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着炮弹的落点随着火炮角度的提醒不断变化,赵进满意的不住点头,能跟随大队行动,能调整射程的火炮,才是战场上的决胜利器,至于官军的那种用法,野战上也就比弓箭和火铳强些有限。 ,顶,点,,

    “不错,不错!”赵进点头赞许。

    听到这个夸奖,铁匠于山脸上浮现喜色,毕竟这火炮能做出这个样子,也有他的功劳,那一窝火的车架被直接用在了这边,进爷这么喜欢,日后的好处肯定少不了的。

    路易脸上却没什么得意的神情,他和那老麦交流几句,老麦说了不少,一个是流浪各国的投机者,一个是给人卖命的雇佣兵,欧洲各个国家都去过,能找到彼此都懂的语言来沟通,只不过赵进夸赞的时候,他们在那里用大家听不懂的语言交谈,已经算是失礼了,赵进身后的亲卫脸上已经有怒色。

    不过这边很快就是交流完毕,路易转过头说道:“进爷,这火炮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老麦说射程调整的很没有规律,尽管木楔子等大,可不同角度的射程变化并没有确定的数目,还要不断的摸索调整才能总结出来。”

    赵进点头,这个其实也是精确的一种,在战场上,一定要对距离掌握的很精确,尤其是在火器越来越多的这个时代,不能确定距离在战场上很可能带来致命的后果。

    可想要精确或者说大概的准确,在这个时代都没那么容易,靠着钉入木楔子调整角度,本来只能求个粗略大概,但即便这样,钉入多大的斜面,能提高多少射程,这个也要总结出规律来,想要得出具体的数目,就需要不断的实践。

    但赵进依旧对眼前的成品很满意,不管怎么说,现在这火炮已经能用了。

    “老麦还说,其实真正的火炮用不上这个大车上面的板子,只需要下面的车轮支架,然后拖动火炮更容易些,这火炮射击也有准星之类的,还有那调整射程的木楔也都是有固定的成品,如果这么一遍遍尝试,会很麻烦,也会很浪费时间,如果能找到真正懂行的人,或者一件来自欧洲的成品,马上就可以做出更好用的。”那个老麦一边说,路易一边跟着解释不停。

    边上的铁匠于山咳嗽了声,压低声音说道:“老爷,那老麦不太愿意呆在这边做活,只想着找人赌钱。”

    赵进笑着摇摇头,这个心态倒也是这老麦没有藏私的原因,赵进接下来说道:“你们这次的改进很不错,老麦、于山各奖五百两,路易主仆四百两,其余帮忙的每人五十两。”

    这个赏格一说出来,场中响起一片惊呼,语气里多是赞叹和艳羡,大伙都知道赵进富可敌国,但平日里花销很是俭省,唯一大手大脚的就是在这个火器上,要是做对了,几次就能赚够这一辈子的花用,那于山算上这笔,手里差不多有个千把两了,已经算是徐州地面上第一等的富裕人家。

    “使不得,进爷,小的没这么大功劳,当不得这么重的赏。”那于山却慌不迭的摆手推却,他们对赵进可是敬畏异常,拿到重赏固然欣喜,可若是拿了不该拿的,事后追究,那后果也让人惊惧异常,工场这边,在采买上做手脚的,打铁时候偷工减料的,还有内外勾结的,很有几个被当众丢进炼铁炉里的。

    “没你的一窝火,也没现在的这门火炮,当得起这个,你好好做,若还能做出有用的,还会有重赏。”赵进笑着安抚了一句。

    那边于山激动的连连点头,赵进又是开口问道:“这门火炮有多重?”

    “七百平斤,以后最多也就是二十斤到三十斤上下的变动。”于山开口说道。

    “七百多斤。”赵进摇摇头,脸上的笑意消退不少,徐州大车已经是精工打造,木料铁件都是结实坚固,不过一辆大车也就是几百斤到千斤的载重,这种大车为了保证度,还要用双马拖拽。

    眼前这门三磅炮的重量不轻,再重的话,可能要更多的牛马拖拽,现有的炮架也很难承载..

    看到赵进收了笑意,神情变得严肃,刚因为重赏而骚动起来的气氛也冷了下去,赵进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这样的炮先造十门出来,记得一件事,这门炮能用的炮弹,其他炮也要能用,这门炮上用的炮刷、镗棍,其他火炮上也要能用,火药一定要定装,定量做好包好。”

    所谓炮刷、镗棍都是火炮需要的器具,开炮前要用湿毛刷将炮膛内的火药残渣擦净掏出,然后再用干毛刷进出几次将水迹擦干,最后装填弹药的时候,要用这个镗棍将火药夯实,将炮弹压紧在里面,说是简单,可没了这几样器具,火炮就不能开火,赵进讲究的就是一个通用,不能一门炮的工具用不到另外的火炮上,他在意的是批量。

    大家躬身领命,对赵进的这个要求,在火铳制造上大家就有领教,所以也不觉得奇怪,已经形成习惯的事情没人觉得麻烦。

    说完这个,赵进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实际上今日所见,已经证明这火炮可以投入实战了,已经可以用了,可赵进还是不怎么满意。

    他在这里若有所思,其他人也不敢言语,气氛跟着冷了,赵进反应过来之后,却笑着问路易说道:“老路,平时你藏着掖着,想把知道的一样样换钱,怎么现在这么大方了?”

    听赵进说起,知道内情和猜到内情的人都在哄笑,那通译笑得很大声,路易的小算盘还是他第一个密报上去的。

    被人调侃的路易不见脸红,反而郑重其事的弯腰施礼,可能觉得这礼数不够庄重,索性跪在了地上,磕了几个头说道:“进爷,属下愿意为进爷做更多的事情,愿意为进爷效忠效死。”

    口音很怪,却说得郑重其事,赵进转头看向那通译,笑着问道:“这几句是你教的吗?”

    那通译却不敢怠慢,连忙躬身回答说道:“老爷,这不是小人教的,是这个路易从小人这边问出来套出来的。”

    是主动教授,还是被问出来的,这两个有很大的区别,听到通译的回答,赵进笑着转过头,没有让那路易起来,只是开口说道:“想为我做更多的事情,你能帮我训练炮兵吗?”

    “能!”路易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本以为还要多次恳求,却没想到立刻得了许诺。

    赵进笑着说道:“要开始铸炮,要开始训练炮兵,这些你先替我管着,就做个火炮总管吧!”

    路易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火炮总管这个职衔他第一次听到,不过“火炮”和“总管”这两个词的意思他是知道的,自然能猜到是什么职位,没想到这东方的年轻领主这么豪阔,一开始就给了这样的位置,路易激动的说不出话,只是磕头不停,他是他了解的大明表达敬意和感谢的最高方式了。

    “你不要急着谢,做了这个炮兵总管,可就没有什么赏钱了,你每月拿的是月例,做好了记功,做错了惩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把这些话翻给他听。”说完这个,赵进还让通译翻一遍过去。

    “小的明白,小的知道!”这洋人路易回答的斩钉截铁。

    他这边神色坚定,周围却又有一阵惊呼声响起,老麦还不知道生了什么,那铁匠于山,还有通译,还有围观的学徒家丁等人,都是满脸愕然。

    他们都在想这洋人莫非是疯了,进爷这么重的赏格,有什么改进就是几百两上千两的洒下来,一年就能暴富享福,而且不用去各处打生打死,不用起早贪黑的值守巡视,不用辛苦训练,就在这里造炮做事,这洋人居然这些好处都不要,去做什么炮兵总管,连正队正是很体面,可比起这造炮工匠的好处来,可就远远不如了。

    赵进又是点点头,开口说道:“这是我给你的好机会,你要把握住。”

    这句话就说的郑重严肃,路易本来想着继续磕头,听到这个,却又站起肃然躬身为礼,然后跪下去亲吻赵进的皮靴。

    围观的人都是目瞪口呆,看到这亲吻皮靴的礼节,又有人憋不住笑,随后现这场合不对,挤眉弄眼的颇为辛苦。

    那边赵进已经把路易从地上拽了起来,重重拍了下肩膀说道:“好好做!”

    这个安排并不是这洋人路易的一头热,赵进也早有这样的考虑,路易的那些经历真真假假,不能全信,不过这洋人是见识不少,而且管过人管过事,这样的人不是只懂得打铁铸造的工匠,还有些管理和沟通的能力,又是个有野心和贪财的性子。

    只要对方想在这个体系里长久做下去,那么他的野心和贪财,赵进都能满足,这样的人也更容易接受指挥和控制。

    感谢创世“吴六狼、元亨利贞”起点“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老白需要更多的月票、打赏和订阅,请大家多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