赶队伍,有半分迟疑的立刻就是一刀下去。

    “还是咱们自己的老弟兄靠得住,那些逃到徐州的人怎么靠得住,弄出个混账站队的法子来,就觉得天下无敌了,放手去杀,不要手软!”徐鸿举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大吼了出来。

    第四轮火炮打过来的时候,炮击方向已经彻底溃散了,整个流民大阵都已经被搅乱了,中间的人想要向外跑,外面死伤没那么大,又让不出足够的道路,必然要推挤推搡,这么层层压迫,根本维持不住什么队形。

    “调整炮口方向,各向一边,抬高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开火!”孟志奇下了命令。

    在赵字营的火炮家丁里,也有两名是俘虏的官军炮兵,他们在突袭夺炮的过程中活下来,投降之后又是忠心配合,当赵字营把他们的父母家人接到徐州之后,也就为赵字营死心塌地做事了。

    他们二位本以为凭着自己的火炮本事,在这地方上的反贼军中,怎么也能博个富贵出身,却没想到根本不是一路的东西,对这临战开火,他们更有自己的体会。

    “要是在官军时候,这火炮只能朝着一个方向轰打,想要转向,不知道要多麻烦,要重新挖坑,重新挪动火炮,战场上哪有那个工夫,可你看看咱们营头的,想要移动火炮,直接推动就好,一样稳当。”

    “关键是炮好,你看看这炮架炮车,而且火炮铸造的严丝合缝,开第四炮的时候还要加药,要是咱们当年那破炮,现在没准就炸开了。”

    “这火炮抗用,开着也放心,放过多少炮试过的,说是铸炮那些师傅都被炸死好几个,所以后面都很小心,不像咱们官军那边的营生,不知道经手克扣了多少,能造出什么好东西来..”

    火炮家丁们也都是很放松的状态,眼看着几轮炮击之后,雷霆霹雳之下,面前的闻香教乱军已经是溃散无地,这样的成就感和胜利在即的喜悦将先前的紧张冲散,各个变得轻松无比。

    只是这边才议论几句,就听到对面的呼喊嘈杂的声音渐渐变大,抬眼看过去,刚才低沉溃散的闻香教队列变得狂乱起来,刚才每个人都在向后退,都在想要四散,可现在却不知道生了什么,从后向前。

    气氛莫名开始变得紧张,在火炮轰击下,刚刚放松些许的赵字营又是重新绷紧了。

    “取下木楔,用湿布擦炮身,继续装药开炮,不要停!”孟志奇喊的嗓子都有些沙哑,他耳朵嗡嗡作响,反倒是开炮的火炮家丁们炮响时候都记得捂住耳朵,情况好很多。

    现在流民大阵已经不再后退了,反而开始慢慢的不情愿的向前涌动,有人哭喊,有人嚎叫,甚至还有小规模的火并,不过前后驱赶,还是在缓缓向前,刚才那护教神军处的缺口已经被乱哄哄的人群补上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火炮开火,不需要什么仰角来增加射程,只是打出去就有杀伤,只不过第六轮开炮之后,火炮炮身已经有些烫,要用湿布来擦拭炮身,湿布所蘸的水里还混合有老醋,这样降温更快。

    每一炮打出,流民前涌的势头就要停一下,但依旧艰难缓慢的向前,赵进踩在马背上看了看,下来后说道:“流贼又在胁迫大队向前了,传我命令,准备接战,火炮再开四轮,火炮家丁后撤。”

    有人骑马将赵进的命令传达出去,就在这命令声音中,火炮又是轰然打响,被火炮轰打的方向有死伤,闻香教乱军已经坚持不住,向着四处溃散,可其他处在缓慢向前。

    湿布擦在火炮身上,咝咝作响,白色蒸汽冒起,炮身已经滚烫了,孟志奇心有不甘,可也只能让火炮射击的频率放慢。

    “真不知道老爷担心什么,炮口前面那还有什么敌人!”有人埋怨了一句。

    八门火炮前指的方向,好像有无形力场一般,几百步内空无一人,闻香教乱军大阵特意闪出了这块地方,没人愿意靠近这块死地,导致每一轮射击开始,孟志奇都要安排家丁调整炮口方向,炮口每一次动作,都会让遥指的流民乱军一阵慌乱。

    “冲过去!冲到跟前!他们就没办法了!”

    “不冲就是死,冲了就有活路!”

    “你们就不想在这济宁城内痛快了吗?还想去饿肚子受苦,冲过去,灭杀了这伙徐州的兵马。”

    “冲过去,银子富贵,任大家选,要什么有什么!”

    或者威胁,或者利诱,但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明晃晃的刀枪,在山东的流荡中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后队压前队,前队再去压更前面的同伴,反正死伤的不是自己,反正驱赶前面的人上前,又能遮挡自己,又能给自己找下活路,就这么彼此驱赶压迫着,大队开始向前移动靠近,只是和从前那种不管不顾的亡命相比,这次人人心惊胆战,尽管那闷响的频率越来越低,可每次响起,都让人心惊胆战。

    后面逼迫,前面是杀机森然,越靠前的人越紧张惊惧,听着惨叫,看着那些尸体和血肉,压力越来越大,直到绷不住了。

    不知道是谁先忍受不住,有人疯一般的大喊,开始有零散的人向着赵字营的阵地冲过来,然后冲起来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大队好似崩塌了一般,向着赵字营猛扑过来,人人狂奔乱喊,好似疯狂。

    可这些人开始狂奔冲锋的时候,距离还有二百多步,差不多是半里的样子,被压抑到极点的时候,人绝望的冲锋奔跑,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力气,跑起来之后就不敢停下,生怕挡住了背后同伴的路,稍微慢了就会被踩死。

    闻香教乱军大阵里大多数人都经历过流荡攻城时候的尸山血海,多少知道些这等情况的经验,都是竭力狂奔。

    可二百多步的距离太长了,本就惊慌失措,肚子里的存货也不足,加上方才的惊慌失措,体力消耗的极为巨大,再怎么被意志驱动,体力终究没办法支撑太久,就这么越跑越慢,有人甚至跑着跑着就那么死在路上。

    越来越慢,可双方的距离还是在迅的拉近,最前面的乱军流民并不是为了杀敌而冲锋,而是因为压抑,而是不想被身后的同伴杀死,他们同样不想死在这边,可这些事情由不得他们决定。

    跑在最前面的闻香教乱军甚至看到对面徐州兵马脸上不耐烦的表情,难道是嫌我们来的太慢了..。

    “开火!”有人大吼,随即在两军接战之间的区域,什么都听不到了,单支火铳的爆响声音不大,可近五百支火铳同时开火的声音就不小了。

    火铳开火之后,有许多人仆倒在地,也有些人幸运的没有中弹,他们在惨叫声中继续向前冲去,可脚步已经是跌跌撞撞,不少人都是维持不住平衡,也有人宁可趴在地上,哪怕被身后的人践踏过去直接踩死,也不愿意面对这硝烟和杀伤了。

    自从经历过实战后,赵字营的火铳家丁就成熟了,眼看着对面那些闻香教乱军嚎叫着冲上来,看着各个凶神恶煞,而且声势浩大,他们依旧是冷静无比的清理枪膛,装填弹药,然后开火。

    火绳滑膛枪没办法保证太高的火力密度,火铳家丁的队列也是松散,尽管开火对密集的乱军造成杀伤,可还是有更多的人向前冲来,第二轮火铳又是打响,又是不少人仆倒在地,可火铳的射击没办法打停对方的冲势,火力密度有限,流民又被后面的同伴推搡,他们现在脑海里只想着冲到对方跟前去,冲到跟前,就不怕这火铳射击了。

    感谢“用户寒夜、吴六狼、123、中网汤姆猫、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各位的月票、订阅和打赏,请多多支持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