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战场上平坦无比,没什么遮蔽遮挡视线,流民大队的阵势又是严谨密实,骑兵绕了一圈也没有找出什么空子,彼此之间都能看到动向,也谈不上什么偏师奇谋,何况流民大队的数目远胜过官军,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硬碰硬的正面开打了。

    杨国栋还是很有把握,自家儿郎好歹是用的长矛刀斧,身上有遮蔽,还有部分甲胄,也不是没有操练,不少人还上阵厮杀过,更别提还有弓手和马队,那些饿殍一般的苦哈哈能会什么能知道什么,无非是手里拿着个杆子当烧火棍,只怕这“烧火棍”很多人都是今天才拿起来。

    在沙场战阵上历练过多次,总兵杨国栋也知道战场上的关窍,这弓箭漫射,火炮轰击都不是决胜的手段,真正定胜负,还要真刀真枪的对上,双方面对面硬碰,刀砍矛刺,见血夺命,一方撑不住就是溃败,刚才骑兵打不开,那就只能让步卒各队压上了。

    战鼓缓慢敲响,在这有节奏的闷响中,旗号摇动,步卒各个营头开始整队准备,山东总兵杨国栋深吸一口气,猛地向前一挥手,战鼓节奏猛地急骤起来,各营军将都在大声吼叫令,带着自家的营头开始向前。

    官军各个营头按照总兵杨国栋的吩咐上前之后,又有三百骑兵跟在横队右侧偏后的地方,这次总兵杨国栋没有全力投入,手里还留着二百亲卫还有八百步卒,这就是他拿在手里的力量,用在决胜的时刻,或者是逃离保命..

    官军大队齐头并进,但度并不快,每向前几十步就要略停,各队军将把总都在重整队列,不让阵型散乱。

    和刚才声势骇人的骑兵冲击袭扰不同,此时的几千步卒虽然没有那样的轰鸣声势,却更加让人压抑,常常阵线,还算整齐划一的服号,在阳光下闪烁寒光的长矛大刀,杀气森森。

    在官军步卒大队刚开始动的时候,流民们呼喊诵经的声音都低沉下来,不过随即就是更加高昂,为自己打气壮胆。

    双方距离拉近到百余步的时候,官军弓手快步跑到了前面,各个将箭支搭在弓上,就这么小跑着向前,而流民的阵列不见丝毫的反应。

    看到眼前这个场面,带着各个营头的官军武将脸上或有不屑,或有狞笑,到现在还不见有什么遮蔽格挡,那就等着被箭射了。

    “这时候哪怕拿个草把也是好的,这伙穷汉手里不是有竹子吗?扎个竹排不是更好吗?”看到流民这般僵硬,官军武官更加放松,甚至有空谈笑几句。

    “你不看看眼前这是多少人,人手一根竹竿可能都配不齐的,那还能去扎什么竹排。”有人哄笑着回答。

    谈笑归谈笑,随着靠近,官军各级将官都是绷紧了,在这个距离上还没到冲锋的时候,可这伙流民哪知道什么兵法,天知道会不会提前冲出来,随时得压住阵势和对方硬拼硬打!

    不过流民们或许是为了并排壮胆,或许觉得刚才这么紧密的阵势挡住了官军马队的强攻,到现在还是一直不动,就那么等官军向前。

    距离还有五十步左右的时候,弓手们前出站定,后面的官军各营也是停下,这是再坐最后一次的整队,也亏得面前是僵住不动的流民,如果是别的兵马列阵在前,官军哪里敢这么从容自若..

    弓手很快就是列队,对面僵立的流民们终于做出反应,竹竿都是向前倾斜,依旧站立不动,但手中的竹枪却都拼命摇晃起来。

    “脑子坏了!”“一群疯子!”官军这边看得目瞪口呆,不少人都是憋不住笑,弓箭都要射过来了,晃动竹竿有个鸟用!

    命令高声下达,弓手们张弓射箭,箭雨呼啸着泼洒而去,他们比刚才的骑射威力可是大的太多,他们站定了把弓开满,这射程和力道可不是骑射能比的。

    官军武官都在下令预备,如果这一波箭雨能打开缺口,那就要一鼓作气的杀进去。

    箭雨落下,流民这阵列实在是太过密集了,导致抖动竹竿也遮蔽了好大一片区域,箭支洒下,很多都被抖动的竹竿打飞,但也有落下的,有惨叫哀嚎,却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密集。

    “再射”命令又是下达,可就在这个时候,在流民队列中的锣声响起,前排手持竹枪的流民开始向前迈步走动。

    第二轮箭雨落下,死伤比上次多了不少,可官军弓手不敢射第三轮了,在这个空挡间隙,流民足可以杀到跟前。

    流民队列的这个反应也让带队的武官营将们收了笑容,这可不是一盘散沙,也不是不知兵法,这章法很是不错,流民们或许没经过什么战斗,没有过什么经验,但背后一定会有高人指点。

    可有什么指点都无用,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还是要看平常的训练,要看手里的兵器和把式,官兵彼此之间还知道照应配合,就这一项,流贼就肯定比不了。

    “大伙照应好了,眼前这么多脑袋,这可都是银子和功劳,将爷那边的犒赏绝不会少了!”

    “眼前这伙贼人,还不如猪羊难杀,大伙并肩子上啊!”

    武官军将们的吆喝号令此起彼伏,对方缓缓逼近,自家这边也要顶上去了,他们都能看到对面那些流民的恐慌和惊惧,尽管这些人脸上也有狂热,可那种没上过战场,没经历过真刀真枪杀伐的模样却让官军这边又有了不少信心。

    就在这个时候,在流民大队的内部开始有齐声的大喊:“弥勒护佑,弥勒护佑!”

    这四个字不断的重复,刚才数万流贼同声念诵佛号和经文,虽然声音巨大,却是嘈杂喧闹,而这齐声大喊却是极为整齐划一,真正有雷鸣之感,乍一听还以为是一人喊出,反应过来才意识到是几千人的呼喝。

    这等动静让官军上下都是被惊吓了下,随即军将们就大声的打气鼓劲:“这伙邪教妖孽就知道装神弄鬼,等咱们杀光了他们,今天大伙随意痛快。”

    听到这个,官兵们的气势顿时高涨,这就是大胜之后可以放纵几个时辰,随意的奸淫掳掠,肆意妄为,消息早就在官军上下流传,说什么这距离济宁城外二十里的庄子里藏着流贼攻破州县劫掠的金银女子,因为官军来的太快,还来不及运走,里面存货不少,大家理所当然的推论出流贼如此死守,想必是为了守卫这边的财货女人。

    这个许诺一出,官军士气大涨,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刚向前没走几步的流民前列,突然从中间分开,向着两侧跑去。

    如此突然的反应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临战之前,突然转身侧向,这不是自己找死吗?现在官军只要是突进向前,必然能把对方打的大败溃散,心细的人甚至能看到几十步外流贼们的反应,他们也是慌张和手足无措,甚至在奔跑中有人跌倒在地上。

    难道有什么古怪,眼前这可是现成的靶子,官军弓手下意识的张弓搭箭,直接射出,果然没有防备,中间的流民惨叫倒地,更是加快了溃退,场面甚至有些混乱,甚至彼此践踏。

    正要继续射箭,却被武将们制止,对面的流贼大队的确有古怪,可既然溃退,就没必要浪费弓箭,到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能看出来,以流民大阵的厚度,现在向着两翼散开的流民队伍仅仅一部分,并没有完全溃散..

    “这是搞什么鬼?”山东总兵杨国栋喃喃说道,他人在后队,本就隔着远,视线又被大队人马奔跑扬起的尘土遮蔽,更是看不清楚。

    在这个时刻,战场上的气氛反倒变得紧张起来,不管是总兵杨国栋还是前面带队的各级营将,每个人有些凛然。

    面前的流贼溃退归溃退,可这么大队人马居然能这么“有序”的朝着两个方向离开,怎么也不是一盘散沙,看着多少有章法,若是不退就这么直接冲杀上来,这胜利还真不是预先想的那么简单。

    “都打起精神来!”“莫要散了!”“看着别队的旗号,不要乱动!”怒吼声声,各级营将都在约束自己的队伍,有胆色的还知道骑马站在前排,没胆子的已经是骑马开始巡视队列了,眼下这个局面,那么多流民跑动尘土扬天,谁也看不到太远,在尘土落下之前,必须要让队伍稳下来。

    轰隆隆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扬起的尘土慢慢落下,官军武将们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是戒备万分,他们透过尘土,隐约间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地阵,即便看不太清楚,可也知道那不是先前流民们的散乱无章,而是森然严整的军阵。

    “他娘的!”杨国栋怒骂一声,猛地攥紧了缰绳。

    视线终于清晰了,终于能看到前排流民散开后露出了什么,是几个严整的方阵,说他严整,是因为这几个方阵看起来和官军的队伍差不多整齐,甚至更加整齐。

    徐州不是孤立于这个天下的存在,徐州生的,也会在其他地方引起变化..。

    感谢“元亨利贞,用户黑暗中的光明、烂路虎2o15、辰熠y、小齐文明奇迹、748268”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月底了,继续求大家用订阅、月票和打赏支持大明武夫,多多益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