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孙传庭已经转身下城,众人跟上去,走了几步,孙传庭回头看看城头上那些兴奋议论的士绅们,叹了口气说道:“阉党专权乱政,辽镇糜烂不堪,西南大乱不平,现在山东又有这等流民之祸,天下不安,大明有祸啊!”

    “少爷,那咱们今天就走,今日里城门开两个时辰。 m”一名亲卫连忙说道,既然不看好那官军和流民的交战,那么这济宁城可就不安全了。

    “走,这就收拾东西走。”孙传庭沉声说道。

    “少爷,这般说的话,流民岂不是要成大祸,真要让他们拿了山东,那南北直隶..”

    “成不了什么大祸,有徐州在,有赵进在,这区区流民的辛苦谋划,搞不好是为了那徐州赵进做了嫁衣裳!”

    听到这个判断,亲卫们都是下意识松了口气,孙传庭瞥了大伙一眼,笑着摇头说道:“流民是大祸,那赵进是更大的祸患!”

    众人安静,孙传庭走了几步却停下,却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徐州那边等着,看看这一场祸乱到底怎么结局!”

    都以为流民会在官军到来的时候惊慌失措,在自己的营地面前列队,慌乱不堪,队列不齐,到时候直接放马冲过去,打散一队,然后驱赶着散乱流贼将其他队列冲乱,将整个的队伍彻底打散打烂,这就是所谓赶羊,平乱大都如此,最为简单不过。

    可总兵杨国栋却没想到,快赶到目的地的时候,看着流贼居然已经在那边列阵迎接,虽然远看闹哄哄的纷乱无比,可也让山东官军紧张无比,万一自家列阵时候立足未稳,对方狂奔冲过来,打了自家一个措手不及,陷入乱战的话,那可就是几万对几千,官军没有一点的优势,到时候就是天大的麻烦。

    杨国栋好歹是行伍里历练多年的,一边咒骂,一边指派亲卫家丁和骑兵列队冲在前面,倒也不是要冲击列好的流贼阵列,而是游击策应,只要敌人想要先动,那骑兵就要先冲击过去,挡住敌人的势头。

    不过流贼显然不懂兵法,即便官军有些混乱,也没有趁机动手,只是在那里仅仅等待,这让山东总兵杨国栋松了口气。

    “,看着不动还以为有章法,原来是傻的!”杨国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大笑着说道,周围亲卫都是凑趣跟着笑。

    从济宁城赶路到现在,大伙都只是在半路上吃了几块济宁供应的饼子充饥,可赶路列队,这点吃食很快就是消耗干净,总兵杨国栋和各级营将也不在意,饿肚子怕什么,对面的流民没准几天都没吃饭了,直接灭了对方,到时候城内要送来酒肉犒劳,大家吃顿好的。

    可看着这个阵势,大伙心里都犯嘀咕,饿着肚子能顶过去吗?当看到对方这个应对,又是重新放心下来。

    “各营头列队,让各处盯紧了,赶羊是赶羊,可贼人这么多,若是含糊了,别被羊给啃掉,到时候让杨肇基那老头笑话。”杨国栋大吼说道,下面传令亲兵喊着得令,骑马四散而去。

    山东总兵杨国栋招呼了声,立刻有亲兵搬来了木架子,本来观阵都是踩在马背上,可杨国栋这身量太大,坐骑根本承受不起,为求方便,直接弄了个木架。

    “这边比登州真是热太多了!”杨国栋抱怨一句,手搭凉棚向对面望过去。

    双方距离五百余步,彼此可以看得很清楚,官军的阵列已经快要完成,官军再怎么不堪,也是经过训练,也是要有步操的,数千人列阵,各个营头做好准备,自然有一种森然气势散出来。

    这股森然压迫,对面的流民阵列自然也感觉到了,能看着出了些骚动,前排队伍很是不稳。

    看到这一幕之后,总兵杨国栋露出了笑容,再怎么不对诡异,对面终究还是乌合之众。

    “让马队准备过去,找到空子就直接扎进去,然后尽量搅和乱掉,破开口子之后大队再压过去收拾,若是没有空子就回归本队再行安排。”山东总兵杨国栋沉声下令。

    杨国栋手里的骑兵也就是五百出头,这已经算上他自己的亲兵亲卫了,这数目说起来不大,在六千官军里不起眼,拿到对面几万人面前更是不值一提,可懂得兵法军事的人都知道,这几百骑兵,就是这战场上最强的力量,是可以一锤定音的!

    人在马上,又是列队结阵动作,莫说是没见过世面的苦哈哈流民百姓,就连官军里的兵卒面对成队骑兵冲杀过来的时候都是震骇色变,这几百骑兵面对步卒,说是以一当十绝不夸张。

    亲卫亲兵和骑兵都是主将手里的根本老底子,就在主将身边听命,这边命令下达,骑兵们稍作整备就是出阵。

    骑兵们吆喝连声,挥动手中武器和旗帜,官军阵列中爆出一阵喝彩叫好,总兵杨国栋微笑着眯起眼睛,当时他派给保定总兵鲁钦的马队折损了不少,可靠辽镇那边大批的军兵逃过来,让他方便的就地补充,现在他手里的骑兵倒是比从前要多些。

    这骑兵就是主将的命根子,手里亲兵骑兵多,在上面的份量也就重,这次打完了流民,立下大功之后,就借着功劳多招募些骑兵,趁着势头红火,看看能不能给自己弄个将军衔头,人前人后也能被叫做大帅,那是何等风光体面!

    按照大明时下的规矩,全军实粮饷的六成都是用在骑兵上,当然,武将的亲兵家丁都是骑兵,自然要着重栽培。

    粮饷充足,训练齐备,看着步卒叫花子模样,可这骑兵马战却极有章法,山东总兵杨国栋麾下的马队得令之后,旗号摇动,呼哨着出阵,尽管本队大声喝彩,骑兵自己也在吆喝挥舞,可行动上却谨慎的很,没有肆意张扬乱跑狂奔,而是小跑着出阵,在慢跑中大致对齐成队,然后向前移动。

    冲在最前的是总兵杨国栋的亲兵头领,他倒是没有让后来收拢的辽兵打头阵,想让人卖命效死,还是得让自家儿郎冲在前面带着。

    五百骑兵在战场上随着前进,缓缓变成了十个纵队,两队突前,其余各队呈雁阵两翼站开,就那么缓缓向前加。

    这样的配合早就有默契在,凡是突前在前列的都是披甲骑兵,不少人手里还有木盾遮蔽,而后队不少骑兵都已经将弓箭取在手中,随时准备马上骑射,虽说没什么准头,看着对面流贼队列人挨人的站着,乌压压几万人,想射不中也很难。

    度缓缓加快,为的亲兵千总挥动手中的长刀,前面两队的度保持不变,而其他各队的度开始加快,原本的雁阵开始逐渐的拉平,十队开始处于一条线上,此时距离已经是百余步,前排官军骑兵都是抬起双脚,准备用马刺磕碰马腹,让坐骑冲锋撞进去。

    这个距离上,流贼队列前排的骚乱已经看得很清楚,连官军面对马队冲锋都维持不住,何况这些土鸡瓦狗一般的流贼。

    可冲到前面的官军骑兵都没有露出笑容,因为流贼队列虽然混乱,却没有人逃跑,这样的表现就让人有些不安了,眼尖的骑兵还能看到许多流贼都在念叨着什么,一个人出声隔着这么远可能看不见,可这么多人念叨一定是嗡嗡嗡的乱响,如雷蹄声也未必盖得住,可现在却没有什么声响。

    突然间,锣声急骤的响起,不止一处,轰鸣一片,在军令中,鸣金收兵的鸣金就是敲锣的意思,尽管官军骑兵都能意识到这声音从对面传来,可下意识的却都是愣怔。

    就在这锣声响起的下一刻,前面的流民队列猛地长高了一倍两倍!

    突然间的变化让官军骑兵和他们的马匹都有些措手不及,已经有坐骑受到惊吓,骑手要极力的控制才能压住。

    率领马队的千总倒是不慌,举起手中长刀不动,马队的度变慢,好在还没开始最后的冲刺,队形虽有散乱,却没有失控,还能压得住。

    在刚才那一瞬间,不管是总兵杨国栋的本队,又或者前面冲锋的骑兵,都真以为闻香教真有什么妖术,能在战场上弄出些不合常理的情景,可细看之下,那些流民只不过捡起了地上的长杆,然后竖立起来而已。

    鲁南产竹子,可弄到这么多根竹竿,也真是难为闻香教和这些流贼了,不用细看也能注意到一件事,那些竹竿的尖端都已经被削成了斜面,变成了能够刺杀的竹枪。

    “弥勒降世,效死登仙!”在队列中,有人撕心裂肺的大喊起来,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人在呼喝大喊,很快每个人都喊了起来。

    “效死登仙!”“效死登仙!”这么多人的齐声大喊,当真是声势浩大,连官军骑兵的蹄声都被压过,很多马匹被吓得直接乱动,有几名骑兵这次运气不好,直接被从马上抛了下去。

    感谢“酔氿夢葒顔”朋友的打赏,月底,请大家支持大明武夫订阅、月票和打赏,请多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