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到赵进这么和气,大家才算放松了些,谢过之后坐下。

    “兴龙社就你们二十七个了吧?”坐下之后,赵进声音不高的说了句,却把众人吓得差点跳起来。

    事到临头,庄刘反倒是冷静了,当即强作镇定的起身回答说道:“进爷,还有两人,一个在鲁大队正的那边,一个在清江浦六爷那边。”

    “坐下,坐下,不用这么多礼数。”赵进依旧很和气,这个态度让围坐的众人心思平稳了许多。

    “我记得云山寺的僧兵过来打何家大院,庄刘你和我都在那望台上,第一箭就是你射出去的,是不是?”赵进笑着问道。

    赵进城内招募家丁,然后带往何家庄那边,庄刘就是那时进的赵字营,这也是他参加的第一次战斗,当然记得清楚,庄刘用力的点头。

    “彭小七,流民围徐州的时候,咱们要过去援救,快进入城下,你在队里面说,咱们这几百人,怎么能打得过对方几万,这不是送死吗,还被大昇骂了,可在城下血战的时候,你一步不退,那些教匪拿着长梯反攻的时候,咱们队伍被打散,你吆喝着纠集兄弟们列队顶住,我记得很清楚。”赵进笑着娓娓道来。

    “都..都是小的份内事!”一名粗壮汉子从围坐众人中站起,嗓子有些堵,赵进伸手向下压,示意他坐下说,那彭小七点头坐下,伸手不住的擦拭眼角。

    赵进又看向身边的一个瘦高年轻人,坐在赵进身边,这人也是局促的很,赵进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任黄河,咱们第一次来这荒草滩的时候,你也来了,和黎大津他们那伙人对上,你被他们的马刀掠了一下,得亏捆扎的及时,不然就废在这荒草滩上,也看不到眼前这大好局面了,好汉子,咱们赵字营的兄弟都是你这样的,敢当先,不怕死。”

    任黄河满脸涨的通红,在那边闷声闷气的说道:“进爷领着,弟兄们人人向前,小的只不过是本事不够。”

    “咱们的弟兄们从来不知道吹嘘自己,都是实在人。”赵进笑着摇摇头,周围众人响起了一阵哄笑,气氛已经轻松了下来。

    赵进还没继续说,一个憨厚汉子却端来了碗茶水,赵进接过茶水,笑着说道:“咱们急袭孔家庄的时候,有个弟兄崴了脚,丢着不管很可能就死在外面了,是你背了整整三天,那人现在在云山行做事,没你,恐怕没他的今天,在战场上,你没丢下过一个受伤的手下,他们都叫你王菩萨,是不是?”

    这次没有哄笑,大家都是用颇为敬佩的眼神看着王木头,王木头有点尴尬的挠头,憨笑着说道:“进爷总是说,大伙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当然不能丢下来。”

    气氛越来越轻松,平时大家见到的是威风严肃的赵进,难得看到他这个样子,兴龙社的这些连正队正还是第一次知道赵进有这么一面,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家的功劳和表现,赵进都是清清楚楚。

    赵进一个个点评着兴龙社的成员,能加入这个的,都是最忠心最铁杆的家丁,还都立有功劳,每个人知道自己被赵进牢记的时候,都是兴奋异常。

    将这些都说完之后,气氛已经完全轻松了,在这个当口,赵进又把话题转了回来,他伸手向下压了压,场面安静。

    “庄刘,这兴龙社的事情,你有罪过,你把大家组织起来却瞒着我,瞒着别人,你是怕被怪罪,可你想到没有,如果这兴龙社被别有用心的人混进来,到时候打着对我好,对我忠心的旗号,却做对赵字营不利,甚至对我不利的事情,那怎么办?”

    “进爷,小的们怎么会..”

    “你好好想想,若是有人煽动,说什么什么要对我不利,说我被蒙蔽了,顾不得那么多,先动手再说,你们怎么办?”赵进没理会庄刘惶急,只是列举出来几个可能。

    庄刘年纪也不大,但和同龄人相比,他很冷静,这或许是在猎户生涯里锻炼出来的,然后他比别人想的要多些。

    本来听到赵进的反问之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惶恐解释,这个罪过实在太大了,怎么担得起,可想想之后,却是悚然而惊,赵进的假设很有道理,太容易被人钻了空子,能组织起这个兴龙社,自然对同伴们的性格有一定了解,那种对赵进死心塌地的忠心,那种火爆性子,太容易被挑拨起来了。

    “进爷,老爷,小的犯下了大错,犯了大错,请老爷责罚,小的绝无二话!”想到这里,庄刘翻身跪下,就要请罪。

    刚刚轻松的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有人想要替庄刘说情,有人则是若有所思,赵进的话他们都听到了,而不远处的石满强和吉香则是好奇的看着这边,很想过来看个究竟。

    “起来,起来,坐下说话。”赵进温和的说道。

    惶恐自责的庄刘看到赵进的态度很柔和,这才站起来,却不敢坐下了,赵进皱眉示意他才重新坐下。

    “但这兴龙社的事情,你功大于过。”赵进接下来的话让庄刘愣了愣,身体下意识的向前倾,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咱们赵字营一直讲的是规矩,规矩严,大家按照规矩办,可心气上却差些,团练们还知道自己这好日子来之不易,自己能做团练是体面事,还有机会当家丁积攒家业,所以各个有劲头心气,可家丁呢?越来越觉得拿钱吃粮,那股向前向上的劲头没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想不通自己在做什么,做的这些又是为了什么。”赵进沉声说道,他声音不是太高,不过围坐的每一个人都身体前倾,唯恐漏掉了一个字。

    听到赵进讲述的这些,庄刘激动的忘记了自己的惶恐,粗着嗓子插言说道:“进爷说得对,小的组织这兴龙社就是让大伙知道这个,没进爷领着大伙,咱们怎么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和体面,不把进爷安排的事情做好,怎么能保住如今的日子,只有忠心进爷,全心全意为进爷做事,那大伙才能更好,大家都二十出头的年纪,还有几十年好活,怎么就能这么懈怠了,这个样子,对不起进爷,也对不起自己。”

    他每说一句,下面都是应和,那彭小七闷声说道:“进爷为小的们做了这么多,小的们看不得别人懈怠应付,小的要扶保进爷。”

    “这条命都是进爷的,要为进爷效死!”

    你一言我一语,兴龙社的这些连正和队正都是拙于言辞的,很多话说不出来,说出来的甚至触犯忌讳,但他们的忠心能被清楚的感受到。

    赵进含笑听着,边听边点头,不过连正和队正们的话也有限的很,说一会就没话讲了,每个人只是激动的看着赵进。

    在这个时候,庄刘却有些福至心灵,他直接在原地跪下,向赵进膝行几步说道:“进爷,这兴龙社只是小的们为了忠心凑起来的,进爷觉得好那就办下去,请进爷吩咐小的们怎么办,要是进爷觉得不好,那就散掉,小的们忠心绝不会变!”

    赵进点点头,然后笑着说道:“这兴龙社当然要办,这是我赵进最信得过的人办的,又是为了对我,对赵字营忠心做事,怎么会有不好。”

    听到赵进这句话,现场安静了下,然后每个人都是喜动颜色,赵进承认了这兴龙社。

    “有几件事你们要注意,这兴龙社要选最忠心的,要知道咱们赵字营远大前程,并且努力用心去做的,有这个心思,才能劲往一处使,还有,你们入这个兴龙社,并不代表你们就高人一等,身为兴龙社的一员,你们要做的比别人更好才是,你们明白吗?”

    赵字营的家丁都有一种和别人不同的自豪感,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优越感,而这个兴龙社的组织,明显符合他们的要求,赵进的这个说法,与其说是要求,倒不如说给这个兴龙社定下了宗旨。

    庄刘和伙伴们对视,都能从对方脸上看到惊喜,没想到进爷居然承认了这个组织,而且还提出要求。

    不过赵进的话还没说完,他笑着问道:“我也要入这个兴龙社,你们觉得怎么样?”

    场中一静,随即每个人脸上的惊喜就变成了狂喜,能和进爷在一个小团体中,还能觉得怎么样,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

    “当然可以,进爷在兴龙社,那就是社长,不,社了!”庄刘都有些口不择言了,赵进哈哈大笑,一听就知道这是临时想出来的名目,不过这个不重要,他进入兴龙社,这兴龙社自然就要以他为。

    赵进放缓了语气,示意大家不用太过激动,然后说道:“兴龙社的事情,还要靠你们去忙,千万要记得,你们正事才是最要紧的,耽误了这个,其他的都不管用,明白吗?”

    “请进爷放心,做不好正事,带不好家丁,小的们也没脸在这兴龙社呆下去!”有人肃声回答说道。

    感谢“元亨利贞、吴六狼”两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