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字营上下躁动,这突然间的震撼和变化,他们都有些应对不及,本来胸有成竹,可被震撼之后,看着对方那滚滚人流呐喊着向前冲来,声势如此浩大,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心中却越来越慌,马队的坐骑都是躁动不安,嘶鸣乱动,骑马家丁拼命控制,长矛家丁也是彼此惶恐相顾,家丁们尚且如此,徐州义勇纷纷拨动马匹,已经准备逃了,这般声势的贼军,如何能打得过?而民夫丁壮,若不是里面团练多些,已经有人跑出去了..

    “都他娘愣怔着干什么,落位,落位!”赵进在马上大吼说道。 ,

    他话音刚落,在第一团、第二团、亲卫队和第四大队、第一大队的队伍里就次第响起了头目的吼叫,用来列阵排队的鼓声和唢呐声也跟着响起。

    赵进一吼,他身边的刘勇等人也跟着大吼起来,大家都在差不多的时候反应,这一刻心思也就跟着安定,平时训练的东西已经刻入了骨子里,在命令和鼓声的驱动下,家丁们又是重新整肃了队伍。

    从城门处冲出来的人群虽然势头凶猛,看着骇人,可距离毕竟有几里,一时间没那么容易跑到。

    “第一团、亲卫队、第二团,一字排开,阵前迎敌,第一大队、第四大队在后,其余各队随我行动,大车辎重结阵自保。”赵进命令下达。

    命令虽然简短,其中包含着很多信息,领命者自然明白如何执行,以赵进所在为起点,向右依次为第一团、亲卫队和第二团,后面的第一大队和第四大队也是如此排列,而马队、火器连队则是聚拢在赵进的身后。

    “火器连队预备、弓手预备、准备接战!”赵进肃声下令,火器连队开始准备,马队里的弓手纷纷下马,他们提前就已经在队伍的后排。

    单调的步点鼓声,团正、连正和队正们的呼喊吆喝,都被对面不断传来的口号和呐喊声掩盖,连人流的脚步声都是如此震人心魄,不过就在这个过程中,赵字营的队伍越来越整肃,已经不见了当初的那种惊慌失措,只是在那里肃立待战。

    城内冲出来的汹涌人流看似无穷无尽,可实际上却是有穷尽,四里的距离并不近,狂奔向前开始时候很快,当跑过一里二里的时候,体力自然就会跟着衰减下来,度自然也会变慢。

    双方距离几百步的时候,那人潮已经不是狂奔,而是小跑向前..

    火器连队已经在赵字营的步卒阵线前排列成了松散的横队,正在紧张的装填弹药,火器连队的队正队副们跑动在队列之间,检查家丁们装填火铳有没有疏漏错误,弓手们则是放松些,用手勾动几下弓弦,然后就是看向前方。

    流民队伍里响起了尖锐的哨音,就在这哨音之下,汹涌的人流放慢脚步,在三百多步的距离上停了下来。

    在马上的赵进笑了笑,看着势头再怎么惊人,也不可能违背常理,如何声势骇人,人的体力也是有限,这济宁城虽然二十几万人口,又有不少流民进驻,可能冲出来的人也就是这么多..

    不光赵进笑,赵字营各团各队,从团正到下面的队正,人人脸上都有笑容浮现,开始时候如此惊人骇目,可临到最后关头还不是要慢下来动手,看着对面这散碎纷乱的队伍,赵字营可是不怕。

    就在这气氛稍有放松的时刻,鼓声响起,可是这鼓声却不是赵字营这边响动,而是从流民队伍之中。

    那边尖锐的哨音响起,轰鸣的锣鼓和喧哗就安静了下来,尽管做不到彻底的安静,可对于流民那种杂乱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

    这么多的人从城内涌出啦,骑在马上看过去,乌压压无边无际,数不清有多少人,看着却是杂乱无比。

    就在流民队伍里鼓声响起之后,原本疏散杂乱的流民队伍开始聚拢整队,几百步的距离足可以看清楚对面细节,有人在吆喝着督促,有人在拳打脚踢,甚至棍打鞭抽,让流民逐渐的排列成队伍。

    随着流民那边的鼓声响起,赵字营这边从上到下都是收了笑容,因为这鼓声的节奏他们很熟悉,这节奏也是很单调,和赵字营的步点鼓极为相似,而且随着鼓声敲响,散乱无比的流民开始变成了一个个方队,这个队伍和自家的阵型也很相似,甚至流民们所用的武器也都是长兵器,尽管最前面的看着都是削尖的竹枪和木刺这种。

    散乱时候就是一团散沙,整齐的时候就是如山之势,流民这几万十几万的数目,聚合成一个个的方阵,森然骇人的气息扑面而来。

    赵字营从上到下,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变得郑重肃然,原本以为自家的长矛方队是独有的法子,可以横行天下,从无敌手,谁能想到,能在流民身上看到同样的东西,而且流民们的人数更多,人数几倍几十倍于自家。

    在这样的对比下,每个人的信心都禁不住动摇了,在这样的战场上还能胜吗?

    流民队伍中的鼓声又有变化,赵字营上下顿时紧张起来,火铳家丁开始用力吹火铳上的火绳,准备开火射击。

    但在这鼓声中,流民队伍没有向前,在面对赵字营的那一段前阵,缓缓向着两侧展开,露出了被前后大队包裹的中心。

    看到这个之后,赵字营上下,特别是前排家丁各个变色,他们看到了大队包裹之中的几个方阵,他们穿着同样的号服,拿着制式的长矛,排列着和赵字营长矛方队差不多的阵列,看起来并不差几分,一样整齐,一样森然。

    居然有和我们一样的?赵字营家丁深受震撼,刚才看到,还会觉得对方远不如自家,就算用同样的法子训练,自家也比对方好,可突然间现,对方居然还有和自家差不多的,那优势的感觉就剩不下多少了。

    与家丁们相比,赵进的伙伴们所受的震撼更大,先前预判,闻香教乱军的所有主力都被派去了滋阳城,这济宁城是很空虚的状态,自家主力过来,对方只能被迫回转,到时候己方以逸待劳,正可以从容击破。

    可没想到的是,闻香教乱军的主力一直在济宁城不动,等待赵字营的到来,以逸待劳的不是自己,而是对方,而且对方还成功震慑了自家上下,让赵字营自己的士气低落,更不用说对方积蓄了足够的力量。

    赵进的伙伴们都有或多或少的挫败感,那种以为手握全局,却被对方被算计到,而且眼前这个局势,对赵字营太不利了。

    不过这挫败感也是一闪而过,陈昇、石满强、吉香都很快将情绪调整了过来,在这样的形势下,反正都要开战,那想那么多又有何用。

    “大哥,闻香教这些日子一定是封锁城池,那什么护教神军,搞不好是白日里派出去,晚上就是回来,去滋阳城下那些是别队的。”刘勇咬着牙说道。

    因为闻香教乱军的活动和封锁,赵字营的消息极为不畅,他们能看到那些表面上大队的调动,却很难看到虚实和细节,而且济宁城中的消息对赵字营来说完全是闭塞的,那些护教神军如果隐藏在城中,那么无从得知。

    更有一点原因,赵字营这次求的是快,如果在徐州或者山东鱼台那边的营盘多停几天,侦骑眼线不断的打听消息过来,闻香教做出的这个局也不会一直维持那么缜密,会有破绽露出,可赵字营出兵山东,最要紧的是快,山东官府在动,山东地方士绅在动,朝廷在动,边军和各路官军在动,南直隶各方同样在动,耽搁一天,就有一天的乱局,就因为这个快,对军情消息的了解难免就会浮于表面。

    刘勇脸色极为难看,这些消息都是内卫家丁和眼线打听回来的,看着眼前这等局面,刘勇觉得是因为他的责任才导致这般,内疚惭愧。

    相比于众人,赵进脸上的神色却很淡然,看到对方阵型变动,将队列展开之后,脸上还有一丝冷笑浮现,他没有回答刘勇的话,反而开口点评说道:“小勇,按说这等老营底子要用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可为何最开始露给咱们看,这并不是他们糊涂,而是要把咱们的士气彻底打散,让咱们觉得所有算计都是落空,再也没有得胜的道理,而且他们也是有恃无恐,堆出这么几万人来,搞不好城内还有几万,几倍十倍于我,这样的优势和声势,肯定将我们看成砧板上的鱼肉了。”

    济宁城池南面有空旷平坦地形,这边可以用做战场,即便这样广阔的地形,也不可能堆下十万人,看着浩浩荡荡,无穷无尽,也不过是几万人而已,等到他们整队聚合成方队之后,就更容易判断了。

    “大哥..”刘勇说了一句。

    赵进笑着打断了刘勇的话:“小勇,你知道什么叫代差吗?”

    感谢“花笑云白、huif1y、顾无招、元亨利贞、用户黑暗中的光明、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