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呜呜呜的号角声在官军本队传出,这号角声的节奏代表着军令,那千总却是松了口气,挥舞着手中长刀又是下达了命令。   .

    已经排成横队的官军骑兵开始放慢了度,最右侧的那一队直接开始转向,其余各队开始跟随动作,就这么原地兜了个不大的圈子,开始向后走,官军骑兵也是托大的很,流贼那阵列团聚一团,彼此连个间隙都没有,坚实归坚实,可动起来想必是很慢,根本没有追击的可能。

    真要有不长眼的流贼追出来那是更好,如果让流贼的阵列松动,那就找机会直接冲进去就好。

    “人间仙国,效死登仙!”流贼阵列的呼喊声一浪盖过一浪,越喊越是狂热。

    这般狂热气势已经让人心中很不舒服,骑兵是最核心的力量,在眼下的局面还犯不上决死突击,既然没办法撼动敌阵,那就先转走远离,寻找机会。

    看着官军骑兵转向,流贼大阵的呼喊依旧不停,可在其中也有欢呼声夹杂,刚才几百骑惊天动地的压过来,现在却转向离开,怎么想也是气势上压倒对方,算是先胜过一阵。

    骑兵转向之后,却能看到本阵主将大旗两侧,几色旗号正在舞动,这是又有新的军令出。

    就在这一浪一浪的口号呼喝之中,官军马队开始在转向中调整队列,那位带队的千总统领本部加快,从处于纵队当中,变成了领在纵队前头。

    在这个时候,整个骑兵马队突然间变得散乱,看到这个情景,流民大阵又是爆出狂热的欢呼,在他们看来,官军的骑兵已经乱了,已经溃退。

    “,等下有你们哭的!”在官军本队的总兵杨国栋骂了一句,他脸色很不好看,本以为这骑兵出阵,直接就是摧枯拉朽,没曾想还要变向重整。

    就在两军对峙的阵地之间,官军骑兵已经恢复了阵列,这种马队的聚散如常,即便是不怎么懂战法的流民也感觉到了压力,欢呼声由强变弱,渐渐消失无声,狂热的呼喊又是大声起来。

    骑兵小跑转向,整个纵队好似一条长蛇,原地兜了个圈子,又是转了回去,然后开始奔跑,骑兵大队还是很整齐,和流民这大队距离百余步,也不靠近也不攻击,就围着流民大队开始兜起了大圈子,从前到后,列队不动的流民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大声的呼喊口号,“效死登仙”的呼喝响彻天地。

    就这么一圈绕过来,官军骑兵和流民队列越来越近,从流民大阵前列右端兜出来的时候,骑兵纵队和流民阵线平行,相距三十余步,竹枪虽然长,却远够不到骑兵的阵线,但这个距离,已经是弓箭的射程之内!

    直到这个时候,流民本阵才看清官军骑兵马队到底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在这长队靠近流民阵线最近的那一排,都是双腿控马,双手在张弓搭箭!

    三十几步的距离,彼此脸上的表情已经可以看得清楚,流民看到了官军骑兵的狞笑,骑兵也看到了流民脸上的惊慌。

    可即便到了这个地步,最前列直接面对弓箭的流民只是在呼喝呼喊,却没有溃散逃离。

    箭支破空的尖啸响起,箭支划了个弧线抛落在流民的队伍里,不需要瞄准,只要开弓射箭,自然就能命中目标。

    破衣烂衫挡不住铁制的箭头,皮肉被贯穿,被命中要害的立刻扑倒毙命,死不了的痛呼乱叫,可一个倒下,后面的补上,受伤的人在那里咬牙坚持,或者跌跌撞撞的后退。

    骑射不断泼洒箭雨,流民阵列不断的有人倒下,惨叫痛呼,可“效死登仙”和“人间仙国”的呼喊更加响亮,每个呼喊这口号的流民都努力站定在原地不动,好像非此不能表现自己的虔信和诚心。

    突然间,流民阵列里有人大喊,有人在横排之间的间隙内快跑动,突然间,站在第一列的流民有人平端着竹枪冲出来,就这么冲向官军骑兵的马队。

    官军骑兵是侧面对着流民阵列,骑兵要跟着大队行动,只能在马上转身迎战,根本没有骑兵对步卒居高临下的优势,反倒是动作不变,可他们手上有弓箭..

    从流民队列中冲出来的人成了马上弓手的目标,一个人身上往往被射中四五支箭,惨叫着仆倒在地上。

    可也有人冲到了跟前,竹枪的尖头如果不烤干的话,杀伤力并不够,而且并不耐用,往往一次两次刺杀之后,竹枪的尖头就会崩裂,再也没有刺杀的效果。

    但在这时的战场上,流民们手上竹枪往往没用过,几百骑兵也不是人人披甲,马匹上更是没有遮蔽,有骑兵被被竹枪直接从胸肋刺入,有马匹直接被刺中。

    被竹枪贯入,人立刻是活不成了,直接从马上栽下来,也有挂在马镫上被拖着前行,这还算好的,马匹被刺中的情况更加惨烈,马匹吃痛,直接就是乱跳乱跑,把马上的骑兵掀翻下来,不是硬生生拖死,就是被同伴踩踏的稀烂。

    当然,刺中马匹的流民也没什么好结果,来得及松手的还好,来不及松手的,闪躲不及,马匹受伤临死挣扎的大力通过竹竿传过来,抽打在人身上,立刻是筋骨断折,也是活不成了。

    几个十几个流民的性命换下一名骑兵的性命,这样的交换看着是官军核算,可流民的命不值钱,官军骑兵却是最值钱的一种。

    尖锐无比的竹哨声连绵不断的响起,流民阵列开始将手中的竹枪向前层层叠叠的放倒,整个的流民大队看起来就好像是个刺猬,好像每个人都要前出冲出,刺向正在掠过阵线的官军马队。

    尽管在这一刻,没有流民拿着竹枪冲杀出来,可那层层叠叠的竹枪放平,让最外侧的官军骑兵还是惊慌,有人急忙的打马闪避,让纵队混乱起来,看到这一幕,流民队伍里响起了哄笑,那呼喊口号的声音更加狂热。

    官军骑兵的度加快了,不想在这里耽搁太久,带队的千总更早的开始转向,直接脱离了接触。

    在全队转向的时候,急骤的铜锣声响起,这次是官军本队敲响的,马队要撤回去了。

    流民队伍重新竖起了竹枪,那样拿着毕竟更省力些,他们看到骑兵马队退却,连口号声都停了片刻,随即就有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爆,他们阵列不动,却逼退了如此凶猛的官军骑兵!

    人马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两军之间,那些官军骑兵格外显眼,从流民队伍中有人跑出,将骑兵尸体上的兵器捡回去,甚至连甲胄都要扒下来,这让欢呼和哄笑更加大声。

    在官军本阵的主将大旗之下,山东总兵杨国栋的脸色阴沉无比,他没有责骂带队的亲兵千总,只是骂咧咧的说道:“那些酸子不懂怎么打仗,就知道没命的催,让咱们连大炮都来不及带,要是带着大炮,这帮穷汉怎么能猖狂起来。”

    “将主,咱们退回济宁,等大炮从登州那边运过来之后,咱们再来平了这些流贼!”一名千总闷声说道,现在各个营头的带队武将都拥在这边,每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原以为是乌合之众的流民大队却很有章法,现在连骑兵也有十几骑的折损,要是真正开战,各家兵卒肯定会有折损,本就在吃空额,万一死的太多,连累了自己的官位,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放屁,等大炮送过来,老杨头领着的兵马也上来了,知道了咱们要用炮,他们直接在河南和北直隶那边调,比咱们肯定早到,到时候功劳就是他们的,咱们山东兵马怎么算,咱们大伙以后还想在这里好过吗?”总兵杨国栋很不耐烦的骂了几句。

    大家都是默然不语,山东兵马平贼不利,还要让一个致仕在乡的老将带着外省兵马帮忙,如果这平贼功再被这曹州总兵杨肇基拿了,大伙以后在山东的日子肯定不怎么好过。

    “将主!大伙这条命都是你的,掉了脑袋碗大个疤,将主吩咐就是!”有人粗声大气的吆喝出来,一人出声,其他人都跟着哄然变态。

    总兵杨国栋阴着脸看了看对面的流民大队,尽管刚才逼退了官军骑兵,可流民大队却没有乘胜追击,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依旧是保持在那里不动,唯一和刚才有变化的也就是从呼喊“效死登仙”变成了齐声诵经,声震天地,让战场上充斥着诡异荒唐,好像不是在生死搏杀,而是在做法事演戏。

    “怕个鸟,一群穷汉扎堆报团,凑巧把兄弟们逼退了,难道还有什么兵法吗?”杨国栋极为不屑的说道。

    说完之后,总兵杨国栋招呼亲兵,又把他那个登高瞭望的木架子拿过来,踩着看过去。

    “各营头一字摆开压过去,右边放着四队,马队在后面跟着,用步队在这伙流贼的乌龟壳上凿开个口子,然后骑兵打进去,把他们彻底弄烂弄碎,然后全军压上赶羊,眼前这一股一定要全吃下来。”总兵杨国栋皱着眉头做出安排。

    感谢“用户可乐”老友的打赏,月底了,大家手里的月票、打赏和订阅不投就浪费了,给大明武夫吧,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