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亲卫队名字上带着亲卫二字,可实际上是掌握在赵进手里的直属力量,担负着常备的护卫,而真正保卫赵进安全的任务,则是由赵进自己和刘勇来安排。  .23x}.

    刘勇还要继续,赵进却摆摆手说道:“今天找你不是说这个,要说的事情和那个刺客有关,你不用自责,说得不是什么责任,再说这件事上,你本就没有什么错处。”

    接下来开口之前,赵进环视一圈,看了看周围,骑马家丁已经距离足够远,不会听到他们说什么,不过这个态度却让刘勇郑重严肃,他极少看到自家大哥这般慎重小心。

    “小勇,家丁每日里跟咱们出生入死,他们对咱们的确是忠心的,可这个忠心能到什么程度呢?”赵进先问了一个问题。

    刘勇沉思了下,随即给出答案:“如果朝廷官府用什么大义来唬弄,会有人被吓住,如果再拿出什么官位和重金,就能把人收买。”

    “名不正言不顺,我想要水到渠成,就有这样的不好处。”赵进感慨了一句。

    “大哥不必担心,以后这空子没那么容易钻,三哥和曹先生那边不是说了吗?以后严行保甲连坐的法子,谁家出事,十家连坐,到时候彼此盯得紧,奸邪小人很难混进来。”刘勇闷声说道。

    “这个防不得小人,真要有人乔装打扮,比如说那勾结樊家的奸细,大家都以为是亲戚,谁会知道是探子,谁会知道在家里谈的是什么。”赵进摇头反驳说道。

    刘勇脸上有些纠结和苦恼,声音也艰涩起来:“大哥,营属那边也不能盯的太紧,真要和敌人一样防备,会妨害家丁们的忠心。”

    “你的内卫队虽然也是家丁,可却和那几个团队不是一路,让你的内卫队去盯去刺探,他们肯定会不舒服,会心有怨气,而且你内卫队的家丁人数本就不多,应该放在更有用的地方上。”

    听到赵进的话,刘勇一愣,随即在马上低头说道:“大哥,小弟明白了。”

    “咱们兄弟几个,你的心事和兆靖差不多重,你明白什么了?内卫队的人还得去盯着各团各队,不能放松,你还要想法子怎么更不让人注意,盯的更紧。”

    这番话让刘勇又是一愣,赵进的话分明前后矛盾,他有些糊涂了,赵进在这个时候神色肃然的说道:“想要时时刻刻知道家丁们的动向,想要一有风吹草动就被察觉,有乱子能最快应对,用外面的人不成,就要用各团各队的家丁自己来盯着。“

    “挑选家丁作为眼线密探?这些家丁不是有连正和队正管着吗?连正、队正可都对大哥忠心耿耿。”刘勇开口说道。

    在这时候,赵进却另起话头问了个问题:“小勇,你说家丁里面谁对咱们最忠心?次一等的又是谁?”

    “最忠心的当然是连正队正和立有军功的年资够久的家丁,靠着大哥,他们和家人才有今日的体面,而且他们的田地产业是大哥给的,大哥在,这些就在,还会逐年增加,大哥若有什么波折,他们这些体面和产业也会跟着波折,这样的利害一体,当然会忠心耿耿。次一等的只怕就是学丁们了..”刘勇侃侃而谈。

    听刘勇说到这里,赵进笑着插了句话:“居然是说学丁,我还以为你要说那些团练出身的家丁。”

    “比起学丁们,团练出身的家丁要排在第三,现在团练们没几个人想要回乡了,这出身流民本身就是家乡没了依靠,这么几年下来,又知道家里过得是什么苦日子,回去的人遭了什么罪,知道咱们这边安稳,而且当了团练家丁,算是有了身份和体面,日子也好过不少,没了大哥,他们只能继续去做生不如死的流民,在这样的比较下,自然忠心,可学丁又是不同,从前不去提,现在的学丁队伍,不是自己应募来的,而是被家人送来的,之所以被家人送来,是因为他们家里和大哥利害一体,共进退,共生死,所以要把子弟送来表明心志,这些家丁不光自己受大哥恩惠,家族也在大哥掌控之中,利害在,家族就不会背叛,家族在,子弟自然会忠心耿耿,所以小弟说,这些人是第二等值得相信的。”

    这番长篇大论让赵进笑着摇头,他开口说道:“学丁是为了他们家族被送来的,他们肯定会先为家族而不是为自己,我所想的第二忠心的并不是学丁。”

    刘勇懊丧的拍拍自己额头,惭愧的说道:“小弟光想着人质,却没想到这一层关节,那大哥所想的第二忠心的是什么人?”

    “是那些穷苦出身的家丁,不来做家丁就只能去为别人做牛做马,自己和全家都不得温饱,或者是落草为寇,每日里刀尖舔血,生死不在自家手里,更惨的是沦为乞丐流民,那就是生不如死了,他们当年看到听到身边人这样,只要自己如果不成为家丁也会成为这般,有了比较,这才会感恩,才会珍惜,才会忠心,然后他们还是徐州乡亲,天生有护卫本乡本土的心思,不会心向外人,这样的才是第二忠心的,人能牢记的是雪中送炭,那学丁一种是锦上添花,无非让彼此的交情变厚。”

    听到赵进的话,刘勇面露佩服,诚恳的说道:“还是大哥想的通透。”

    “至于团练出身的家丁,他们和徐州出身的差了一层,再说回来,团练出身流民,这些人都是当年被咱们打败抓获的俘虏,这又是差了一层,虽然也是咱们把他们带出苦海,可却不把这徐州当成根本乡土,甚至还存着些许的仇怨,就更不必说了。”

    刘勇也是下意识的向四处看了看,怪不得要单独来说,这些话被家丁们听到的确很不妥当。

    “那连正、队正和贫苦出身的家丁们就一定可靠忠心了吗?我们给的其实也不多,不要说是朝廷官府,就算是各处的土豪,只要舍得落力出钱,也一样能够买通。”赵进又是冷冷说了一句。

    话虽然诛心,刘勇下意识的就想反驳,可琢磨了下却不知道说什么反驳,好在那边赵进又是继续说了下去。

    “能买通一个两个,却买不通十个百个,如果内外都知道我们有防范的规制,安插收买的时候也会小心又小心,这样就把风险降到了最低。”

    “大哥的意思是,用这些忠心家丁做耳目眼线?”刘勇缓缓点头说道。

    “这个的名目叫做十人团,十人里面有一人,就足够能盯的过来,咱们七千家丁,能找齐这些忠心的人吗?”

    “请大哥放心,虽说弟兄们的忠心不同,可樊金榜那样狼心狗肺的极少,搞不好就是那么一个,莫说是七百,几千也能找到。”刘勇斩钉截铁的说道。

    赵进笑着点头,随即神情变得严肃无比,森然说道:“不要用连正和队正这些人,他们本就有管事带队的权力,如果再给他们刺探监察的,那就不好控制了,要千万记得一件事,选出来的那些眼线耳目,并不是朝廷的厂卫密探,除了真正要紧的时候,他们只能监视上报,不能越权干涉,不然就按照违抗军令家法严办。“

    “大哥说得是,这何时算是要紧,还要请大哥拿个主意。”刘勇很郑重的回答说道。

    赵进点点头,然后叮嘱说道:“第一批选用的人要咱们两个一起定,一定要选最放心可靠的,这一步我们做好了,赵字营就是铁打的,这一步要是做不好,以后就会处处漏风。”

    “请大哥放心,小弟愿意用这条命来担保。”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好好做就是。”赵进笑着拍拍对方肩膀,这十人团的法子也是记忆中的故智,这样的组织可比什么锦衣卫东厂要高效很多,使用得法的话,非但不会让部下离心,反倒能让整个队伍更加凝聚,因为这不是一个两个,十分之一最忠心可靠的,足以作为核心了。

    还没等继续说下去,赵进看到刘勇有些迟疑,似乎是有话要说的样子,这让赵进很是奇怪,刘勇年纪虽小,现在却已经养成了很深的城府,不过这是对外人的,在他面前,一向是坦诚的很,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最近这场夜袭刺杀让他自责,觉得压力太大,还是这十人团的组织让刘勇觉得是对他的不信任。

    “下马说话。”赵进招呼了声,下马的话彼此更接近,更随意些。

    两人翻身下马,周围的亲卫们立刻变换了队形,刘勇的迟疑没有太久,还是开口说道:“大哥,小弟有几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自家兄弟,有什么不能说的。”

    “大哥,这十人团太过要紧,不能由小弟直领,还是大哥你来抓总,小弟当个副手,而且这样要紧的事情,小弟一个人恐怕操持不过来,想要找几个帮手?”刘勇沉吟着说道。

    感谢创世“吴六狼、我要投诉”两位朋友的打赏,感谢创世和起点各位朋友的订阅和月票,距离这个月结束还有不到四十八小时,有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下午还有一更!

下一章          上一章