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人人有份,拿得到的站一边,拿不到的站另一边等着,谁要不听话,不要怪老子的刀子不认人!”凶神恶煞的呼喝,那刀子上还滴着血,谁也不敢乱动了。 ,.23vx.

    接下来总算没人上去抢,可也说不上是有秩序,身强力壮的总归能挤到前面,老弱就没办法了。

    葛田丰自小没吃过饱饭,身材瘦小,十六七岁年纪却像是个十三四的身量,即便有点力气也很难争过别人,挨了几拳几脚之后就靠不了前了。

    居然是杂粮饼子,拿到的人都在大口吞咽,闻着香气,这可是实打实的粮食,可能还掺了点油盐进去,什么西天仙国,能吃到这个,那就是仙国。

    等身强力壮的分完了,拿着刀棍的人没让他们继续拿,让这些人等在一边,葛田丰这次算是力气大的,拼命挤在了前面,可到了跟前,却什么都没有。

    有一个分饼子的跳到了大车上,随手掀开了一个竹筐的蒙布,然后把竹筐倾斜,围着大车的人群“哗”的一声,大家都看到里面满满的都是饼子,上面还泛着油光。

    很多人忍不住吞咽口水,很多人下意识的向前拥挤,但又被怒骂乱打拦了回去。

    “你们想吃吗?那就跟着来!”那人吆喝着说道,他这话一说,先前领了饼子身强力壮的一干人也想上前,这人却吆喝了回去:“拿到饼子的别跟着来,没你们的份了,不听话的,要你们的命!”

    这些日子下来,大伙也明白对方的做派,说要要你的命,那就真会动手杀人,这话一说,立刻镇住了场面。

    什么时候能吃到饼子,闻着味道的葛田丰浑浑噩噩的跟着大车走,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还有几个妇人捏着嗓子说道:“大爷行行好,俺陪你睡!”

    这话直接被骂了回来,这几个妇人衣不遮体,露出来很多,看得葛田丰呼吸粗重,可葛田丰也知道流民里面年轻的漂亮的女人女孩子早就被挑拣干净,其余那些有点摸样的,想要活下去也得让人为所欲为,剩下的这些都是实在拿不出手或者年纪大的。

    天已经微微亮了,济宁城东的地势平坦无比,放眼能看到很远,跟着大车的葛田丰能看到其他各处都有这样的人群,大车后面跟着一堆人,都是朝着济宁城下的方向走去。

    流民营地实在太大,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东边天已经大亮了,葛田丰能看到一包包土和沙袋摆在营盘的边缘,距离那护城河几十步的地方。

    在营地边缘地方,早就有拿着兵器的流民青壮等候,葛田丰甚至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因为虔信和健壮被挑走的同乡同族,拿着铁器的人少,倒是不少拿着竹竿和削尖的木棍,能看到前段焦黑,显然是被烤制过,按照葛田丰这一路上的了解,搞不好还在粪水里面泡过,只要被刺出血来,那就活不成了。

    只不过这些手持器械的青壮们可不讲什么同乡同族的情分,大车停住不动,还没说不,他们就恶狠狠的驱赶跟着大车的老弱流民们向前,走出营地那边,有走慢几步的,立刻被狠狠抽打,还有人顶了几句嘴,直接就被木枪竹枪戳了个通透,拔出来的时候,人倒在地上,鲜血迸溅周围人满身满脸,吓得惊叫一片,都慌忙走出去,

    黑压压的一片,光是这一波怎么也得有几千,看着后面还有各队被大车领着向这边走,这差不多是几万人的样子..。

    “把土包丢进护城河里去,丢进去一包,吃一块,丢两包,吃两块,能填进去多少包,就吃多少,你不怕撑死就尽管去!”每辆大车上都有人吆喝大喊。

    城头也已经生火,开水滚油金汁的味道飘到城下,难闻好闻,大伙都明白只要过去,恐怕是死路一条。

    “去就能吃个饱,不去就是死!”车上的人也不讲什么因果报应,裸的利诱威胁。

    盖在竹筐上的蒙布都被掀开,诱人的香味弥漫开来,每个人肚子乱叫,吞咽口水,随即哭喊叫骂就是响起,拿着竹枪木枪的那些人开始驱赶大伙向前。

    “快把土包拿起来,不然死路一条!”

    “快点,向前跑,填下去,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突然有人哭喊着跪下来,拼命磕头,可求饶的话还没说完,四五根竹枪已经把人穿透,死的不能再死。

    在这样的局面下,大家都是战战兢兢的拿起了那土包,惨叫声不住的响起,走得慢的,或者有意拖延的,都被毫不留情的刺杀,人命不值钱,人命在这个时候,就是用来吓唬人的工具。

    后面人惨叫着倒下,前面人就快走几步,可前面还有人挡着路,再不走快,自己就要被刺杀,那就只能向前推挤,前面的人走慢了,被后面人推搡,踉跄两步摔倒在地上,立刻被后面的人踩踏过去,背着土包的人更加沉重,被几个人踩踏过去,就活不了了。

    在这样的威逼下,前后彼此催促,脚步越来越快,到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很多人心里的念头并不是怕死,而是回去能吃一块饼子。

    “填河了!”有人高喊,城头城下都有人在撕心裂肺的嚎叫。

    “填河吃饼子!”

    济宁城池下的护城河并不宽,这护城河在山东各处的城池里是难得的奢侈,别处甚至都没办法引水过来,济宁这边好歹可以借用微山湖和漕运水道,但也只能意思意思。

    因为不宽,所以城头的弓箭居高临下可以射到护城河的另外一边,第一批人扛着土包跑到,城头锣声敲响,箭支呼啸着飞下来。

    衣不遮体如何能挡住箭射,食不果腹动作缓慢,如何能闪躲,跑在前面几排的流民惨叫着倒下,人潮的度却没有停止,大伙都知道这个时候停住,只会被后面冲上来的人踩死踩烂,城头上的弓箭可不是能射中每个人。

    葛田丰一开始就在队伍中间,抢饼子的时候,他比不过那些身强力壮的,可和现在这些人比起来,却算是出挑的,葛田丰明明可以跑在最前面,却背着土包跑在人群中,不时的闪躲身前身后。

    这么多人向着护城河冲过去,城头射下来的弓箭除了激起几朵浪花之外,根本挡不住这汹涌的人潮,城头的弓箭快就停下来了,算计起来,城上的一根弓箭比下面一条人命要值钱太多太多..

    开始时候人潮扑过去很快,可大家都跑起来之后,度自然而然就慢了下来,毕竟距离后面的驱赶威逼也远了。

    弓箭停下,已经有人到了护城河边,土包直接丢了下去,转身向回跑,脸上已经带着兴奋,回去就能吃饼子了!

    葛田丰也趁着这个时候加快了脚步,可就在这时,猛看到从城内有十几个黑乎乎的东西抛了出来,越过城头直接砸在了人群之中。

    似乎是土石捏合成的圆球,呼啸着砸在人身上,被砸中的人脑袋和上身直接稀烂,那土石捏合成的球体似乎不那么牢靠,砸中之后四分五裂的崩散,土块碎石飞溅出去,凡是被波及到的都是筋骨断折,葛田丰猛地低头,只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碎屑擦过脸颊,直接割开了道口子,血止不住的流下来。

    这十几个土球,立刻就把人群的势头打停了一下,不少人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跑,可就在这个当口,在流民营盘里又有更多的人涌上前来,这些人或许都是被带到这边来,填河一包土就能捞到一块饼子。

    城内这杀伤巨大的土球呼啸着飞出抛下,不过就是三轮左右也是停下,流民的势头实在是太过汹涌,无穷无尽,这跑出来的土球也拦不住这样的势头。

    一包包沙土被丢进护城河中,眼看着本就不宽的河道被填满起来,马上就要成为一片平地模样。

    明知道挡不住,可也不能看着对方一步步杀到城墙底下,土球还是呼啸着从城内砸出来,弓箭也零散射。

    不住的有人倒下,甚至有人躲过了城内的弓箭和土球,却没有躲过身后同伴的推搡和冲撞,就那么直接摔进了护城河中,他们基本上没有爬起来的机会,直接被后面的土包或者同样被推挤下来的人砸下去,成了填河的一部分。

    葛田丰打起了全副的精神,丢下土包后直接转身,在迎面而来的人潮中寻找缝隙,实在是闪躲不过,就将对面的人打倒,就这么亡命狂奔,看着身前身后一具具尸体倒下,总算回到了大车面前。

    就在自家刚出的那个地方,又有大批大批的人被推倒了前面,看着葛田丰跑回来,已经有人举着竹枪要刺杀,葛田丰挥舞着双手大喊着说道:“我把土包丢进河里了,给我饼子吃,给我饼子吃!”

    可怎么看都不像要给饼子的模样,有人拿着刀棍已经过来了,就在这时候,大车上一人吆喝着说道:“好兄弟,过来拿块饼子吃!”

    感谢“用户寒夜、随心自我o”两位老友的打赏,求更多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