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笑着点点头,这十人团本来就是要在名义上由他直管,但平时实务常务还是要刘勇操心,这个是他刚才疏忽没有提,刘勇自己讲出,说明分寸把握的好。 顶>点

    “你觉得放心的人选,就提出来,不用担心这么多。”赵进点头说道,不过还是奇怪,这件事有什么可迟疑的。

    “那小弟就提了,第一个是何正,何兄弟虽然只管着辎重粮草,可做事耐得住性子,心思也细密,这十人团多少消息汇集,何兄弟来总管各处,肯定不会有什么疏漏。”

    看着赵进没有反对的意思,刘勇又说道:“第二个就是赵十一郎,不是小弟矫情,这十一郎是真正管内卫的人才,看他在州城内的安排,面面俱到又是低调异常,却不会漏过什么消息,他才经历过什么,可学了这么久就有这样的成就,说明有天赋在身,他也很合适。”

    赵进吁了口气,笑着淡然说道:“都是我家亲戚啊..”

    没等刘勇解释,赵进摆摆手,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也没什么不对的,说来说去,也就是他们几个亲戚同宗最放心,该用就用,不过你也别有什么顾忌,该管就管,该处置就处置。”

    刘勇肃然答应,不过神色也未见轻松,在那里说道:“第三人就是马冲昊,大哥,咱们赵字营内难得有这样的老成之人,而且这等眼线刺探的事情上,他的确是经验丰富,很多可以指点的,由他来带何正和赵十一郎,比小弟要合适很多,也能教给他们更多有用的本事。”

    “但你要做主,咱们赵字营有自己的法子,别家的法子有用要学,但自己的东西不要丢。”赵进叮嘱说道。

    刘勇正在点头,赵进又是说道:“十一郎这边你要妥善安排,等那巡丁出来,十一郎要管着州城的巡丁,还要管着官面上的捕快差役,再有这十人团的职司,这权未免太大了,要分出些来。”

    将十人团的事情布置完毕,赵进轻松不少,也有心调侃,他笑着说道:“刚才说那几等忠心的,其实这马冲昊是最忠心的,因为他可没办法回头了。”

    堂堂锦衣卫指挥佥事投贼,这可是朝廷的耻辱,而且文臣对厂卫一流痛恨无比,压根就没有回头的路可走,这样的人自然忠心。

    本以为刘勇会跟着笑,可刘勇还是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赵进这才真的纳闷起来,心想到底有什么要紧事,可想来想去,刘勇该说的都说了,有些事没有挑明,不过大家心里都是明白,比如说在内卫队里,能直接向赵进禀报的,并不仅仅是刘勇,因为没什么不知道的,所以这欲言又止才让人奇怪。

    “大哥,有件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刘勇这次真的吞吞吐吐,赵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闷声说道:“既然提了,那就得说,不然是个心事。”

    “大哥,彭小七、任黄河、王木头,这几个人你知道吧?”

    “亲卫队第三连和第四连,第一团第七连的连正,我怎么会不知道。”赵进反问说道,连正和大多数队正的名字他都是牢记,自然知道。

    “这个事情是庄刘挑的头,马队的陶贵和许勇也在这里面,另外还有二十几个队正。”

    刘勇在这里缓慢讲述,赵进的眉头却越皱越紧,神情也越来越森然,这些名字都是赵字营的核心铁杆,都是老资格的连正和队正,资历都和张虎斌差不多的,将来若有什么连正之上的位置,他们都是被优先提拔的,怎么这些距离自己这么近的核心铁杆,还有自家不知道的问题?这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赵进神情难看,刘勇脸色也有些尴尬,咳嗽了声说道:“小弟一直在犹豫着,心想再观察观察再和大哥禀报,可刚才听了大哥说那个十人团的规制,心想这个还是和大哥说得好,免得..”

    “到底是怎么回事?”赵进有些急躁了。

    “其实..。”

    内卫队在亲卫队和三个团内都有少量的眼线,这也是按照赵进的吩咐来做的,但这个布置很早,而且眼线其实也都是赵字营的骨干家丁,所以慢慢下来,在各团队内的位置都不低,很多都已经是队正队副,连副连正也是不少,因为种种原因,亲卫队和第一团的比例比别处大些。

    说是为了大局着想,兄弟们也能理解,可有些事真要到了明面上,其实会很难堪,所以这些团队内的内卫队眼线是单线向刘勇禀报,内卫队其他头目没办法插手,雷财也只有某些时候才能单向的接受禀报。

    一个已经是亲卫队队正的眼线和刘勇禀报,说是由庄刘牵头,亲卫队和第一团的不少骨干正在弄什么“兴龙社”,听到这个名字后,刘勇被吓了一跳,心想这是要造赵进的反吗?

    不过接下来倒是弄明白了,这“兴龙”的“龙”实际上指赵进,这是一帮早期家丁骨干为了表示对赵进的忠心,表示自己对别人比赵进更忠心,而成立的一个组织。

    “..这帮小子把大哥当成神佛一样看,崇信无比,说什么大哥做大事,为弟兄们好,为徐州好,他们就要替大哥拼了自家性命..”

    了解到这“兴龙社”的内情后,刘勇也是犯了犹豫,怎么想这兴龙社都是为了更好的效忠赵进,对赵进也有好处,可严禁家丁私下拉帮结派和结社,这也是赵进强调过很多次的,再想想里面都是赵字营最铁杆的那一批骨干,刘勇就没有立刻上报,决定先观察一番再说。

    家丁在赵字营系统内的地位最高,身在外围的内卫队家丁以及其他各路探子都是不会伸手,在内部的眼线密探也都谨慎的很,这次却有一桩让人哭笑不得的地方,就是这在亲卫队和第一团的内卫家丁差不多全都加入了这个“兴龙社”,而且还不是为了打探消息加入的。

    被安插在各团队的内卫家丁都是对赵进最忠心的那一批,然后资历也足够老,到现在都已经是队正队副甚至更高的位置,这“兴龙社”最符合他们的心意,有他们在,避开外面的打探也是正常。

    这次樊金榜的刺杀之后,兴龙社的成员就开始在自家部属内筛查,防备再有樊金榜这等吃里扒外的叛徒,然后主动宣扬赵进给大家的好处,说没有了赵进,徐州会有怎样的凄惨局面等等,也亏得这活动频繁了,里面的内卫家丁觉得瞒不住外面,合计了一番之后,索性主动禀报刘勇。

    “你是说这个还不是查到的?而是他们主动禀报的?”赵进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刘勇很是尴尬的点点头,赵进沉默了一会,闷声说道:“你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一直犹豫说还是不说,是不是因为觉得这什么兴龙社是为我好,是忠心于我,对咱们赵字营的大局也大有好处的。”

    赵进的语气里同样听不出什么喜怒,刘勇又是点点头,低声说道:“小弟觉得这兴龙社说得都对,说大哥是做大事的人,但是有时候心善顾全大局,有些事大哥不方便去做的,兴龙社那边自己去做,这是好事!”

    “好事?若是说这件事是为我好,不听我的号令,若说这件事是为了大局,所以可以独走,这算什么好事?”赵进长叹了一声。

    “大哥,小弟冒昧说几句,咱们这赵字营家丁团练加起来两万多人,算上云山行各处产业,徐州和淮安府的各处庄园村寨,靠着大哥吃饭温饱的差不多四十万人,一切都太有规矩,太平常了。”

    “怎么讲?”

    “大家没人觉得现在这太平富足的日子是因为大哥才有,都觉得理所应当,这些本就该得,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会感激大哥你,就连家丁里面都有人觉得一切都是规矩,拿钱拿粮卖命打仗,仅此而已,大伙是知道感恩,可大哥你也讲过,这样的日子久了,大家都会懈怠,现在还好,再过几年,只怕这风气更重,到那时候,非但没有感激,反倒是有一点苦头都会怨恨,家丁团练们也没办法去打什么死战。”刘勇说着说着,语气激烈起来,声调偶尔拔高,周围的亲卫都会瞥过来一眼。

    赵进神情变得很肃重,却没有打断刘勇的话,刘勇又是继续说道:“大哥,这兴龙社虽说咱们事先不知,甚至差点瞒过去,可这不是挺好吗?有人将这渐渐涣散的人心抓起来,让大家忠心于大哥,让大家知道感恩,真到了要紧关头的话,这兴龙社的人是真能为大哥效死拼命的。”

    “关键是要在我们的掌握下,这个..。”赵进说了一半没有继续,却伸手揉了揉额角,他的确感觉到有些头疼了,那边刘勇也知趣的不再说话。

    到现在才知道“兴龙社”的存在,这个其实没什么可自责生气的,赵进心里也明白,内卫家丁和家丁其实是一体的,在“十人团”成立之前,根本没可能掌控太细致。

    月底了,大家看看手里还有没有月票,有的话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