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嘉祥县的情况也只是比其他各处稍好而已,支撑不起这么多流民,何况这几万流民在嘉祥县停了几天之后,各处又有更多的流民汇集而来。 7頂7点7小7说,

    在这县城内,没找到什么西天神国的宝物,但各处已经鼓动起来,想要吃饱,想要活下去,那就只能去济宁州,把济宁州打下来,那就能吃饱,还能吃好。

    人在这个当口,什么神国,什么佛祖,都被丢到了一边,心里只剩下几个年头,一个是不要被饿死,一个是要吃,一个是要活!

    当听到济宁有吃的,能吃饱的时候,没什么人迟疑,大家都是向着那边而去,既然能打破嘉祥县城,那么济宁州也能打破!

    天启二年四月,山东各处流民蜂起,破嘉祥城,嘉祥知县自尽殉城,流民近十万,济宁危急,全省震动,急报京师。

    “现在山东地面上太乱了,唯一安全的就是几处大城之内,再就是运河沿线还有些许安宁,其余各处,不是乱民就是响马,单人行走很容易出事,可如果人数太多,又容易被人盯上围攻,小的坐船到了济宁,在那边换上快马,这才能赶回来。”

    “道路已经断了吗?”

    “小人不敢说,不过济宁州那边打听过来的消息,流民十有要去济宁州,四面八方都是朝着东走,运河肯定要断了,说是接下来城门就不会开了。”

    禀报消息那信使尘土满身,气喘吁吁,到达徐州之后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被喊过来问询。

    在何家庄的人都过来了,赵进、陈昇、王兆靖、吉香和如惠都在屋中,每个人都是神情郑重,吉香在那里绷着脸,压着兴奋神情。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闹起来了?地震这么久,各处不还算是安宁吗?外面只有那些杆子在折腾,怎么突然之间就闹起流民?”赵进开口问道。

    孙大林倒了杯茶送过去,那信使一口气喝干,擦擦嘴说道:“雷爷那边放不出人去,能打听到的消息也不多,只能知道闻香教肯定在背后煽动了。”

    这话没什么价值,大家都知道闻香教在煽动,那信使又是补充说道:“雷爷说了,这一年来闻香教在地方上下了死力,这次就看出结果,有些地方或许玩了花样,可有些地方就是消息传过去,百姓就跟着过去了,还有那大户人家主动拿出粮食和牛马,经常是几个村子,几个镇子都空掉,全都冲着闻香教说的地方去。”

    信使说话的度不快,这一路上凶险太多,为求万全,信使身上没带什么书信,一切都是记在脑子里。

    王兆靖一边摇头一边叹气说道:“怎么糊涂成这个样子,什么西天仙国,还说什么上西天见神仙,这个不就是去送死的意思吗?”

    “那边本就被天灾压的喘不过气来,这两次地震直接把人都压垮了,那还能顾得上真假,只要谁给他们一个念想,就立刻跟过去,何况闻香教下力气深耕了这么久。”赵进闷声说了句。

    陈昇没有理会同伴的感慨,只是开口问道:“他从临清州那边辛苦赶过来,这一路走了八天,这消息也就是八天前的,雷子消息里,流民已经有了十余万,咱们都知道,在这样的光景下,流民的数目是滚起来的,到现在恐怕得有二十万朝上了,更多也有可能,他们这次会不会再来徐州?”

    屋中安静了下,赵字营初建的时候,数万流民围攻徐州,这是给众人震撼最大的一次战斗,流民羸弱不堪,可在战场上的那种疯狂和无穷无尽,却让人头疼心悸。

    而且从那次到如今,山东闻香教和徐州这边虽然没有明面上的厮杀,可暗地里彼此都没有手软,赵进率铁骑在郓城救出木淑兰之后,更是让双方不共戴天,这次山东大乱,大家马上想到徐州会成为要目标。

    赵进沉默片刻,开口说道:“现在咱们知道山东是分三处乱起来的,一处是郓城北边,东昌府的观城县、范县和濮州,兖州府的寿张县、阳谷县、东阿县、平阴县和东平州,这几处都已经闻风而动,大体上是这种听了消息就朝着郓城过去的,还有一处是郓城县南边各处,曹州、曹县、城武县、定陶、巨野、金乡,这边距离咱们最近,消息大家都已经知道,大队流民冲着济宁的方向去了,再有一处则是郓城县东边,宁阳县、汶上县、新泰县加上东三府和兖州府东边零散州府。”

    地图众人早就看过,赵进的述说让众人都是有了概念,以运河为分界线,兖州府西和东昌府南各县是彻底大乱,而兖州府东加上东三府的区域则是零散起事,说起来还不到两府,可山东人口最繁密的区域就是这兖州府和东昌府,这两处大乱又是在漕运动脉两侧,这就等于是山东全省的动荡,恐怕要震动天下了。

    “如果是针对咱们,现在金乡、鱼台和单县都是咱们的地盘,他们会驱动流民直接扑过来,然后再依托运河南下,和上次流民来徐州走一样的路,山东这三县在最南边,他们可以从北到南,驱动流民一的压过来,这样是最有效的法子。”赵进沉声说道。

    屋中又是安静,经历过流民围城的众人都能想到赵进描述的到底是什么场面,一的流民从北向南压过来,后面的驱赶着前面的,前面的打破一切土围村寨,裹挟本地百姓成为流民,如果遇到了什么阻碍,或者是绕道而走,或者不断的堆积增加,直到打破为止。

    这么巨大数目的流民,不管他们能打不能打,这巨量的人群本身就是巨大的杀伤,吃光一切,破坏一切,大批的死尸还会造成瘟疫,这就和蝗灾没什么区别,破坏和灾害远胜于蝗灾扫荡。

    “这一路下来,有没有粮食,他们要死多少人,闻香教那些头目不至于这么..”

    “流民在他们眼里算得上人吗?”

    吉香和王兆靖一问一答,吉香挠挠头沉默下来。

    赵进又是继续说道:“这么做就是最快捷的法子,也是最容易有效果的法子,可他们没这么做,反而兜了个圈子去往济宁州,那就应该是目标不在咱们。”

    兄弟们已经习惯相信赵进的判断,这么一说,大家都松了口气,赵进用手在半空虚画了个圈子,然后点了四下,开口说道:“这是济宁州,这是曲阜,这是兖州府城滋阳,这是邹城,这四处是运河枢纽,衍圣公府所在,鲁王王府和兖州府城所在,还有孟家所在,这四城有一共同之处,就是粮草充足。”

    济宁州囤积大批粮草,衍圣公孔府和鲁王王府是山东排名第一第二的大地主,那邹城孟家也是圣人后裔,这几处地方自然不会受到什么苛捐杂税和辽饷的波及,朝廷加在山东的繁重劳役他们也不会承担,自然活得很滋润,不会有什么苦处,加上这次地震,这四城受灾都很轻,也不会有什么残破,仓储肯定充足。

    “这四城距离很近,他们去往济宁州,可能就是要打破城池谋取粮草,占据了漕运枢纽,也就扼住运河的咽喉,就可以驱动更多的力量,将其余几处一一打破,到那时,山东最精华的地方被他们拿下,图谋整个山东也不难了。”赵进侃侃而谈。

    听赵进说完,众人神情更加严肃,如果让闻香教掌握了山东,一省之地,几百上千万的人口,而且还是被闻香教那些疯子驱动,实在是可怕之极。

    “大哥你能想到这些关节,闻香教那些土棍怎么能想得到!”吉香忍不住说道。

    “你看别人是土棍,别人看我们也是土棍,料敌从宽,难道以为敌人是傻子,什么都想不到吗?”赵进开口说了句。

    吉香一时无言,不过马上又是说道:“大哥,如果这闻香教打下了济宁州,如果这四城都打下来,他们会怎么办,会北上去临清州?”

    临清也在运河沿线,拿下兖州府北上去东昌府,对同样粮草充足的富裕大城临清下手,似乎是理所当然。

    赵进摇摇头,闷声说道:“他们会直接南下,奔着咱们徐州来!”

    众人齐齐一震,却没有人出声否认,赵进像是解释给别人,又像是说给自己听:“去北边只有一个临清州可打,其余的地方都被流民祸害的差不多,走一路要饿死一路,再说了,如果破了临清州,不光是省城济南震动,北直隶和京师也要震动,那马上就要面对天下官军会剿,可向南走,这一路还算完全,对上的不过是咱们赵字营,何况北直隶能有多少钱粮和人口,南直隶又有多少,换是你,你会怎么选?”

    吉香倒吸了口凉气,其他人虽然没有这么夸张的表示,可脸上也都有担心和忐忑,这次陈昇开口了:“既然能想到,那就不让他们做成。”

    感谢“元亨利贞、吴六狼”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