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点点头,脸上有了笑容,开口说道:“当然,我们能在后面推一把,也能把他们拽回来,那笔粮食估摸会让徐鸿儒以为我自作聪明,倒是要看看,谁在自作聪明!”

    听赵进这么说,屋子里气氛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刚才讨论的紧张,大家却忽视了赵进给山东运送粮食的勾当,这可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om

    “各位,闻香教第一次流民围城,给咱们奠定了今日的基业,这一次咱们又能有什么样的好处,大家可不能放松了!”

    那一次流民围城,固然是一次大灾难,可同样的,如今赵字营的团练和庄丁主体都是那一次的俘虏,靠着他们,赵字营才有足够的人力开垦荒田,建立一个个田庄,扩编家丁,将势力从徐州扩展到周围。

    赵进这个说法让大伙顿时振奋了起来,光想着危险和难处,却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大好处。

    “多难多好,都只是我们自己说我们自己想,山东这场大乱终归是凶险,我们一个应对不慎,搞不好就是全盘皆输。”鼓劲之后,赵进又给众人说明了形势。

    到这个时候,气氛没有刚才那么压抑,众人也不像方才那么紧张了。

    “大香,今日你立刻就准备,马队给我留下,明日你率亲卫队去黄河北岸,在谷亭镇和鱼台县城之间扎营,要挖沟砌墙,扎出硬寨来,兆靖,你现在写信给李五那边,在宿州调拨一千出身凤阳的团练,这一千团练也归大香你来调度。”吉香连忙起身答应,王兆靖已经熟门熟路的取出纸笔文具开始记录。

    这命令一下,屋中诸人都能看出吉香的兴奋,尽管此时事关重大,可大伙都有些忍俊不堪。

    “大香,信教烧香的人脑子都不怎么清楚,万一了疯,几千几万人攻你,你一定要沉住气守御,凭咱们家丁团练的本事,只要用心,就能守得住,可你要是按捺不住性子出去野战,那风险可就大了,且不说输赢,不要耽误了大哥交待的事情。”谁也没想到,这些叮嘱是陈昇说出来的。

    吉香更是有些愣,等陈昇说完才反应过来,清清嗓子回答说道:“多谢二哥的提醒,小弟一定守好守牢。”

    “咱们这次就守在鱼台那边?”王兆靖开口问道,任谁也能想到,闻香教大乱差不多是以半个山东的势头压过来,如果仅在鱼台和单县这一县两县之地设置防线,肯定会打的很艰难。

    赵进笑着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但战前要先言败,那里是我们进入山东的第一个营盘,也是出现万一,我们退回徐州的第一道防线!”

    “下令给鲁大,让他做好去谷亭营盘的准备,随时准备开拔,写信给石头和李和,让第二团和第三大队开始换防,下令给李五,让第二大队准备来到何家庄这边布防,写信给冰峰,清江浦的赵字营各部,都是临战戒备!”赵进继续布置。

    一个个命令下达,王兆靖用笔快记录,众人都听的很仔细,王兆靖写完之后递给赵进看了遍,然后又开始仔细誊写,每写完一封,都由赵进用印,将信函封好用火漆,由屋外亲卫直接安排信使送走。

    “粮草给养,云山行从今日就要开始预备了,一旦有事生,物资集散都要生在黄河北岸,要在那边设立仓库,要把车马和民夫都集中过去。”赵进又是叮嘱说道。

    屋中气氛已经严肃起来,赵进话,王兆靖和如惠都是起身听命,等王兆靖这边把要出的信笺写完,沉吟一下,又是开口说道:“大哥,这次要大动了吗?”

    赵进点头,陈昇沉默,吉香已经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如惠一直在观察着众人神情表现,每个人都和从前一样,可看到吉香的时候,如惠却忍不住心生寒意,他突然现,吉香的笑容是这么狰狞和嗜血。

    “大哥,这次要调动第一团、第二团和亲卫队,鲁大的第一大队、张虎斌的第四大队,都要出动,按照大哥的意思,冰峰的第三团也要一起行动,算上随军的民夫,还有就地调拨的团练,徐州义勇也要算上,这一次要动员万人?”王兆靖徐徐说道。

    说到“万人”这个数目,屋中所有人都是震动了下,虽说大家都能算出,可一旦确实想到,立刻觉得不同。

    赵字营自创立到如今,大战打过,却没有大举出动过,因为赵字营面对的敌人都是地方上的豪霸私兵,缩手缩脚的朝廷官兵。

    唯一的一次大打就是官军会剿,南北夹击,赵字营全军出动,可那次也不是合力,南向董冰峰一个团突袭,北边赵进领着两个团加上亲卫队和一个大队对抗,可这次在一个方向上,赵进准备投入赵字营九成的家丁,想想赵字营的战力,想想赵字营的过往,即便是他们这些身在其中的人,也觉得震撼,这到底要有多大的场面,要做多大的事情。

    赵进还好,屋中诸人包括陈昇在内,脸上都有振奋神色,倒是王兆靖神情慎重的继续说道:“大哥,徐州、邳州还有清江浦等各处,不能说是高枕无忧,四处仍有官军,豪强仍有自家心思,平日里强势压服尚好,若是咱们全力出击,内部空虚,恐怕会让周边内部心怀叵测之辈抓住机会,有所图谋。”

    “没有家丁,还有团练,我的命令还没有说完,下令给第二大队李五,第三大队李和,清江浦巡丁大队黎大津、成大虎和魏木根,李五要在徐州和宿州编练出三千可做家丁的团练,李和要在骆马湖东岸的村寨编练出同样的三千,然后清江浦那边的三千巡丁要抓紧成队。”赵进朗声说道。

    屋中已经有低声的惊呼响起,这个数目,等于是再扩编万人出来,平时的议论中,团练并不作为在编的力量提起,团练用做驻屯、维持治安、家丁后备,可大家也知道,以赵字营的训练和装备,加上云山行充足的物资供应,单把团练拉出去打战力也不会差,最起码可以全面压倒那些豪强乡勇和官军普通营头。

    所谓让他们可做家丁,就是给他们更正规的训练,完全按照家丁那样武装起来,纳入赵字营各级将领的统辖之中。

    成军的度不用担心,召集起来就可以成形,整理出这样一支力量来,自然不用担心后方不稳。

    “要扩一倍吗?”王兆靖失声惊问。

    赵进点点头,沉声说道:“不管是为了这次,还是为了将来,我们都得扩编了,家丁扩充是第一步,云山行和各级分店也要扩充,不然我们的人跟不上,那打下来拿下来的成果,就要被别人占去。”

    他这番话说完,王兆靖居然有些走神,或者说是神往,整个屋子里,包括护卫赵进的牛金宝和孙大林两人都是这样的表情,大家都被赵进描述的前景吸引。

    “大哥终于不是忍在徐州,而是向..”王兆靖说了句,又是停住。

    “等动作起来之后,徐州一地按照州城那边的规矩,设立议事厅,赵十一、李五、以及各家长辈商议徐州要事,由如惠抓总,兆靖要跟我一起去,马冲昊我也要带着过去。”赵进这番话没什么异议,大家都知道为什么要带着马冲昊一起。

    正在这个时候,如惠咳嗽了一声,想要开口,犹豫了下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

    以赵进的做事习惯,布置下去之后,众人就要各自去忙碌,更不要说今日里赵进说了多少大事。

    很快的,大家各自离开,王兆靖脸上有慎重之色,说是调动家丁团队,可开始时候最忙的却是云山行,特别是此时正是出春入夏的时节,粮价慢慢走高,调拨大量物资并不容易,何况又要新增团练巡丁,这也要耽误农时,影响耕种的劳力,还有黄河上的船只要多多准备,人丁物资大部分都要从黄河南岸渡河运过去,若是船运跟不上,可就耽误大事了。

    云山行的很多机要大事,都是王兆靖和如惠在这边商议定了,再急信给清江浦的周学智,若无意见,则是上下一体执行。

    王兆靖边想边走,正要和如惠商议的时候,却现如惠还在屋中没有跟出来,回头看看,却现孙大林和牛金宝两人也走出屋子,守在门前,看来要单独禀报了,如惠难得有这样的情况,王兆靖愣了下,自行离开。

    “老爷,不留马冲昊在徐州是妙招,这人虽然立了不少功劳,可还不能让人完全放心,天知道在这个当口,外人如果许了什么,他会不会被拉拢过去。”如惠开场先说到。

    刚才赵进讲出这个的时候,屋中诸人都能听懂这个安排,赵进知道这是引子,如惠不会专门来奉承这个寻常安排,赵进点头笑着说道:“这些大事一旦开动,只怕马冲昊自己会请求随军,他那等人,肯定想得通其中关节。”

    “老爷果然想得周全,属下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这才是正题所在。

    一天都在外面,就一更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