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这个,赵进没说什么,黎大津脸上神色却缓和了很多,这武将克扣官兵粮饷的确是司空见惯的常事,可司空见惯不代表下面人没有怨气,黎大津曾在军中呆过,自然心有戚戚,李子游亲属的做法甚至让他感觉到痛快。 ,

    赵进的问题却很散,他接下来问道:“那祖家是怎么回事?”

    “是辽东大族,祖上是李大帅,就是李成梁的亲信,做过一任总兵的,上一代也是副将的高位,这一代当家的是个游击衔头,子弟做官的也不少,我那几个侄子杀的就是这祖家子弟,挂着把总衔头的。”

    解释两句之后,李子游愤愤然的骂了句:“要是李大帅还在,这些人怎么就敢如此,我们李家和李大帅可是联宗的,现在倒好,从前的..”

    埋怨没多久,听着黎大津咳嗽了一声,李子游立刻干笑着不说话了,当年李成梁在辽镇等同王侯,甚至过了大明藩王勋贵,那些被圈在城内的朱家子弟可比不了据有辽东,佣兵数万的李大帅,时人最重宗族,这李子游姓李,又是在辽货上生的,这同宗的关系想必助益很多。

    估计到现在就没这个好处了,李成梁病死,李家骨干子弟战死病死的也是不少,现如今辽镇几大家已经没有李家,估计做生意上还能帮忙,别的事情就照应不上了。

    至于这祖家,祖辈总兵,父辈副将也就是副总兵,这一代又是游击,这算是一直显赫下来的将门,家中子弟被杀,怎么能善罢甘休。

    只不过这临战还要克扣军饷,却让赵进很意外,在这样要紧关头,正是让部众奋勇向前的时候,却弄出这等损伤军心士气的勾当,实在是想不到。

    赵进在那里沉思,其他人也不敢打搅,到最后赵进拍了下额头,自嘲说道:“明明忙着,你让你那几个子侄来这边,带着家人一起,明日后日我就要启程回去,跟着一起走就好。”

    李子游没想到说件闲事之后,赵进居然就答应了,不过黎大津却不例外,赵进对辽东那边感兴趣,这个赵字营上上下下都清楚。

    “在下多谢进爷的恩德,请进爷放心,这几家的花销都由在下一力承担,若是董六爷那边有什么需要,在下也一并报效。”

    收容这几个人,某种意义上算是收拢亡命,风险很大,当然对于赵字营这边来说也是小事,可对于李子游的人情却很大,自然要在钱财上表示。

    “不要隐瞒任何事,不然就有麻烦。”这李子游临走前,赵进说了句,李子游点头哈腰的连连答应。

    屋中只剩下赵进和黎大津两个人的时候,赵进叮嘱一句:“老黎,别和这边的大户走得太近,大家是两路人。”

    以黎大津的心思,当然明白赵进所指,刚才和那李子游交谈的时候,他倾向表现的太过明显,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黎大津连忙站起说道:“进爷,属下从前就和这李子游相识,而且这半年来,李子游对咱们赵字营十分亲近,主动捐助粮饷物资,还提供清江浦其他豪商大户的消息风声,这才走得近了。”

    赵进点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自己好久不来清江浦,这里的人习惯自己做主了,可忠心什么的倒是不用担心,黎大津的家眷还在徐州,刚才又提了长子做家丁的事情,说明他还是很清楚。

    “老黎,你是想要轰轰烈烈,还是安稳过日子?”赵进突然问道。

    黎大津神色变幻了一会,叹了口气说道:“进爷,属下年纪大了,就想着太太平平到老。”

    赵进沉默,等到下一个人通报进来前,开口说了句:“享太平,哪有那么容易?”

    “..这两年黄河泛滥,两淮跟着遭殃,浙江又是连续大火,杭州烧了上万户人家,天下间各处都是苛捐杂税,最近又添了辽饷,官吏差役死命催逼,当真是民不聊生,天下间苦成这个样子,咱们山东更是厉害,那上好的良田,贵的八两银子就能买一百亩,稍次一点的五两就能买一百亩,还有那么多抛荒的田地无人耕种,这泼天一般的辽饷就出在这些田地上,收税征粮的官差下乡到集市,一次就要钱几十关,穷苦百姓没钱,田地又卖不上价钱,没有人理会,只能先卖儿女再典押田地,好好一亩地,只能拿到八十文,这点小钱还不够差人买酒吃的,他们一年下场十几次几十次,威逼到死,官粮税赋缴纳不齐,儿女田地能卖的都卖出去了,可还是不能善了,为了不去坐牢带枷,只能去借高利贷,可这高利贷又是什么好事,好比在家坐牢罢了,满眼看去,各县都是十室九空,早晚看不到炊烟生火,你就算将辽饷粮赋交齐又能怎样,家里吃的是树叶草根,能有些豆末麸皮放进去已经是福气,穿又没得穿,吃又没得吃,钱粮全被官差刮干净了,然后这还不算,本乡官吏强豪还要借机侵吞侵占,让你什么都剩不下,这样的光景,这样的年景,谁还能活下去,谁还在乎太平,谁还在乎王法,都想着造反,乱起来什么都不用交了,在这等天下大势下,只要教尊登高一呼,各处肯定是揭竿而起,无不响应!”

    在郓城县外曾家庄内,一处新搭的竹制大棚下,徐鸿儒和山东闻香教中贵重人物围坐,听着谢明弦慷慨激昂,大棚外护卫教众虽然看着外面,可也不住的回头,显见被这滔滔不绝的讲述吸引。

    外围护卫中,那些气色不错,身强力壮的护卫都是面无表情,保持镇定,而那些面有菜色,身材瘦弱的则是听得入神,不住转头的就是他们,甚至有人引动情绪,禁不住热泪盈眶,几个护卫头目不住的呵斥。

    相比于外面的护卫信众,竹棚下围坐的众人就是神态各异了,谢明弦慷慨激昂,徐鸿儒淡然端坐,而徐鸿举则是背手站在他身后,恶狠狠的盯着在场每一个人,沈智、夏仲进、候五一干嫡系心腹都是安静听讲,其他人则是分为两种,一种身上穿着带补丁的粗布麻衣,手脚粗大,面色黝黑,看起来就知道是整日里风吹日晒的辛苦劳力,他们听的很入神,有人满脸怒色,咬牙切齿,有人听的动情,不住的擦拭眼角,还有一种则是穿着绸缎皮袍,看起来就是富裕乡绅土豪的样子,满脸疑窦,小心翼翼的看看徐鸿儒一干人,又不屑的看看前面些穷苦劳力模样的。

    另外,在距离徐鸿儒最远的位置,有几名面露桀骜神色的人物,他们看起来不像什么良善之辈,不时挑衅的看向周围的人,甚至这么看向徐鸿儒和其亲信。

    谢明弦滔滔不绝的讲完大势之后,停下缓了口气,又是朗声说道:“诸位,现如今局面大好,各处百姓苦难深重,都等着本教出面带他们脱离苦海,而官府已经是焦头烂额,尾难顾,本教若是动,定当势如破竹,无人可挡。”

    他这边说完,沈智也是点头,跟着说道:“谢尊者说得不错,二月和三月的地震是天赐良机,是佛祖为教尊安排的大气运,原本各处府州县城池都是高墙深沟,地方上都是土围木寨,可这两次之后,一切都是崩坏无存,原本的官兵和乡勇民壮都是自顾不暇,现在唯一能号召万众的只有本教,本教若是动,定然无可阻挡。”

    “这大明朝廷又是苛捐杂税,又是辽饷,现在又是地震,当真是龙脉断绝,气数已尽,百姓受苦受难,为求解脱,都是烧香虔信本教,只要做起来,那立刻就会有千千万万人相应,立刻就能席卷天下..”

    谢明弦跟沈智交替讲述,为众人阐明大势,也是替大家鼓劲,正说到这关键时候,对面越来越大的说笑声打断。

    “..你那边弄了几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货色怎么样..”

    “..都是一等一的相貌,嫩的能掐出水来,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实在是快活的很..。”

    “..现如今是咱们兄弟们的好日子啊,偌大山东,没有城池阻挡,官军和乡勇乱掉,任咱们随意来去,趁这个机会财快活才对..”

    谢明弦和沈智对视一眼,又都是看向徐鸿儒,徐鸿儒只是笑着摇摇头,却开口问道:“孟先汉、周念庵、唐瑜,本座让你们来郓城,你们看着很不爽利,莫非是心存不满?”

    那三个大声说笑的粗豪人物一愣,都是停住不说,他们也没想到徐鸿儒会这么直接的说话。

    他们三个不是民户信教成的会主,而是带着人马部众烧香信教,一进来就有个会主位置的强豪,他们都是坐地的杆子,在自家庄子周围是窝主土霸,结队外出的时候就是烧杀抢掠的杆子。

    感谢创世“吴六狼”老友的打赏,感谢创世和起点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