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个词让刘勇有些愣,赵进挥动马鞭指着前面的流民大阵说道:“他们赢不了。 ,”

    刘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看向周围,再看其他各团各队,从伙伴们到下面的家丁人人脸上有惶急和不安。

    还没等刘勇说话,流民队列里突然响起了急骤的锣声,这锣声一向,夹杂在队伍中的旗号开始疯狂挥舞,整队完毕的流民队列开始向前移动。

    结成方队,向前移动的度就不会太快,而是缓缓推进,除了这整齐的队列之外,还有些人奔跑其中,他们肩扛搬运,奔跑其中,还有人推着大车,尽管他们努力用前进的队列在遮蔽,可还是能看出他们的踪迹。

    刘勇皱眉凝神,观察的很仔细,他在想流民这些东西是什么,现在刘勇已经不敢轻视对方的举动,这不是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而是有组织有计划的乱军!结合上他们信教的这种狂热,还有赵字营的练兵法子,只怕官军都比不上他们!

    “让炮队上前,敌人进入二百步的时候开火,只要不炸膛,就给我一直轰。”赵进下令说道。

    在赵进身侧待命的孟志奇大声答应,拨马离开,流民大阵还在向前缓缓推动,随着这大队行进,赵字营的慌乱焦躁散去,不管怕或者不怕,既然敌人来了,那就要准备开打。

    八门火炮在马匹拖拽下来到了赵字营大阵右侧,在略微靠前的位置上落位,操持火炮的家丁们明显有些慌张,毕竟第一次临阵作战,又是在赵进的眼前,难免是惊慌紧张,但严格的训练终究还是关键,开始的慌乱过后,很快就是熟练起来。

    将拖拽的马匹卸下,挖土垒砌炮阵,然后洗刷炮膛,装填弹药,这些流程都是做得熟了,很快就是将第一炮弹装填完毕,而在这个时候,流民阵列才推进了不到百步,距离赵字营本身还有三百多步,之所以对这个距离有精确的估量,是因为有专门的人学习测距的技巧,这个可是路易的法子,他当年在神学院和战场上打下的数学底子,两根木尺交叉,加上目测估量,就可以算出大概了。

    马队缓缓后退,城头鼓噪就已经惊扰到了马匹,如果火炮轰鸣,没经历过火炮轰响的马匹肯定会受惊狂躁。

    火盆里的炭火已经通红,火炮一切都是准备停当,就是等待着流民大队进入射程。

    流民大队也看到了赵字营前排的火铳和弓手,然后才看到在大队一侧的火炮,看到这些,流民队伍的脚步没有减慢,依旧坚定向前,只不过呼喊口号的声音愈响亮整齐,或许他们已经积累了经验,遇到这样的情况,只需要不断向前,只要到了跟前,这些威力巨大的火铳和弓箭就会变得毫无作用。

    城门刚开的时候,流民大队从城内冲出,讲究的是声势滔天压人吓人,可进入阵地准备开战的时候,这几百步的距离可没办法冲过去,不然到了跟前,体力耗尽,气喘吁吁,那就是自寻死路。

    按照那几队精锐护教神军的说法,越是在这等火器弓箭面前,越要压住阵脚,维持住队形,死伤肯定会出现,可只要能拉近到足够的距离,那先前的死伤就可以千倍百倍的找回来。

    虽说那黑黝黝的火炮看着让人心虚,可也有见过火炮的人不停给大家壮胆,说官军的火炮又粗又大,一看就能打出惊天动地的东西,而这赵字营的火炮看着没那么骇人,想必威力也是有限。

    维持各个方队的头目更是得到了吩咐,前面青壮的死伤不用太在意,只要能让那些久经训练的护教神军和赵字营的妖孽短兵相接,然后再让大队将他们围住厮杀,关键就是推进到跟前,一定要靠近,而且只要靠近过去,闻香教还有别的法子。

    “快了!快了!”看着对面声势浩大的压过来,即便隔着几百步测距,家丁也是紧张的大喊。

    “二百步,已经是二百步之内!”测距的家丁嘶声报出了数目。

    似乎流民大队也在估计距离,就在这边报出数目之后,有几队流民突然加快脚步,迅的向前移动,因为这突然的加,本就不怎么规整的方队变得更加散乱。

    就在这几队流民的遮蔽下,后面那些装满材料的大车,肩挑手提的人也开始快跑向前,不知道要做什么。

    可不管做什么都不重要了,就在流民大队开始加向前的时候,在赵字营炮兵阵地上已经开火。

    闷雷般的声音次第响起,炮声轰隆,不过在震耳欲聋的诵经口号声中并不怎么引人注意。

    被流民们认为威力有限的火炮喷吐硝烟,两斤多重的铅弹呼啸着飞出,落入密集的流民队列之中。

    没什么能阻挡急飞出的炮弹,站在最前面的闻香教乱军青壮看到了炮弹飞来,他下意识的想要闪躲,不过炮弹飞行的度比他判断的更快,他只来得及让开半边身子,其余的半边直接被炮弹打烂掉了。

    一个人的血肉之躯丝毫减缓不了炮弹上的力量和势头,斜着射来的炮弹直接将这个横纵几十人的方队打穿,所过之处,犁出了一道血肉通道,然后落入后面第二队,在队中落地,但这还没有结束,济宁城外的土地在一次次的踩踏之下早已经变得坚实,炮弹落地又是弹起,这次没有飞那么高,可力量一样无可抵御,很多人看到了前面那一队血肉横飞,可根本来不及闪避躲开,被弹射起来的炮弹又是血洗,很多人被拦腰打断,还有人“幸运的”被打断了腿脚,可在这战场上,等待他的只能血流到死。

    有炮弹重重打中了装满木桩材料的大车,车上的木料,甚至连同大车本身都被炮弹打的稀烂粉碎,碎木四处飞溅,穿透了附近几队许多人的身体,很多人直接倒地,队伍瞬时就是崩溃掉。

    八门火炮同时射,仅仅是第一轮,快跑动的流民几队直接就被打垮了,地面上躺满了尸体,到处都是飞溅的血肉碎块,刚才震耳欲聋的诵经口号突然间低了下来,城头城内的锣鼓,摇动的旗号也都在这一刻停住。

    那前冲几队被打垮,残存的人在这一瞬间都是崩溃掉,大多数人都是丢下手中的兵器扭头就跑,也有少数几个原地转悠,突然间狂喊着向赵字营的本阵冲过来,只是冲到射程之内,立刻被几根箭钉死在那边,他们是吓疯了。

    本来流民大阵,由几十个方队组成,就这么向前滚动压过来,可最前面的几队被打垮,在他后面的方队看到前面同伴的下场,立刻踟蹰不前,而后面的还不知道前方到底生了什么,本就不怎么整齐的大阵,又是变得纷乱松散。

    湿毛刷清洗炮膛,用刮棍将炮膛中的火药残渣带出来,然后又用干毛刷再进去,擦净水迹和剩余的碎屑,然后装填弹药,在眼前这个距离,还不需要调整射角,只需要装入定量的弹药就好。

    火炮家丁来源分几种,有出身自学丁的,有在赵字营工场中铸炮的学徒,也有部分来自家丁和团练,推着火炮上阵是第一次,对面黑压压的人群压来,每个人都很紧张,不过装填弹药和射火炮的动作程序,他们都已经演练了多次,当第一次开炮完成后,看到那惊人的杀伤,每个人的紧张和焦躁都跟着消散了,各个精神百倍的开始动作,以至于随队的路易和孟志奇要怒声督促,免得他们动作变形,或者过犹不及。

    “冲过去,大伙冲到跟前去,他们那大炮就没有用了,到时候杀光这些妖孽!”有人在怒吼。

    更看到几个披甲骑马的人物从队伍深处冲出来,挥刀大喊道:“效死登仙,大伙冲过去,弥勒护佑,进西天仙国!”

    喊完这句,下一句就变得杀气腾腾:“谁要是迟疑不前,直接就砍了脑袋..”

    威胁的话说到一半,火炮声又是轰鸣响起,现在各处的呼喊已经低沉,这火炮轰鸣声听着清晰无比,经过刚才,大家都已经知道,这低沉轰鸣就是阎王殿的催命符,骑在马上的那几位顾不上吆喝呼喊,下意识在马上矮了身子,拨马就走。

    他们都是这个样子,又怎么去督促别人,其他人看到头目先逃,更是士气崩溃,谁还敢愿意上前拼命送死。

    想战想逃,不管怎么反应,人的动作总是赶不上炮弹的度,八炮弹又是在流民大队人群中打出了八道血路,所过之处都是死伤一片,血肉遍地..

    两轮火炮,十六炮弹,落在密集的人群中,打死几百,伤亡近千,炮弹杀伤的效率很不错,不过这千余的伤亡对于闻香教乱军几万的数目来讲,实在算不得什么,可这两轮炮击,却将闻香教乱军的士气彻底打崩了。

    感谢“用户寒夜”老友的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各位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请多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