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原来大家还都说,大明官方如果不集中几倍于赵字营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有胜算,但经过在山东的那次战役之后,大家都说,就算集中十倍的力量,也打不过徐州的武力,而在现在的局势下,大明根本抽调不出太多军队。 <<顶>><<点>> .23x.bsp;   在山东和赵字营对战的大明军队,据说是拱卫都的常备军,装备和训练都要过普通军队,带队的将领也是经验丰富的职业军官,即便这样的部队,在赵进的武装面前,还是不堪一击,以路易的亲身经历,这些所谓的常备军还比不上徐州的次等武力,是远远不如的。

    路易也没觉得有人夸张描述了那支大明军队,从西方到东方,每个地方的土著总是喜欢浮夸,夸大自己不熟悉和不知道的,向外人炫耀或者恐吓,而在徐州这边,路易接触到的每一个人都很朴实,从来不夸张或者欺骗什么。

    如果这样的军队都被打败,都是这样的不堪一击,那么赵进的野心就很有实现的可能,那么,自己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路易知道自己想要财,想要成为体面的人上人,眼前就是实现这些的最好机会了,想要赚取大笔钱财,想要成为体面的贵人,只要他跟随辅佐的那个人带上了王冠或者皇冠,一切都能得到。

    在欧洲,每一个国家的王室都能上溯到几百年前或者号称上溯到罗马时代,下面的贵族们同样如此,根本没有新来者的空间,或许为瑞典国王效力,能在战场上用战功获得勋位是一条路,那条路九死一生,路易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运气可以拼到最后,也不愿意去冒这个丰县,或许可以赚到足够的财富之后,回去买到一个爵位,但本身就是贵族子弟的路易并不愿意这么做,他知道这种人会被世袭的贵族瞧不起,也会成为某些豺狼眼中的肥肉。

    可现在却有一个更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这个机会没那么大的风险,但会赚到更巨大的财富,会有更高的地位,为什么不做呢!

    想通这个之后,路易又考虑了自己在赵字营的处境,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将自己定位在工匠上面,徐州会招揽到越来越多的优秀工匠,而且身为工匠,将来能到达的位置也有限,路易觉得应该朝着一个管理者去努力,他可以成为赵进的顾问,可以帮着他管理工场,可以告诉赵进该招揽什么方向的欧洲人才,甚至可以训练火器部队,成为火器部队的将领,不管那一项,将来都有远大前程。

    路易还冷静分析了几个可能的对手,赵进的亲密朋友他自然不敢奢望,但去掉这些亲密朋友和差不多关系的亲信之外,路易惊喜的注意到,自己的机会很大,最起码在自己擅长的这块,只有一个竞争者,就是赵进的妻弟徐厚生,可这个人的前途更大,和自己没什么竞争的关系。

    打定主意的路易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没有隐藏那老麦和于山的功劳,反倒是主动在赵进面前夸奖,想要不知不觉的给对方造成我就是这边管理者的印象。

    赵进问起,路易回答,赵进看了眼于山,铁匠于山回答说道:“有些法子就是一层纸,可不捅破了就是不知道,这竖起来铸炮的法子当初小的们都觉得可笑,却没想到真的好用。”

    “这就是请他们来的意义,他们的手艺比你们不如,可却知道些你们不知道的法子。”赵进点评了句,又是开口问道:“现在能打多远?”

    “大步是四百二十多步..”于山下意识回答说道,随即在赵进的目光瞪视下低头,差点就要跪下请罪。

    这是赵进多次纠正的习惯,要用精确的度量衡单位,而不是这种泛指的数目,这一步两步,身高不同步幅相差很多,几百步的差距就更大,这差距的距离在战场的某种情形下,很可能就会害了性命。

    路易微笑着接上了话:“回进爷的话,是五百平尺左右。”

    所谓精确的度量衡在大明也是没有的,单单是尺寸就有十几种说法,官家是营造尺、量地尺和裁衣尺,其他林林总总的尺码还有许多,什么牙行布尺、木尺、户房尺等等,然后又因为制造的工艺粗陋,同一类相差也很大,赵进为了给徐州定下标准,曾经将徐州一州四县和邳州以及归德府几县官府的官尺拿来比较,同样的尺子相差居然有一寸还多,让人哭笑不得。

    最后赵进选用的尺码是各处量地尺的中间值,凭着印象和比较,这个量地尺大概是最接近现代尺码的了。

    此段放在章节末尾:按照史料和文物,营造尺三十二厘米,量地尺三十二点七厘米,裁衣尺三十四厘米,再考虑到工艺的不精确,量地尺本就是中间值,所以选用

    赵进选用的这个尺寸本来就是通用的单位一种,用在工场之后,很快就开始在整个徐州流通,然后邳州、归德府、宿州和清江浦那边也开始使用,叫做“平尺”,也有人叫“徐州尺”。

    徐州秤、徐州斗和徐州尺一样,很快就在南直隶的江北区域通行,甚至连山东和河南都有不少地方使用,大家信得过这准确,就和信赵进说话算数一样。

    外人相信是一回事,赵字营铸造这个也是极为用心,出产量具每一套都要和最初的标准件比对,一有差错就必须回炉重做,每一套上都有标号,在云山行登记造册,这些事要由王兆靖、如惠还有周学智三个人盯着,这个盯着不是个泛泛的说法,而是每一套制造出品的时候,必须要他们其中一人亲自验收,传说还有内卫队线人在里面盯着。

    徐州的集市和盐市、以及清江大市上都有徐州量具,大宗交易的时候,都要用这个为准。

    当然,除了徐州控制地面之外,其他各处为了盘剥方便,还是用老的量具尺寸,但只要不是官府下去收取赋税,政法徭役、丈量田地,不是小民小户的小买卖,而是有身家的有身份的富贵豪强互相交易的时候,已经默认要用这个徐州度量衡,不然的话,那就是心怀不轨之意,最起码也是不那么实诚。

    真正牵扯到银钱财货方面,大家都不会含糊半点,可扭转固有的观念,却不是一年半载能做到的,徐家的工场用这套东西好久,可还是很多人转不过弯来,用的时候在用,时不时的却会含糊过去。

    自家的铁匠掌握不熟,可外来的洋人却知道用,说起来的确有些微妙。

    “五百平尺?那就是三百多..”赵进低声念叨说道,没人听清后面那个“米”字,听了也是不懂。

    念叨一句,赵进看了看火炮,炮身和地面平齐,平射或者说是直射这个距离,差不多是火铳射程的四倍以上,弓箭有效射程的五倍,赵进缓缓点头,开口说道:“让我看看调整射角和射程。”

    “进爷,原来在我们那边,战场上调整火炮射程也很简单,只是在炮架后面挖坑,或者在前面垫高,让炮口仰起,后来总结出这个法子。”路易在那里解释说道。

    他这边说着,却对老麦和于山比划几下,几个人一起动手,把一块木楔子钉进了固定火炮的凹槽和车架之间,炮口也跟着抬起,再次装填弹药,点火开炮。

    火炮轰鸣之后,远处炮弹落地扬起的烟尘果然变远了些,赵进点点头,示意继续,路易又请求安排几个帮手过来,赵进也是同意,安排在这边学习的家丁和帮手学徒都是过来,急忙着清洗炮膛,擦拭炮身,然后再次钉入楔子,又是开炮。

    在这次开炮时候,赵进特意看了看身边亲卫的反应,脸色已经正常了很多,不像是方才那种听闻炮声就惊惧变色的样子,果然需要适应。

    随着楔子钉入取出,射程也远近不断变化,开了九炮之后,炮身已经热,必须要休整片刻了。

    安排在这边学习的家丁用大块的湿巾沾水,然后擦拭炮身,能看到丝丝白气冒起,这是冷却火炮的法子,在战场上可不会有太多让火炮冷却的时间,这是必须的法子,这也是洋人传授的经验。

    在山东迎战保定镇官军的时候,赵字营还抓到了官军炮兵的俘虏,按照官军炮兵们讲述,战场上根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门火炮那有什么开九炮十炮的时候,就算开那么多,也不会这么热,因为需要这几个官军炮兵传授知识,所以给他们的待遇还不错,这几位俘虏倒也实心,还特意叮嘱赵字营工场这边,说操炮的时候距离火炮一定要远,免得炸膛伤人。

    怪不得没遇到过冷却炮身的情况,官军火炮装药不足,射击频率太低,根本不会出现,或者是已经出现了,然后根本不在乎,然后炸膛。

    感谢创世“甜蜜的甘蔗、用户黑暗中的光明”两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