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徐家铁场和铁匠铺里,能管事做事的人不是没有,徐厚生和徐本德这样的徐家人虽然少,可也不是那么稀有,但赵进不想让他们独当一面,因为徐家人和徐家系统内出身的工匠势力太大了,他们自成一体。 顶〈点

    这种自成一体并不仅仅在排斥外人上,甚至还抵触新的技术和做法,一个人说自己说得对,一个人认为自己师傅传授的不能改,这些都还好说,如果十个人,一百个人都在这么说的话,那就是真理了,谁要改进,就做不下去,布置下去的东西就会阳奉阴违,找一个彻底听命于自己的“外人”管着,效果会更好,效率也会更高。

    虽说这路易的管理方法和组织体系在赵进眼里也先进不到那里去,可比起徐家工场的规矩法子来,还是好了些,最起码不会彼此包庇,彼此抹不开情面。

    从炮场回何家庄的路上,扈从亲卫家丁的神情都振奋异常,在他们的印象中,这大炮是军国重器,民间不可能有的,可在今天却看到,赵字营自己也有了这样的火炮,这让每个人信心大涨,自豪无比,更有曾经参与阵前夺炮的亲卫在那里讲述官军的火炮,说那样的大炮如何落后不堪,比不得刚才见到的犀利,这更让大家情绪高昂。

    “都警醒着点,看着周围,别聊的什么都忘了!”带队的庄刘沉声喝道,大家立刻整肃不少。

    赵进看了眼这庄刘,自从知道这“兴龙社”之后,他就对里面的成员格外留意,不得不说,这兴龙社中人做事的确更加严谨,执行自己的吩咐一丝不苟,更有自己记忆中的“军人气质”。

    快要到何家庄的时候,王兆靖在路边迎接,陈昇率领第一团的五个连去砀山一带拉练,这也是赵字营家丁团队的规矩,各团队都要定期的进行武装巡游,让家丁们习惯行军,也是和方方面面展示武力,而吉香则是领着马队去归德府那边接马,而且还是归德府和开封府交界的地方,那里是赵字营控制范围的最西边了。

    自从王自洋的精英特权被取消之后,他自己已经能感觉到进账的缩水,还有在徐州地位的下滑,后悔不迭的王自洋想方设法要扳回来,千方百计的讨好赵进这边,其中,输入牲畜中健马比例增加,还有蒙古丁壮的数目变多,就是他的法子。

    能骑善射的蒙古丁壮很有用,但对目前的赵字营意义却不太大,毕竟这些人没办法立刻融入赵字营的体系之中,消化起来很费功夫,而好马健马则不同,这个在天下任一处都是贵重的财货。

    从口外到山西再到河南,王自洋不计工本的打通各路关节,风险倒不是很大,可依旧要慎重,目前马队放在亲卫队下辖,吉香也要亲自过去接应和护送。

    这些日子的何家庄各路家丁团练,都是由赵进亲自统领,要不是这火炮相关,赵进就不会离开这里,赵进离开之后,则是由王兆靖坐镇这边。

    “说了多少次,自家兄弟不要太多礼数,你怎么又出来了。”看到王兆靖迎接,赵进苦笑着说道。

    “大哥,有要紧事。”王兆靖神情肃重的说了句。

    赵进不再多说,只是催赶坐骑,一路进了何家庄内,等进到议事厅这边,王兆靖才开口说道:“云山行那边传递的消息,说是从去年下半开始,鲁王府就一直向朝廷哭诉地方不靖,要求增加兵马镇守,说是消息终于到了宫内,还说要将辽镇溃退下来的兵马安置到兖州府这边来,把那个空架子的参将填起来。”

    建州女真向大明开战之后,辽镇不断失败,辽镇官军也是不断的溃退,大批败兵回撤到关内,有些人走6路从山海关进入北直隶,可也有不少走海路来到了山东登州府,辽镇和山东之间海路走起来很容易,沿途岛屿众多,本就是粮草供应的线路。

    所谓“辽兵”来到山东后,和本地士绅百姓冲突不断,外乡人本就不受待见,何况是这些败军,何况是他们来到这边,还要地方上供应,还要挤占地方上本就不宽裕的资源,而辽镇官军怎么说也是军兵武夫,手里有刀,自然不会白白受气,这冲突也就愈演愈烈。

    开始时候,这等冲突上下还能含糊过去,可随着规模越来越大,官府也掩盖不住,出身山东的京官开始干预,朝廷总要拿出个法子来安抚,但天下间苦于辽饷和各项苛捐杂税,谁还有力气再承担一支名声不好的客军,中枢没有办法,也只能坐视辽军在登州府越来越多,和地方上冲突越来越大。

    不过这兖州鲁王府的请求却给了上下一条出路,既然你这边告急,那么我就将兵马安置过去,护卫兖州府,而且这样不会激起什么兖州出身官员的反弹,在兖州府地面上,鲁王府能压服很多事,至于百姓苦难如何,或者说大地震之后赈济恢复如何,那就没有人去理会了。

    “要安排多少兵马在兖州府那边?”

    “传闻是八千有余,济宁那边的消息说,鲁王府现在怕得很,生怕咱们打过去,鲁王整天都给宫里上奏求援。”

    赵进皱眉闷声说道:“倒和预想的差不多,就算是魏忠贤,也拦不住藩王和大内之间的通气,天子话,他没办法改什么。”

    “要是兖州府有八千辽兵在,等于咱们赵字营北边有万余官军,鲁大一个大队加上千把团练可就不够了。”王兆靖有些担心的说道。

    “他万余官军也不是堆在一处,也不是摆在鱼台县那边,他们若动,咱们集兵肯定会更快,不用担心太多。”赵进闷声说了句,随即拍了下身侧茶几,又是说道:“鲁王府真是麻烦!”

    王兆靖端起茶碗来抿了口,忧心忡忡的又是说道:“从河南卫辉那边传回的消息,还有京师那边的,河南潞王府同样折腾的厉害,这些藩王吃不得亏,被咱们打回去了之后总想着找回来,这次山东的事情能到宫内,河南王府应该出了不少力。”

    山东鲁王府的起始是太祖朱元璋的儿子分封,而河南潞王府的起始则是万历的弟弟封王,虽然都是朱家同宗同族,可远近差别很大,当今潞王和天启皇帝关系不差,毕竟是见过面的叔侄,而山东鲁王这边则离的远了,毕竟不同支脉几百年下来,这两家和天子关系亲疏差距很大,这两家更是没什么交情可言,明初第一代分封而来的藩王,对后来的藩王总有些莫名的骄傲和矜持,后来的对先前的又有些鄙视,自然相处不好。

    不过在这个时候,两家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在徐州的年轻赵姓土豪身上吃了大亏,还是血淋淋的大亏,尽管起因都是下面管事甚至奴仆的贪心,可冲突生之后,两处王府一来是咽不下这口气,二来则是对徐州的财富动了心,不管河南或是山东,这徐州的财富都是他们能伸手触及的地方,这笔财富如此巨大,又是可以源源不断生财的聚宝盆,实在让人眼馋眼红。

    除此之外,这两家还和赵字营有私怨,或者是部众被杀,或者是财产被侵夺,在大明天下,什么都是朱家的,连姓名都是,藩王们做事一向是肆无忌惮,可在徐州却吃了这样的大亏,这如何能受得了。

    山东鲁王府去抱屈告急,河南潞王府也在做类似的勾当,甚至还在帮忙,毕竟河南这边一切都是暗处,而山东可是官军吃了败仗的,在兖州府安置辽兵的事情,可以说是两家合力做成的。

    “都是祸害。”赵进咬牙说道。

    “要动手吗?按照大哥从前说的,现在还不是好时机。”王兆靖开口问道。

    赵进缓缓摇头,沉默了会才说道:“不光是时机,王府都在大城之中,我们没办法攻城,也没办法围城。”

    说到这个,王兆靖也是沉默,赵字营在野战阵战中可以说是强大,但攻城拔寨这个就欠缺很大,靠着弓箭和火铳可没有办法打破那些高大厚实的城墙,长期围困会引来天下兵马围攻,又不能向流贼那般,驱使动百姓蚁附攻城,还真是没有相应的法子。

    “不急,也不怕。”安静一会,赵进开口说道。

    “小弟会安排人盯紧这两处,内卫那边也得动手,还请大哥叮嘱下小勇。”说到这里,王兆靖要告辞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却有通报,说是如惠求见,王兆靖索性留了下来。

    “老爷,三爷,隅头镇的耿满仓赶过来了,说有要紧事要禀报。”如惠进屋后说道。

    听到这个,王兆靖笑了笑,语带调侃的对如惠说道:“这耿满仓还真是有巴结上进的心思,要是在官场肯定不差的。”

    “先前这人怕得要死,现在估计不怕了。”如惠笑着回答。

    感谢创世“戚三问、吴六狼”起点“随心自我o”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