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突然间人群中有一阵骚动,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朝一个方向看过去,咕噜咕噜的腹鸣声四处响起,大家都闻到了香气,这是粮食和油盐的香气,自从那一夜天崩地裂以来,除了偶尔在官府和大户人家周围闻到,再也没有遇到过,不是没米了吗?这是什么?

    “让开,让开!”有人吆喝着喊道,香气愈浓烈。 ,

    靠在外面的人已经能看到,有壮汉两人一个,抬着木桶进入了场中,木桶上盖着盖子,从缝隙里冒出热气。

    只有很少的人注意到传经人已经站在高处,所有人都被那木桶吸引了,里面到底是什么珍馐美味,那香气让每个人的饥饿感进一步的加剧。

    盖子顺应民心的打开了,是一个个米饭团子,用干草叶包裹,露出来的米上泛着油光,那可是油光,多少人都在向前拥挤,每个人都情不自禁的吞咽口水,实在是太馋人了,不是说库里只能多吃麸皮草根了吗?这可是十足的粮食!

    如果不是抬着木桶的壮汉都带着刀斧,现在就有人要冲上去抢了!

    “扑通”一声,有人受不了这味道的诱惑,饥饿感爆开来,却没力气拥挤到前面去,直接昏倒在地上,可根本没有人去理睬,饿昏了算什么,饿死的都有,这些日子以来,往往一晚上过去,临时搭建的窝棚里就要抬出几具僵硬的尸体。

    “各位兄弟姐妹,各位乡亲,兄弟昨夜这边遇到了难事,昨晚库里没米了,麸皮也是少的很,能做出十几个饼子来就不错,兄弟一晚上都没睡着!”那传经人故作沉痛的说道。

    不听完就没得吃,大伙再怎么饿肚子,也只能强忍着听,那土台子上有人讲,下面还有人在附和。

    “没错,昨天俺跟着香头去扫库,看到几只老鼠都是瘦的,那还有什么粮食,麸子都少了!”

    “一共才十几个巴掌大的饼子,能有什么用处,香头愁啊!”

    在人群中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尽管没几个人去看过那仓库,可也觉得昨晚的确没粮食了,人在饥饿的时候,连想都不愿意多想。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是烧香求告,求郓城的徐真人保佑,求弥勒佛祖和无生老母帮忙,就这么念经到了下半夜,突然就闻到了香气,不瞒大伙说,我当时念经就停了,忍不住口水啊!”

    这逗笑的话,惹得下面响起一阵笑声,那传经人继续吆喝说道:“过去一看就傻了眼,昨夜开始空的木桶里面,有一个桶里全是这样的饭团子,白米掺着高粱,抹了油,还有腌菜,俺想着就一个桶不够,赶快拆散了和麸皮混起来,给大伙熬粥吃,好歹是好粮食,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根本拿不完,拿出一个多出一个,一直把这屋子里的木桶篮子全装满了。”

    “太神了,香头叫俺们起来帮着,俺们都看见了!”下面有人附和。

    “真是不见少啊,一个一个都装满了,天亮才停,俺都吃了好几个!”

    下面百姓信众的情绪已经完全被调动了起来,本就是身体虚弱,再被这香气一勾,各个头晕眼花的,那还顾得分辨真假,这些话前面有了铺垫,在这时候应和附和的人又多,好像许多人都是看见,这么多人看见那还有假,下意识的也就信了,随即就是狂热起来,这是神仙显灵了,要是有这样的好东西,大伙不就都能吃饱肚子了吗?

    这时候台上那香头突然跪了下来,嘶哑着尖声说道:“当年我在郓城和徐真人学了仙术,当时活神仙徐真人让我带那个木桶过来,说这东西早晚能有大用,有大用的时候,就是西天仙国现世的时候,这一显灵我就知道仙国现世了,果然,把里面几十个木桶装满,就收到了我师傅的百里传音,告诉我西天仙国降临,在那里人人能吃饱穿暖有瓦房大屋,不光吃饱,还能吃好,还有鱼有肉!”

    如果是太平时节,哪怕在灾荒来临之前说这个,稍微清醒些的人都不会相信,可在这个时候,尤其是已经虔信迷信闻香教的时候,闻着那令人迷乱的饭团香气,被这些日子的绝望和饥饿催逼,下意识的就是深信,何况身侧还有人不断的吆喝鼓动:“当时就被吓了一跳,突然间老神仙的动静就在天上响起了!”

    土台上的香头已经泪流满面,朝着郓城的方向不断磕头,整个人好像疯狂,边磕头边挥舞着双手说道:“各位兄弟,我今日就要去往那西天仙国,去那极乐家乡享受太平,徐真人不愿意让大伙沉沦苦海..”

    “房子坏了,粮食被官府收走了,呆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现在想种庄稼都来不及了,看这个年景今年又是大旱,到时候只能饿死,我们愿意跟香头一起去,去那极乐仙国享福!”

    “我们要和香头一起去,谁不去就让他死在这边!”

    “香头快饭团吧,去的给他一个,不去的不给!”

    “我们愿意去!我们愿意去那西天仙国,跟着神仙过好日子!”

    “谁不去就是傻子,路上这聚宝盆还会出来无穷无尽的粮食!”

    人群中的鼓噪声越来越大,让饥饿绝望虚弱的人们已经失去了判断力,他们不知道何去何从,不过有一点却很清楚,没了香头的赈济,大部分人找不到粮食,也没有活路,跟着走,不管那仙国是不是真的,好歹不至于死在这边。

    不知道谁带头,有人开始念诵闻香教的经文,大家都跟着齐声念诵起来,闻香教的教义源于佛教,自然有救苦救难脱离苦海的经文。

    在这狂乱迷网的时候,念诵这经文让人沉静,可也让人愈相信那西天神国的消息,很多人沉静片刻之后就越来越激动,这苦日子终于到头了,总算能够脱离苦海了,这两次地震,这苛捐杂税和没完没了的折磨,死了又能如何?

    当人连死都不怕的时候,也就没什么可在乎的了,土台上的香头现香众们的反应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心里禁不住忐忑,却没想到一阵诵经之后,喊叫声却突然爆,每个人都在吆喝大喊:“去西天仙国,去西天仙国。”

    在太平时节,在还没有爆地震的时候,这么多人在城内啸聚咆哮,马上就会有差役过来驱散,如果还不散的话,官兵会来,甚至本地士绅豪霸的乡勇团练也会来,可现在这个时候,官府自顾不暇,士绅豪霸或者破败消散,或者只在自家土围寨子里自保,谁还敢多管闲事。

    拳头大小的饭团每人只有一个,很多人拿到之后就大口吞咽,吃着吃着就是泪流满面,不知道是为了以后能吃到更多,还是下意识觉得以后吃不到了..

    也就是这一天,巨野县各处烧香的香众百姓纷纷向着郓城而去,都说那边已经有了人间仙国。

    人潮滚滚而动,县内几家大户都是松了口气,他们是这县内最顶级的豪强了,地震中虽有损失,可接下来还能把自家守的周全,即便这样也都是紧张异常,在这山东地面上,大家都是见惯流民的,知道这些平日里软如羊的穷户一旦作起来,那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猛兽,波及到自家那就是灭门之祸。

    所以闻香教把粮食摊派到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不敢有丝毫的违背,在这个当口上,官府无力,自家的豪强团练完全对抗不了教众,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那些团子都是分摊给各家做出来的,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大户们被严令家人不得外出,这自然有种种不方便,可在灭门的威胁面前,什么都能忍受。

    不过这还这不算什么,县内还能维持的大户都被勒索了一笔钱粮,这些和前面的摊派一样,谁也不敢不给,只能捏着鼻子从命。

    难受肉疼之余,县内豪强大户又有点窃喜,走得人多了,留下来的无主田地也就多了,自家的田产也能跟着扩大,至于种地的人,有田地还怕没佃户吗?

    在巨野县向东四十余里就是嘉祥县,嘉祥县向东四十余里则是济宁州,彼此距离不远,可境况却大不相同。

    这次地震,巨野县城墙崩坏,残破不堪,一直没有什么赈济,而嘉祥县这边则不同,虽说地震对县内县外也有破坏,可很快就有了修整和赈济,原因无他,这边靠着济宁州,县内不少靠运河吃饭的大户,有钱有粮,百姓们也大多是为这些大户做事的,境况远好于巨野等处,嘉祥县的状况也是山东的常态,靠着运河近一些,多少能有贴补。

    嘉祥县坍塌崩坏的城墙已经用夯土填上,城内城外倒塌的民居也开始重建,重建过程本身也算是一种赈济,各项活计都要工钱和口粮,可以收拢无事可做无处可去的百姓,算是皆大欢喜。

    感谢“元亨利贞,用户可乐”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