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百户乔山大伙倒是信得过,这两年下来,原本管事的王府长史深居简出,内官被查办,上上下下都收束了不少,这让滋阳城官民都松了口气,平时这王府实在太凶蛮霸道了些,在这期间,出来办事操持的主要是这百户乔山,这乔山一改从前的嚣张,遇事留三分余地,也能沉下心做事。 ,

    这让滋阳上下对这乔山的感观大好,都觉得这人靠得住,眼见他领着鲁王王府的人手上城,知根底的也觉得安心。

    滋阳城的城墙和城防,在山东和济南不相上下,甚至还有过,人在坚城之上,被厚重的城防遮蔽,信心都是满满,忐忑不安也被冲淡许多。

    城墙和城楼上都有人看着远方,按照滋阳城派出的探马,流民大队已经北上,朝着这边直扑而来。

    突然间锣声响起,而且还是城内方向,城头上众人都是转身看过去,某一处有烟柱冒起,但这烟柱迅变淡,锣声也渐渐停歇。

    “这些千刀杀的妖孽,天天闹腾个没完,到底要祸害成什么地步才算完。”

    “得亏王府和官府盯得紧,水社那边加了三倍的犒赏,整日预备着,不然真让这些贼子钻了空子!”

    城头上骂声不断,自从济宁那边陷落,滋阳城大肆抓捕了几百名潜伏在城内的闻香教徒之后,日夜间乱子就不停,时不时有漏网之鱼放火作乱,还有在水井中投毒的,如果不是差役官军盯得紧,贼人没过来,城内就要先大乱了。

    “各位兄弟,各位乡亲,求救告急的人已经到省城和京城了,朝廷马上就要派出大军过来援救,那些贼子只有覆灭一个下场。”乔山扬声喊道,他好歹是朝廷经制武将,自然知道救兵何时能到,可眼下这个情形,也只能不断的给大家鼓劲打气。

    听到他这么讲,城头附近的官军和团练们都跟着叫好喝彩,那些忐忑惶然的民壮一等也都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可这叫好喝彩突然间停下,好像大伙嗓子里被塞了什么东西一样,都是目光呆滞的看向南方,朝向城内的乔山身体颤抖了下,急忙转过身来,只看到南边天际间烟尘扬起,在那烟尘的前方,有狂奔的骑手,也有惶然的百姓难民。

    城头就这么寂静下来,随即有人疯狂的敲响了告急的锣鼓,城头众人都好似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也有人吆喝着现在去关闭城门。

    “流贼..流贼..来了..。”有人带着哭腔说道。

    自师家庄北上,这一路安静异常,不要说没有闻香教乱军的骚扰,连逃难的百姓都不见几个。

    赵字营出之后,就不再用骑兵对周围进行遮蔽,然后那师家几个押送近万流民回去,只要一出赵字营的控制范围,必然会有逃亡出现,闻香教乱军虽然骑手不多,可毕竟也是有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闻香教的相应方面了。

    向北走了十里之后,大军开始准备渡河,济宁城在运河东侧,战场也在运河东边,如果临阵前渡河,很容易被人在登岸的时候突袭,那可就是大祸了。

    做好相应的警戒后,一艘艘漕船在运河上并排相连,上面铺好竹排木板,马队和步卒开始过河,亏得运河水流平缓,河面也不怎么宽,这才方便假设浮桥。

    等大队过去,装着辎重的大车则是上船运到对岸,这等辎重可过不了浮桥。

    “..闻香教立了护教神军,对外号称十万,据说有号服,拿着铁制兵器的怎么也有几万数目..”

    “..徐鸿儒的后宫还在选妃,还征邹县百姓为他大修宫殿..”

    “..。滕县那边已经接战,不过围城的流民没什么士气,拼死攻城的势头也不强,流民营地都有饿死,天天焚化尸..”

    “..在滕县那边的严黑脸还能送出信来,按他说法,他已经把城内各股力量集中起来,用他的家人和团练压着,城池能守得住,而且齐二奎正领着几百团练在外围游动,随时准备接应..”

    “..按照滕县那边讲,攻城的流民没什么强军骨干,督战的都不行,几次压不住,还要重新聚拢人..”

    就在渡河的时候,王兆靖和刘勇将各处汇总来的消息说给赵进,赵进听到那个选妃和兴修宫室脸上浮现不屑的笑容,听到滕县情况后却问了句:“如果那护教神军参与攻城,也不至于打的这么稀松。”

    刘勇点点头,郑重的说道:“现在滋阳城到济宁这边道路等于是断绝了,消息想要传递过来很麻烦,估摸着他们的消息到了,咱们这边也在济宁城下。”

    “那就来不及了..。”赵进说了句,或许是这话不吉利,赵进停住改口说道:“到那时候,不管消息到或者不到,我们都能亲眼看到了。”

    运河对岸有几样沉重的家什装船很麻烦,正有人将两艘船并排,中间搭一个简易的木架,大伙都在那边忙碌不停,还有人在这边把大车上的牛马卸下,将长绳连到那边船上,准备做个拉纤的作用。

    赵进沉默片刻,闷声开口说道:“我们觉得现在局面最为有利,济宁城一是空虚,二是调动了闻香教乱军,可这世上没什么傻子,那徐鸿儒再怎么贪图富贵,他也能想到,就算他想不到,他身边那些人也能想到,鲁南周围,对他威胁最大的肯定不是官军,而是咱们,闻香教是能藏下去人的,咱们大军一动,消息只怕就从徐州送出去了,他们就会那么傻,自顾自的行动?”

    王兆靖和刘勇对视一眼,知道赵进是有感而,滕县对于闻香教也很重要,可在攻城的力量中却见不到那“护教神军”,那这些力量那里去了,难道都去了兖州府城滋阳吗?大战在即,这样一厢情愿可是不行。

    “大哥,要不要咱们各团各队先停下,等待确切的消息过来。”王兆靖建议一句。

    赵进没有回答,只是示意经过的一辆大车停下,一个箭步跳了上去,站在大车板上四下看了看。

    各团各队正在整队稍息,马队正在安抚略有些焦躁的马匹,即便在这样的状态下,大家依旧保持着整齐和纪律,看起来自有一股森然逼人的气势,赵进再看看河上装满物资的船只,再看看河对岸正在装船的辎重。

    他在马车上张望,下面的王兆靖和刘勇彼此对视,都有些诧异,连不远处的吉香都伸头张望,极少见赵进这个样子。

    赵进从马上跳下来的时候,神情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慎重担忧,只有自信的笑容,下来后摇头说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咱们这般军势,这般精锐,难道还要怕闻香教那些土鸡瓦狗,小心过头,那就是笑话了。”

    “大哥,还是要谨慎为先。”王兆靖说了句。

    “行军打仗自然要谨慎,可这心气不能太低,刚才那番议论,未免太看得起这闻香教了。”赵进言语间豪气横溢。

    王兆靖态度有所保留,刘勇也是欲言又止,不过二人刚才有些沉重的心情却因为赵进的这番话变得昂扬起来。

    赵进向着亲卫队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我们不能光想着胜败,还要想着大势,还要想着怎么收拾。”

    “大哥,咱们自徐州出,声势浩大,官府那边肯定知道的清楚,京师那边不知道作何反应。”

    “下面知道,上面未必知道,功劳最后肯定要归在周参将身上,这个大家乐见,他们也能分润功劳,如果成了咱们平定贼寇,张扬开去,咱们从前的事情他们怎么遮掩,肯定回含糊过去。”

    虽说战场上不能一厢情愿,不过这官场上一厢情愿却很方便,因为趋利避害,上下一体,把握这个规律,就能知道大概会有什么结果了。

    王兆靖也知道这个道理,听到这么说,禁不住微笑点头,不过随即说道:“大哥,别人能含糊过去,只怕魏忠贤和其他大佬那边含糊不过去,他们肯定知道,即便不知道,只怕也能猜到。”

    “我们是乡勇团练,闻香教是造反乱民,和我们一起都有的谈,乱民则是要挖他们的根子,即便知道什么,也会含糊过去,麻烦的只是事后而已。”

    “只怕会剿的官军过来,到时候对付的不是流贼,而是我们。”王兆靖有些担忧的说道。

    “官军来的没那么快,我们没那么慢,这可不是我们一厢情愿。”赵进笑着说道。

    渡河之后大队整备,然后简单吃过干粮午饭,又是重新开始出,当太阳偏西的时候,在大队的外围,开始有零星的探马侦骑出现。

    这些探马侦骑距离实在太远,甚至都侦查不到什么,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安全,开始时候,有人自恃马术精强,想要靠近挑衅,却没想到靠近之后,直接被赵字营马队骑马赶上,一箭从马上射落,斩下人头带回。

    感谢“元亨利贞”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大明武夫请求你们的更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