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之所以这般,赵进也能猜到原因,他们李家兄弟五个里面一个千总、三个把总,堂堂朝廷武官,自然瞧不起什么团练,赵进自家还是个保正,赵天王这名号叫的人不少,可一听就知道是江湖上的名目。 ,

    官军和官差,眼里从没有江湖人的位置,要不是这次是求人托庇,只怕连这个客气态度都是没有的。

    内卫队很容易就在这李家一行人中安排了眼线,赶车的车夫和临时雇来的仆役,都是内卫队的耳目,按照他们的回报,那李林曾说过:“这等土鸡瓦狗,咱们兄弟五个骑马结队,直接就荡平了他们。”

    李森的回答也是有趣:“要不然为什么会要咱们过去,他们这等乡下土豪,招揽我们这等官军武将,就是出来镇场面的。”

    对于年轻气盛这个,赵进懒得去理会,这一次的行程在山东三月地震的催促下加快了,来到清江浦之后,将该见的客人见过,和这李家兄弟五个会合,直接就是踏上返程。

    这心高气傲,瞧不起赵字营的李家兄弟几个,在汇合的时候都不准备让对方照应自家队伍,生怕对方照顾不到,反而误了事,真要遇到什么麻烦,他们兄弟五个骑马杀敌,足以应付了。

    可大队一行动,这李家兄弟五个的傲气就消减了不少,倒不是说跟随在赵进身边的马队如何精良,骑术如何了得,真正震撼这李家兄弟的是队伍的整齐和森严,还有那股质朴的杀气,更不要说那一身铁的装备。

    原本急着回返,护卫赵进的二百马队准备轻装前进,可赵进却命令披挂装备,完全按照战时的操典作风,结果骑马家丁都是穿戴盔甲,严整异常。

    “有这二百精锐,在辽镇起码也得是个游击了,怎么才是个保正。”这也是李家兄弟的议论,都是惊骇异常。

    等到晚上落地扎营的时候,看到赵字营骑马家丁布下的哨位,各项安排,都是老行伍才能做熟练的样子,李家兄弟也把头低了下来,不再单独扎营,而是要和大队一起,接下来也不怎么说自家精强的话了,只是在那里担心徐州贫苦。

    “六叔说徐州不差,可徐州怎么能比得上清江浦,再说那边不是穷地方吗?”

    “耐着些性子吧,祖家还在找咱们两家,越是穷苦的地方越容易藏住。”

    李家人的问答闲聊,每天都会传到赵进这边来,赵进也懒得理会太多,他最关注的是运河上的消息,来自山东的消息通过水6两路向南传送,赵进回程就在运河边上,水路变得便捷不少,运河上除了专门传递消息的人,还有从运粮返程的漕船,还有过境山东的行商旅人,他们会带来很多有价值的消息。

    沿河卖儿卖女甚至自卖的难民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的饥民难民企图冲到船上去,所以现在除了官家的码头,运河上的官船民船轻易不肯靠岸了,然后河里漂浮的死尸也在变多,还好天气凉爽,夏日里肯定臭不可闻。

    不过也有人说,这第二次地震之后,山东各项局面看着在变好,不管怎么讲,也已经到了谷底,怎么也得缓慢恢复了。

    赵进在房村集那边进入的徐州,吉香率领的几百家丁就在那边等待汇合,然后合拢一队向何家庄那边行进。

    看到这几百家丁,李子游托付过来的李家族人再也没什么傲气可言了,这般精锐力量,他们在辽镇都是少见的。

    “也就是大帅府的老底子才有这个模样,可惜都在萨尔浒败坏干净了!”

    “不止!那些人一个个鼻孔朝天,可赵家这些人则是闷着,在战场上还是这样沉闷的好用,能顶得住,熬得住!”

    “我听他们底下人吆喝,说这就是他赵家的家丁,真是笑话,一个乡下土棍,居然也弄什么家丁。”

    “以后这样的言语你要少说,什么叫土棍,日后咱们家里这十几口人就要靠着人家吃饭了,再说了,什么笑话,算上马队步卒,这可是六百多家丁,搁在咱们辽镇,一个参将跑不了的,副总兵也能琢磨的。”

    等真进了徐州地界之后,李家人反应只能用愕然来形容,从清江浦北上,一路经过清河、泗阳和宿迁三县,这三处属于徐州和清江浦两边不靠的,也没得过赵字营的什么好处,和大明各处的县城没有区别,相比于繁华富庶的清江浦,都显得穷苦凋敝,在他们想来,这徐州肯定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几位男丁还好,女眷们都是愁眉苦脸,孩子不懂事,哭闹着要回去,等靠近徐州,准确的说是进入邳州地面的时候,一切的就不同了,道路平整宽阔,田地整饬,百姓们的气色也不错,一片欣欣向荣的气象。

    他们一路南下都是运河上坐船,自然看不到内6这样的景象,特别是事先觉得这边贫苦,现在看到了截然不同的样子,惊讶更甚。

    等看到何家庄的时候,李家每个人的反应都是震惊,谁能想到在这样的地方,会有这么一处繁华富庶整洁的所在,当真是不可思议,在这边居住,未必比那清江浦差多少了,女眷们喜笑颜开,孩子们欢声笑语。

    李家那几个男丁则是看到了另外的东西,当年李成梁为什么能养近万家丁,所依靠的就是手里有银子,有生之术,不提整个辽镇层层收上来的粮草,整个辽镇的盐税茶税商税,都被李成梁把持住,这才能大把银子养出精锐。

    刚和赵进见面的时候,看到对方是同龄人甚至还要比自家略小,难免有些失望和瞧不起,谁能想到他手里有这样的精锐,更想不到居然有这样的局面,李家人是隐约知道这个套路的,自然知道这前景如何。

    到何家庄之后,赵进千头万绪,只是喊李家几个男丁过来聊了一次,本来就是李子游的托付,银钱上的勾当不用担心,安置在这里的田宅也就简单了,何况李子游安排他们过来,也有照看承北号徐州分号的意思,差事这个也不用操心,赵进也不会主动去招揽安排,之所以叫来,是想着询问下辽镇的情况。

    “..要说那女真鞑子如何厉害,其实也说不上,外面传什么弓马无双,那都是扯,蒙古人骑马射箭,女真人马匹倒是不少,可主要都是步战,那射术也寻常的很,弓也射不远,无非是箭头粗重,能破铠甲,只要被射中就是个大口子,一出血就很难止住,不能再打了..比拼起武技来,在下一个人打鞑子两个三个,就算上马也不含糊,可在下这样的,辽镇里出十个人里没有一个,比在差一点的,十个人里还是挑不出一个,和女真鞑子开战,咱们一下子几万人,可能打的能凑出三千就不差了,鞑虏出一万人,可这一万人里八千都是比我差一点的那种,这怎么打得过..”

    “..何况这家丁家将都是本钱,死多了这荣华富贵都没了,谁也不舍得用,可女真那边军法严酷,一打起来舍生忘死的,所以这开战前算计人数,咱们几万,是敌军几倍的数目,真要开打,倒像是敌军有咱们几倍的数目,什么几千几万的,都是上去壮声势,能有什么用处..”

    李家几位男丁对辽东战场上的事情说得头头是道,他们也说得很用心,在他们看来,赵进之所以想要询问,实际上是在考校,可能想要招纳他们。

    先前自以为是经制武将,瞧不起这等徐州土棍,可这一路上行来看来,却觉得这是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他们自小勤练弓马武技,当然不愿意给亲戚看店做事,就这么庸碌一生,再说年纪都不大,正是有热血和野心的时候。

    没曾想赵进只是和他们聊了聊,然后吩咐几句,说有什么难事可以来找他解决,其余的话没有说,这就让他们糊涂了。

    在何家庄住下来几天,就从承北号分店管事那边知道了赵字营更多的事情,当听到赵进手里家丁将近六千之后,李家这些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有六千家丁,不要说是一镇总兵,就算李大帅那样的位置都不愁..”

    “..怎么可能有六千家丁,咱们辽镇多大,这徐州多大,怎么能养得了这么多人,我看,也就是那六百多号是真家丁,其余的都是糊弄人的..”

    “能有六百多号也是不差了..”

    赵进回到徐州的第三天,接到了松江那边传来的急信,徐厚生已经在松江府那边下船,不仅买来了大炮,还从那边带回懂得铸炮的番人工匠,准备短暂休息之后就立刻返程。

    本来赵进对徐厚生的这次出行没报太大期望,却没想到有了这么好的结果,这当真是意外之喜,而且还让赵进松了口气,别看徐厚生去南边寻找铸炮工匠的事情是徐珍珍支持的,但徐厚生离开后,徐珍珍每日里都禁不住念叨,担心异常,还一直安排人去松江那边询问消息,现在确认回返,正可以让他松一口气。

    感谢“元亨利贞、吴六狼、用户黑暗中的光明、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创世、起点各位朋友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