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略一停顿,赵进又是说道:“不过,我们驻扎在鱼台县这边,外面不知道有多少闻香教的探子,扫荡是扫不干净的,我们一动他们必然会知道,传递消息需要时间,调集兵马杀过来需要时间,这段时间足够我们到预定的战场,我们要快,朝廷肯定会大军会剿,我不想让太多官军停留在兖州府,那样风险实在太大!”

    王兆靖没有继续争执,只是点点头,陈昇重新迈步,出去前开口说道:“我们有船跟着,他们没有,我们肯定比闻香教要快,只怕石头到了,他们还没到,不用担心什么。 ”

    这边王兆靖又是一愣,随即郑重的点点头。

    济宁城被攻破之后,闻香教并没有洗掠破坏,而是将这座城池严密控制了起来,征丁口,搜检物资,同时也在挑选富贵人家的女子,为徐鸿儒选妃充斥后宫,也为那些新任的大元帅大将军们搜罗美色。

    按照大明的惯例,官员们在守城的时候没什么出色的表现,在城破时候往往能够殉节尽忠,但富商土豪们却不会去讲气节,他们能做的就是辗转腾挪竭力奉承,力争能活下去,可在这样的局面下,也腾挪不出多少,所有人都是损失惨重。

    至于漕运上那些闻香教信众,尽管他们也是闻香教的一支,还在这次破城中起了关键作用,可他们并没有被当成自己人看待,待遇也就是比普通人强一点而已,甚至有几个没有参与开门的,被杀鸡儆猴,都是家破人亡。

    到了现在,即便傻子也能推测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去官府密告漕运人士内外勾结,逼得城内漕运的闻香教信众不得不打开城门。

    不得不说徐鸿儒一伙这一次做得很出色,环环相扣,操弄人心,让官府先是放松然后绝望,用手段逼迫城内漕运一路不得不反,让这可以坚守很久的济宁坚城不攻自破。

    赵进等人通过方方面面的消息了解,作为旁观者都是赞叹不已,可身在其中的那些人,经历过家破人亡损失惨重之后,可就赞叹不出来了。

    运河上消息传得很快,济宁城内生的事情被逃出来的人迅传到了南直隶一带,漕丁运兵这一系顿时愤怒了。

    漕运相关的人丁自成一体,平时就团结无比,自家的同伴在济宁城被如此对待,人人都是心生愤慨。

    徐鸿儒率领闻香教谋反,在鲁南掀起大乱,漕运也被截断,这本就让漕运相关损失惨重,去年已经是断河,今年又是再来,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谁不是怨气丛生。

    埋怨归埋怨,大伙也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自家在漕运上是个人物,和岸上打交道也不怯场,但却比不得这弄几十万人打生打死的疯子,估计朝廷都要费大力气才能压下去,自家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而且大家虽然不是一系,好歹都是烧香拜弥勒的,多少有些同门的情分,帮忙自然是不敢的,不过袖手旁观甚至有条件的通风报信还是能做。

    但徐鸿儒对济宁漕运相关信众的处置,让大家都是心凉了,原来这杀才根本就没有为“同门”留一丝情面,下手如此狠辣。

    最后的脸面也是撕下,大家也不想袖手旁观等待结果,尽快平定贼乱,尽快打通运河才是正理,大伙也知道想快就不能指望官军,而且大军一到,漕运上又要出船出粮出人,损失也不会小了。

    也不用考虑太多,大家直接想到了徐州赵进,从骆马湖隅头镇到清江浦,赵进可是威名赫赫,对赵字营的底细大家也估摸的清楚,而且去年才打败了两路官军,更早时候以几百部众平定数万流贼,眼下这赵字营几个团几个大队又有团练什么的,林林总总万把甚至更多,平定山东流贼岂不是易如反掌?

    想是这么想,还得有人去串联,漕运两个把总,其中一人就是为闻香教买粮的,另外一人则是霸着隅头镇和济宁州这一段的漕船私货,他两人原本也是隔岸观火的态度,可现在却最为积极串联游说。

    后一个人还好说,现在闻香教的反乱已经耽误他财了,而前一个,分明是在这反乱上财的,倒卖大宗粮食着实生,他得了好处,怎么还要串联,原因也很简单,这把总的亲弟弟一家死在闻香教的手上,虽说他弟弟一家也是漕运上的人物,也是烧香信教,可在城破之后,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闻香教的人,全家男丁被杀了干净,女眷被送到邹县去,家产也被抄没干净。

    若不是有人躲在夹墙暗道里逃过一劫,出城把这个消息送出来,恐怕那把总现在也不知道消息,家人被血洗,女眷被霸占,这仇当真不共戴天,先前那财积攒的人情也就不必说了。

    漕运上下,清江浦上下,本就对流民造反深恶痛绝,现在又有了人串联,都是出钱出粮出力,对赵进这边,也从开始的守住南直隶北大门,变成了平定山东流民变乱,打通漕运。

    共推出的代表到了徐州,赵进却已经去往徐州和山东交界处,对这些豪商富贵的请求态度很是模棱两可。

    不管怎么说,赵进和朝廷之间还是有个默契在,在控制范围内活动那无所谓,如果大摇大摆的出这个范围,那就犯忌讳了,当年在山东迎战官军,那可是撕破脸的特例。

    当然,赵字营也不会被这个默契绑住,之所以态度模糊,是不想让这些人知道的太清楚而已,但也瞒不住谁,王友山和徐州邳州士绅联名的文书上说得很明白,要用徐州乡勇民团协助朝廷平乱。

    不过,赵进还是低估了清江浦豪商的能量,山东大乱,本地兵马溃败,按照朝廷正常的应对手段,应该是动员北直隶京营和山西边军平乱,南直隶这边以固守为主,因为这边是天下财赋的要地,不能有丝毫的闪失。

    可这一次,在朝廷派下大军会剿之前,居然有一道旨意,徐州参将防区也包括山东地方,特命徐州参将周宝禄统率本部兵马相机而动,配合官军平定流民乱局。

    参将一等若是带兵出征,有权征本地民夫丁壮随从,官军得到命令出征山东,那么随军民夫丁壮跟随出征也是理所当然了。

    大家都是明白,把这样的幌子亮出来,不用解说的太过明白,大家就知道怎么操作了,甚至也用不上解说。

    徐州参将周宝禄就在赵进军中,率领本部兵马一百,征民夫五千余..

    既然没什么障碍和托辞,赵进这边也不再犹豫,直接表明了态度,自家的作为再怎么猖狂犯禁,地方上各处知道没关系,想要遮掩是遮掩不住的,大家见得多了,自然知道心照不宣的含糊过去,但别惹起上面的注意就好。

    如今鲁南地方已经是糜烂一片,大军行进所需的粮草给养,都没办法就地取得,原本赵字营云山行系统已经准备供应,现在既然有人主动找上门来,那自然最好。

    因为闻香教反乱,漕运断绝,运河上漕船也已经绝迹,此时的运河正是畅通无阻,在清江浦和隅头镇那边筹集的粮草物资装满了一艘艘漕船,然后沿河北上。

    为了取水方便,为了就近补给,赵字营大队就是沿运河北上,装满物资的船队则是跟着大队一起前进。

    赵字营各团各队都是久经训练,体力充沛,步行前进的度很快,赵字营运送粮草辎重,用得是牛马大车和漕船,这丝毫不会拖累大队的行进,相应的,队伍轻装向前,行军的度也会得到提高,而流民那边则没这样的条件,且不说大多数人都是饿着肚子没力气,他们没有那么多牛马牲畜,即便俘获漕船也不懂操控,更不要说闹哄哄的大队行进,没有秩序,没有维持,更谈不上什么度。

    能预测出彼此行军度的快慢,自然就不必担心石满强晚到一两天。

    之所以吩咐刘勇和王兆靖要把这船队控制住,就是担心这船队如果出什么问题,对赵字营的影响可是致命的。

    每一艘船上都有内卫队的家丁和几名团练时刻盯守,而黄河蔡家的船队也被全部抽调动员起来,部分船只装满物资随时作为后备补充,部分船只则是跟在漕运船队之后,若有异动,那就拦在河上,不让他们逃离。

    五月十五这天,赵字营从山东鱼台县出,沿河北上。

    赵字营大队沿河北上,没有遇到什么流民的阻截,洒在三十里范围内的探马侦骑,也没有察觉到什么敌军大队的动向。

    按照时刻回报的消息,闻香教的大股兵马还在邹县和济宁集结,分拨出一小部分向南加入围攻滕县,更多的部分则是准备向北,到这个时候,任谁都能看出来闻香教接下来的目标,这个目标和赵进判断的一样,是兖州府府城滋阳。

    感谢“元亨利贞、吴六狼”两位老友的打赏,三月最后一天,请大家订阅、月票和打赏多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